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章 青電掣影天河碧

  卓王孫推開地道頂端的巨石。

  一道藍光頓時投照下來。地道外邊的樂勝倫宮,已是月色未央,無盡夜色仿佛從天地初開時就盤踞於此,從來不曾散去。

  他立身所在,正是大殿正中的淺池。四周帷幔低垂,池中溫泉汩汩湧出,青煙嫋嫋,在大殿穹頂月色的襯托下,顯得飄渺而空靈。

  殿中四處彩幔飄飛,唯獨沒有人影。

  如今,樂勝倫宮的主人又在何處?

  突然,大殿穹頂下,巨大的彩幔顫動著向兩邊分開。一道月光透過帷幕的間隙,將整個大殿照亮。

  帝迦橫抱著相思,緩緩從天階上走下。

  最亮的一抹月色化作點點微光,默默垂照在相思身上。她雙目緊閉,似乎還沒從昏迷中蘇醒,黑發在帝迦手臂上散開,向地麵垂去,上麵的隱隱水跡泛出晶瑩的光澤,宛如披了一塊長長的銀紗。

  她身上的白裙淩亂不堪,徒勞地遮掩她半裸的身體。廣袖不知何時已碎如纓絡,在夜風中輕輕揚起,露出她玉臂清輝。

  淡青的湖水,正和著冰涼的月光一起,從她纖細的指間點點滴落。

  卓王孫站在大殿的另一端,一動不動。

  月色無聲無息地隨著帝迦的身影,向大殿正中移動。他到了天階的底端,將相思輕輕放在蓮花祭台上。

  他看了她一眼,緩緩站直了身體。一揮手,大殿中一聲龍吟不絕,茫茫夜色頓時被一道金光淩空撕裂!

  金色的濕婆之箭已搭在弦上!

  氤氳流轉的光暈在箭尖散開,宛如夜幕中升起的一輪朝日,讓人目眩神搖。沉寂的夜空也被這光華打破,仿佛清晨的第一道陽光喚醒了大地的脈搏,天地萬物、芸芸眾生都不得不顫栗在這沉沉殺意之下,隨著弓弦的流光作最虔誠的伏拜。

  磅礴的毀滅之力正在急速匯聚。樂勝倫宮似乎都無法承受這天地改易、星辰滅絕的威力,無聲地震顫著。

  帝迦引弓搭箭,隔著遙遙夜空,與卓王孫對峙著。他深紅的眸子如煉獄妖蓮,緩緩綻放。

  他相信,眸中映出的這個人,就是自己覺悟為神的最後障礙。

  也許是機緣錯亂,也許是神向眾生開的一個玩笑。在一個時代,他們竟然同時得到了神賜的容貌,和足以睥睨眾生的力量。然而,這些並無作用。隻有得到神女帕凡提的認可,才能最終擺脫俗塵的羈絆,親證梵我同一的終極之理。

  然而,帕凡提卻更早地選擇了卓王孫。一切不過是因為,因緣巧合,她竟出生在他的身邊。

  帝迦並不是沒有機會,如果他真能痛下殺手,再以靈魂轉世之術讓帕凡提重新投身人間,將她留在身邊,朝夕相處十幾年的時光,那麽一切都會是另一個故事了。隻不過,他直到最後,也未能出手。

  如今,辦法隻剩一個——用這陌生人的鮮血,洗盡帕凡提心中的迷惑。

  在帝迦眼中,卓王孫僭越了凡人的命運,冒犯與褻瀆女神的罪責,豈止萬死莫贖!

  殺戮的怒焰,在他雙眸中燃燒不止。而他手中的弓弦,也漸漸張如滿月。

  卓王孫冷冷看著那張弓。

  傳說中,能一箭洞穿三連城的神弓。在它的威嚴之下,沒有人能不顫栗、敬畏。

  他曾經見過這張弓的形狀。一年前,在丹真的幫助下,他曾用上古流傳下的圖紙,仿造出濕婆之弓與三枚羽箭。雖然是仿製之物,卻依舊帶著天地威嚴,三箭齊發,將阿修羅族後裔重建的三連城化為飛灰5.

  如今,在他眼前張開的,卻是自上古流傳至今、傳說曾被濕婆親手握於掌中的真品。

  那是傳說中破壞神的法器,隻為毀滅世界而存在,千萬年以來,還從來沒有為凡人而張開過。

  四周寂靜無聲。

  相思手中的水滴,透過指縫輕輕落下,宛如一盞來自天外的更漏。

  水珠,在空氣中劃出一個優雅的弧,然後在紫色水晶蓮台上碎為塵芥。就在這一瞬,帝迦手中的羽箭已破空而出!

  淩厲的金光在半空中砰然炸開,絲絲縷縷,張開一張耀眼的巨網,向四周的黑暗深處延展開去,寂寂夜色似乎也顫栗著、尖叫著,爭相退避。

  瞬時,那本來隻源出一點的金光不住旋轉、擴張,宛如天河流沙,紛揚卷湧,似乎要將一切衝開,一直奔流到宇宙盡頭!而那張無形的光之網也隨之被拋入夜幕深處,越來越遠,卻在極高之處,陡然一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反壓而下。

  一時間大殿內如狂飆卷過,流轉光影無處不在,這隻小小的羽箭竟然化身千億,撼天動地而來!

  大殿轟然一震,仿佛天雷爆裂,嗡嗡之聲回響不絕,空中萬億流光由金轉赤,劈啪聲中,不斷爆散,宛如下了滿天血紅的暴雨。

  卓王孫站在滿天煙花的中心,身上青衫被狂風揚起,獵獵作響。

  他臉色凝重,這一箭之力,真可以說能與天地抗衡,如傳說中末世之魔劫,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嚴,要將一切滅度。而山川、河流、天地、星辰,似都要在這一擊中裂為齏粉!

  卓王孫緩緩抬起手。

  他淡青的袍袖突然淩風綻開,一道狂龍怒飆般的勁氣排山倒海而出。殿中空氣頓時為之一滯,一切力量都被凝聚在這道堅如磐石的勁氣之中,交湧翻滾,向滿天箭影徑直迎了上去。

  這樣強悍的兩股力道若是碰在了一起,隻怕整個樂勝倫宮都要坍塌!

  帝迦的怒意已不可遏止,出手便是將一切滅盡的殺氣。這一箭何其強悍,沒有人能從漫天箭影下躲開,卓王孫也不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全力硬接,至於後果如何,到底能將彼此、乃至樂勝倫宮、乃至整個雪峰毀滅到什麽地步,已不是他們自己能夠控製的了。

  突然兩人之間光影一暗,仿佛有什麽東西橫插了進來!

  巨大的轟鳴聲中,那頭白象不知從何處飛身躍出,用巨碩的身體,向金箭上迎了上去。大殿突然沉寂下來,片刻之後,空氣中傳出一聲空洞之音,宛如垂死者最後的一聲心跳,沉重而悲哀。

  大團的鮮血宛如飛泉一樣,從白象的體腔中噴湧而出。漫散的血腥之氣,交揉著令人迷醉的暖香,在空中蓬然散開。

  白象一聲長嘶,重如山嶽的身體極力側動,似乎想扭轉金箭飛出的方向。它巨大的頭顱極力仰起,看著卓王孫,也看著帝伽。它從兩人軀體裏,看到了一樣的神性光芒。它不能理解,這本是一體的兩個人,為什麽會彼此相鬥。

  他們,是它的主人,曾給了它無盡的尊崇與榮耀。它眷戀他們,就如湖泊眷戀著高山的巍峨;它仰望他們,就如大地仰望著天空的威嚴。

  白象淒聲長嘯,用盡了所有的力量,想要擋住這枚羽箭。然而僅僅片刻,它就已無法承受這一箭之力,和金箭一起向後急速飛去。

  箭尖微微偏開。

  大殿中月色陡然一盛,照耀出一幅詭異的畫麵:耀眼的金光承負著一朵巨大白蓮,在夜空中斜斜劃開一條平平的裂口,撞向大殿一側的高牆。

  一瞬間,血花宛如拉開了一道妖紅的彩練,又紛揚落地,頓時變成灰堊的色澤。

  而那麵雕繪著濕婆本生土的牆壁,在白象的撞擊下轟然坍塌!

  四周空氣一震,陽光流水一般傾瀉而下。

  樂勝倫宮外已是曙陽初升,輝煌的日暈之側,層層雲霞變幻不定,鎦金熔紫。

  霞光漫漫,一尊濕婆神像佇立在兩人眼前。

  神像高十數丈,宛如山嶽,此刻被朝陽披上一襲七彩戰袍,四臂舒張,正舞於火焰與光環之中。神像三眼張開,分別注視過去、未來、現在。青石雕就的長發在身後的雲霞中獵獵飛揚,栩栩如生。

  沒想到,這尊濕婆巨像就建在與樂勝倫宮一牆之隔的地方,已在這雪山環拱之中,舞蹈了千萬年。神像最上方一雙手臂裏,一執弓,一握箭。弓箭皆為石製,泛著淡青的光澤,箭尖高高揚起,似乎要刺破這絢麗霞彩。陽光,正從弓弦張開的弧度中透出,化為無邊光彩,覆滿三界。群魔萬獸、芸芸眾生就匍匐在神的腳下,作永恒的膜拜。

  帝迦諦視神象良久,緩緩闔上雙目。另一支金箭在他手中的弓弦上,徐徐張開。

  晨曦透過坍塌的宮牆,將樂勝倫宮內照得纖毫必現。

  料峭的晨風將兩人的長發揚起,兩人的麵孔同時沐浴在天地最初的光輝中,都隱隱帶上了神性的光澤,泯滅了俗世的印記,變得毫無分別。

  四周繪滿濕婆聖像的七彩帷幔不住翻卷,似乎整個時空都已錯亂,在兩人身旁飛速地旋轉著。

  飛旋的氣流似乎在一瞬間,極其輕微地顫動了一下。

  卓王孫的身形突然向上躍起數丈,在神像上兩度借力,如飄絮飛塵一般,輕輕落到濕婆神像肩上。

  突然,大殿中劃過一道耀眼的金光,第二箭帶著滅絕三界的威嚴和力量,向大殿的另一頭卷襲而來!

  氣流變得灼熱無比,似乎一切都在這煉獄般的溫度下撕裂變形。連雲霞包裹中的赤色朝陽,都為這神箭之華而褪卻了光輝。

  滿天流光中,卓王孫伸手將濕婆手中的弓、箭摘下。他的神色是如此從容,宛如這神像高舉了無盡歲月的神弓,本在等候他的采摘。

  此刻,他身後那道金色的箭光呼嘯著,劃破清晨的寒風,向他急襲而來。

  卓王孫沒有回頭。他注視著手中石弓,掣轉石箭,在弓身上輕輕一扣。

  大殿中一聲極尖銳的龍吟,如九天弦動,透空而下。弓箭之上,突然現出無數道細痕,瞬間蔓延開去。卓王孫袍袖一拂,石弓石箭沿著裂痕碎開,化為萬億淡青的塵埃,從數十丈高的神像上方紛紜灑落。

  一道烏黑的流光被他握在掌中,與青蒼的晨曦輝映出萬道光芒。

  石弓石箭裏邊,竟然裹藏著另一副烏弓金箭,經他這輕輕一拂,褪去了千年的塵封,又一次綻放出絕世風華!

  那枚金箭已到了神像麵前!

  卓王孫猛然回頭,手中長弓滿挽,一箭洞出。

  兩條金色狂龍發出刺目的華彩,挾著撼天動地之力,向神像下衝撞而去!

  大殿劇烈一顫,穹頂搖搖欲墜,似乎不堪承受這鈞天雷裂般的一擊。

  金箭已然交匯。

  就見兩道金光宛如互相蠶食一般,迅速向中心聚攏。兩枚箭尖撞在一起,竟同時碎裂!

  隻聽殿中轟鳴不絕,金色流光不住旋轉,火花四濺,碎屑紛飛,兩枚可以洞穿山嶽的神箭,竟箭首相對,寸寸撞為灰塵。

  數尺長的金箭瞬息就隻剩下了尾翼,兩點金光陡然一盛,爆發出絕大的力量,彼此惡撲而去!

  轟然一聲巨響,一團七彩的光華在半空中蓬燃爆散,空氣幾乎被灼燒得通紅,卷起一道巨大的暗紅漣漪,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外擴展而去,一直消失在天盡頭!

  樂勝倫宮中的一木一石,莫不被這道無形漣漪透體穿過,瞬時現出無數微小的裂紋。空中流火亂墜,殿中物體似乎都被這一擊重重挫傷,發出尖利而痛苦的嘶鳴,震得整個大地顫抖不已,萬物的傷口也被這嘶嘯之聲再度撕開,擴大,隨時可能化為碎片!

  卓王孫站在神像之上,和帝迦隔著深廣的大殿,漠然對峙著。

  他們兩人的神色沒有絲毫異樣,似乎方才那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爆裂根本不曾發生。隻有地上淩亂的殘垣斷壁,還帶著昔日華麗的雕飾,痛苦地躺在陽光下。似乎在向殿外的神像訴說這毀滅之力的殘忍與暴虐。

  神像依舊踏著坦達羅舞至美的節拍,以張揚而悲憫的目光,看著眼下的一切。

  卓王孫和帝迦彼此注視著,他們已隱隱感知到,對方的真氣已有所凝滯。

  有所凝滯的意思,就是對手已經受傷。

  就連他們,也無法在如此強烈的撞擊中全身而退。

  帝迦緩緩掣出了第三支箭。

  這也是他手中的最後一支。

  然而,卓王孫手中卻已沒有箭了。他歎息一聲,將手中長弓掛上神像手臂,緩緩從所立之處躍下。

  帝迦幽藍的長發在身後飛揚不止,雙眸中的紅色越來越濃,仿佛血魔行法,緩緩拉開長弓。

  朝陽不知何時已沒入雲霞深處,沉沉陰霾又籠罩在樂勝倫宮的上空。天地寂寂無聲,唯有弓弦上萬道神光遊走不息,似乎隨時都要喚出滿天龍吟。

  這最後的一箭,雖還未離弦,卻已帶上了令天地震動、神鬼號哭的威嚴。

  然而,此刻的卓王孫還能否應對?

  帝迦手腕微微一沉,金箭華光陡盛,帶著歡欣鼓舞光芒,就要離開弓弦,向對手發出最後一擊。

  突然,他的動作瞬間停滯——他麵前的水晶祭台上,相思似受了剛才一擊的震動,竟已緩緩蘇醒。

  她一手支撐著身體坐了起來,一手放在額上,擋住刺目的陽光,纖眉緊皺,似乎還未能從痛苦的夢魘中完全清醒。

  帝迦眸中神光一動,妖紅之色漸漸隱去,輕聲道:"你醒了?"

  相思惶然抬頭,看了他一眼,將目光轉開,在殿中茫然遊移著。她蒼白的臉上掠過一片嫣紅,道:"先生?"

  卓王孫淡淡一笑,向她伸出手,示意她過來。

  相思看了帝迦一眼,躍下祭台,飛身向他奔去。

  帝迦道:"站住!"

  相思止步,卻沒有回頭。

  帝迦一字字道:"帕凡提,難道你還是執迷不悟麽?"

  相思雖然看不見他的神色,卻能感覺到身後那冰川一般的沉沉寒意。她抬起眸子,望著四周。

  陽光激起一片金色的塵土,殿中垣壁殘破。這座被稱為"濕婆之天堂"的華嚴聖殿,宛如剛剛經曆過一場末世浩劫,再也無複昔日的榮耀。

  她終於明白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麽,將要發生什麽。

  她緩緩回頭,帝迦手中的箭芒在她臉上投下一道金色的痕跡,晨風料峭,朝陽日影時盛時滅,天地萬物似乎都在兩人殺意的衝撞中瑟縮顫抖。

  相思回望著他,眼中的神光盈盈而動,卻不知如何開口。

  帝迦道:"回來。"

  相思突然道:"不!"

  她的聲音極尖利,連她自己也嚇了一跳。她頓了頓,又輕聲道:"放下箭。"

  帝迦注視著她,緩緩道:"他是你心中最大的魔障,我一定要為你而除去。"他的眸子褪去了邪異的光澤,卻是如此堅定而溫和。

  相思為他的目光所攝,一時說不出話,隻得回頭去看卓王孫:"先生,那你……"

  卓王孫道:"我曾許諾,一定要將此人趕出樂勝倫宮。"

  相思無可奈何,眸子中盡是哀懇之意:"可是你們……你們何苦非要拚個你死我活?"

  卓王孫輕輕揮手:"這件事與你無關,也非你能改變,你先避開罷。"

  帝迦手中金箭一揚,在陽光下爆出奪目的光華,他沉聲道:"帕凡提,回我身邊來,這是你的命運。"

  兩人之間的空氣,宛如繃緊了的弓弦,微微一觸,必定是另一場驚天動地的爆裂。這煌煌神宮,以及其中蘊藏的無盡歲月、輝煌傳說,必定會在這驚世的對決中,灰飛煙滅。

  相思站在中間,似乎不勝其壓力,雙手加額,喃喃道:"為什麽會這樣……"

  兩人同時一皺眉,暗中運力,就要將她從中間推開。

  相思突然道:"都住手!"

  她聲音不高,但在空寂的神殿中傳來,卻如夜荷風露,清清渺渺,無處不在。

  帝迦和卓王孫都不由一怔。

  晨風微微吹動相思的衣衫,襤褸的裙裾在陽光下卻如纓絡流蘇,淩風飛舞。她蒼白的臉上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霞光,顯出幾分堅定。

  她轉身向帝迦走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