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旌旗衝雪冷梅花

  相思究竟去了哪裏?

  樸家鎮。

  卓王孫說出“這座城,必將在五日內陷落”的時候,相思悄悄盜了一匹馬,向後方奔去。因為她知道,這句話已經決定了平壤城的命運。她不必再為這座城擔心。她可以放心地為樸家鎮做些什麽。

  臨行前回首時老人那平靜而淒愴的眼睛,一直像烈火一樣烙印在相思的心底,沒有片刻安寧。她對自己失望透頂。怎麽會這麽輕易就放棄呢?以前的她,一定會奮不顧身地衝上去,保護他們,哪怕連自己也淪入苦難的煉獄。但現在呢?她為什麽僅僅隻因為幾句話就退縮了?

  就因為那是他所說的嗎?

  自責與懊悔折磨著她,讓她連一刻都不能平靜。所以,當她看到平壤之戰已經如計劃進行時,她就打定主意,要偷偷趕到樸家鎮去。

  她要恢複成原來的自己。現在的她讓自己感到厭惡。

  細雨迷蒙中,她焦急地打著馬,向那個荒僻的村落奔去,一任冰冷的雨滴打濕了她水紅的衣衫。

  她隻祈禱著能見到一個充滿生機的鎮子。

  但,她的祈禱,並沒有讓神明聽見。

  一踏進樸家鎮,迷蒙的細雨仿佛消失了。隻有濃黑的陰雲籠罩著天空,悶塞的天氣,令人幾乎無法呼吸。

  她見到的,是連綿的烈火,以及烈火下的焦土。

  這個鎮子,已被焚燒成一片廢墟,什麽都沒有留下。遠遠地,尚能看到倭兵離去的身影。相思感到一陣憤怒,她忍不住想追上前去,將他們統統殺掉。

  一陣沙啞而蒼老的呻吟聲令她停住了腳步。她翻身下馬,隻見土牆背後,斜倚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

  那,正是她在路上遇到的樸老頭。

  相思急忙趕過去,將他扶了起來。隻看了一眼,她就幾乎嘔了出來。

  樸老頭渾身都是血,一條手臂被齊根斬斷,泡在泥濘裏。他臉上血肉模糊,一雙眼睛竟被人全都剜了去,隻留下兩個猙獰的血洞。鮮血不住地從血洞裏流下來,將他全身都染紅。

  縱然世上最好的醫生,也無法再救活他。這些殘忍的畜生隻不過是留他慢慢死去。

  一場漫長的淩遲。

  樸老頭的神智已幾乎完全喪失,痛苦宛如巨大的磨石,在他身上恣意碾壓,撕扯著他的靈魂。但他仍然鼓起最後一分力氣,顫抖著伸出手,像是在尋找著什麽。

  “殺!殺光你們!”

  他的手觸到了相思的手,他像是突然激動起來,一把握住相思,他留著血的雙眼猛地湊到相思麵前,撕裂般地吼叫著:

  “殺光你們!”

  他的手竭力想扼住相思,但全身的創口瞬間破裂,他的身體就像一株折斷的枯枝,摔倒在地上。鮮血從他身下流出,在泥水中蜿蜒成一道小溪。

  大雨傾盆,終於落了下來。

  相思跪倒在地上,一把一把捧起泥土,灑在樸老頭身上。

  屍體已經僵硬,但最後那悲慘的神情,卻永遠都烙印在她眼前。她一把把抓起泥土,卻無法遮住這張滿是血淚的臉。

  她知道,這都是她造成的。如果她那時候沒有轉身離開,她就可以拯救他們。就像曾經拯救過的那些人一樣。

  她憎惡自己竟那麽容易被說服。

  一把把的泥土,掩蓋的仿佛是心底的烙痕,一道道寫滿內疚,永遠都無法埋葬。

  烈火,漸漸焚燒過來,無差別地吞噬著大地上的一切,煙塵滾滾,卷過村莊、樹林,相思的幾縷散發融化在火光中,肌膚也被烤得通紅。

  她站起身,衝天的火影中,隻有她纖細而哀傷的影子。

  她猛然伸手,撕下一截衣帶,束住淩亂的發。

  不再掩埋,任由屍體被烈火吞噬。因為,她已有了決斷。有更重要的事,在等著她去做。有更多的人,等著她去拯救。

  她的雙眸中迸出決絕的勇氣。那一刻,她仿佛又恢複成了當年荒城中的蓮花天女,將帶領那群衣衫襤褸的人們,守城護池,堅不可摧。

  隻是,這一次,她決定獨自作戰。

  她不忍心再讓別人犧牲,如果犧牲,就讓她一個人承擔吧。她願用一個人的犧牲,換來整個朝鮮的和平。

  她仰起頭,快步向南方走去。這一次,她絕不容任何人阻攔。

  南方,便是漢城。

  平壤城的修建,終於完成。

  卓王孫的威嚴,也終於完滿。

  這裏,儼然已成了一座壯麗的帝都。輝煌的城樓,筆直的街道,整齊的房舍,秀美的景色,宛如天宮。

  東天青陽宮是居住區,飛虎軍、潛龍軍、朱雀軍以及十幾萬百姓全都住在這裏,綽綽有餘。西天太昊宮是訓練場所,弓、步、騎、炮,全都有單獨的訓練場,可以容納十萬士兵同時訓練。南天離火宮是兵器鑄造之處,這裏日夜升騰著火紅的火光,許多李如鬆從來沒見過的戰爭機械從這裏不斷造出,分發給不同的部隊。玄天元冥宮中有什麽?沒有人知道。因為從沒人進去過。

  這座城市,整齊而有序地運作著。幾百名華音閣弟子維持這整座城的運轉,竟然綽綽有餘。群豪與百姓們欣喜地看到,他們終於有了一座壯麗而強大的都市,平壤城足可以作為與倭賊作戰的根據地,源源不斷地為前線提供補給。

  朝鮮戰爭,終於有了勝利的基石。

  但同時,他們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安。

  這座城,是那麽陌生。他們雖然身處其中,卻絕沒有擁有這座城市——不是他們擁有這座城市,而是這座城市擁有他們。他們不過是這座城的奴隸,終有一天會被這座城吸幹所有生機。

  這種不安,日益增加。

  當他們遠望恢宏的虛生白月宮時,當他們日漸見不到卓王孫時,當他們見到的隻是一道又一道的命令時,他們心中就會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遲早有一天,他們會徹底被這種不安占據,那時,就連反抗的念頭,都不會有。

  長老們暗地裏歎了口氣。那是他們絕對不願意見到的。他們並不信任卓王孫。雖然平壤之戰大勝,但卓王孫畢竟是卓王孫。

  他們期盼著,楊逸之能早日從海上歸來。

  那是,他們唯一能對抗這種不安的籌碼。

  當宣祖走在平壤寬廣而美麗的街道上時,他的心中充滿了驚訝。

  剛從顛沛流離的邊陲小鎮上被迎回來,生命每時每刻還受著威脅,卻來到了如此強大而平靜的都城,這劇烈的落差讓他一時無法適應。

  他戰戰兢兢地向前走著,無法相信平壤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改變。就算是在戰前,平壤也絕沒有如此壯麗的景象。

  ——這樣的城市,隻會在大明的京師才能見到吧。

  他心裏充滿了欣喜,但又有一絲恐懼。因為他知道,這樣的城市,絕不可能屬於他。這,雖然是他的國家,這座城市卻超出了他作為一國之君的想象。

  那是世人無法仰望的繁華。

  隻會給僭越者帶來不幸。

  宣祖皺著眉,卻不敢說出來。這讓他的步伐有一點猶豫,但他知道,他不能退縮。倭兵在最近幾個月中瘋狂地反撲,鹹鏡等八道最後的反抗勢力也被一一瓦解。天下之大,已幾乎沒有他的容身之所。一想到被倭賊逮到後的下場,宣祖就不寒而栗。

  而今,唯一能庇護他的地方,就是這座都市。

  他振奮起了精神,大步向前走去。

  遠遠的,高大的台階上,站著一個人。雨水將他的麵容隔斷了,無法看清楚。但,一看到這個人,宣祖的心中就不由得興起了一陣恐懼。

  仿佛,被吸引著一般,他徑直向那個人走去。

  他攀爬著巨大的石階,有些氣喘籲籲。雨水讓石階變得濕滑,他深恐自己會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全身都已經濕透,他狼狽得就像一隻奮力想爬到荷葉上的蛙。身為王者的尊嚴,讓他勉強克製住手腳並用的衝動。

  他興起了個念頭:就像是在向那個人跪拜。

  雨水像是層簾幕,遮住了這座城市與這個人。在茫茫的水霧中,這個人仿佛與這座城市合為一體,他身後便是那不可仰望的天穹。

  終於,宣祖爬到了石階的盡頭,忍不住長籲了一口氣。那個人緩緩抬起了左手,做了個“請”的姿勢。宣祖這才看清,他身邊有一張巨大、華麗的王座。雕龍畫鳳,上麵張開了同樣華麗的輦蓋,所有風雨都被擋在外麵。王座看上去那麽舒適,仿佛一躺在上麵,他又會成為那個醉生夢死的王,什麽都不用擔心。

  那正是他最渴望、最需要的。

  而那個人的邀請,又是那麽不容拒絕。

  宣祖忍不住快步走上去,坐在了王座上。王座舒適的觸感傳來,他全身的疲乏與緊張仿佛都消失,他忍不住發出一聲輕輕的“哦”,放鬆了身體,靠在椅背上。頓時,綺麗的夢幻撲麵而來。

  但他迅速地睜開了眼睛,幾乎就要從椅子上站起來。

  他坐著,那個人站著,竟會讓他感到局促不安。仿佛,這個王座本該屬於那個人,而不是他這個天生的朝鮮國王。

  這種荒誕的思想竟然盤踞在他腦海裏,揮之不去。這加深了宣祖的恐懼,讓他惶惶不安。

  那個人含笑遞過來一隻黃色的卷軸,道:“王,請宣讀戰令。”

  宣祖下意識地接過來,打開讀了起來。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已經扭曲變樣:“令,飛虎軍即刻出征漢城。”

  他完全不明白這是什麽意思,但奇怪的是,當他讀完後,他忽然感到一陣奇異的解脫感。他不再恐懼了。他感到這張王座是屬於他的了。

  隻要他跟隨著這個人,讓他做什麽他就做什麽,讓他讀什麽他就讀什麽,他所有綺麗的夢想,都將不再是夢幻。

  他笑了,終於放下心來。

  由中原最精銳的力量組成的飛虎軍,終於要出動了。

  平壤之戰那麽艱苦,飛虎軍卻連一個人都沒有參戰。沒有人知道為什麽,同樣,也沒有人知道這次飛虎軍為什麽要出動。

  戰爭的目標更是讓人觸目驚心:漢城。

  這麽快就迎來決戰了嗎?

  能戰勝漢城中將近二十萬倭賊嗎?

  每個人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但他們並沒有懷疑,因為,他們相信,卓王孫一定會像平壤之戰一樣,率領著他們獲得另一場勝利。

  他們心中,充滿著必勝的信心!

  明軍發動了一場閃電戰。

  一日之內,踏著暴雨,明軍三千飛虎軍組成的騎兵,走完了應該七天才能走完的路程,兵臨漢城城下。

  路上的六座柵壘,沒有一座能夠支撐住一個時辰。飛虎軍如風如火,從天而降,柵壘頃刻灰飛煙滅。

  當飛虎軍的鐵炮轟擊著漢城的城牆時,漢城的守兵還在吃驚,他們完全不知道飛虎軍是如何來到這裏的——他們的行軍速度,竟然快過了日出之國的探馬!

  守兵匆忙地關緊城門,加強防禦,調集人馬,向飛虎軍發動了攻擊。

  但,飛虎軍卻撤軍了,消失得幹幹淨淨。日出之國派出了無數探馬,沒有任何一個能打探到飛虎軍的半點消息。

  漢城的守將小西行長急忙派出大將宗義智率領七萬大軍前去追擊明軍。大雨之中,倭軍就像是無頭蒼蠅一般,焦躁而忙亂地在漢城周圍搜索著。

  但,一點收獲都沒有。

  要不是遠遠地仍能看著炮火在城中燃燒,幾乎沒人會相信漢城這座倭軍的根本重地,剛剛受過攻擊。這讓他們感到一絲恐懼,他們的敵人仿佛是隱形的,躲在他們看不到的暗處,窺探著他們。隻要他們稍有放鬆,就會施加致命一擊。

  然而,他們又有足夠的自信心。率領他們的是日出之國名將宗義智,而他們,是身經百戰的戰國士兵,沒有任何敵人能夠打敗他們。明軍雖然能攻下平壤,但不過是靠炮火的威力而已。近身作戰,沒有人會是他們的對手。隻要讓他們找到敵人,他們一定會全殲對方!

  自入朝鮮以來從未遭遇過大型失敗的倭國武士們,盲目地相信著自己。

  入夜,大雨更猛。

  他們終於發現了明軍的蹤跡。是在距漢城十五裏的碧蹄館。他們乘著雨的掩護悄悄地圍了上來。

  七萬人圍三千人,實在是太輕易了。

  碧蹄館被圍了個風雨不透。

  夜色中的碧蹄館寂靜無聲。明軍好像完全沒有覺察到他們的行動。倭兵異常興奮。隻要縮短包圍距離,明軍的騎兵就發揮不出威力,火炮就更沒有用武之地了。加上人數優勢,他們的勝仗,就像是探囊取物一樣簡單!

  這裏,是他們的火槍最能夠發揮威力的地方。

  他們開始肆無忌憚起來,快速地向館內收縮著包圍。當他們看到明軍並沒有睡覺,而是衣裝整齊地等著他們時,他們並沒有太驚訝,因為他們已有了必勝的信心。而當他們看到明軍的大炮已經準備妥當了時,他們也沒有害怕。因為他們距離明軍隻不過七八丈而已。對這麽近的距離而言,大炮就是一尊體型笨重的廢物!

  他們呼喝著,抽出火槍,準備開始一場痛快淋漓地屠殺。

  當明軍點燃大炮時,他們還在嘲笑明軍的頭腦冥頑不靈。但,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猛烈的炮火從明軍的炮筒裏噴出來,令他們震驚的是,炮火並非像火球一樣衝天而起,而是離膛就炸開,迎麵向他們轟了過來。骨頭碎裂的脆音和肌肉撕扯的悶響聲在一瞬間響起,他們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麽事,這一炮已在他們的隊伍中硬生生地撕開了一道十丈寬的口子,足足有三百多人化成殘肢碎片,隨著蓬散的鮮血地落了一地。

  這可怕的場景讓所有的倭兵在一瞬間窒息,他們完全失去了戰鬥的勇氣,慘叫著,向後退去。

  宗義智大怒,呼喝道:“怕什麽!他們隻有三千人!給我衝上去!將這些炮奪過來!”

  倭兵的頭腦稍稍清醒。主將嚴酷的軍令開始在他們腦海中複蘇,他們知道,如果後退,等待他們的將是比死更淒慘的命運。他們的凶悍之氣被漸漸喚起。

  怕什麽!隻要衝過去,近戰的話沒有人能贏得了日出武士的!

  他們慘烈地嚎叫著,擊響了火槍。頓時,碧蹄館裏像是燃起了無數的煙火一般,被火槍的光芒照亮。隨即,劇烈的火炮聲轟然炸響。

  大雨,倏然而變成鮮紅色。

  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後,倭軍終於突破了炮火的轟擊,逼到了明軍的跟前。他們還沒來得及欣喜,刀光已隨著雨水衝天而下。倭兵的火槍並沒有發揮他們想像中的近戰的威力,因為這些刀光實在太強,相互交織在一起,就像是無數道死亡之網,瞬間就將倭兵分割、網住。血光,在紛落的雨簾中暈染開去,看不清方向。

  宗義智跟隨著倭兵衝了進去。他忽然想起了遠在日出之國的妻子,櫻花一樣的嘴唇讓他無比思念。

  然後,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胸口。然後是膝蓋、雙腳。隨即他才意識到,他的頭落在了地上。

  鮮血蓬散,倭兵的信念也在一瞬間被瓦解。他們最自豪的近戰能力,這一次卻在近戰中被摧毀。如果他們是戰爭之鬼,那麽敵軍就是戰爭之魔!如果再近戰下去,他們將全部會被殲滅!

  他們的統帥也死在戰鬥中了!

  倭兵的鬥誌完全被擊潰,不知是誰先開始的,他們成群結隊地往外湧了出去。奇怪的是,明軍並沒有追趕。他們欣喜地奔出去了幾十丈,突然,馬蹄聲震天而來。

  平原上長驅直入的騎兵,顯示出了追擊、屠戮的可怕的威力。慌忙逃竄的倭兵根本沒有躲閃的機會。

  無數隻刀攪碎了雨絲,四散奔逃的倭國武士們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麽事,他們的屍首已倒在了地上,鮮血將碧蹄館的杏花染紅。

  直到黎明。

  此戰,史稱碧蹄館之役。

  此戰中明軍所使用的用於近戰的火炮,火龍箭,飛廉箭,一窩蜂,百虎齊奔,給倭兵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更可怕的是,飛虎軍的近戰能力,幾乎令倭兵的鬥誌完全瓦解。

  此戰,明軍傷亡不過兩百人,而倭軍卻高達三萬多。參戰的明軍,隻有三千多人,而倭軍高達七萬多人。

  此戰,令倭軍再也不敢小看明軍。飛虎軍撤退的時候,漢城所有大門緊閉,竟然沒有一個倭兵敢出來追擊。

  如果倭軍不是太相信自己的近戰能力,就不會這麽輕視明軍。如果不是進軍朝鮮沒遇到過抵抗、太過順利,也不會在遭到屠殺時這麽快地瓦解。如果他們能像戰國時代那樣作戰,三萬日軍,至少能讓這三千人損失大半。

  以一當十並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

  過分的自信輕敵,終於釀成一場慘敗。

  這場慘敗,卻是卓王孫的大捷。他一直不讓飛虎軍出戰,給倭兵造成明軍戰鬥力孱弱的假象,再以全部由武林高手組成的飛虎軍出戰,普通士兵當然不是對手。輔以幾乎達到當時科技頂點的精巧火炮,輕易給敵軍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

  此戰,日出之國陣亡將領如下:

  小野成幸 十時連久 池邊永晟 安東幸貞

  小川成重 安東常久 久野重勝 橫山景義

  桂五左衛門 內海鬼之丞 伽羅間彌兵衛 手島狼之助

  湯淺新右衛門 吉田太左衛門 波羅間鄉左衛門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