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揚州瘦西湖畔的“萬春茶樓”已經傳承了幾代人。孫掌櫃沒有生出帶把兒的男孩,傳承孫家祖傳的“天水茶樓”,不過,年輕美麗的女兒月兒卻為茶樓平添一道風景,茶客中有人衝著“天水茶”而來,但那些年輕後生卻是來一睹茶娘的俊容美貌的。茶樓雖小,生意紅火得很。但從月兒娘病逝歸西後,孫掌櫃仿佛魂不在身似的,病歪歪的身體打不起精神,剛過年,他就臥床不起……一日郵差送來一封信,拆開,那信是崇川顧大成的,信中說:“……納兄言,興建的茶樓已竣工,懇邀到崇川參加茶樓開業大典。”

  孫萬春和顧大成結交大半輩子,況且是他建議顧大成建“天水茶樓”的。可是,當顧家破土動工建“天水茶樓”時,他已經像落山的太陽,搖搖欲墜,身不由己了。於是,他把女兒月兒叫到身邊,將祖傳的“天水茶”茶配方傳授給月兒。他硬撐起身子,給顧大成回信說:“愚弟身體欠安,恩兄茶樓開業之日,將派女兒前往崇川當顧家的茶娘。”信發出後,“天水茶”的這位掌門人離開人世。

  月兒安葬父親,穿著重孝跪在爹娘的墳前,一點一點地往墳上撮土,她泣不成聲地說:“爹,娘,我會把‘天水茶’帶到崇川傳下去的。”

  爹的話時時在她的耳邊響起:“月兒,你記住啊,往後顧老爺、顧太太就是你的爹娘啊……”

  夕陽下,瘦西湖似遊動的龍身,閃爍著金色的鱗片。夕陽如血似抽象的圖畫將世界渲染得很悲壯。月兒爬伏在墳頭上哭泣道:“爹啊,娘啊,你們把女兒留在世上,女兒怎麽活啊……”回應她的是烏鴉的哀啼,於是恐懼湧上心頭。漸漸地,夕陽慢慢消失,天際的血紅色變成灰暗色了。大地的金黃瞬時不見了,變成難看的蒼蒼茫茫的黑黝色。烏鴉成群成群的壓在頭頂,呀呀呀的哀啼,那種氛圍暗示著人生的災難才剛剛開始嗎?她感到戰栗,嗅到清新的水鄉空氣裏充塞著腐臭的,恐怖的,令人膽戰心驚的氣息。她抽泣哭道:“爹、娘,你們不管月兒,月兒怎麽辦?”兩行泉水般晶瑩的淚水淌過月兒的睫毛,流過麵頰、嘴角,濕透胸襟,她心裏又悲又苦,爹娘死了,永遠消失了。她沒有什麽寄托了。誰不想有爹娘,有個家,可她命苦,麵對深邃的蒼天,她歎人生風雲變幻,把所有的苦化作淚,像那江水一樣奔騰、呐喊,她的哭聲推向高潮:“老天喲,大地喲,爹喲,娘喲,你們一走,我無依無靠喲……我的命苦啊!”她的哭喪有板有眼,很押韻,火光中,飄起黑色的大片葉兒,它們像漫天舞蹈的幽靈,揮之不去又不肯沉落,在墳頭上飄蕩,在草木上飛翔著。

  娘死了。爹也死了。月兒難忘失去親人的悲痛。

  爹將孫家祖傳的“天水茶”配方傳授給她,就走了。爹把她托給崇川大戶顧家……可是前腳進顧家門,後腳顧家就出事,當家老爺竟莫名其妙被抓進大牢……顧家曆來順風順水,她到顧家就出事,於是她懷疑自己是克星。克死爹娘,又克顧老爺……

  第二天。一大早,顧家的兩位少爺就出發上路了。

  大少爺顧環走訪了崇川各家商行、貨棧、茶館、澡堂子,甚至連色情場所的東南營、西南營等妓院也進行調查。因為顧大成聲譽好、人緣好,所以他的遭遇得到人們的同情,人們願意提供情況。據了解,保家的當家老爺保太祥派兒子保三爺從土匪手裏買了兩條洋槍和五十發子彈,雙方在長橋酒樓上成交時,被店小二發覺。這樁案子是保家對競爭對手顧大成使的壞,下的辣手。

  二少爺顧爾呢?他沿著濠河一個個碼頭、一家家倉庫和一條條貨船進行普查。調查摸底很認真,家父把他養大不容易,報答養育之恩看行動。他想,茶樓開業那天警察局查出顧家運棉花的船上藏有軍火,這不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是有人栽贓的事嗎?事實證明,保家陷害、誣陷顧家,企圖擠垮“天水茶樓”,但找不出證據,抓不到黑手,家父豈不坐定大牢?於是,顧爾順藤摸瓜繼續往下查,又查了數十條船隻,總算有了線索。他問那天為顧家運貨的船家老大:“……什麽人把軍火帶上船的?”

  船老大:“船在東山碼頭裝貨時,和停泊在碼頭上的保家船靠在一起,可能有人把軍火藏上船了。”

  二少爺:“老大,你再想想。”

  船家老大回憶說:“半夜時,我起來尿尿,看見兩個黑影從我家船上跳到保家船上,然後不見了。現在想,那兩個人被我發覺時,已經把軍火藏進船艙裏了。唉呀呀,我呀,我恨當時沒有抓住那兩個人。”

  二少爺:“你認識那兩個人嗎?”

  船老大:“黑咕隆咚的,沒有看清臉。”

  顧爾帶船家老大認人,找遍濠河裏所有的船隻,也沒有找到上顧家船的那兩個人。他想:保家收買了這兩個人,事後把他們送走。

  馮管家聽了兩位少爺的敘述,對太太說:“保家陷害老爺是鐵板上釘釘的事實。可是,我們沒有抓住黑手,拿不出證據怎麽去為老爺申冤雪恥?保太祥竟用下三濫的絕招害人,但我們不好對他怎麽樣。不過,我們可以先把調查的情況、寫成材料,交給警察局,然後要求警察局放人。兩位少爺,你們意下如何?”

  二少爺:“證人證詞齊全,警察局應該審問船老大,刁局長沒有道理再羈絆我爹。”

  大少爺:“保家花錢雇人栽贓、陷害我們顧家,我們以毒攻毒、以牙還牙,花錢雇人砸斷他的腿,教訓他一下。”

  馮管家:“這是下下策。使不得。”

  太太說:“不要莽撞亂來,顧家身正不怕影子歪。老爺的為人做事四先生可以作證。崇川商家可以作證。”

  馮管家:“依我看,我們還要進一步深查下去。”

  玉鳳說:“破財消災,不管花多少錢也要保老爺出獄。”

  馮管家:“刁局長的心很黑。大蓋帽,兩頭翹,吃了原告,吃被告。不喂足刁局長,莫想他放人。”

  二少爺:“這世道真是黑透了。”

  玉鳳說:“先送幾根金條給刁局長,我再請人保老爺。家不可一日無主,離不開老爺掌舵啊!”

  二少爺:“我陪馮管家到警察局送禮去。”

  玉鳳說:“保太祥這個殺千刀的,害我家老爺遭罪啊!保家沒個好東西,不得好死啊!”

  二少爺:“娘,我和大哥調查的材料上都有證人蓋的羅印,你把這些材料送到濠南別墅,給四先生看,隻有他老人家才能救我爹,別的人扳不動保太祥。”

  大少爺:“二弟的想法也是我的想法。”

  馮管家:“二位少爺勞苦功高,應該說,我們為警察局破案提供了充足證據,我們隻要能抓到賣槍的人,有了證據,就真相大白了。”

  玉鳳臉上有了悅色,說:“老馮,為救老爺,我們顧家要齊心協力,俗話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也要捍衛顧家的尊嚴,保證老爺安全歸來。”

  二少爺:“娘放心吧。”

  馮管家:“太太放心。顧家會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玉鳳問:“老馮,我們忙了救老爺這頭,月兒掌管茶樓那頭怎麽樣?好嗎?”

  馮管家點著頭,說:“茶樓的茶客一天比一天多起來,月兒泡的‘天水茶’很吸引茶客。她用優良的服務和精湛的茶藝使茶客蜂擁而至、流連忘返,回頭再來。”

  玉鳳說:“是啊,顧家上下為查明顧大成的冤情而奔走的日子裏,無人顧及茶樓,辛苦月兒姑娘了。”

  雖然崇川茶館、茶樓眾多,但新開業的茶館或茶樓生意也會紅火新鮮幾日,而後茶客該到哪家喝茶還是到哪家去喝茶,除非新開的這家茶館或茶樓有特別的吸引力才留得住茶客。

  顧家的“天水茶樓”的環境是融大江南北茶文化特色建成的。一樓是經濟實惠的大眾茶坊,且有供拉彈說唱的舞台,二樓是高檔雅致的包間,坐包間的茶客可以觀賞樓下舞台上的表演。整個茶樓似同戲園,但比戲園更有情調,配置的桌椅茶具與環境協調和諧。俗話說,好事變成壞事,壞事也能變成好事。“天水茶樓”開業不吉,當家老爺被官府抓走,很快成為崇川的大新聞。其影響之大,反而引起巨大反響。茶客們出於好奇,舍近求遠,都到“天水茶樓”來喝茶了。這裏的茶娘說話聲音清甜悅耳。美麗的茶娘是朵鮮花,采不到,看一眼也飽眼福。茶客們說,到“天水茶樓”喝茶是一種精神享受。

  月兒義不容辭挑起重擔,熱情接待茶客。茶樓重新開業那天,顧府能來的人都來捧場漲人氣。

  顧環和碧兒走進茶樓。

  顧環說:“說句實話,我第一眼看見月兒時,就想娶她做二少奶奶,這叫一見鍾情,是緣分!”

  碧兒說:“老爺還關在大牢裏,你倒好,打起茶娘的主意,你不怕她克你,你不怕家法懲處你?”

  顧環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不會生孩子,總不能叫我絕後……我娶二房天經地義……”

  正說話時,月兒走過來,滿臉燦爛,問道:“月兒謝謝大少爺、大少奶奶來捧場。請問大少爺、大少奶奶,你們喝什麽茶?”

  顧環說:“隨便吧。”

  碧兒說:“大少爺喝什麽我喝什麽。”

  顧環說:“我喝醋。”

  碧兒說:“你有能耐,我才不吃醋呢……”

  月兒被大少爺、大少奶奶弄得糊裏糊塗時這對夫婦怎麽啦?說些什麽呢?他們來喝茶,怎麽醋來醋去?月兒感到尷尬時,進來四位茶客……於是離開大少爺、大少奶奶,滿臉笑容迎上去:“先生請坐。”

  茶客甲:“你叫月兒,是茶樓的掌櫃?”

  月兒說:“我是。”

  茶客乙:“你會泡‘天水茶?’”

  月兒說:“我會。”

  茶客丙:“你懂中國茶道嗎?”

  月兒說:“懂些。略知一二。”

  茶客丁:“什麽叫茶藝?”

  茶客甲:“我們四個人是茶友,常到保家茶樓喝茶,今日慕名而來到‘天水茶樓’領教茶娘的茶藝,請賜教。”

  月兒不卑不亢:“俗話說,煙酒不分家。茶友茶友,你們以茶會友,四位前輩,既來之,則安之。我給你們先泡製‘天水茶’邊飲邊聊,好嗎?雖然我從小跟家父學習茶藝,但不敢狂言茶藝最優,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各人頭上一塊天……泡好茶,既要根據實際需要了解各類茶葉、各種水質的特性,掌握好泡茶用水與器具,更要講究有序而優雅的衝泡方法與動作。茶的種類繁多,水質也各有差異,衝泡技術不同,泡出的茶湯就有不同的效果。不過,‘天水茶’例外,因為‘天水茶’根據茶方泡製的……”

  茶客甲:“請問茶娘,茶和水的意義何在?”

  月兒說:“茶和水必須依托茶具才有意義,而茶具又各具特色,東坡紫砂茶杯、陶瓷茶杯、玻璃杯乃至蓋碗茶、大碗茶,每一件茶具都可以代表一種家庭的狀況。”

  茶客乙:“這個比喻很好,往下說,往下說。”

  月兒說:“東坡紫砂杯看起來沉穩卻又內涵豐富財不外露,殷實有餘而又有滋有味,且能保持較長久的溫度;陶瓷茶杯、玻璃杯泡茶雖有美感也很浪漫,色難持久且難保長久溫度;大碗茶簡陋但實在又實惠;蓋碗茶是溫飽之後的文化享受。”

  茶客丙:“陸羽曰,茶者,南方之嘉才也。”

  茶客丁:“顧家的茶娘不一般,老朽喝一輩子茶,今日不枉此行,值得啊!”

  月兒說:“雖然有的茶與水品質不是太好,但是隻要用東坡紫砂杯,味道也會好起來,甚至會給人一種享受……水質好茶湯才好。水溫太低,茶就無法綻放一生的美麗;水溫太高,茶就失去了原來的色澤和清香。所以,水的溫度至關重要。好茶必須配好水,正如好馬配好鞍一般。那種劣質的茶若被好水衝泡之後,盡管能解渴但達不到品飲的境界。好茶若被劣質的水衝泡,品質也銳減。要泡好一壺茶,除了需要了解茶葉特性外,最重要的是要用心去泡,這樣才會有別樣的風情別樣的味道。”

  茶客丁一本正經地對茶客甲乙丙三人說:“茶娘所說的話,各位務必要銘記在心。真不簡單,小小年紀,如此造詣,佩服,佩服啊!”

  茶客甲點頭,道:“顧家有這麽優秀的茶娘掌櫃,‘天水茶樓’將會在崇川成為茶館業的領頭羊。”

  茶客乙:“我代表茶友們,請月兒掌櫃為大家示範茶藝,不知肯否?”

  茶客丙:“讓我們開開眼界。”

  茶客丁:“月兒姑娘,請吧!”

  這四位茶客不同尋常,他們既有身份又懂茶還有學識,是來考考月兒的。

  月兒施禮:“先生們過獎,請多多指教吧!”

  月兒感到“天水茶樓”要在崇川眾多茶館、茶樓中立足,那麽茶樓的茶娘非常重要,必須要有與別人不一般的茶藝……於是她長壺當劍,一壺水貼身玩轉,宛如一道風景,神、形兼備,茶、藝融匯,動作不僵不硬,湯色不濃不淡。茶樓重新開業後,月兒就成了茶客們追捧之星。隻見她,忽而童子拜觀音,忽而蘇秦背劍,驀然長壺在後,手後抄,長嘴越肩,一個俯身,滾燙細流就在“玉女祈福”招式中指向蓋碗……

  表演畢後,她由動轉靜入了座。

  接下來,她又在一個雕工細致的紅木座前,表演起了“坐式蓋碗茶”名為“千佛醉琴”。那優雅的手勢、窈窕的身形、專注的神韻,宛如在細述茶經,耐人尋味。

  四位茶客沉浸在中國茶藝的享受中。

  他們對月兒的表演評價道:“崇川找不出第二個這麽專業的茶娘!”

  茶客甲:“那把大長壺的‘玉女祈福’招式妙絕!”

  茶客乙:“月兒表演的‘千佛醉琴’好優雅好神韻!”

  阿江為月兒鼓掌喝彩:“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