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終於傳來好消息
文章來源: 岸沚汀蘭2021-07-25 16:52:54

雨停了,天空滿是霧氣,昨夜的雨在院子裏留下的枯葉殘花,靜靜地無聲無息。我看著窗外這番夏天裏不該有的蕭瑟,心緒正往下沉的時候,微信傳來消息:順姬妹妹在北京大學血液病研究所骨髓移植成功,今天出院回家了。

 

好消息終於傳來!多日的擔心與焦灼的等待終於結束,我如釋重負,仿佛頃刻間滿眼萬物花開。看著順姬手捧鮮花的照片,她那雙曾經暗淡了的眸子再度明亮起來,我不禁喜極而泣。人的一生其實並沒有想象得那麽長,生命的途程,我一路走來,從當年周圍一派繁花似錦,到如今身邊開始落葉飄零,這變遷仿佛是彈指之間。回首紅塵中的每一段緣分,我欣慰自己是個真性情的人,珍惜有緣相識的每個人,懂得一個人身上最閃耀的東西不是財產和地位,而是善良教養和包容,以及悲天憫人的心胸。

 

質樸的紅旗村的鄉親們都說順姬命不該絕,得了要命的病,卻有貴人相助,能到北京做手術,因為農村人得不起大病,從鄉下到城裏去看病太難了,而到北京的一流醫院,找權威專家看病更是難上加難。確實,知道順姬患了白血病後,我和朋友一起為她籌款治病,我們輾轉托人,為她聯係醫院和血液病專家,竭盡全力為她提供了最好的醫療資源。然而,我並不認為順姬的劫後餘生是因為她有幸認識了所謂的貴人如我們,因為人與人相識相知是前世的因果,而她經曆的一切不過是宿命的安排。

 

命中注定,順姬妹妹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因為蒼天有眼,終會憐惜象她這樣善良而格外不幸的人!順姬出生於貧困之家,生活充滿磨難,但她始終保持著人之初性本善的天性。她的純樸如一股清流,為世俗的我洗塵,使我發現如此品德的難能可貴,正如我在《好日子突然沒了》的博文中所述,順姬去年十月確診為白血病,輾轉到省城求醫,飽受病痛折磨,但她卻未告訴我一個字,隻因怕我為她費心,我對此一無所知,直到今年三月我在朋友圈看到為她捐款的水滴籌鏈接。

 

我曾打電話鼓勵順姬去大醫院求醫,但她卻想放棄治療,說骨髓移植太貴了,她不想麻煩我為她籌款,擔心借債太多還不上,債務會轉嫁到兒女身上,她死後孩子們將被迫輟學為她還債。我說籌款不用還,並請她放心這不會影響她孩子們上學,順姬聽了我的話,欲把兒女托付給我,說萬一她發生不測,他們仍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以擺脫她曾經經曆過的貧困。她說兒子今年六月高考,她的病瞞著孩子們,她唯恐撐不下去,在兒子考試前倒下,影響他的成績。我淚目,蒼天如若有情,不該這麽早將她收回,使母子分離。。。

 

順姬被收治到北大血液病研究所,在接受骨髓幹細胞移植之前,經曆了一係列苦不堪言的前期治療。原以為骨髓幹細胞移植手術,是要開刀的那種,但實際上,它不是我們理解的實質意義上的手術,不需要開刀。骨髓移植象輸血一樣,造血幹細胞從外周靜脈,緩緩輸入患者體內,這就是幹細胞的移植過程。然而,與一般開刀清除癌細胞的手術不同,骨髓移植之前需要通過化療或放療,殺死體內的癌細胞。為了進一步鞏固,有時需要強化治療,即比普通化療高幾倍的大劑量的化療,致使體內的整個造血免疫係統被完全摧毀。

 

接受了預處理之後,順姬輸入了供者提供的造血幹細胞,完成了骨髓移植手術。據移植團隊的專家說,骨髓移植兩周後,造血幹細胞象撒到土壤中的種子開始發芽,即達到植活,順姬體內重新建造造血和免疫係統,新的免疫係統將檢測體內存在的微小殘留病變,把體內的腫瘤細胞進一步清除幹淨。出院後,順姬要服用一年的抗排異藥物,需要闖過移植後的排異關和感染關,半年後,還需要作基因檢查,那時如果沒有明顯症狀,才算真正手術成功。

 

初戰告捷,但任重道遠呀!我正惦念順姬的時候,她給我發來語音,告訴我她快到家了。我聽見語音背景裏火車的笛聲,仿佛感到她歸心似箭的心情,滾滾紅塵,多少翻雲覆雨手,任性地演繹生活的悲喜,而順姬沒有那般瀟灑的人生,她從來都是被動地聽天由命。然而,平凡普通甚至渺小的她,活得卻毫不遜色,因為長白山腳下的那個村莊需要她,那裏是她的天地,有她的使命與希望!

 

感謝文學城的網友向我提供了治療信息和專家谘詢,謝謝朋友們的友善和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