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二章 移入東風碧玉欄

  公主悄悄出了行宮。夜色中,她用一襲黑色的鬥篷將自己裹住,看上去就像一位普通宮女,並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數月來僅有的歡樂氣息彌漫在城市中,因為短暫,所以特別醉人,讓人不由得就忘記了保持警惕。

  禮幛左邊,是一排送親使的帳篷。

  公主悄無聲息地閃進了其中最大的一座帳篷裏。這個帳篷四周守衛的人特別少,格外安靜。任何人都似乎刻意回避著這個帳篷,讓公主能輕易進入。

  一關上帳門,就仿佛跟外麵的世界隔絕。一切歡慶的聲音都變得微弱、沉悶,似乎已很遙遠,看不到也聽不見。

  這所帳篷雖然大,卻並不豪華。帳篷裏麵隻有一張很簡單的床,床邊放著一張太師椅。公主凝視著這張床。她突然跳上了床,拉起被子,蓋住了自己。

  夜深了,帳外的喧囂緩緩平複。就連最快樂的人都準備睡去了。這座城市的繁華慢慢褪去,進入空清寂淨的時刻。

  帳篷的門被推開,這座帳篷的主人終於回來了。

  公主睜開雙眼,緊緊屏住呼吸。

  帳篷的門被關上,那個人慢慢向床邊走去,忽然,站住。

  公主從床上坐了起來。

  “你好。”

  她的聲音中有惡作劇的殘忍。她實在很想看到那個人臉上的表情,夜色擋住了她的視線。但僅僅隻是想像,就讓她覺得愉悅無比。

  “卓王孫!”

  她相信此時的卓王孫肯定震驚無比。因為他絕對想不到,當今公主,今日要出嫁的新娘,明天的日出之國天皇皇後,就躲在他的床上。

  她還想再讓他更震驚些,所以緩緩揭開了被子。

  繡著彩鳳的嫁衣被撕扯成一塊塊,淩亂地堆在被子裏。她的身上幾乎完全赤裸,隻有一件鵝黃色的胸衣,卻也被撕開了一角,半露出凝脂般的酥胸。

  她緩緩站了起來,幾乎完全裸露的身體就像一束盛開的花,傲慢地挺立在他麵前。

  他臉上的表情會是什麽樣子的呢?

  她吃吃地笑了起來。淡淡的星光透過帳篷的罅隙,照著她美玉一般的身體。他與她隻隔著一束光的距離。

  她一字一字道:“你可以出去,但我一定會大叫。”

  “那麽,所有的人都會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都會相信,我們之間有著……”

  “奸情。”

  她用刻意加重的語氣,說出了這兩個字,當作收尾。

  卓王孫終於有了動作。他緩步走到太師椅旁,坐了下來。

  公主也慢慢坐了下來。

  她坐在床上,擁著被子,饒有興趣地看著他。

  離天亮還有三個時辰,她很想好好地看清楚他。

  天,終於亮了。

  這座城市重新陷入了歡騰之中。日出之國使者早就在禮幛之前準備好了車駕,準備迎接他們的天皇皇後。

  他們的皇後無比尊榮,無比堅貞,無比高貴。如果這世界上還有一位女子能夠配得上堪稱神之子的天皇,那無疑就是她。

  大明的公主,金枝玉葉,當然有著旁人所沒有的尊榮。

  他們迎著青色的朝霞,用最隆重的禮儀跪倒在禮幛之前,九乘馬的鸞駕已打開了轎簾,準備迎接一場足以彪炳史冊的盛事。

  轟隆隆。一聲禮炮驚天動地響起。

  幾乎同時,一聲尖銳的喊叫響起。

  似乎是位女子,在驚惶,羞恥,恐懼,絕望中的尖叫。

  這聲尖叫,駭然竟自卓王孫的帳篷裏傳出。

  大明與朝鮮的官員麵麵相覷,不知發生了什麽事。日出之國使者們的臉,卻在刹那間全都白了。他們心中閃過一陣不祥的預感。

  他們飛奔到帳篷前,一刀將簾幕劈開。

  卓王孫坐在帳篷正中央的太師椅上。旁邊的床上一片淩亂,他們的天皇皇後,臉色蒼白,衣不蔽體,正擁著被子顫抖。

  她的頭上,還戴著那頂為這次和親特別準備的紅色鳳冠。

  看著這麽多人,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但她的淚水,卻比任何解釋都有效。

  日出之國的使者目眥欲裂,一聲虎吼,向卓王孫撲去。

  他的刀,在中途斷掉,他的人,向外摔了出去。

  他立即就站了起來。卓王孫並不想殺他。其他的使節衝了上來,與他並肩站在一起,他們眼睛裏全都閃耀著屈辱的怒火。

  “日出之國,絕不接受這樣的屈辱!”

  他們昂首走出去的時候,朝鮮群臣嚇得全都癱在了椅子上。

  這是一場戰爭的開始。

  朝鮮群臣看著卓王孫的時候,目光中都充滿了痛苦,絕望,無奈與憤恨。

  天下的女子多如牛毛,為什麽你單單看上公主呢?看上公主也不是什麽了不起的事情,為什麽你要在公主和親的前一天晚上,做出這樣的事?

  但卓王孫如水般沉的臉色,讓他們一句話都不敢說,全都悄悄告退了。

  這座城市,頃刻褪去歡悅,陷入了死寂。

  當所有人都離開後,公主輕輕一笑,重新鑽入了被子裏。

  看到日出之國使者憤怒地離去,她比什麽人都要開心。這就意味著,她再也不用和親,也就不必離開這座城市。

  她什麽時候想去白山,就什麽時候去。再沒有人來幹涉她。

  不過一整夜過去了,楊逸之現在怎樣了呢?一想到這裏,公主不禁滿麵愁容。她急忙摸索著被子裏的衣服,迅速地穿上。

  她可不想真的被卓王孫賺到便宜。哼,他也不算吃虧。

  “現在,你不會再讓我和親了吧?”

  公主歎了口氣,心裏雖然樂開了花,但還是裝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卓王孫坐在太師椅上,一動不動。

  “看來我不能嫁給天皇,隻能嫁給你了!”

  卓王孫的目光向這邊望了過來。

  他注視著公主,厚厚的錦被,似乎無法擋住他的目光。公主感到一陣羞惱,急忙連肩膀都縮進了被子裏。

  “要不要遣使向父皇提親呢?”

  她繼續調侃著。反正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心裏升起一陣惡作劇的快感,那是種想狠狠地報複眼前這個男子的衝動。卓王孫的平靜,驕傲,冷漠與桀驁,隱隱調撥著她內心征服的欲望。她對他毫無興趣,卻想看到他痛苦。

  卓王孫終於開口:“我在想,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麽?”

  他的目光似乎真的穿透錦被、衣衫,沁入她的心,肆意地翻檢著她的秘密。公主感到一陣驚惶。這個人似乎全知全能,沒有任何秘密能夠躲過他的目光。

  而她的秘密,絕不能讓他知道!

  “你若隻是不想嫁給天皇,完全可以逃走。但你並沒有這樣做,而選擇了犧牲自己名譽的做法,看來你並不想離開。”

  公主眼睛中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她實在想不到,卓王孫的觀察力竟然如此敏銳。

  “朝鮮戰場,並不值得你留戀。所以,你不想離開的原因,必定是因為一個人。”

  公主的身子又震了震。

  “如果隻是為了激怒迎親使,你現在這個計策,更應該向他施展,既能破壞婚事,又能讓他百口莫辯,無法拒絕你。但你並沒有這麽做。”

  他嘴角挑起淡淡冷笑:“是否因為,他不在城中?”

  公主鳳目中閃過一陣驚恐。

  這個人的話,尖銳得就像是刀子,在她心上肆意遊走,將她所隱藏的一切挑開,暴露在他眼前。

  “那麽,這個竟邀公主之眷的人究竟是誰?”

  公主臉板了板,冷冷道:“是誰有什麽關係?我難道就不可以喜歡一個人?”

  卓王孫慢慢道:“可以。”

  他的眼神似乎有了種奇異的變化,他看著公主的時候,公主禁不住感到一陣冰冷。這個暴君,現在坐在太師椅上,隔著七步的距離,冷冷審視著她。

  她的身體禁不住一震。

  她,天皇貴胄,在他的目光注視下,竟忍不住栗栗發抖。他的眼神中像是藏了一把冰冷的刀,一寸寸剜割著她的靈魂,痛到刻骨。

  他注視著她,一抹譏誚的笑意從眸子深處緩緩散開:

  “我隻是在想,他,為什麽不在城裏麵?”

  他不再說話,目光望向東南方。

  東南方,即是靈山。

  公主像是突然受驚一般,跳了起來。她不顧自己僅僅隻穿了一件披肩,周身幾乎還是完全赤裸的。因為,她終於明白,卓王孫的目光為什麽那麽冷。

  他已完全看透了他們的計劃。這個該死的人,他的頭腦為什麽這麽聰明,僅僅隻是從她今晚的表現中,就將他們精心籌劃的計劃幾乎完全猜透。

  他為什麽就不能笨一點?

  公主跳下了床。

  “我不允許你傷害他,絕不允許!”

  她的聲音中充滿了驚恐,因她從卓王孫的目光中,看到了極為可怕的結局。

  卓王孫緩緩笑了。

  他看著她。

  兩人的距離不過七步,他目光寸寸掃過她的身體,似乎要把她整個人看透;卻又似乎完全不在看她,隻是在遙望黑暗中的虛空。

  遙望,一座用金銀鐵共同鑄造的城池,兩個影子緊緊相擁。

  遙望,他曾經占據與擁有的愛情,被別人染指。

  遙望,一朵水紅之蓮花,不再隻仰望朝日的光芒,而是沾染了明月的輝光。

  當時他有著足夠的力量令這一切灰飛煙滅,但他沒有那麽做。

  他從來不懼怕任何人的挑戰,因為他知道,天下萬物,芸芸眾生,本就是他的戰利品。

  而現在,他忽然並不那麽灑脫。

  他懷疑自己也不過是個凡人,喜歡斤斤計較。

  他注視著這個正在顫抖、卻鼓足勇氣站在他麵前的女子。他相信,他看到的是另一個人。

  另一個護在那輪明月前,瑟瑟發抖、卻絕不退縮的人。

  另一個為了那溫柔的月光,勇敢地忤逆烈日之威嚴的人。

  他冷冷道:“好,我娶你。”

  公主震驚地抬起臉。卓王孫的話是那麽突兀,如崩裂的巨石,轟然砸在她的心底,隻餘下一地泥濘的碎片。

  “你說什麽?”

  他站起來,影子就像是一座山,無盡的黑暗將她籠罩。

  “我娶你。”

  公主周身一軟,癱坐在地上。連卓王孫從她的項鏈上扯下虎符,她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那一刻,她仿佛聽到命運的輪盤,發出一聲蒼老的吟哦。

  楊逸之望著自己的手。

  地藏站在他麵前,依舊像是一團黑霧,卻在嫋嫋散去。

  火藏,水藏,風藏,早已不見了蹤影。

  鬼忍四人眾,終於敗在他的風月劍氣之下。他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方才找到最佳的機會,用一劍同時重創四人。

  他心中微微有一絲疑惑,當他擊中地藏時,他並沒有擊實的感覺。但地藏的痛吼聲以及四人迅速撤退,讓他沒有更多的懷疑。

  不管怎樣,他總算是從四人眾的包圍中掙脫了。雖然風月之劍已出,數個時辰之內,他將弱如孺子。但幸好他還有一匹馬,他還可以騎著它,趕到白山。

  他知道自己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倭軍一定在日夜兼程,向靈山城衝鋒。所以,他必須盡快趕到。

  否則,這場戰爭將一敗塗地。

  白山並不遠。隻花了一個時辰,一座巨大的營寨就出現在地平線上,營寨上飄蕩著明朝的蟠龍大旗,灰色的帳篷連綿出去,足有數裏地。

  楊逸之長出了一口氣。這樣的營寨,足足能容納五萬軍隊有餘。有了這麽多軍隊,他一定能夠守住靈山城,並完成全殲倭軍的計劃。

  所以,盡管他已經身心疲憊;盡管施展出風月劍氣後,他的身體極度脆弱,但他仍然打起精神,縱馬向營寨奔去。

  突然,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楊兄,別來無恙。”

  楊逸之的身體驟然僵硬,幾乎連馬韁都握不住,馬匹不受約束地向前奔去,幾乎撞上了立馬站在營寨前的那個人。

  那個人一伸手,將馬韁握在手中,那匹馬立即停住,雖然受驚,卻連一聲都不敢嘶。那人身上似乎有種無形的威嚴,連馬都感受到了無形的壓迫。

  卓王孫。

  月形金器掛在他指間,輕輕搖晃。那是調動三軍的虎符。

  楊逸之的心沉到穀底,這意味著,這個計劃已完全失敗。

  卓王孫靜靜地看著楊逸之。

  連他也不得不承認,楊逸之定下這個計劃,精準而完備,有極大的可行性。這個白衣男子,本該在靈山城取得一場勝利的。但可惜的是,他已知道了這個計劃。

  所以,這個計劃隻能失敗。

  或許真有所謂神明,在冥冥之中安排著這一切,使他們總在爭奪同一件東西,一個人成功了,另一個人就必定失敗。

  他們的戰場,形形色色,小到一個人,大到天下。命運讓他們相遇,小到一個人,大到天下。

  天下是如此大,他們偏偏因一個人相遇。兩個人是如此小,卻事關天下。

  這安排是如此精巧而奇異。

  卓王孫慢慢地笑了。

  “跟我來。”

  楊逸之抬起頭。似乎並沒有了解卓王孫的意思:“去哪裏?”

  卓王孫看著他,他的微笑充滿嘲諷,正一點點變得尖銳。

  “我和你。”

  “一起目送靈山城毀滅。”

  馬蹄靜靜地敲打著開滿金達萊花的田野。這是種平凡而低賤的小花,卻堅強,勇敢,即使在戰爭中,仍然開得漫山遍野。

  從山頂上望下去,靈山城並不大。城中的士兵也並不多。

  宣祖坐在涼亭中,享受著早晨一杯清茶。探馬不停地將倭軍的消息遞過來,小西行長親自率領著大軍從漢城日夜兼程趕了過來,就像是風暴一般,即將從東南西北衝擊著這座脆弱的城池。這座城中,隻駐紮著倭軍二十分之一的士兵,城防早就失修,恐怕連第一次衝鋒都承受不住。

  宣祖卻一點都不擔心。

  他端起茶盞,呷了一口,慢慢品嚐著。的確用不著不擔心,因為他堅信,楊逸之會率著兵馬,隨著朝陽一起出現在靈山城,將倭軍擊垮。他相信這個男子,自從第一眼見到這個男子開始,他就知道,真正能贏得這場戰爭的人,必定是這個謙遜而溫柔的白衣男子。

  他甚至希望倭軍能夠來得更多一些,好讓他見識一下楊逸之真正的實力。

  倭軍並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一副金色的馬標出現在地平線上,隨之而來的是隆隆的馬蹄聲。大批身著明亮的金銀裝飾的鎧甲的倭軍像是風一般掃過平原,從四麵八方將這座城圍住。

  靈山城像是一隻倉皇躲藏的野兔,暴露在獵犬的眈眈注視下。

  小西行長驅馬走在隊伍的最前端,一連串的命令傳下去,五萬大軍布成一個整齊的圓,將城圍住。

  他等著這個包圍圈成型,不留下一絲縫隙。

  楊逸之沉默著,潔白的衣袖下,他的手緩緩抬起。雖然剛施展過風月劍氣,他的身體正處於最虛弱的時刻,但為了靈山城,他不得不作困獸之鬥。

  光芒,如流螢般明滅不定,艱難而緩慢地向他掌心匯聚。

  蓬然一聲輕響,還未成形的光芒如琉璃破碎,四散開去。

  楊逸之猝然後退,幾乎無法立定身形。他愕然抬頭,正迎上卓王孫冰冷的目光。

  卓王孫輕輕揮袖,空中殘存的月白色微塵徹底消散。殺氣,緩慢地自他身上炸開,化為一具無形的牢籠,將楊逸之緊緊鎖住。

  他並不想在這個時候對他出手。

  但這個白衣男子,必須得知道,這是他的戰爭。任何人都不許插手。

  小西行長的手狠狠揮落。

  倭軍發出一陣野獸般的咆哮,向靈山城衝去。

  城牆像是紙紮的一樣,頃刻間崩壞。

  宣祖手中的茶盞跌碎,震驚地站了起來。

  白衣戰神在哪裏?五萬援兵在哪裏?

  這場戰爭,不應該是這樣發展的!絕不應該!

  小西行長臉上露出了笑容。這場戰爭,在沿著他所構想的發展。

  卓王孫笑容如冰。這場戰爭,在沿著他所構想的發展。

  楊逸之痛苦地閉上眼睛。這場戰爭,不出預料地發展著。

  二十對一的懸殊力量對比,靈山城幾乎連抵抗都談不上。從山頂俯瞰下去,城中幾乎全是倭軍的身影。隨著烽煙與戰火的燃起,這座城正在迅速地成為地獄。

  所有地獄中淒慘的一切,都在這座城中上演。倭軍軍顯然已下定決心,要在朝鮮人心中留下永遠不能抵抗的烙印,因此,他們在徹底毀滅這座城。

  等這場戰爭結束後,這座城中的一切,將徹底從地麵上抹去。

  雞犬不留。

  宣祖顫抖著,他所幻想的一切在崩潰、毀滅。終於,他忍不住歇斯底裏地發出一聲大喊:“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

  卓王孫緩緩轉過頭來,凝視著楊逸之。這個男子心中的悲痛,並沒有瞞過他的眼睛。同樣,剛用過風月之劍後的虛弱,他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你,還能拯救這座城嗎?”

  楊逸之的雙目倏然睜開。

  他看著正在凝望著他的暴君。

  強大,冷靜,孤獨而殘酷的暴君。

  他曾以為,普天之下,隻有自己了解這個男子,但他錯了。他從來沒有了解過。

  他本以為,自己衷心認同了尋找第三人的理念,但他錯了。他始終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為了一個理念讓成千上萬人化為骸骨。無論它有多麽正確。

  他不知道這個男子心中還有沒有地方能夠容納別人。難道蒼生在這個男子心中,都隻不過是棋子?數萬人的陣亡,真的隻是史書夾縫裏那無關緊要的數字?白骨支天,血流成河,隻不過是為曆史戰車的前行鋪路?

  但他知道,這場戰爭是一柄劍,正握在這個男子的手中,而自己卻兩手空空。

  他也知道,這個男子故意拿起這柄劍,緩慢而殘忍刺入他的心,隻為了逼迫他屈服。

  但他絕不屈服。

  他,從來沒有在這個男子麵前屈服。盡管他時刻感受到這個男子的強大,驕傲。但他的堅韌,執著,卻讓他立於這男子之前,平等如一。

  他一字一字地道:“我,能,夠!”

  他猛地一打馬,向山下縱去。

  像一陣風掠過卓王孫的身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