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為什麽無法成為世界金融中心?
文章來源: doldentate12020-05-28 18:29:45

我知道,很多人看到這個題目會不服氣,想來罵人。覺得中國人民有能力,隻有不敢想的,沒有做不到的。隻要中國願意,就一定能夠把上海建成世界金融中心,以取代香港的位置。不要著急哈,在你想說話之前,問問你自己:成為世界金融中心需要哪些條件,哪些是上海具有的,哪些是上海不具備的?先自己看看。如果你連想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你怎麽知道上海能否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每個人應該有大腦是不是,而大腦是用來思考的。不幸的是,習慣了填鴨式教育,很多人變得隻會被動的接收信息,而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甚至,因為被洗腦成功,大腦成為一片空白,為了應付門麵,灌了幾勺漿糊進去。讀書不是為了成為複讀機,會重複你接收到的信息,而是培養你批判性思維的能力,可以通過思考,將接受的信息轉化為自己知識。

上海是中國的經濟中心,是個充滿活力的城市,商業服務非常發達。可以說,上海在中國的經濟和金融地位是其它地區和城市無法比擬的。但是,上海不是國際金融中心。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這跟任何人的意願沒有關係,而是一個客觀事實。那麽,為什麽上海無法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我們可以簡單分析一下,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需要具備什麽條件,再看看上海的差距在哪裏。

可以說,上海在中國整個經濟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上海相比中國其它城市,在金融領域,特別是金融服務基礎設施建設,具有很大優勢,包括,在基礎設施所需的資金投入,才的聚集,上海都有強大的吸引力。中國也意識到上海的優勢,確實希望把上海建成中國的金融中心,並取得了很大成效。目前,上海具有證卷交易,期貨交易,銀行,保險,各種配套金融服務設施。也就是說,從基礎硬件來說,上海有一定規模,可以有60分。這是很多人認為上海可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原因。但是,這遠遠不夠。上海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有以下幾個無法克服的問題

1. 沒有可以可以信賴的法律係統

有人認為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嗎?撇開政治和體製問題,就談金融法治。中國的金融管理冠以主要是依靠行政手段,法律不健全,有很大的隨機性和不確定性。由於法律司法係統不獨立,投資人無法相信自己的利益可以受到法律保護。舉個例子,中國銀行的原油寶事件。首先,中國銀行是否有權經營期貨類金融產品,銀行法並無明確規定,對於法律的解釋以及用戶權力的透明性,解釋權在中國政府,而不是獨立司法機構,這個潛在利益衝突如何避免?原油寶事件得到解決,是因為中央害怕釀成群體事件,被迫出麵。如果這個事情不是涉及60000人,而是6個人,中國銀行會讓步嗎?最後,中國銀行退還20%保障金,但是隻限於投資額在1000萬以下的用戶。無論這個決定是否公平,這個劃分線有何法律依據?香港可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因為香港有獨立司法係統,而且這個人司法係統的誠信和公正性得到了世界的承認,上海可以嗎?毫無可能,

2. 資本的流動性無法保障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及功能就必須保障金融資本在國際市場的自由流動。比如說,用戶可以在幾秒鍾內在香港的證卷市場完成資產出售,再將資金投入美國股市,在上海可以嗎?首先,人民幣就不可以自由兌換,怎麽進行資本在國際間流動?而且,中國屬於外匯管製國家,外匯能夠自由流進流出?即使你自己私人美元賬號,你可以不受限製自由提取嗎?中國是有過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想法,但是不管是外部條件還是內部條件,能夠做到嗎?近期,中國是加強了外匯管製,而不是放鬆。上海難道能夠成為獨立關稅區,用滬元代替港幣,獨立於人民幣之外?

3. 缺乏言論和信息自由

不要扯政治問題和體製問題,金融社會必須要有言論和信息公開與自由。舉個例子,肺炎病毒在美國爆發之初,有些國會議員拋售了股票。後來,股市受疫情影響熔斷,媒體懷疑,這些國會議員事先拋售股票,是因為他們有機會獲得大眾無法獲得的消息。現在,證監機構和司法部以及議會,都在就此事進行調查。信息不公開,就會有內部交易和黑箱作業。請問,這樣的事在中國是不是很正常?新聞和信息會影響股市,影響期貨,影響投資,你如何讓國際金融界相信,中國可以做到信息公開透明?近期,多家中概股在美國受到瑞幸造假案衝擊,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會計法保護中國上市公司的財務審核可以不向公眾披露。

4. 缺乏人脈與傳統

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的聳起是有曆史原因的。比如說,舊金山人口隻有80萬,洛杉磯有400多萬,但是舊金山股票交易量是洛杉磯的四倍。這是因為洛杉磯落後或者不想成為金融中心?舊金山可以成為金融中心,是因為當初的淘金熱,而最初的金融業是以黃金作為保障的。當初的淘金奠定了舊金山金融業的基礎,你能在洛杉磯複製這個曆史嗎?國際金融中心依賴交流,交流需要人脈關係。而這個人脈關係的建立是在特定曆史條件下形成的一個環境。這也是無法複製的。你無法在上海複製一個香港,也無法把香港搬到上海。

其實,國際金融中心不是想要有就可以有的。如果國際金融中心隨便就可以建成一個,也就不存在國際金融中心了。傾全國之力,可以把上海建成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嗎?你可以夢想,可以努力,但是不行就是不行。不信?看看中國足球。全國人民期望不高?努力不夠?投入少?結果呢,沒有走向世界,在亞洲也出不了國門了。把上海建成國際金融中心就滿意了?目標可以更高一點。比如說,為什麽不把新疆建成加州,在烏魯木齊打造一個矽穀?然後,把內蒙建成迪拜,把東北建成長三角?

我們有人定勝天的傳統。當年有一首打油詩: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所以,有了大躍進,大煉鋼鐵,大饑荒,大寨,大慶,北大荒。中國從來不缺口號,不缺夢想,缺的是實事求是和科學精神。香港有香港的價值,上海有上海的優勢。從實際出發,充分發揮香港和上海的作用,努力建設中國不是很好嗎?可是中國人的思維很怪。我們一直希望創造一個理想中的模式,讓所有人都按這個模式發展,而不是讓每個人成為更好的自己。這種做法既不現實也把每個人都變成了次品。把香港變成上海,派一個聽從中央的市長書記,就解決了香港麵臨的問題?在上海加大投資,蓋幾棟金融大夏,就把上海建成了香港一樣的國際金融中心?不知道這是雄心壯誌淩雲還是誤入歧途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