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46。死亡預知(1)

看著何柳的黑眼圈,葉葦知道她昨夜一定沒睡好,但她的眼睛卻是炯炯有神,那麽的明亮,葉葦從來沒見過她的眼神這麽明亮。難道,昨天夜裏發生過什麽?但是何柳並沒有說,而她們睡在兩個房間。



但是在葉葦的記憶中,何柳的精力永遠是那麽好。



何柳說:“我跟你去圖書館,我的車子還在那裏。”



“好的,我把自行車推出去,你在外麵等我。”



葉葦把車推出來,把門鎖上。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已經沒有了盛夏時猛烈的毒辣,風不大,天空澄清湛藍。



何柳坐在葉葦的後麵,她們仿佛又回到中學時光。記得那時,她們常常在中午或放學的時候,爬到學校旁邊的小山上去采野果,但那些成熟的野果總是輪不到她們去采,她們常常搜索一番後空著手,要麽隻是采到些青澀的野果。然後她們便背靠著背坐在小山坡上,說著各自的理想。那時,理想似乎很遙遠,仿佛坐上飛機才能追得上。現在回想起來,那些日子真的很讓人懷念。



葉葦邊踩著車邊說:“何柳,你現在有什麽打算?”



“我老爸想要我去維也納,繼續深造小提琴。”



“很好啊,這不是你一直以來的夢想嗎?說不定以後可以拿個國際大獎呢。”



“得了,張愛玲不是說了,出名要趁早。都到現在了,我也不抱什麽希望了。我現在想的隻是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音樂餐廳,或藍調酒吧,要小的,大了管不來,又太累,拉拉琴什麽的。這樣我就覺得很滿足了。你呢,就這樣在圖書館待著?”



“我不知道,在這裏隻是臨時工而已,雖然我很喜歡這份工作。說實在的,我一點明確的目標都沒有,而我的潛意識裏,這些都不是我最終的理想,或夢想,你記得我小時候的夢想嗎?”



“嗯,記得。你想當空姐呢,說坐在飛機裏才離星星最近,離地麵最遠,可以在空中無邊地遐想,並借著飛機無邊地飛翔。那時,我覺得你的理想比我的要浪漫美麗多了。後來你又說自己要當作家,要寫出一部動人的小說來,開始說要寫愛情小說,一定要把別人感動得鼻涕眼淚一起流的那種,後來又想寫恐怖小說,要當愛倫?坡、本特利那樣的作家。”



葉葦笑了,這些曾經的夢想是那樣美好,但是現在她知道,她什麽都做不了。心中隱隱有一種顛覆一切,甚至主宰一切的強烈欲望。但是,目前隻是一種潛意識,隱隱的,很難說清楚。她也不明白為什麽會有這種強大而強悍的意誌,因為那種感覺是可怕的,根本不像是她自己的理想,還有她自己的性格,所以,她必須抑製住。



兩個人說著話,然後到了大馬路上。葉葦看到從後麵駛過來一輛大卡車,便靠路邊踩著。遠遠的,對麵有一輛摩托車往這邊開來,這時,葉葦的腦子裏突然出現了一個片斷:摩托車突然失控,“嘣”的一聲飛了起來,卡在大卡車的車輪下麵,露出一隻鮮血淋淋的腳。



葉葦被自己的想象嚇壞了,怎麽這樣胡思亂想,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她揮走腦子裏的念頭,轉過頭,正想對何柳說什麽,目光卻不由得飄向了那輛摩托車,隻見它接近卡車的時候,突然像是飛了起來,直衝向卡車,隨即發出尖銳的摩擦聲與碰撞聲,霎時,摩托車卡在輪子下麵,變成了一堆廢鐵。而輪子下麵,鮮血淋淋。出事的地段,離她們不到十五米。



葉葦失控般地發出一聲尖叫,“不!這不是真的!”她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狠命地踩著車。



何柳目睹那場慘劇,也嚇壞了,現在葉葦瘋了一樣地踩著自行車,她心裏害怕極了,大聲地叫:“葉葦,停下來,我們歇一會兒好不好,快,快停下來!”



好不容易,她們都下了車。何柳說:“讓我來推吧,等下讓我來騎車,我們先走一會兒。”葉葦點了點頭。



“剛才真的太可怕了,你——沒事吧。”



“何柳,我要崩潰了,你知道嗎,就剛剛,車禍還沒發生之前,我就已經看到了那一幕。我看到它們相撞,摩托車被卡在了卡車輪子下麵,我以為是瞬間的幻覺,沒有在意,但是,十幾秒鍾後,事情馬上就發生了。我真的好害怕。”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活祭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