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回北京,買房
文章來源: 岸沚汀蘭2019-03-14 07:58:06

上周與同學小聚,聊到北京的房子,大家讚我幸運,十幾年前被公司外派回京,抓住機會買了兩套房。其實,當年回京毫無幸運可談,一切緣於一場車毀人傷的事故。

 

2003年九月,我在普華永道會計事務所任職,在出差途中開車換道時,被一輛貨車攔腰撞上。那場要命的車禍幾乎使我丟了飯碗, 因為它給我心理上造成了的巨大創傷,以致身體恢複幾個月後仍不敢開車,但由於我的工作性質要頻繁出差,開車是工作所需的最基本技能之一,所以上司考慮之後,給了我兩個選擇:辭職或者接受外派。為了保住飯碗,我選擇了後者。

 

2004年三月,在人們的不解和冷眼中,我離開了先生和十二歲的孩子回到北京。那時北京買房的人很少,而在售的現房和期房卻源源不斷,市場供應遠大於需求。好地段,比如國貿CBD精裝修的房子,一般一萬多一平米,其它三四環之間的毛坯房五六千左右。房產中介的銷售人員通過各種渠道,找有買房潛力的人。我每周都接到賣房的電話,也被朋友拽著去看過房,但因手頭沒閑錢,也不想找麻煩貸款,所以任憑她們遊說,我也從未打算在北京買房。

 

常聽人說,性格決定命運,於我而言,這句話千真萬確。我是個性情中人,重感情講義氣,如今文明社會,且作為女性,為朋友“赴湯蹈火兩肋插刀”如此哥們兒義氣的話我不敢說,但為了朋友我會傾盡所有地幫忙。因為性格使然,到京第二個月的一件意外改變了我的初衷,使我不惜代價買了第一套房子。

 

四月的一天下午,我當兵時的戰友帶著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子到我辦公室。他說她是他家保姆的兒媳婦,中午她和老公開車撞了一位老人,老人受重傷昏迷被送到醫院,但醫院要他們先交四萬塊錢壓金,才能救人。因手裏現金不夠,情急之下,他帶著她來找我借錢。

 

不幸的是,被撞的老人手術後死了。死者家屬告到法院,因為是駕駛人的全責,法院判決保姆的兒子賠償死者家屬共計58萬。在戰友的父母家,我見到了保姆,她籍貫山東沂蒙山區,寡婦,十二年前隨考上大學的獨子來到北京,當時她已經五十歲了,在勞務市場找雇主時, 被經理介紹過來。

 

戰友還告訴我,保姆的兒子五年前碩士畢業,與人合開了個開發電腦軟件的公司。由於經營理念不同,他決定撤資退出, 但有人向工商局舉報公司違法運營及偷稅漏稅,作為法人,他須補交近八十萬元的罰款,否則,就得麵臨經濟犯罪的指控。他有多套房產,賣一套就可度過難關,但他犯了事兒,認識的人避而遠之。戰友托我幫他找下家,說如果他栽進去,這輩子就完了。

 

第二天,我接到保姆的兒子的電話,他說賣CBD中心精裝修的房子,要150萬現金。想起戰友的囑托,加之他稱我為姐,我感到有種義不容辭的責任,所以當他托我找買主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身在外企,周圍都是高收入的人,而且房子地段好,我想肯定有人買。然而,因為交通事故賠償,這套房被法院判為債權人部分所有,未經法院允許,不得轉賣。加之,房子是期房並要現金全款支付,我問了所有熟人,但他們都覺得不靠譜,無人接手。

 

沒找到買主,可我不能食言,更不能在緊要關頭讓人失望。我隻好打電話給先生,讓他把我們美國住的房子賣了,換出現金買這套房。起初他不同意,責我義氣用事,但當他聽我說這筆錢可以使阿姨的兒子免受牢獄之災時,他答應想辦法酬錢。

 

先生沒賣家裏的房子,而是把它抵壓給銀行,通過“Credit Line”,借了18萬美元(當時的匯率8.26),使我接手了這套房。我從未想到“講義氣”居然給我帶來一筆額外的高回報,這使我想起小時候常聽奶奶說的一句話:為人要仗義,吃虧是福。的確,有時為人仗義不計較得失的性格反而使人得到更多。

 

2005年初,我好友被診斷出癌症。我們1988年相識, 那年我作為北京市團市委講師團的成員, 被派到她所在的縣城。好友97年停薪留職, 一個人來北京打拚,在一家裝修公司作銷售。2004年效益不好,她所在的公司給許多房地產客戶做了裝修, 但客戶不能及時付款,甚至沒錢付款,隻能用房子做賠償。 這樣公司老板要不到裝修款, 手裏卻囤積了多套房子,他沒錢給員工發工資,隻好用房子合算成工資來支付給員工。

 

無奈,她不僅一年10萬塊錢的薪水分文未得, 還搭了近三十五萬才從老板手裏買下那套房。老板說按當時的市場價,那套地處東直門的房子價值五十萬,但由於是內部銷售,優惠五萬,並且為了安撫員工他還做了簡單的裝修, 即可以拎包入住。好友為了省錢,退了租賃的房子,在油漆未幹的情況下搬進新房。不幸兩個月後, 被診斷出癌症。

 

生病後,她找人看風水,風水師說房子朝向與她的生辰相克導致生病,好友聽後想賣房搬家, 但由於當時房地產市場過度飽和,二手房無人問津,原價根本賣不出去,她幾乎為此抑鬱。為了安撫她的情緒,幫她盡快恢複健康,我東借西湊籌了50萬給她,又接手了她的房子。

 

我在北京買房不是投資,而是幫朋友度過難關,所以根本沒有奢望房子升值而發財。2005年底我找到新工作回美,當知道我在北京買房的人,異口同聲說我虧了,因為北京環境差,房子不可能升值,並說我義氣用事,買房太草率,甚至批評我先生不應該讓我自作主張時,我付之一笑。

 

如今再回首,車禍,回京,以及我“義氣用事”買的兩套房,我感到那是我人生的重要轉折點,我有一種絕處逢生後的感慨:我慶幸在事業底穀時,我沒有優柔寡斷人雲亦雲,而是懂得取舍知道迂回;我欣慰在朋友有難時,我沒有瞻前顧後算計得失,而是竭盡全力真誠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