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不知道 奶茶唱
文章來源: 鈴蘭聽風2019-01-09 17:11:12

所認識的朋友, 男女老少都有, 年齡跨度甚大, 有一些是忘年之交. 

她比我年長些, 約吃飯, 一來賀新年, 一來她的女兒剛找到工作. 

記不太清, 伊始, 她是如何找到我的辦公室, 但沒忘記, 當時她的焦慮和煩躁. 後來, 認識了她的女兒, 漸漸地, 同她的女兒更投緣; 她的個性太硬太強, 毫不妥協, 野心勃勃, 隻有錢才能取悅她.

我從小到大至今為止, 唯一一次拍桌子的, 就是因為她, 那次, 我一聲怒吼, 拍案而起, 她大吃一驚, 閉了嘴. 

你要錢還是要命?! 我喊的是這一句, 辦公桌上那盆虎斑蝴蝶蘭, 嬌小的花瓣隨之顫抖了幾下, 平時她, 像所有的人一樣, 聽慣我的輕聲曼語, 見慣我的和顏悅色, 那一刻, 她呆若木雞.

她視我為在加國的唯一恩人, 我救過她嗎? 沒有呀. 聽她嘮嘮叨叨的道來, 才知道原來主要為這二件事兒, 其一剛移民抵步, 最失落無助時, 我介紹了一份工作給她; 其二她想去學校讀一個有專業執照的課程, 全世界的人包括她的家人, 一致強烈反對, 隻有我一個人支持鼓勵她.

她那博士先生在國內某大學任教, 不願移民, 倔強的她帶著女兒紮根加國, 這十年, 目睹她一路走來, 跌跌撞撞, 曆盡艱辛不言敗, 終於, 她:

1)    女兒大學畢業了, 找到理想的工作
2)    倒騰房地產卓有成效, 其實她原始資本不多, 但眼光不錯, 有生意頭腦, 吃苦耐勞, 克己儉樸
3)    讀了一個專業執照的課程, 並成功考取執照

她問我: 會背三十六計嗎? 我搖頭: 不會, 但知道聲東擊西, 美人計, 拋磚引玉, 走為上計等. 她說: 我背給你聽. 我說: 好.

我的左手摟著她不再幼細的腰肢, 頭倚枕在她的右肩上, 聽她將三十六計流暢地, 在我的耳邊, 從第一計背到第三十六計. 然後, 她問我: 想聽弟子規嗎? 我說: 不想. 女兒嗔怪她: 媽, 你幹什麽? 讓鈴蘭吃飯.

當年她在北京讀小學,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附小, 選了二位小朋友保送就讀, 其中一位是她. 一場文化大革命, 斷送了她成為外交官夫人的美夢, 她如此告訴我.

不知為啥, 東方不敗的旋律一直在腦海裏盤旋, 從第一個音符 the first drop 直至最後一個音符, 令我屏息凝神. <滄海一聲笑>  Good to the last drop.

快要離開餐館時, 凝視她滄桑滿布, 堅毅的麵龐, 內心明白成年人的觀念較難改變, 性格決定命運; 每次聽她說自己動手裝修房子, 通渠通廁, 修鎖修車, 種樹割草 ……  我都蹙眉托腮, 仿若在聽天方夜談, 真是不可思議呀, 內心酸楚又佩服, 也為自己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嬌氣而羞愧.

她天不怕地不怕, 罵女兒斥老公, 可是在我麵前, 她是溫和的, 降低音量, 因著她對我的無比信任和愛意, 我不想浪費這份珍貴的福利, 所以, 緩緩地, 柔柔地, 說出了對她的新年祝福和寄語 ----

身體不太好, 就少折騰, 吃好穿好, 對自己好點兒, 要減肥啦, 不然心髒肝髒膝關節難以負荷; 希望你們夫妻早日團聚, 少抱怨, 少挑他的刺, 溫柔待他; 女兒長大了, 你是不是該歇歇放下指揮棒? 相信她多一些, 尊重她的決定, 如此, 母女關係可以輕鬆, 融洽, 愉快些.

隨後, 我背誦了龍應台 <目送> 中的一小段給她聽: 所謂父女母子一場, 隻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 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 他用背影告訴你: 不必追. 

另一段話, 在我的心海發酵, 沒同她說 ----

人, 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 比如: 不為買名車買鑽石買大房子而糾結; 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 比如: 選擇不結婚而隨意換性伴侶, 又比如: 選擇在郊外鄉下居住, 在園子裏種藍莓, 柿子, 蘋果, 人參, 看菲沙河潮湧潮退, 那沉澱在家門前的細沙, 與夏威夷的沙灘相差無幾 …… 

人, 何不釋放自己, 活得隨心所欲, 自由自在, 瀟灑一些, 笑傲江湖呢? 過分的執著如同將自己禁閉在牢籠. 某種定義上說來, 舒適是自己給自己的, 自由也是自己給自己的.

你說怕失去, 你說不甘心; 你寧願枕難眠, 你寧願愁白頭
靜靜的月夜下, 穿過生命散發的芬芳, 我能對你說些什麽? 默默的, 我說 ----

你已經走出了荒涼 
不想你喪失笑的功能
不想你再孤獨的在世界橫衝直撞 
不想你心頭密密麻麻深深淺淺的傷痕到老了也不愈合

你知道不知道? 這次, 沒有喊叫, 沒有跳起來, 也不拍桌子, 手太疼我受不了.

輕輕的, 奶茶劉若英唱, 你聽.

坐在你的身邊, 我能感應, 你是不是真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