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4陰煞衝體

來晚了,不好意思,新書需要支持。

----------------

“我爺爺人現在怎麽樣了?”唐風最關心的就是爺爺的安危,按照剛才王奎所說的,爺爺跟小王村那幾人多半是遭受被盜墓的影響,得看看他們才知道原因。

“唐老爺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期呢,我說風子哥……你可要做好心裏準備。”這話自然不是王奎想的,是他聽醫生跟村裏人說的,現在他照搬了出來。

“這麽嚴重?”唐風倒吸了一口冷氣,也不顧王奎,快速向縣人民醫院走去。

“風子哥,你等等我。”王奎連忙追了過去。

縣人民醫院離縣一中也不算遠,走路不過二十分鍾的樣子,唐風卻是一路小跑,這種程度的跑步對於唐風根本不算什麽,不過可苦了王奎那胖子,那一二百斤肥膘可是一個個大大的累贅啊。

當跑到縣人民醫院的門口,唐風氣也不喘一下,倒是那王奎累得跟條死狗一樣。

“爺爺現在在哪個病房呢?”唐風此時摸了摸頭,這還奎胖帶路呀,這縣人民醫院這麽大,找個人還真是不容易。

“我說奎哥,你TMD就不能再快跑一點。”唐風對著後麵大吼道。

“哥……哥,你可真要……我的命……了。”王奎苦笑不得,氣都差點喘不過來了,要知道打出生到現在這可是他第一次這麽劇烈運動。

唐風搖了搖頭:“奎胖,我說你這身體虛得不行呀,就這麽一點路程就累成這樣,等有機會,我拿那套五禽戲讓你練練。”

“練武?那敢情好呀,風子哥以前你怎麽不教我。”王奎這才跑到唐風麵前,提起練武頓時來勁了。

唐風道:“以前我覺得你不是練武的料。”

“那現在呢?”

“現在更加不是。”

“那你還想拿那套五禽戲給練。”

“咳咳,五禽戲是模仿虎、鹿、猿、熊、鶴五種動物的,我現在才發現很適合你。”

“……”

其實這唐風也不過是玩笑話,以王奎這身板練這五禽戲還是不適合的,但是這小子從來就沒有好好運動過,五禽戲有舒展筋骨,暢通經脈,等他練會了整套五禽戲,唐風會傳他一些外家拳。

唐風練的是內家拳,對於外家拳也隻是懂得一些套路,不過給這王奎練那是綽綽有餘了,而且以王奎這魁梧的體魄,練外家拳的剛猛脆烈倒相得益彰。

“奎胖,我爺爺在哪?快帶我去。”唐風現在的全麵心思都在爺爺身上,這教授功夫的事情還得留在後頭。

“我這就帶你去。”王奎帶著唐風在醫院的走廊上穿行,這還是唐風第一次進醫院。

對於醫院,唐風可沒有什麽好感,非但那些消毒水的味道不好受,而且醫院裏的陰煞之氣也比較重,可不比墓地少幾分。

“王二叔,我爺爺怎麽樣了?”當兩人走到第三層,他們就看到王奎的老爸,他老爸那身材絕對比王奎還要魁梧,肚子好比懷孕七八個月的婦女一樣。

“唐風,你可來了,你爺爺不行了,醫院裏的醫生都不給下藥了。”雖然這王二叔一臉的和藹可親,可是一臉的煞氣也隻有熟悉他的人認為他是一個好人。其實他這一臉的煞氣與他從事的職業有關,他是村裏的屠宰師傅,每天都有一兩頭豬的生命在結果在這個“劊子手”手裏。

“有空得幫王二叔斂斂煞氣,這般下去,沒病都得搞出病來。”唐風心裏說著,走了過去,“王二叔,怎麽個情況?快帶我去看看我爺爺去。”

“好,老爺子現在在病房裏。”村裏人也沒有辦法,本來不想耽誤這孩子的學習,可這唐老爺子家裏就隻有這麽一個親人,兒子以前是當兵,犧牲了,大女兒遠在粵省打工,從那邊趕回來得十幾個小時,以老爺子的病情,怕是挨不了這麽久呀。

唐風點了點頭,跟在王二叔的身後,這是“一”字型走廊,窗戶是那種老式向外推的窗戶,玻璃上麵布滿了灰塵,看來是好久都沒有擦過了。

王二叔帶著唐風、王奎進入病房,裏麵空間有限,不過還是鋪了兩張床,床是那種掉了漆的鐵架子床。

唐風看了一眼,挨門躺著的是一個中年人,好像就是小王村的,以前見過。

“爺爺……”唐風直接向另外一張床走了過去,看到爺爺那憔悴的模樣都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不過,唐風心性沉穩,當即看了看爺爺的相麵,用手翻了翻唐老爺的雙目。

這唐老爺的雙目發紅,嘴唇鐵青,整張臉蒼老十幾歲,臉上也沒有一點血色。

唐風摸了一下老人的手,脈搏有點紊亂,但還算萬幸,隻是太冰涼了,像是一塊冰塊似的。

“爺爺八成是被陰煞之氣侵體了。”唐風暗暗吃驚,平時這老爺子練了一套養生之法,身上有幾件防凶法器,一般的陰煞之氣根本就近不了身。

而且這唐老爺可是一代地師,闖蕩江湖也有幾十年,什麽大風浪沒有見過,怎麽就給陰煞之氣衝了體,這事情……大有蹊蹺啊。

唐風道:“王二叔,醫生怎麽說?”

“醫生說是寒氣侵體,他們也不給治了,說是要我們準備後事。”這時候,小王村的幾個村民也來了,有些人是病人的親人,眼角邊的眼淚還沒有幹盡。

“大家先不要急,對了王二叔,你能不能找到車子,把他們先送回去再說,這種情況醫院怕不給治了,住在這裏也浪費錢。”唐風先安慰大家,雖然他現在沒有把握將他們治好,可是留在這醫院半點好處都沒有,醫院的陰煞本來就濃,反倒會加重他們的病情。

“車子方麵,你不要擔心,我有一輛麵包車。”說這話是小王村的一位村民,叫李大樹,個子不高,皮膚黝黑,是一個在外麵跑長途的,昨天正好回家,他大哥也是在抬棺材的途中倒下的,當時就是他連夜將眾人送到縣人民醫院來的。

眾人紛紛幫忙,退了病房。唐風一把將爺爺背在背上,在醫院的停車場,李大樹那輛長安之星就停在那裏。

“來來,將病人放上車。”李大樹也不忌諱,一般司機都不會搭病人或者快要死的人。

病人一共有六人,這一輛麵包車也坐不下,有人提意見花錢去打車,可是人家一聽說是拉這種客人,二話不說調頭就走,說再多的錢也不幹這活兒。

“大家幫忙一下我爺爺,我去去就來。”就在大家心急如焚的時候,唐風好像想起什麽事情,放下爺爺走了。

不一會兒,唐風走著一輛手扶拖拉機風塵仆仆地過來了,一下車便招呼人將幾個病人抬上拖拉機,拖拉機上麵早就有現成的幹稻草鋪在上麵了。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劉哥,是在建築工地幫拉磚頭的。”不一會兒,從拖拉機駕駛室裏走下一個農村打扮的中年人,牙齒發黃,臉削瘦無比,不過眼神質樸真誠。

“劉哥好。”不時就有人拿出煙來招呼“劉哥”。

劉哥咧嘴一笑,道:“大家別這麽客氣,我和唐兄弟是熟人,叫我劉三就行了。”

劉三也不嬌情,接了一個人遞來的煙抽了,還是咱鄉裏人實在。

說起這劉三,還要說一個故事,這個故事要打他與唐風相遇說起。

當時,唐風看到這劉三,見他印堂發黑,形如烏雲,就給他免費算了一卦,結果算出他那天有點災難。

“臭小子,毛都沒有長滿,還給老子算卦,鬼信呀。”當時劉三是這麽說的。

唐風當時說:“這位老兄,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對你說了,遭了災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這趨吉避凶,講究的是緣分,還有就是天意。這劉三遇到唐風算是緣分如果不聽他說遭了災禍那就是天意,天意不可違呀。

“老子才不信這些呢。”劉三還真不信這個邪了,別人也替他看過相,有幾次花錢請人用小鳥抽牌,結果都是騙人的。眼前的唐風年紀輕輕,堂堂相貌,八成還是一個學生,哪裏肯相信他,再說別人有“鳥”都不成,這小家夥沒“鳥”恐怕更沒什麽本事。

最後,唐風還是送了劉三一句話:“日頭當空照的時候不要在新建的屋子下麵。”

劉三哼了一聲也沒有理會他,開著拖拉機到建築工地上去了。

唐風也無能為力,既然告誡了他,就算是泄了天機,別的就做不了,也不好做,他總不能跟在劉三後麵吧,非親非故的,沒必要。

再說這劉三回到工地上麵,一下子將唐風的告誡拋到了九霄雲外。

到了中午時分,劉三酒足飯飽,就準備睡覺。劉三伸了伸腰準備去新樓底下睡覺,在新樓底下鋪有一個草窩,幹活的民工都在裏麵睡覺。

“日頭當空照的時候不要在新建的屋子下麵。”

就在此時,唐風的話回繞在劉三的耳邊讓他不由打了一個寒噤,來了尿意,屁顛屁顛地跑到廁所裏去了。

剛撒了一半,隻聽見轟隆一聲,地麵都震動了。

“媽呀!地震了?”劉三收了褲子就跑了出來,結果才知道那新建的樓房倒塌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