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裏的白人同事們挺有意思
文章來源: 淡淡的日子2020-02-18 07:12:51

我大學畢業在北京工作了不到一年,就來美國讀研究生了。畢業之後到現在換了六家公司,有IT的顧問公司,有金融顧問公司,有Healthcare的顧問公司,有兩個小的startup公司,還有現在的超大型稅務公司。公司換了一家又一家,來來往往接觸的同事也是各種各樣。

 

    剛畢業進入的IT顧問公司是全美排名前50的大公司,又趕上二十一世紀初,IT泡沫五彩繽紛,不僅膨脹而且源源不斷,各大IT公司燒錢無數。我所在的公司大批的招收各大院校剛畢業的菜鳥。這些菜鳥不僅年輕無知,而且毫無工作經驗。公司要花大量資金進行上崗前的培訓。我就跟這些男男女女們在東海岸的培訓中心度過了兩個月的集體生活。培訓項目不至於包羅萬象,但也是五花八門。不僅有專業技能的培訓,還要學習團隊精神,學習公司企業文化,學習社交禮儀,甚至有專門的課程講解餐桌禮儀。上完課,晚上還送我們去當地的高級餐館就餐,即時即刻的檢查學習效果。同一批的培訓生裏,白人孩子比較多,隻有我和另外一個中國女生。我對白人年輕的同事們印象不好不壞,感覺他們第一比較虛榮,第二喜歡大驚小怪。但總體來說人都比較善良,熱情,愛幫助人。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有一次我們一大幫人一起去吃飯,不知誰在餐館的地上撿到一張銀行的賬戶餘額打印單,上麵的餘額是6位數。白人孩子們像撿到什麽稀罕物一樣相互傳遞,而且每個人都認真的數小票上數字的位數。然後一致得出結論:這個銀行賬戶一定是屬於一個中國人的。我當時很奇怪他們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想法,他們解釋說因為隻有中國人會存錢。所以我對美國年輕白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吃光,花光,不會過日子。

 

    在之後的許多年裏,我輾轉於不同類型的公司,接觸了各種各樣的美國白人。他們之中經常有人會讓我不經意間增長見識,體會各種文化背景的差異。

 

有一個公司的CFO,一個高高大大的白人男子在 跟我閑聊的時候問我:“你結婚多少年了?”

我說:“15年了。”

他馬上符合說:“我結婚18年了。”

說實話,我對這樣比較私人的話題並不覺得合適,但他很有興致接著聊,我隻好陪著。

“你husband一定很愛你吧?” 他問。

“是的,我們一直相處的很好。” 我說,心裏想著盡早結束這個話題。

“我也是,我的husband也很愛我。”他很得意的顯擺。而且看見我因疑惑而睜大的眼睛時,立刻哈哈大笑起來,補充到:“對,我也有一個husband。”

我對於白人同事的這種敢於分享自己私生活的勇氣感到佩服的同時,也感到無語。

 

另一個公司我的頂頭上司,是一個四十出頭的白人男子。不止一次的告訴我,他家裏有一個three days policy。是專門對付他嶽父嶽母的。他說隻要他老婆爹媽來了,他都會熱情招待,但隻有三天。三天一到就掃地出門,如果他們還想在同一個城市逗留,那就得自己去住酒店。那時正值我婆婆在我家住了小半年有餘,我當時對他的這three days policy 還真是心生向往。

 

還有一家公司裏的一個白人男同事,是辦公室裏的超級開心果。他就像我身邊的大媽大嬸們一樣愛聊天,更愛跟大家分享他絕對隱秘的私生活。他三個女兒的生日願望,他媽媽重病住進了ICU,他分居了的妻子的男朋友買了新車,他現任有自己老公的女朋友給他送了生日物。。。當我對他的混亂的家庭關係表示出絲毫的不理解時,他鄭重其事的跟我解釋說:“我幹嘛要離婚? 我還得用我老婆的健康保險。我幹嘛要結婚?我已經得到我想要的了,當然就不用犧牲我自己再進入另外一個婚姻了。”我隻得頻頻點頭,心想:存在即合理,而且管我屁事。

 

每一個白人同事都好像是一道完全不同味道的菜,酸甜苦辣鹹各有各的特點,而且還時不時會整出些黑暗料理來挑戰我的神經。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比較守信,不會占公司便宜。但是這個對於白人的固定印象卻因為現在公司的一個同事而打破了。

 

應該說是前同事,因為他已經被公司解雇了。這是一個三十歲出頭的白人小夥子,金發碧眼,又高又壯。以前在高中打過橄欖球,在大學打過籃球,自己還喜歡衝浪。他給我看他抱著衝浪板站在沙灘上的照片時,我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是一個有殺傷力的帥哥。帥哥在辦公室裏坐在我的旁邊,經常跟我聊天。從公司的股票,到他爹媽對他的教育,再到他自己正在上的MBA課程。。。反正有的沒有的總是愛叨嘮。按說和這樣一個帥哥聊天我應該感到愉快,但說實話,聊到後來我確實失去了耐心,而且眼前總是會不自覺的出現三姑六婆的影像。相處的時間久了,我還發現他總在吃,早上吃早飯,然後吃早午飯,中午11:30剛過,他就吃中午飯,下午還會有加餐。幸好我們加班少,否則我肯定還能看見他吃晚飯和夜宵。更有甚者,我慢慢發現他吃的東西經常是公司前一天提供的免費午餐。如果昨天公司有免費的Pizza,那他今天的早午飯,午飯和下午的加餐一定是Pizza。有一次看見他用抽屜裏準備好的保鮮袋把免費午餐多包起來幾份,我才明白原來人家是明白如何儲備。其實他打包的時候,還有其他同事沒吃飯呢!另外,不僅在我們辦公室有免費餐食的時候,他會衝在最前麵。而且公司裏其他樓層,或者犄角旮旯哪裏有飲料,有蛋糕,有免費的咖啡,他都能聞著味找去,然後回來和大家分享。每到周五下午下班的時候,他就會比較忙,因為他要把休息室裏公司提供剩餘的香蕉,蘋果,柑橘以及一些堅果打包帶回家。每每看著他左肩背著公司的電腦包,右肩背著上學的書包,手裏還提著一大紙袋子的剩餘物資,我就替他累的慌。心說:這也太會過日子了吧!不過如果說隻是停留在多吃多占,那除了自己長肉以外倒也無傷大雅。但半年前他突然被公司解雇了,原因是他多次謊報加班小時,這就觸犯公司的底線了。

 

白人同事是我在公司裏接觸的主流群體,不僅因為他們人數多,而且也因為他們的個性和特點都很強。這麽多年走過來,總體感覺是從我個人角度看,他們正常的人少,不正常的人多。但是從人家的角度講,很可能也會覺得我是個異類,一個少見多怪的異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