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天堂:挪威(5)-驚喜的九曲十八彎
文章來源: lily08242019-01-11 14:19:02

長長的鬆恩峽灣沿途的空氣,幹淨得似乎纖塵不染。清晨的海麵,波平如鏡,倒映一抹遠山,滿海雲霞。路上車輛很少,我們打開車窗,讓清新的空氣吹進來,神清氣爽。滿目壯麗的峽灣景色和青青的田園牧歌風景,是我們向往已久的不爭不喧,心素如簡的生活。在人生仿佛隻有一朵花開的短暫時間裏,我們無法握住歲月如風的腳步,也無法阻擋吹皺一池春水的蕪雜,卻能接納眼前的歲月靜好,馨暖朝陽。

如畫般的沃斯

開出如畫般的沃斯(Voss),我們在湖光山色中向北進發。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瀑布用它們銀鈴般的清脆嗓音與我們相伴相行。公路旁曾高達152米的雙瀑布(Tvindefossen)因為在下落途中受到多層岩石的阻擋,並不像其它瀑布“飛流直下三千尺”,而是形成台階狀,遠望像寬寬飄揚的白布。不知道何人傳出此瀑布之水“對性功能恢複有幫助”,於是每年常有世界各地的遊人來此造訪並攜水而去,成為90年代挪威第九大熱門自然景點。

雙瀑布

斯塔爾黑姆斯瀑布

斯塔爾黑姆斯瀑布(Stalheimsfossen)或許因為太小眾,我們到的時候居然一個人也沒有,周遭靜得都能聽見我們的呼吸。沿著小徑,我們看見斯塔爾黑姆斯河(Stalheimselvi)穿過懸崖上的一個小開口,從瀑布流出,形成一個126米高的馬尾水滴,直接飛入碗口狀的峽穀底,濺起巨大的浪花,然後流入清澈見底的小河,悠悠向下遊流去,流過我們的停車地。

在停車場旁,我們忽然發現了一條可以開往山頂的單行路。為了一探山頂的無限風光,在偶遇一對騎行夫婦的指導下,我們又順著原路往回開,開上了後來才知道的著名的斯塔爾黑姆斯克雷瓦(Stalheimskleiva)盤山公路。是這條公路,讓我們在挪威第一次領略了九曲十八彎帶來的驚喜和無限風光在險峰的美景。

九曲十八彎的公路

這條盤山路始建於1647年,曾是哥本哈根,奧斯陸和卑爾根之間皇家郵政的路線,兩側所有的石牆均由手工建成。 20世紀30年代,公路被重建可以行駛機動車輛。雖然盤山公路隻有兩公裏長,卻是北歐最險陡的道路之一,傾斜度高達20度,14個“之”字形的發夾彎蜿蜒曲折,連續不斷,我這個技術還不到如火純青的司機開得膽戰心驚。本以為是單行線,可以隨心所欲開,沒想到中途遇見了一輛逆行的警車,錯車時嚇得魂兒都要飛出去了。因為陡,因為險,此路一年中隻有5月到9月開放。

可是,蜿蜒的公路蜿蜒出了極致的美景,這美景讓我們一時的驚嚇變成了永久的驚喜。就是在這條路上,我們愛上了挪威,愛得死心塌地。

盤山公路上的迷人風光

站在山崗上,眼前是出神入化的風光。巍峨的山峰立於兩側,好像是在夾道歡迎中間湧出的綠洲。綠洲的翠綠向上延伸,到了山腳和山上變成了蔥綠,深綠和墨綠,配合著樹葉的淺綠,交叉遞進,綠意盎然。而綠洲上的小巧彩色房屋,為這多層的綠色加上了美得無可複加的色彩。棕黑色的山體,因為缺少植被的覆蓋,更顯得偉岸和挺拔。遠山,那若隱若現的白雪和清晰可見的瀑布與纏繞在山間的雲霧組成了仙境般的場景。142米高的西夫勒瀑布(Sivlefossen)和斯塔爾黑姆斯瀑布為這寧靜的仙境奏出了和諧的樂曲。若人間有天堂,這裏該是上帝的花園吧。

在這上帝造就的花園裏,四周除了潺潺的瀑布流水聲,隻有我們,不受紛擾,靜靜享受美輪美奐的仙境。那仙境,讓我們沉澱浮躁,讓我們過濾淺薄,心靜如水。

盤山公路上的迷人風光

西夫勒瀑布

因為太貪戀沿途的美景,因為在弗洛姆找停車位的艱難,我們錯過了2點鍾艾於蘭峽灣和納柔依峽灣的郵輪,而下一班的郵輪則是4點鍾的。兩個小時的郵輪外加半個多小時從居德旺恩到弗洛姆的公共汽車車程,我們重啟引擎已近晚上7點。著名的斯塔爾黑姆斯克雷瓦(Stalheimskleiva)盤山公路讓我們仿佛找到了人間的天堂,它那美到極致的景色讓我們對比它還大名鼎鼎的“挪威縮影”精華路段-弗洛姆到米達爾(Myrdal)充滿了期盼。雖已是傍晚,為了心中的願景,我們連晚飯都沒時間吃,義無反顧駛上了期待之路。

一路上,我們差不多與1940年開通的,被稱為挪威國鐵最高傑作的弗洛姆鐵路相伴相隨。這條20公裏的鐵路,也是我們行駛的路段,從海平麵一直上升到866米,是世界上最美,最陡峭的高山鐵路之一,因兩旁令人驚歎的美景而聞名於世,曾被《孤獨星球》雜誌評選為全球最賞心悅目的火車觀光線路。

迷人的風光

沿途的山澗小溪,峽灣絕壁,奇景疊出讓我們心醉,但沿途曲曲彎彎的路況卻對我們提出了挑戰,不到17公裏的路途我們單程就開了差不多1個小時。

斯塔爾黑姆斯克雷瓦(Stalheimskleiva)盤山公路相同的是,這條經典路線也是九曲十八彎。跟盤山公路不同的是,這條經典路線不但有很多路況很差的土路,而且是隻能通過一輛車的雙行線。感謝我們出發時已是傍晚,此路已沒有幾輛車。但即使偶爾遇見的幾輛車,我這個車技不純熟的司機錯車時也不知如何是好。隻要遠遠看見一輛車,我一定發揮“雷鋒”精神,找一個看起來可以錯車的地方停下。若在拐彎處,突然一輛車竄出來,那一定是考驗我心髒的時刻。我既不敢倒車,也不敢前行,隻能等著對麵的老司機讓路。就是從這段征程開始,挪威的九曲十八彎從驚喜變成了驚嚇。在這驚魂的一路,幸好有如畫的風景陪伴我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