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與和的艱難抉擇
文章來源: doldentate12019-10-13 14:21:41

上周五,中美貿易摩擦終於有了緩和的跡象。雖然雙方未能達成任何實質性協議,遺留的關鍵問題也看不到雙方有退讓的可能,但是畢竟雙方都表達了進一步磋商的願望。總體來說,中美貿易談判牽涉三個方麵的問題:市場準入,知識產權保護,和經濟結構改革。那麽,中美之間的談判已經解決了哪些分歧,哪些是可望達成協議的問題,哪些是中國無法退讓但是美國又極力想要獲得的?

在周五達成的協議中,中國承諾將大量采購美國農產品,預計金額在400到00億美元。2017年,在貿易戰爆發之前,中國每年購買了約240億美元的美國糧食和農產品出口。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中國並未說明這個購買數額的時間表。也就是說,如果承諾的金額拉開時間較長就意味著中國實際從美國進口的農產品並沒有大幅增長。那麽,為什麽雙方認為這是一個重要讓步?中國有足夠的外匯儲備,目前農業和畜牧產業也有重大缺口,中國何樂而不為呢?因為任何一個國家,特別是對於中國這樣人口眾多的國家,無法忍受在糧食問題上依賴別人。如果可能,中國是希望借目前農產品和豬肉價格上漲,刺激在有關領域的投資。大量進口美國農產品,短期看似容易,對於中國有關產業的衝擊可能留下嚴重隱患。

作為交換,特朗普政府表示,將放棄將原定於下周從中國進口的每年2500億美元的關稅從25%提高到30%的計劃。這個其實也是一個姿態,因為關稅隻是沒有進一步上調,貿易戰以來美國加征的關稅並沒有取消。而且,如果下一輪談判沒有進展,美國將於12月15日對另外156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征收15%的關稅。中國一直希望美方首先取消加征的關稅。那麽,中國獲得的實質性讓步是什麽?美國一直堅持一步到位,達成一個完整協議,而中國一直尋求與美國分階段進行談判。現在看來,美方在這個問題上有可能讓步。

貿易談判獲得進展的消息傳出後,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了500多點。但是臨時協議的細節公布以後,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開始回落,收盤上漲319.92點或1.21%。這說明市場歡迎中美達成協議,但是協議的成就令人失望。比如說,美國並未宣布放鬆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限製。

在市場準入方麵,中國同意向國際金融服務開放市場,這可能使美國的銀行和保險業進入中國市場。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加入WTO已經做出了承諾,但是希望盡量贏得時間。美國希望中國同意一項不操縱人民幣匯率的協議,美方表示,中美就此"幾乎已經完成”協商。此前,中國為了對抗關稅增加對於出口的影響,對人名幣匯率進行了貶值。但是,這本身是一把雙刃劍,有可能導致資金外流,所以穩定匯率也是中國希望的目的。

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麵,美國官員周五表示,兩國協商取得了重大進展,盡管兩國拒絕透露具體細節。不過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國會放棄要求美國公司與中國合作夥伴共享技術以換取進入市場的做法。在此之前,美國公司必須與中資企業合股,而且美方股份不能超過49%,合資公司的技術歸雙方共同擁有。也就是說,作為合資夥伴的中資企業,有權利將所有的技術轉讓給其它企業。前不久,特斯拉公司已經準許獨資在上海設廠,生產電動汽車。中國為了吸引外資進入中國,做出這個讓步是必須的。

在結構改革問題上,,特別是中國工業政策的變化及其對國有企業的補貼問題,雖然雙方進行了艱苦談判,中國無法做出實質性讓步。這個問題之所以難,不僅是涉及中國經濟結構的基礎,也是因為雙方對於經濟發展模式和社會結構的認知和理念有著根本的不同。也就是說,雙方理想的目的一直,但是選擇的道路有所不同。這個問題將是最後談判的問題。

那麽,中國為什麽在五月初,在劉鶴赴美前,連夜通知美方,要求修改之前談定的協議,而且寧肯冒著遭受損失也無法妥協?中國究竟在最後關頭發現了什麽問題?中國人一向以聰明自居,怎麽這次會搞得很被動?中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兼副總理劉鶴此前曾表示,美國的40%需求可以立即得到解決,而另外40%的需求可以通過持續的談判解決。那麽,什麽是無法通過談判解決的?

有一種說法,中美貿易戰實質上是一場中國人對中國人的戰爭。也就是說,川普幕後的團隊有人非常了解中國,也熟知中國人。當時,習總訪問美國,川普熱情招待,表示習總是他的好朋友,要加強兩國友誼。其中美國的一個提議就是,互派經濟和軍事代表,以增加兩國相互了解,減少不必要誤會。這個看似無關緊要的姿態性舉動,為如今的貿易爭端埋下了隱患。後來,美方談判中堅持,即使已雙方達成了貿易協議,已經加征的關稅也不會一步取消,而是要求美方有監管中方執行的權利。同時,美方要求貿易協定的全文,用中英文語言在中國和美國同時公布。對於這個問題,就是習總同意,中國各層利益集團能不反對嗎?比如說,國內的宣傳,一直把愛國和反美掛鉤,其用意是為了轉移矛盾,緩解目前平複差距懸殊和房價高漲等社會問題,希望給政府贏得時間。那麽,如果那些沒有腦袋的憤青們,知道中國竟然承認美國法院對於中美貿易爭執有最終裁決權,會作何感想?

另外一個當初看似簡單,但卻埋下致命隱患的問題是有關信息安全。當初,美方提出,為了尊重美國在華公司的權利和利益,要求美國公司可以建立自己的跨境數據流和雲計算服務。這個本身不是問題。但是,中方有關單位經過分析意識到,這可能導致中國耗費巨資設立的防火牆出現無法控製的漏洞。目前,雙方無法就此找到可以同時符合雙方利益的途徑。

總之,雖然中美貿易戰有緩和的跡象,中美兩國元首也將再次會麵,要解決遺留的關鍵問題並不容易。也許,分階段達成協議對於雙方是唯一的選擇。美方也知道中國的底線,有些問題中國方麵不是不想談,而是不能談。美方一直施加壓力,無非是希望中方在其它方麵做出更多讓步,特別是開放金融服務業,增加從美方進口農業產品。對於中國來說,短期內很難改變對於美國市場和高技術的依賴。特別是,中國經濟轉型才剛剛開始,無法經受外資逃離和失業加劇的壓力。對於中國來說,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力拖延,為自己贏得足夠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