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3.先天不足:東北的地勢,西北的馬

  鬱鬱乎文哉,崇文輕武的思想彌漫了整個大宋,終兩宋三百年,出現的名將屈指可數,隻楊業、狄青、嶽飛寥寥數人,卻都是結局悲慘,令人歎息。

  更為糟糕的是,這個崇尚文治的王朝,有著先天不足:開國疆土遠遠小於漢唐,無法恢複北方燕雲十六州,邊境無險可守,始終遭受遊牧民族的打擊威脅。

  此事說來話長,早在公元936年,還是五代十國的後唐時期,發生了一件對後世宋朝影響深遠的事件:

  河東節度使石敬瑭處於蠢蠢欲動的狀態,因為繼位不久的唐末帝李從珂懷疑他要造反,正在調集重兵準備圍剿他。作為後唐鎮守邊境的大將,石敬瑭本就是先帝李嗣源的女婿,備受重用,大權在握,誰知新皇帝繼任後,自己這個姐夫竟然要遭殃了。

  軍人出身的石敬瑭自然不會坐著等死,左思右想,被逼得急了,索性就真的造反。於是,石敬瑭聯合塞外契丹人幫助自己,並許諾說:“你們幫我打敗唐帝李從珂,讓我做中原的皇帝,我就把燕雲十六州等地送給你們。”

  燕雲十六州是什麽地方?這是中原東北邊境上一片重要的防守區域,包括幽、薊、瀛、涿等十六個地勢險要的重鎮,這片區域在今天的北京、河北、山西一帶,東西長約六百公裏,南北寬約二百公裏。契丹人屢次想入侵中原,都由於不能控製“幽燕之地”而受阻,這次聞聽有這麽好的交易,真可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興奮之極,立刻答應了石敬瑭的請求,揮兵南下,幫石敬瑭滅了後唐政權。

  石敬瑭很知趣地把“燕雲十六州”送給契丹人,並且為了巴結討好,還認契丹皇帝為父親,“約為父子之國,割幽州管內及雲、應、朔州之地以賂之,乃每歲許施帛三十萬”。以至於返回遼國時,契丹皇帝感動得不行,拉著石敬瑭的手舍不得離去,“執手相泣,久不能別”,聲稱我們世代交好,永不忘記。

  就這樣,石敬瑭的賣國求榮“感動”了契丹人,成全了自己的帝王夢,也讓契丹人輕而易舉得到了“燕雲十六州”,從此得以順利入侵中原。

  這個事件對後來的宋朝影響頗為深遠,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宋朝國防虛弱。

  為什麽這麽說?在軍事戰爭中,國家之間的攻殺效果有賴於地形的依托,尤其在古代中國,中原農業國家與北方遊牧民族幾乎沒有中斷過戰爭。從地圖上我們可以看到,沿甘肅、山西、內蒙古、河北一代是中原農業文明與塞北遊牧文明的交界線。這一帶區域群山連綿,關隘險要,尤其是東北的“燕雲十六州”,長城主要隘口雁門關、居庸關、古北口都在這一帶,其中以幽州城(今北京)為主體,從中原看,它是長城這條古老的防線的戰略支撐點,阻擋北方蠻族南下;從北方遊牧角度看,這裏有居高臨下的地理優勢,一旦攻破,便可一馬平川直搗中原。

  與之前強盛的漢唐相比,宋朝有一個明顯的先天不足:漢朝是繼承了秦朝大一統的領土,唐朝是繼承了隋朝大一統的領土,都擁有地理的廣闊優勢;宋朝僅僅是繼承五代十國中較大的一個“後周”政權,地理上不具優勢,塞北、西域等地都不在自己掌控範圍,未能擁有屏蔽北方民族的關口。

  宋太祖趙匡胤穩定國家後,也沒有采取及時措施應對遼國,而是“先南後北”地發大軍南下長江,清除南方割據的諸國。這些南方小朝廷都已腐朽不堪,南方人本身就溫和不事戰爭,北宋統一南方的進程非常順利,幾乎沒有遇到太大抵抗。

  輕而易舉的成功使北宋統治者麻痹大意,江山得來的太容易了,一場溫和的政變、幾次順利的排兵布陣就統一大半個天下,剩下的北方“幽燕之地”,在潛意識中似乎就變得唾手可得了。

  在這種輕敵思想下,宋太宗趙光義於979年發動了第一次北伐戰爭,大軍直攻遼國的幽州。

  這次北伐是不成功的,當時的宋軍攻滅北漢後,早已疲憊,大軍勞頓,還未得到賞賜,又被下令繼續東移,攻打遼軍的幽州城。幾輪猛攻後,也未能守取被遼軍固守的城池,而這時遼後方援軍已經到來,宋軍產生了倦怠情緒,在高梁河遭遼軍三麵合圍,軍心渙散,導致全線潰敗。

  這一戰死者達數萬人,宋太宗趙光義也因此受傷,倉皇而逃,宋軍的第一次北伐以慘敗告終。

  宋太宗雄心勃勃,並不妥協,幾年之後,又再次命大軍北伐。這次相比於上次有了更周密的部署,規模也更壯大:東路以曹彬為主帥,率領宋軍主力,以緩慢行軍的戰術,大張聲勢,牽製遼軍主力;中路以田重進為統帥,出飛狐口;西路以潘美為主帥,出雁門關,再與中路軍會合,然後揮師東進。首戰告捷,軍心振奮,三路宋軍準備會合,直逼遼國的南京府幽州,眼看可以一舉奪取幽州要地了。

  誰知宋軍的厄運很快到來。由於將帥間配合不好,主將曹彬又疏忽大意,主力部隊的糧草被契丹人截斷了,軍心動搖,在契丹騎兵的不斷襲擾下,隻得且戰且退。又遇天降大雨,宋軍陷入泥沼狼狽不堪,被契丹人乘勝追擊,真是禍不單行,運氣奇差。

  一時間,宋軍望風而逃,在岐溝關被擊潰,互相踩踏、溺死河中者不可勝計。由於主力部隊潰敗,側翼部隊隻得撤退,雁門關守將、大名鼎鼎的“楊家將”楊業就是在這次撤退過程中被俘身死。宋太宗北伐不成,又痛失一員大將,真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自此,宋朝第二次北伐宣告失敗。

  與當年太祖趙匡胤相比,其弟宋太宗趙光義缺乏軍事才能,隻會附庸風雅。太祖雖然“重文輕武”,但依然懂得邊境將領的重要性,太宗則矯枉過正,對手下將士極不信任,還常常自以為是的以“陣圖”授之,命令將領們必須嚴格按照“陣圖”排兵布陣,不得私自抉擇。這種可笑的做法,難免不產生重大失誤。

  宋初統治者發動的兩場北伐戰爭,都未能獲勝,從此退而自守,不再主動出擊遼國,在國防上處於劣勢地位,直接影響到後世三百年中原被動挨打的局麵。

  在宋初的兩次北伐戰事中,我們可以發現:宋軍起初都占優勢,攻城略地,毫不含糊,可見在戰鬥力上宋軍與遼軍匹敵。為什麽後期卻都功虧一簣?

  最重要一點在於:遼軍占據有利地形。

  與漢唐時候相比,宋朝麵對的北方敵人——遼,更加強大。此時的遼國,已不是昔日靠遊牧掠奪為生的契丹少數民族,逐漸過渡為半遊牧半封建的固定國家。在兩個軍事集團實力相當的情況下,地理位置就顯得極為重要。遼軍有周密的軍事防禦體係,退能以“燕雲十六州”險要地形為依托,占據了東北要塞幽州、涿州,退可依靠堅固的城牆進行防禦,進能以勇猛剽悍的騎兵發起攻殺,無論在攻擊和防守兩方麵,實力都大大增強了。相比較下,宋軍在騎兵方麵本就不具優勢,多以步兵製敵,宋軍防守區域多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地區,無險可守,一旦遭遇遼軍襲擊,隻能被動防禦。

  所以,要有堅強的國防,沒有燕雲十六州的地理優勢,是非常艱難的,反之遼國擁有了這片要塞,則可以此優勢壓製宋朝。

  在後來幾十年間,遼國屢次大舉南征,莫不讓宋人聞之膽寒,我們可以列出一係列的戰事,其頻繁進攻的姿態,令人瞠目結舌:979年,遼景宗為報幽州被圍之仇,發大軍攻河北滿城;980年三月,遼國又發十萬大軍圍攻雁門關;同年的十一月,遼軍攻破雄州,斬殺雄州刺史張師,宋軍潰敗;981年正月,遼軍進攻易州;982年,遼國分三路大軍再次進攻宋朝;986年,遼軍攻破瀛州,斬殺宋軍數萬人;988年,攻破涿州、易州,生擒易州刺史;999年,又再次南侵,渡過黃河,在淄州、齊州大肆劫掠……如此頻繁的輪番進攻,遼軍積小勝為大勝,而宋軍則每況愈下,難以招架。

  地理優勢的缺失,導致宋朝先天不足,這根源當然在於石敬瑭其人,為了自己的皇帝夢,不惜把大好河山拱手送於敵人;怪也怪在宋軍的戰鬥能力不行,兩次傾全國之力,竟不能攻克要地。

  自宋太宗之後,繼任的帝王再也不敢出兵北方,退而自守。

  國家的戰敗,對整個國民心理的影響是巨大的。遼人越戰越勇,宋人越戰越怯,由最初的勢均力敵演變為積弱挨打,長達百年的屈辱記憶,深深刻在了這個王朝的曆史烙印上。乃至於遼人把自己稱做“北朝”,把宋朝稱做“南朝”,可謂在國家名分上平分秋色,到了後期,遼人更加瞧不起宋人,自認為契丹才是真正的“中國”,這種觀念,無疑對宋人刺激是巨大的。

  “燕雲十六州”成為宋人心中永遠的夢,漸行漸遠。宋人在文治昌盛的繁榮景象中自我陶醉,關起北方大門來,自以為可以永保太平,豈料塞北的風沙嚴寒依舊,草原民族如同接力賽般一個接一個興起,契丹、西夏、女真、蒙古,這些血性民族一個比一個驍勇剽悍,讓柔弱的宋人難以招架。

  除了“燕雲十六州”戰略要地之外,宋朝還喪失了西北要地:對西域完全沒有控製權,尤其西夏人發生叛亂,宋疆域更加縮小,西北邊界僅限於岷山以東,完全不能控製陝北、甘肅、寧夏區域。

  陝、甘、寧地區對中原王朝有著什麽樣的重要意義?

  這裏曆來是兵家戰略要塞,北控大漠,西至西域,東至黃河,尤其重要的一點是:這裏地勢高寒,在古代一直是畜牧業發達地區,是馴養馬匹的最好場所。

  宋軍之所以連連戰敗,與丟失西北、戰馬供應不足也有很大關係。

  在冷兵器時代,騎兵擁有著無可替代的優勢:速度快,機動性強,攻擊效率高。相對於緩慢、笨重的步兵來說,騎兵具有衝鋒陷陣、主動進攻的優勢,甚至可以說,沒有強大的騎兵軍團就不可能成為軍事強國。

  要有強大的騎兵軍團,就需要有精良的馬匹。戰馬在冷兵器時代的作用,相當於今天軍事作戰中的裝甲車、坦克等機動性部隊,是步兵所無法替代的——秦國之所以橫掃六國,靠的就是秦軍鐵騎衝鋒陷陣;漢朝之所以武力強大,靠的就是引進西域戰馬,組建騎兵隊伍,才有遠征漠北斬殺匈奴;而匈奴之所以戰敗,最重要的原因在於失去了陰山、河西兩大養馬基地,無法發動戰爭,乃至匈奴人哭號曰:“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唐朝之所以擊敗突厥,是靠大將李靖率三千騎兵夜襲陰山,斬殺萬眾,威震西域……縱觀曆朝諸多經典戰役,莫不是以精良戰馬為前提條件。

  要有精良的戰馬,就必須控製西北這塊重要地域。在中國曆代王朝裏,宋朝的疆域無疑最狹小。秦、漢、隋、唐、元、明、清各朝,都在西北地區擁有龐大的養馬場,從而為戰爭提供了充足的資源。漢代時,陝北地區“畜牧為天下饒”、“沃野千裏,牛馬銜尾”,這裏是漢武帝的六個大養馬場之一;河西走廊的山丹馬場,地勢高寒,南接青海、北靠內蒙古,土壤肥沃,牧草豐盛,自西漢時就是超大規模的馬場,到隋唐時更是成為戰馬的集散地。

  可是這些區域在宋朝時,都無力收回,或在遼國範圍內,或在西夏範圍。宋朝先天不足,隻有通過茶葉、瓷器與敵國的貿易,斷續換取少量馬匹,這根本就難以維持龐大的戰爭需要。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遼、西夏、金的軍隊都是以騎射見長。對於這些馳騁在大草原上的遊牧人來說,平均一人有兩匹馬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而其精銳的衝鋒部隊可高達人均三匹。遊牧民族的騎兵非常靈活,一次衝鋒,交戰即使失敗,敗不至亂,利用騎兵機動性強的優點,能夠迅速整合兵源,繼續發起攻擊。宋軍缺失馬匹,通常以步兵為主,且必須按朝廷授意“陣圖”布陣,形態遲緩,僵化臃腫,隻要一次戰敗,就潰不成軍。宋軍中騎兵隻占七分之一,騎兵中又往往有十之三四無馬,最高曾達十之八九無馬,可見宋軍缺馬到何種地步。

  反觀南宋初年,嶽飛等將領之所以能一反宋軍戰敗常態,扭轉局勢,一個非常重要原因就在於:擁有一支精良的騎兵隊伍。

  1134年,紹興四年,嶽家軍在襄陽一帶擊敗金傀儡偽齊軍,從偽齊馬場中獲得一萬多匹戰馬,組建了以騎兵為主的“背嵬軍”。這支軍隊是精銳中的精銳,由嶽飛的兒子嶽雲掌管。從嶽飛領導的幾場大規模勝戰中,我們都能看到騎兵的力量:

  郾城大戰中,嶽飛以精銳騎兵猛衝敵陣,大敗金兀術精兵一萬五千人,使兀術歎道:“自海上起兵,皆以此勝,今已矣!”嶽飛的奏折稱:“殺死賊兵滿野”;

  潁昌大戰中,嶽雲以八百騎兵衝殺決戰,破金兀術三萬大軍,直殺得人為血人、馬為血馬,完顏宗弼的女婿萬夫長夏金吾陣亡,副統軍粘汗孛堇身受重傷;

  緊接著,在開封西南的朱仙鎮,嶽雲率領的五百騎兵再次擊潰金人號稱“十萬”的大軍,製造了宋朝戰爭史上的奇跡,騎兵威力發揮到無以複加。

  在這幾場經典戰役中,嶽家軍正是利用騎兵優勢,擊潰金人,開創南宋最輝煌的局麵,金兀術也不得不承認“從軍二十年,未遇如此之勁旅也。”綜觀冷兵器時代的諸多名將,李牧、蒙恬、衛青、李靖、嶽飛、徐達等,莫不是以騎兵優勢取勝,從未聽說過單純以步兵能贏得名將稱號。

  可惜的是,嶽家騎兵輝煌一時,很快隕落在南宋統治者手中。終宋朝三百年,都由於缺失西北養馬的地理優勢,很難有精良騎兵隊伍。

  宋初曾有人提出發展騎兵,神宗時期王安石也提出過“保馬法”馴養馬匹,可是這些正確觀點始終不為文官們接受。

  地理缺失已是宋朝先天不足的重大要害了,更為可悲的是:宋朝的“崇文”政策下,對軍事政策有控製權的是文官群體,這些文官們隻懂得舞文弄墨,從未體會過戰場上的生死相搏;他們對“騎兵”和“步兵”的懸殊差距沒有直觀感受,也從未想過把改良軍種當做國防任務。

  文官們考慮問題向來以簡單的經濟成本為標準:組建騎兵需要大量馬匹,而馬匹需要通過大量貿易才能獲得,簡直是勞民傷財,麻煩多多。尤其馴養戰馬的成本要高於步兵成本,從五代十國開始,一直到兩宋時代,由於西北草場的喪失,“計一騎士之費,可贍步軍五人”,五比一的比例,讓朝廷放棄了發展騎兵的念頭,從而放棄了爭取戰爭的主動權。

  即使像範仲淹這樣與西夏交戰多年的名臣,竟也目光短淺,認為養馬是遊牧民族的行為,大宋朝不需要養太多的馬,“沿邊市馬,歲幾百萬緡,罷之則絕邊人,行之則困中國,然自古騎兵未必為利”;還有重視技術的名臣沈括,竟也認為“契丹馬所生,而民習騎戰,此天地之產也。中國利弓弩,舍我之長技,勉強其所不能,以敵其天產,未聞可以勝人也”。

  這些文臣都是當時朝廷裏的佼佼者,竟都是如此思想,也難怪整個宋王朝委靡不振了。無論是曆史還是今天,需要的不僅僅是學識淵博的精英們,更需要的是一種知難而上、不懼困難的群體精神,這才是國家或個人真正得以成長的動力。文化的力量,來源於自身內心的自信與強大,而不是作為妥協的理由。

  以修《新唐書》聞名的史學家宋祁,他的想法更代表了文人普遍的心理:“臣料朝廷與敵相攻,必不深入窮追,毆而去之,及境則止,此不特馬而步可用矣。”——在文人的思想中,隻需要把強敵阻擋境外就夠了,我們自己關起大門來,強敵能奈我何?這種偏安思想成為一種常態,宋人習慣於自守封閉,民眾的心理也愈發消極,再也回不到漢唐時大氣的開拓精神。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