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觀世界,喜看人生

我們不能延長生命,但卻能讓每天活得快樂,活得舒心,活得有質量!
博文
(32)無聊地躺著,看著窗外的晨光,遠遠的天際,一輪紅日已經高高懸掛在空中。他起身推開全部的窗戶,耀眼的陽光伴隨著清新的空氣一下子湧了進來,整個屋子,霎時溢滿了三角梅淡淡的花香。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花香,走出臥室,聽到劉穎柔美而多情的歌聲,從洗手間傳來:
  你在我身邊相對無言
  默默的許願對愛的依戀
  牧場的炊煙裝點著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31)朦朧裏,他感覺有一隻手,在撫摸他的臉,很舒服,不願意睜開眼睛。一會兒,懷裏的軀體在動。他睜開眼一看,晨曦已經穿窗過戶,客廳十分明亮。
突然他臉上吃痛,是劉穎掐了他一把。他看看她,忍不住笑了,殘留在她臉上的淚痕早已慘不忍睹。
“你笑什麽?”劉穎不知他為何笑,繼續對他抱怨:“被你一直這樣抱著,我腰酸背痛,都翻不了身,你[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30)醒來的時候還迷迷糊糊,但還是聽到了一陣陣清晰的手機鈴聲,他估計自己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按下接聽鍵,他一如往常:“你好。”
“我在你家門口!”劉穎清晰而有點惱恨的聲音,響在他耳邊。他立馬起來,三步做兩步地向房門跑去,拉開門,她閃身進來。劉穎的眼睛大而圓,卻老喜歡微微眯著眼睛看他。她這一眯,眼睛就變得狹長起來。眼珠[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9)鄭濤繼續陪著王眉流轉在不同的服裝店裏,可他再也無法集中自己的精力,一如前麵那般,和她談論建築特色、食物的美味和服裝的款式等。他的腦子裏,總會浮現出剛才那尷尬、窘迫的場景。看著劉穎老公深受其害,卻一無所知的熱情談吐,倍覺愧疚。王眉使勁抱著他胳膊的舉動,也表明她有所察覺。鄭濤的心靈,像背負了一個沉重的十字架。
  他原本就不是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8)  第二天他起床的時候,王眉和她嫂子已做好了早餐,全是麵點,出乎鄭濤意料,他還是第一次吃到在家做的麵點,雖然是武漢人,而他喜歡麵食。
  看看桌子上,麵食以外,還炒了幾個小菜,這讓他十分驚訝。王眉哥穩穩地坐在那吃著,估計他平常日子就是這樣過的,鄭濤有點羨慕她哥了。
 邊吃邊聊,鄭濤才知道,這次王眉出差,是提前來多倫多的。她真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7)   王眉搜尋著周圍,像是在找人,鄭濤正要問她,就看見她拿出手機打電話了:“哥,你們在哪?”
  哥?!鄭濤一臉懵懂,看看小雅,她一臉淡然,漠不關心。
  電話內容聽不太得清楚,但隱約聽出她是在等人,而且,應該都是早已約好的。事出突然,他怎麽都應該問問吧,不能失禮。
  “你同事?”剛進酒店大堂,他就拉住[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6)  剛進會議室,他就問小雅:“我發燒的時候,說了什麽胡話?”
  “還能說什麽?你自己還不清楚?”助理知道點他和劉穎的事情。畢竟,他和劉穎平時聯係多,很多時候,還需要小雅幫助。有親密關係的男女,不經意間,流露出的那種親愛,很容易被外人看出來。
  “不會很離譜吧?過分嗎?”他感覺臉在發燒。
  “還行,[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5)  吃下一個蘋果,鄭濤還魂了,躺在床上,看外麵豔陽高照,那還躺得住?人啊,真不能生病!
  “你想幹嘛?”他的腳還沒落地,就被她攔住了。
  “我覺得自己沒事了,想去工廠看看,真的不放心。”
  “那我陪你去”,也許是看他確實事情緊急,她隻好退讓,和他商量:“我先去問問醫生,你離開也需要醫生簽字啊。”<[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4)由於上麵這些原因,所以鄭濤對王眉除了敬重外,從不敢造次。鄭濤從衛生間回來,爬到床上,背靠床頭,剛剛坐好,王眉就睜著大眼問他:
  “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麽會在這兒?”
  嘿嘿,鄭濤心裏暗喜:看,終於沉不住氣了吧?其實,睜開眼睛看到她的那一瞬間,他就想問她,隻是覺得每次話題都被她占住先機,還老被她戲弄,所以故意不問,她果然[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3)十五分鍾後,鄭濤收到了她拍的路口,馬上開車去接她。一個四通八達的路口,她在哪呀?於是電話尋人。她接了電話,說站在路口,手裏正拿一張報紙搖動。鄭濤看到了,將車開到她附近,告訴她自己的位置,讓她走過來。 很快,她毫無拘謹地,邁著大長腿,向他站立的地方走來。淺藍短袖T恤、深藍牛仔褲、腳上一雙花籃的旅遊鞋,配著一頭長長直直的過肩烏發。[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
[6]
[7]
[8]
[9]
[10]
[>>]
[首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