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與紅透半邊天的女明星
文章來源: 寒一凡2019-09-09 17:02:47

(微型小說)

她是一名演員,演技不錯,長相也好,可就是觀眾緣不行。出道十年,無論她如何努力,就是紅不起來。漸漸地,她也就認命了。沒有了出名的心思,反倒覺得風輕雲淡,平凡的日子也自有它的好。

周六一大早,她就出門了。“貓頭鷹”今天有yard sale。

“貓頭鷹”是一座有著一百五十多年曆史的老房子,矗立在她家對麵的那條街上。

“貓頭鷹”是她給那座老房子起的綽號。她喜歡給左鄰右舍的房子起綽號,“鬆鼠”、“河馬”、“熊貓”、“麋鹿” ,叫起來要比那什麽“1號”、“2號”、“3號、“4號”來的有趣得多。

因為隻有在有戲拍的時候才會有進項,所以平日裏用錢的時候她都是能省就省,該花的花,不該花的錢堅決不花。她喜歡逛yard sale,石中取火,沙裏淘金,不隻是因為可以花小錢辦大事,也是因為眾裏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那物卻在犄角旮旯處的美妙瞬間常常會帶給她一種說不出來的滿足感。“貓頭鷹”年代久遠,裏麵一定收藏了不少閃著曆史幽光的、老舊的新奇玩意兒。運氣好了,也許能夠淘到一兩件寶貝也未可知!

八點整,“貓頭鷹”那扇深棕色的大門緩緩地從裏麵打開了。她走進去,是第一位來客。

早晨好!順著聲音望過去,她瞧見門廳裏一輛小小的輪椅上,坐著一位麵容清臒的老太,一頭銀發梳理得紋絲不亂,瘦削的肩上披著一條大大的海藍色羊絨圍巾。

早晨好!今天天氣不錯!雖然是鄰居,但她似乎從來就沒有在街頭巷尾見到過這位老太。輪椅出行不便,她思忖著,人老了可真是不容易。

是啊,天氣不錯,老太回應著說。所有想要出售的東西都在左邊的那間臥室裏,價格都標在價簽上,沒有價簽的是非賣品。你隨便看好了,看中了什麽請你告訴我。

雖說是上了歲數的人,可是老太口齒清晰,腰板兒挺直,眼神裏沒有一絲年老昏聵的跡象。因為她是一個演員,漂亮的女子見過許多,從老太的麵部輪廓、眉眼以及表情來看,她敢肯定這老太年輕的時候必定是一位有著姣好容顏的大美人兒。

好的,謝謝!她衝著老太點點頭。

臥室不大,可是也不小,裏麵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在平日生活中常用的和不常用的東西。一如老太所言,很多物件兒上都掛有價簽兒。臥室裏的東西都要賣,難道說這老太不想在這兒住了?她走,要去哪裏?是去投靠孩子,還是準備到養老院裏去過活?她在心裏劃著問號,可是嘴上什麽也沒說。也是,老太去哪兒在哪兒生活是不是還住在這兒說到底真是一點兒也不幹她的什麽事。

這兒摸摸那兒看看,輕車熟路,她很快地就進入了逛yard sale的狀態。一張有四柱帶天蓬的雙人床,陳舊但是看起來很結實,標價一萬六千塊;有幾處地方掉了漆的梳妝台標價八千塊;房間的角落裏一把木製的搖椅上搭著一條薄薄的毛毯,標價四千塊;地上的立式衣架上掛著一件維多利亞式的看起頭有點兒發黃的白色的dress,冷不丁看見那dress她還以為是一個人站在那裏,嚇了一大跳。dress上也有價簽,兩千塊。再看看其他屋子裏的一些小物件兒,標價最少的好像也要百十來塊錢。老太的東西都好貴啊!她覺得這有點兒不像是個尋常的yard sale,因為尋常的yard sale上賣的東西一般也就是一塊兩塊最多也就是十幾二十塊錢的樣子。

她懷疑自己看走了眼,別是不注意把那數字多看了幾個零?湊近了再仔細瞧瞧,自己還真沒看錯,老太的東西真就是這麽貴。她想,也許它們都是古董,值那麽些個錢?可是她不玩古董。

她錢包裏隻有五十塊錢。逛“貓頭鷹”的預算是二十塊錢,剩下的三十塊錢是今明兩天的菜錢。老太的東西這麽貴,她直覺今天應該不會有什麽收獲,不過來見識一下也好!

正想著,她的眼睛忽然被一束光線刺得繚亂。抬頭一看,原來是一麵掛在牆上的鏡子,反射著從窗子外麵射進來的晨光,恰好落在了她的臉上。

她走到鏡子跟前,鏡子裏麵馬上就出現了一個沉魚落雁的美人。她知道那個人是她自己,隻不過她多少感到有點兒詫異,因為事實上她每天都會花很多時間照鏡子,她知道自己好看,但是卻從來沒有過像今天這樣的感覺:原來自己的容貌也是可以閉月羞花的!

她左照右照照了好一會兒,不舍得把腳步移開。她愛上了鏡子裏麵的自己,也愛上了這麵有著哥特式的鏤花鋼框的橢圓形的鏡子。她覺得她應該可以接受五十塊錢的價碼把鏡子帶回家,可是她又覺得這麵鏡子老太的要價肯定是不止五十塊,不過五十塊已經是她傾其所有,今天能夠給出的最多的錢了。她以前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個yard sale上花過五十塊錢。

這個鏡子老太到底想賣多少錢?價簽兒呢?沒有價簽?頓時,她的心裏倏地掠過了一陣失望,因為按老太先前的說法,這麵鏡子應該是個非賣品。

你喜歡這麵鏡子?聽見背後傳來說話的聲音,她猛地一回頭。因為一門心思全在那麵鏡子上,竟然都沒有留意老太已經在什麽時候坐著輪椅進到臥室裏來了。

是的,喜歡,非常喜歡!

二十塊錢,老太說。真的嗎?她不大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真的!老太點點頭。那我要了!她從口袋裏掏出準備好的二十塊錢遞給了老太。

拿上你的鏡子快走吧,老太說,否則過一會我可能會反悔哦!

她笑了笑,從牆上小心翼翼地取下那麵鏡子,用雙手輕輕地捧著,出了“貓頭鷹”的大門,慢慢地朝家中走去。

到了家,老公還在睡覺,她悄悄地把鏡子掛在了門廳的牆上,然後忍不住時不時地過去照一下,鏡子裏麵顯現出來的是一個靚麗如春花般的臉龐。

去“貓頭鷹”的人很多嗎?中午吃飯的時候老公問她道。

人很多嗎?不多,她回答說。在回答說不多的刹那,她忽然意識到,豈止是人不多,事實上是根本就沒有別人。在“貓頭鷹”裏,自始自終就隻有她一個客人,加上老太,整個大房子裏當時一直就隻有她們兩個人。也許,是她去得太早了的緣故吧!一定是的。

周日無話。周一上午,她簽約的電影公司要為一個新影片遴選角色,許多有名的、無名的演員都被召去候選,她也在應召之列。臨行前她又去照了照那麵鏡子。鏡子中的她優雅迷人,堪稱完美。她一步三回頭地看著鏡子中漂亮的自己,心想也許說不定馬上就會又有工作了,她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拍電影了。

她到電影公司的時候,導演正蹙著眉頭,用挑剔的目光看著幾個女一號的候選人。她不敢大聲說話,躡手躡腳地在後麵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坐了下來。

導演的神情看起來有點兒沮喪,因為他覺得這幾個女一號的候選人沒有一個中他的意,不是這肥就是那瘦,和劇情根本就對不上號。他歎了一口氣,抬頭,然後,在不經意之間,他瞥見了坐在角落裏的她,他的眉頭一下子就舒展開來,他站起身,用最大的嗓門一疊聲地招呼著她:過來,過來,你快過來!對,是你!就是你!她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導演叫的是她。她走了過去。女一號,就是你了!導演用一分鍾的時間拍了板。

新影片公映之後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但票房驚人,而且還囊括了那著名電影獎當年的幾乎所有的獎項,真可謂是名利雙收。作為最佳女主角,她在一夜之間紅透了半邊天,成了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夜深人靜,褪去一身華服,她時常會想起那位住在“貓頭鷹”裏的老太,因為不知道為什麽,在潛意識裏,她總是覺得自己現在的成功和那麵從“貓頭鷹”裏淘來的鏡子有點兒什麽關聯。

後來,她在百忙之中抽時間又去了一趟“貓頭鷹”,想對老太說一聲謝謝,可是到了之後卻發現“貓頭鷹”早已經換了主人。她敲開了“貓頭鷹”隔壁鄰居家的門,想打聽一下老太的下落,可是沒有一個人知道老太去了哪裏,更確切地說是,他們壓根兒就不知道“貓頭鷹”裏曾經住過老太這個人。

時間過得飛快,又到周六了。她的姐姐幾天前打電話來說今天要從鄉下進城來看看她。好久沒有見到姐姐了,還真是有些想念。於是,她推掉了所有的應酬,靜靜地在家裏等候著姐姐的到來。

丁零,丁零。。。門鈴聲響了起來。來了,來了。。。她嘴裏一邊說著,一邊一路小跑地去給姐姐開門。

姐姐進屋,放下大包小包給妹妹帶來的家鄉土特產,然後一邊脫著外衣,一邊隨意地環顧著妹妹家門廳的四周。突然,她好像發現了什麽新大陸似的,用手指著牆上的那麵有著哥特式的鏤花鋼框的橢圓形的鏡子說:老妹,你把我送給你的這麵鏡子掛在這裏了?我記得它原來是掛在樓下的衛生間裏來著。
 

微型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