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4)晚年的痛苦
文章來源: 蘇平-59462019-12-03 17:13:35

母親離休後,沒過上幾年舒心日子,父親就得了癌症。

為了治好父親的病,母親多方尋醫、找藥,甚至每天陪父親一起練“氣功”,直到父親去逝,她也毫無怨言。受盡病痛煎熬的父親去世前,已不能進食,但神智非常清晰。那天,他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緊緊地拉住我的手,嘴裏反複念叨:“你媽媽是個好人啊,你媽媽是個好人啊,你媽媽真是個好人啊!”說的我潸然淚下。

父親去世時,母親異常悲憤。當她看到市委、市總工會的新、老領導前來吊唁時,又想起了父親在世時所受的冤屈,再也忍不住了,聲嘶力竭地對著他們叫喊、哭鬧,要他們滾,說要給父親討個“說法”,好給我們子女及下代有個“交代”。可過去的事情已然成曆史,“說法”能討回來嗎?!

父親走後,家裏的收入頓時少了大半,加上幾年後,大弟多次下崗,又結婚有了孩子還住在家裏,吃飯不交錢,母親的生活漸漸拮據起來。

為了省錢,母親把自家的房子租給外地生意人,自己和大弟一家三口搬到租金更便宜的地方,賺點差價。有次我回家,看到他們搬到一個酷似“龍須溝”的地方,連廁所也沒有,心裏難過,就心狠地對她說:“你以後再這樣虐待自己,我永遠不回家了!”她這才搬回家住,可還是把我給她買的冰箱留給了大弟。

為了省幾個小錢,母親買菜專撿便宜、下市的買,還撿人家不要的菜幫、菜頭醃成鹹菜,弄得大弟嫌丟人,把它們統統扔掉。母親還做過傳銷,結果家裏堆了許多垃圾商品找不到下家後,母親試圖讓小妹買走,搞得小妹很不高興。有一次她病重住院,在病房裏還受騙買過墓地,結束,當場交了五千塊錢壓金後(差不多兩個月的離休金),再也不見騙子的蹤影。我回家後,大弟偷偷地告訴我,我再問她,她還否認。

父親去世後,孤獨的母親漸漸地,越來越沉浸在過去的歲月中,對父親又產生了怨恨。她不但像“祥林嫂”似的逢人就叨咕她和父親所得到的不公正待遇,還把父親的遺像打碎,把父親的照片統統毀壞剪掉,並發恨說,死後堅決不和他葬在一起,搞的弟妹們都對她有意見。

母親晚年的身體很不好,有心髒病、高血壓、內風濕關節炎、糖尿病等多種病症,特別是糖尿病嚴重地損傷了她的身心健康。她的內髒、大腦全部出了問題,脾氣變得更加火爆,在她生命的後期,她甚至還懷疑她的主治醫生和大弟要合夥謀害她,分她的家產,氣的大弟叫她抹頸、上吊、跳江去死,其他的弟妹們也怕她吵鬧,很少回家,家裏的親戚和她不和不說,連和她1949年一起渡江參加革命的老戰友、共事多年的老同事也大都和她斷絕了來往,在這種情況下,她把弟妹們告上了蕪湖市婦聯,蕪湖電視台還采訪了她,說是她年紀大了,得不到子女很好的照顧。可悲的是,她的這些病狀,醫生根本不說是“老年癡呆症”,隻說她腦子不好。家人、朋友也都錯誤地認為她脾氣暴躁。

母親是離休幹部,按理說根本不用耽心醫藥費的問題。可她從鄉下回來後一直做小學教師,小學的經費有限,醫藥費需要自己先墊上,半年才能報銷一次,報銷時還常受人白眼。再說,母親是個嫉惡如仇的人,她看不慣有些醫院拿離休病人當搖錢樹。她不要醫生開些無用的補藥、一些臉盆、水瓶之類的“藥品”給她,隻在病情實在嚴重時去醫院,好一點了趕緊出院回家來。有一次,母親在街上被人撞倒胯骨粉碎性骨折,醫生要給她換新的,她也隻撿便宜的隻能用二十年的換。醫生知道她的醫藥費可以全部免費報銷,問她為什麽還要撿便宜,她回答說,她也再活不了二十年,還是省點國家的錢吧。

母親為了治病,除了去醫院,還想盡各種辦法自費尋醫找藥,搞了很多中草藥的偏方、單方,還買了許多所謂的“補藥”。她去世後,家裏除了有大量的中草藥以及大量傳銷的“保健藥品”外,她的冰箱裏,竟然還有過期多年,且從沒動過的蜂蜜製品。母親為了治病,甚至還發展到迷信相信鬼神。那年我回家,她硬逼著我和大弟用桃枝和黃表紙給她趕鬼。我隻好隨著她的擺布,糊弄了一回“鬼事”。

母親去世前的幾個月,幾乎都是在醫院度過。她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我探親臨走前,她在醫院裏召集我和弟妹,拿出自己早些年就準備好的老衣、家裏的房產證以及身邊僅有的一萬二千塊現金,把房子留給了生了兒子的大弟,四千塊錢給即將結婚大外甥——在年底即將結婚的我的兒子,剩下的錢留給小弟處理她自己的後事。

公元2007年12月7 日,剛滿78歲的母親,懷著巨大的無奈、遺憾和痛苦,不甘心地去了天堂,陪伴在父親身邊。

想必,母親在天堂的日子應該和父親過的舒心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