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 讓他們仨同時落淚了
文章來源: 鈴蘭聽風2019-03-14 17:15:40

去年夏天, 悄然潛入文城, 兩眼一抹黑, 誰也不認識, 在自己的博客寫幾首歪詩, 哼哼唧唧, 很少 social. 但記得清晰, 給小麗父親的留言. 他問: 哥倫比亞大學的學雜費也許是全美最高的, 值嗎? 我忙不迭地答: 值.

當然, 是他自己覺得值, 才成了哥大女孩的父親. 他愛他的女兒, 所以送她去紐約. 還這樣寫: 誰說顏值在北影, 誰說智商在哈佛, 情人眼裏出女神, 美與才華在哥大融為一體.

哥大的家長太驕傲啦, 笑死個銀!

然後, 阿海本來已經傲人的事業線, 更是芝麻開花節節高, 付小麗的學費和衣食住行玩, 大概心甘又情願吧? 

日子晃悠晃悠的過得飛快, 依然邊寫自己的酸文邊讀網, 但選讀的博文通常在幾分鍾之內掃描完畢, 沒有辦法, 能讓我慢讀的隻有實體書, 以及很特殊的博文.

這不, 上周還真有一篇博文讓我的閱速慢下來, 慢下來, 直至視線漸漸模糊.

為啥常青藤以及那些十段位的名校, 那麽鍾情有體育特長的學生? 

捫心, 十年如一日, 起早摸黑, 風裏來雨裏去, 堅持不懈的練球比賽, 同時學業優異, 如此天賦兼具 passion, 堅毅品格的孩子, 縱然不是萬裏挑一也是千裏挑一, 舍她其誰?

藤校招生官從中至少讀到了三項亮瞎眼的軟硬件:
1)    學生的恒心
2)    父母的責任心
3)    家庭的經濟實力

回歸本文的題目. 一句什麽話? 誰哭了?  今天, 我遇見了老常青藤.

她藤校畢業, 隨即離開加拿大的父母和妹妹, 獨闖香江, 這 20 多年在金融界如何叱吒風雲, 紫紅嚇人, 我不欲贅言.

近一年, 她退隱江湖回到父母身邊, 因為感覺身體不舒服.

她單身, 每次診病, 父母都陪同, 父親拄著拐杖, 母親七旬多, 倆老的眼睛焦灼地望著醫生, 急欲了解女兒的病情. 實驗室檢查胃鏡腸鏡 CT MRI 一路查下來, 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凝視著她, 我輕輕的說了一句: 你怎麽像個孩子, 讓年邁的父母為你擔心.

霎那間, 他們仨的眼眸同時淚光閃閃.

我繼續說: 還彈鋼琴嗎? 希望有一天可以聽你的鋼琴演奏.

願她此後撫琴讀詩書, 健康, 傲然, 逍遙, 不失常青藤生機勃勃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