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 蛋花湯、 西紅柿炒雞蛋
文章來源: ziqiao1232019-09-10 07:57:16

發現自己最近變得越來越辯證了,也說不清楚是辨證唯物主義的辨證,還是辨證唯心主義的辨證,反正就是什麽事兒都喜歡追究——到底是“事物自身固有的各種矛盾,在外部因素的影響下,變化的結果”呢?還是“由於它自己固有的矛盾雙方衝突的結果”呢?

哲學和文學真是一對冤家,而且越來越是。從前肯定不是這樣的,要不然羅素這個哲學家怎麽能得諾貝爾文學獎呢?主要是因為那個時候的人有很多很多的時間,可以思考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比如說雞蛋。

早上做酒釀圓子的時候,隨手打了一個雞蛋進去,看著雞蛋隨著勺子的攪動散成了絮狀的蛋花,突然想到,這個變化過程到底是雞蛋自身固有的各種矛盾在勺子的外力作用下發生變化的結果呢?還是雞蛋內部固有的矛盾衝突造成的結果呢?不管如何,客觀的結果就是——酒釀圓子變成了蛋花酒釀圓子。

想到文學的象征意義,物象和意象。幸虧我們還有文學;幸虧我們還有文學賦予我們的豐富的想象力和表現力;幸虧我們還有文學讓我們可以對一切複雜的世相藝術地說出自己的語言。

詩人輪台賦詩,“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明明是塞外苦寒,天寒地凍,北風呼嘯,大雪紛飛,樹殘草敗,哪兒來什麽“春風”、“梨花”?

偉人巨手一揮,“你們青年人……好像早晨八九點鍾的太陽。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 所有的青年人?青年人裏的壞人和敵人呢?

牛人擲地有聲,“‘雞蛋’…隻是一句泛濫於紙麵及網絡的文藝性戲謔台詞”!!!???哲學乎?文學乎?漿糊乎?我什麽都不敢說了。

店小二問:客官今天想吃點什麽?
客官回答:來一盤西紅柿炒雞蛋。
店小二問:西紅柿炒雞蛋到底有什麽好吃的?您老都吃了幾十年了。
客官回答:沒什麽好吃的,吃慣了。

這世界上如果隻有哲學沒有文學該是多麽的無趣?

這世界上如果隻有文學沒有哲學該是多麽的荒誕?

這世界上如果沒有雞蛋,哲學和文學都去他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