s 閱讀頁

5.腐敗:無法遏製的毒瘤

  公元1564年,嘉靖四十三年,發生了一件震撼朝野的大事。

  昔日權傾朝野的首輔大臣嚴嵩被削職為民,其獨生子嚴世蕃被斬首,家產被抄,查抄黃金高達三萬二千九百餘兩,白銀二百二萬餘兩,田地二萬七千餘畝,至於其他玉帶、玉盤、金壺、珍珠冠等物件高達上千件,一時間,嘉靖皇帝震怒,朝廷上下展開了一場轟轟烈烈“討嚴”政治運動。

  這位被世人指作明朝第一大奸臣的嚴嵩,風光不再,倒台之後,身敗名裂,淪為庶民,在他生命的最後時間裏,隻得在自己祖墳旁搭一茅屋,寄居而食,兩年後,八十七歲的嚴嵩在貧病交加中死去。

  嘉靖一朝,幾乎長達半個世紀裏,明王朝日漸衰靡,皇帝本人長年深居後宮,修道煉丹,不理朝政,官場日趨腐敗,貪汙成風,道德淪喪,如同毒瘤般瘋狂增長,吞噬著這個貌視強大的帝國。

  朝廷上下一片汙濁,官員們相互傾軋,一個首輔大臣倒台,另一個首輔取而代之,他們都是踩著前任的屍骨登上曆史舞台。

  大貪官嚴嵩倒台了,新的首輔大臣徐階上來。之前徐階一直對嚴嵩唯唯諾諾,扳倒嚴嵩後,為彰顯嚴嵩專權之過惡,表明自己執政的方針,在世宗所賜直房的壁上,書寫了三句話:“以威福還主上,以政務還諸司,以用舍刑賞還公論”大義凜然,似有忠肝義膽。徐階擔任首輔期間,力主平叛倭寇,重用賢才,朝廷上下為之一振,尤其在嘉靖要殺海瑞時,徐階力諫不可,挽救了這位清官的性命。徐階任首輔多年,兩朝元老,人稱“徐閣老”。

  然而,這位以“廉政”著稱的老臣也步嚴嵩後塵,貪贓枉法,侵占田產,縱容子女親戚胡作非為,“大治產業,黷貨無厭,財貨將等於內帑,勢焰熏灼於天下”。隆慶年間,在徐階家鄉鬆江,徐家巨額田地,數量多達四十餘萬畝,資產究竟有多少無法統計,這些田產多數以“投獻”為借口,強占周圍農民的。徐階家鄉的人民憤恨不已,紛紛狀告這位昔日首輔,乃至幾年後任該地巡撫的海瑞驚呼:“產業之多,令人駭異!”相比較下,以嚴嵩之貪名,隻不過有二萬餘畝田地,而頗有廉名的徐階擁有的卻是四十餘萬畝,相差二十倍!真可謂是長江後浪推前浪。

  徐階下台後,高拱繼任首輔。上台之後,高拱勵精圖治,不幾年內,政績卓然,辦事有膽有識。然而很快,高拱也變得專橫跋扈,目空一切,“每張目怒視,惡聲繼之,即左右皆為之辟易”,與朝臣關係越發惡劣。高拱初年尚持廉操,幾年後就迅速腐化,常常對手下人說:“日用不夠,該怎麽辦?”手下大臣、門生紛紛賄賂、進獻,諂媚回答:“這些錢財物品請您笑納。”(“其門生、親串頗以賄聞”)

  隆慶帝駕崩,萬曆帝即位,高拱又被整下台。繼任的首輔是張居正,這位大臣是中國著名的改革家,也是深諳權謀的政治家,和前幾位首輔大臣一樣,他也是通過把自己的前任高拱整倒,從而獲得獨攬大權的地位。

  在張居正的銳意改革下,大明似有蒸蒸日上景象。他深謀遠慮,重用賢能,治理黃淮,清查地主隱瞞的田地,推行一條鞭法,改變賦稅製度,使明朝政府的財政狀況有所改善,又用名將戚繼光、李成梁等練兵,在國防上頗有建樹。明朝中葉的衰竭頹勢,經過張居正的變法改革,又重新出現振興的曙光,乃至後世有人稱他為“宰相之傑”,實不為過。

  當然,曆史再一次重演。作為文官群體中的一員,張居正同樣大權獨攬,打擊異己,甚至連皇帝都不放在眼裏。雖然這位首輔把國家治理得井井有條,嚴厲打擊腐敗,但自己貪汙起來從不在話下,在遼王被廢之後,張居正將其府宅據為己有,又有湖廣巡撫汪道昆、趙賢等為討好張居正,用公款為之營建私宅,張居正也欣然接受。越到後來,越憑自己的關係提拔人,自己也得了不少好處,《明史》載張居正“自奪情後益偏恣,其所黜陟,多由愛憎,左右用事之人,多通賄賂。”

  當然,比起前任幾位首輔,張居正無疑使國家得到了巨大發展,因此威望頗高,手下依附的群臣也多如牛毛。

  公元1581年,萬曆十年的春天,張居正患重病,急壞了朝中大臣,上自六部尚書,下至門吏,紛紛設道場為首輔“祈福”,上百位官員置本職工作於不顧,日夜奔走,在政府機關的門前廣場,燒香磕頭,京官們誇張媚上的舉動在全國引起反響,緊接著,各地的封疆大吏也都紛紛效仿,“百官並齋醮為祈禱”。

  然而文官群體的“祈禱”並未能給張居正帶來福音,幾個月後,這位權傾朝野的首輔病逝,朝廷的態度迅速轉變。很快,言官們口誅筆伐,紛紛彈劾張居正貪汙受賄,明神宗萬曆皇帝下令抄家,並剝奪了張居正身前的榮耀,以其大罪詔告天下。張居正家抄出“黃金萬兩,白金十餘萬兩”。那些原來巴結的官員立馬一變,爭先恐後把張家門封了,以此邀功,乃至於張家老小困在府內,十多天之後,打開門才發現餓死了十幾口人,“子女多遁避空室中,餓死者十餘輩”。

  張居正的幾個兒子被嚴刑拷打,大兒子不堪受辱,上吊自殺,二兒子投井絕食,自此這位政治改革家身前榮耀一掃而光,成為天下人唾罵的對象。萬曆皇帝“詔盡削居正官秩,奪前所賜璽書、四代誥命”,還聲稱本要把張居正剖棺戮屍,念及他對國家有功就姑且免了,他的弟弟等親人全被發配流放。

  嚴嵩、徐階、高拱、張居正……帝國的中樞首腦一個個倒台,背後是上千萬兩的黃金白銀、田產家財,讓天下人瞠目結舌,驀然間發現,這個世界,其實什麽都不值得相信。

  上梁不正,下梁自然就歪,在學習首輔們“厚黑學”方麵,官員們是非常積極的,他們一麵高唱儒家仁義的大道理,一麵馬不停蹄地撈取錢財。此後的內閣大學士在貪賄方麵更是有恃無恐,如大學士張位初入翰林時頗有名望,但很快他就“黷貨如蠅,每次討缺不下數十,多者千金,少者數百金”,沈一貫輔政萬曆朝有十三年,家中“貨財如山,金玉堆積”,沈一貫下台後,繼任的朱賡更是貪婪,貪汙受賄使其暴富,以至於“富至八百萬”。

  中央朝廷裏的官員們,一個比一個貪,上行下效,全國各省地方官也搜刮民財。所謂斂財,頗有門道,每年各省地方官都要進京,總要到各個熟悉的京官府邸去拜見,少不了要孝敬,巴結一下上司。這種孝敬稱為“冰炭敬”,夏天天熱要送冰給中央高官消暑,冬天天寒要送木炭供給取暖,但沒有誰會真的拉上幾車冰和炭,都會換算成銀兩,數目多少憑自己的“孝心”來定,於是京官受賄、地方官行賄就進入了這種明目張膽的係統裏。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就職禮、年禮、節禮、壽禮等定規定製,少則千兩白銀,多則上萬兩銀子,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央高官的口袋裏。地方官們大肆行賄,自然得到了上司的青睞,反過來他們在當地就更拚命搜刮民財,撈取油水,最終受苦的是百姓。

  所謂“以遠臣為近臣府庫,又合遠近臣為內閣府庫,開門受賄自執政始。”京城官員、地方各級官員組成了一個龐大的貪汙受賄網絡,層層遞進,直到朝廷的政治中心——內閣,像嚴嵩、徐階、高拱、張居正這些內閣首輔,一旦查出巨額貪汙,牽連的就是上百上千個下麵的官員,整個官場都引起劇烈振蕩。

  儒家學說到明朝後期已經徹底淪為“假道學”,被當做官員們沽名釣譽的政治資本。那些在朝廷上自我標榜的道德君子們,其實不知背地裏撈了多少好處,即使是有“君子”美稱的東林黨人,也不純淨。

  前麵已提到過,東林黨人活躍於萬曆、天啟年間。他們在攻訐異己、口誅筆伐之餘,對國家社稷最大的“貢獻”是反對礦稅。何為礦稅?——明朝中後期資本主義萌芽興起,許多中小地主改行開礦挖煤,私設礦場,賺得大筆金錢利潤,神宗萬曆皇帝發現這些新興產業都未納入國家納稅範圍,於是開始對礦場收稅。但在操作過程中,由於萬曆帝任用太監做特使,導致橫征暴斂,大肆勒索,許多剛剛起家的小農資本家被逼破產,全國工商業經濟下滑。

  以李三才為代表的東林黨抗議皇帝的政策,上書請求免去礦稅,他們的理由是要保護百姓、保護新興產業。人們因此認為東林黨人憂國憂民,是國之棟梁。其實,作為以江蘇無錫為主體的東林黨,許多成員都出生在這片經濟發達的富裕之家,他們在當官之外,本身就是中小地主兼營工商,有的家庭是鹽商出身,有的是官僚地主兼營工商業,有的雖非工商業者出身,其社會關係卻與商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一直以來,開礦、經商在明朝都不收稅,官僚商人們得到的利潤常常高得驚人,當萬曆帝要征稅時,無疑觸動了東林黨人的利益網,所以他們打著“為民請願”的幌子最為積極。

  這其中,反對礦稅最激烈的東林黨人李三才就是典型,他不僅是朝廷要員,更是大運河漕運樞紐“北京—通州”這一帶商人的總頭目。他生活奢侈、大肆揮霍在朝廷中已不是什麽秘密,據說他的家產多達四百七十萬兩白銀,相當於天啟年間朝廷一年的財政收入。

  這些自詡“清流”的東林黨自身其實是商業集體的代言人,他們靠開礦、漕運、工商經營取得極大利潤,而明神宗下令要從中收稅,無疑激起了這些人的強烈反對。從萬曆二十五年開始的礦稅,一直到萬曆後期,要求取消工商稅的大臣中,東林黨人是叫得最響亮的。

  如果要以此稱讚東林黨人“為國為民”,那實在是太高看這群人了,他們當中,更多是站在自己群體的利益做事。至於除此之外的政策,從萬曆到崇禎,數十年間未見東林黨人有過什麽利國利民的貢獻,隻是年複一年地與其他政治派別吵鬧不堪、相互傾軋。

  整個明朝的官場都陷入“錢”的旋渦中,有的人私下暗地裏大肆撈取,有的人明目張膽要求暴利合法化,一幕幕你攻我訐、口誅筆伐乃至慷慨大義、正氣凜然的鬧劇上演。

  明王朝最高層的政治核心都已經貪汙腐化成這個樣子,至於地方上千千萬萬的大小官吏,更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從正德以後,到嘉靖、萬曆年間,貪汙已經被全社會“合理化”,幾乎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

  縱觀中國曆史,西漢時期民風淳樸,機構精簡,從東漢到隋唐時期是“貴族政治”,精英執政,兩宋的官員待遇優厚,政治寬鬆,隻是到了明朝,隨著帝國人口增加、機構臃腫,市場經濟萌芽催生,這時人心浮躁,官場“潛規則”真正開始普及蔓延,乃至成為“常態”。各種常例、攤派、亂收費、土政策層出不窮,官員們想方設法地敲詐下層,最終倒黴的是平頭百姓。腐敗侵蝕了整個社會機體,像癌細胞一樣擴散,從最高層的皇帝開始,就設自己的內庫,靠增加礦稅、工商稅等手段大肆斂財,揮霍享樂,下麵的官員們紛紛效仿,層層剝削,買官賣官,如同市場交易,辦一件事需要多少賄賂,有公開的明碼標價。

  明朝中葉後,文人士大夫的精神已經徹底墮落。有一部分人,如前章所說,沽名釣譽,通過“逐名”的手段來達到自己升官的目的,更多的人,則是濫用職權,以權謀私,大肆貪汙,暗地裏暴發起來。

  明朝初期,朱元璋就一再強力打擊貪汙腐敗。為了肅清吏治,朱元璋不惜采用聳人聽聞的血腥手段:凡貪汙六十兩以上者,均斬首示眾,而且還要把人皮剝下來,裏麵填上幹草,擺到官府公堂對麵,用來警告繼任者。

  後來,見此舉仍不能製止貪汙,又規定,“今後犯贓者,不分輕重皆誅之!”隻要是貪汙,即使隻有一兩銀子,照殺不誤!

  在著名作家張宏傑的《大明王朝的七張麵孔》一書中,對朱元璋執政時期有詳細的描述:

  在朱元璋看來,別的罪過都可恕,隻有貪汙,一個也不能饒過。他製定了殘酷的懲貪法律,規定凡貪汙六十兩以上者,均梟首示眾,而且還要把人皮剝下來,裏麵填上幹草,擺到官府公堂對麵,用來警告繼任者。後來,見此舉仍不能製止貪汙,又規定,“今後犯贓者,不分輕重皆誅之!”隻要是貪汙,即使隻有一兩銀子,照殺不誤!除了殺頭之外,朱元璋還製造出抽腸、刷洗、錫蛇遊等駭人聽聞的酷刑來懲罰貪汙犯,一時之間,洪武皇帝的治下如同地獄再現,幾乎全國每個縣的縣衙裏都擺著一個皮人,全國殺掉的官員十數百萬。上自自己的義子幹兒,皇親國戚,下至無品級的胥吏,隻要稍涉貪汙,一個也不放過。

  在這樣的嚴刑峻法下,明帝國兩浙、江西、兩廣和福建的地方官員,從洪武元年到洪武十九年,十九年間,或者任中被殺,或者任中被罰,竟然沒有一個做到任滿的!有些衙門,因為官吏被殺太多,居然沒有一個人辦公。為了政府運轉,朱元璋隻好開恩,叫那些官員“戴死罪、徒流辦事”、“戴斬、絞、徒、流刑在職”,叫他們死刑緩期執行,帶著鐐銬在公堂辦公。

  縱觀千年曆史,朱元璋是懲治腐敗最嚴厲的帝王,然而他的朱明王朝卻也是中國曆史上腐敗最嚴重的時代。老年的朱元璋曾經感歎,為何天下貪官殺不盡,他不知道,正是他一手締造的明王朝低薪政策,造成了中國社會貪汙嚴重的現象。

  此後的清朝,也效仿明製,官員俸祿頗低。乃至於中國明、清兩代社會是腐化最嚴重的時代,最終成為葬送封建王朝的一個不可遏製的毒瘤。

  §§五 落日餘暉的帝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