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歎息,印加人的榮耀與哀傷 - 聖誕秘魯行 (2)
文章來源: 邊走邊看662019-01-10 12:01:53

搭乘的智利Latam Airline起飛時已近半夜,喝了點水就睡下,請空乘晚飯和早飯都不要打擾。當睡眼惺忪地睜開眼時太陽剛剛升起,飛機很快穩穩地落地利馬。 出了機場預先約好的司機已經舉著我的名字在等候了。 一路上看窗外的光景,利馬顯得有些破舊,直到車子駛入了風景如畫的Miraflores區就知道是進入海邊了富人區了,道路兩旁很多精致的小庭院,海邊高樓大廈林立。

頭一次來南美秘魯就成了我的首選,因為這片土地可謂是南美洲文明的心髒。12世紀生活在秘魯高原的印第安人的一支印加人在庫斯科建立了王國,創立了獨特燦爛的“印加文化”,他們信仰太陽神並稱自己為“太陽子孫”。  印加人建立了雄偉的殿堂廟宇,細密的灌溉係統,有著高超的冶煉鑄造技術和豐富的數學和天文知識。

庫斯科王國逐漸強大並在1438年由 Pachacútec Inca 發展為印加帝國,其後的近一百年間帝國運用了武力征服和平同化等方法開始了大規模擴張,成功地將其版圖擴大到地跨當今的秘魯,哥倫比亞,厄瓜多爾,阿根廷,智利、玻利維亞等地,幾乎涵蓋了整個南美西部。強盛的印加帝國亦還不斷鋪設道路、建造吊橋,把山脈間偏遠的部落連接起來,形成了四通八達的印加路網,也使得印加文明得以廣泛地傳播。

 

16世紀早期的印加帝國正處於全盛時期,然而天花隨著西班牙人的到來在中南美洲蔓延開來,當時的印加國王Huayna Capac 就因感染天花突然去世,他的兩個兒子為了爭奪王位發動血腥內戰, Atahualpa打敗了他的兄弟登上了王位,這場內戰使得印加帝國的實力被大大地削弱了。可 Atahualpa 的好運並未持續多久,他即位後不久西班牙入侵者就來了,使得他淪落為印加帝國的末代皇帝。 然而印加帝國的滅亡的悲催的經過實屬曆史上及其罕見的以極少勝多的一場“戰役”,八千印加士兵被不到二百人的西班牙軍人打得落花流水,這就是著名的 Battle of Cajamarca (卡哈馬卡戰役)。

1529年,西班牙冒險家 Francisco Pizazrro 授令於西班牙國王查理開始籌劃重返南美意在征服印加帝國,在此之前Pizazrro曾在巴拿馬定居過,早就聽說南方有個黃金之國,他在南下航行時發現了印加帝國,這真是塊非常富裕的地方。1532年11月這個狡猾又大膽的亡命賭徒帶領一個隻有106名步兵和62名騎兵的微型軍隊來到印加帝國的腹地,他曾經在中南美和印第安人打過大大小小的仗多次,在這方麵還是頗有經驗。 印加國王Atahualpa 那時剛打敗自己的兄弟,身經百戰,手裏有8萬人的軍隊,根本沒把Pizazrro這幾人放在眼裏,同意於11月16日那天在Cajamarca 和 Pizazrro見麵。

頭天晚上Pizazrro把他的軍隊在鎮上的廣場進行了部署,他有一個大膽的計劃想活捉印加國王。 次日Atahualpa率領他的大軍到達城外紮營,傍晚他身穿錦服坐在由貴族抬著的八抬大轎入場,隨從的八千名士兵身著節日服裝,頭頂金盤銀盤,灑水清道,載歌載舞,除了作秀的小戰斧外他們未帶任何武器,意在在向西班牙人顯示他們的榮耀和不屑。 這個架勢著實讓許多西班牙士兵嚇得尿了褲子。 這時一位西班牙主教拿著十字架和聖經走向印加國王,要求Atahualpa信奉基督教並臣服於西班牙國王,Atahualpa大怒,我信奉的是太陽神! 他把聖經扔在了地上,並大喝要殺死這些對他不敬的西班牙人。一聲令下,西班牙人發起了進攻,他們身著鐵甲手持長矛和火槍衝了過來,印加人士兵被迎麵奔來的高頭大馬和火槍大炮齊鳴嚇傻,封閉在自己文化中的印加人隻見過羊駝,哪裏見過這些妖魔鬼怪,一下子被衝得四處逃散。 擒賊先擒王,Pizazrro帶人衝向印加國王,砍傷給國王抬轎的人們的手臂,把Atahualpa從轎子上拖了下來。那場戰爭中上千的印加士兵被殺死,而西班牙在先進的武器和鐵甲的保護下人幾乎零傷亡。  在國王被活捉後老實的印加人想要用黃金白銀來贖回自己的國王,人們把都城庫斯科的廟宇和皇宮的黃金白銀都揭下來堆滿了牢房,可Pizazrro 背信棄義還是把Atahualpa給處決了,還占有了Atahualpa的妻子作為自己的情婦。

 

印加帝國滅亡後的幾十年裏印加人仍然跟西班牙人做著不懈的抗爭,曾奪回庫斯科城,但最終失守,淪為西班牙的殖民地。西班牙人放棄了在高原上交通不便的庫斯科而在海岸邊建立了新的首都——“國王之城”利馬,秘魯成為西班牙最富庶的殖民地和美洲殖民地的行政中心。

然而古老燦爛的印加文化卻遭到了洗劫式的破壞,天花、傷寒、流感等一次次的瘟疫的流行奪去了印第安人的生命,六百萬的印加人銳減至百萬不到。 在這場現代文明對古代文明的屠殺中西班牙人帶來的政治、宗教、文化藝術與印加文化以一種並不平等的方式融合到了一起。印加人的廟宇被拆除,在此之上建起了基督教教堂,他們被強迫改信基督教,太陽神被一點點地淡忘,印加人慢慢地走入了上帝之門。

 

如今近90%的秘魯人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 利馬大教堂裏聖歌悠揚,美妙的旋律和天籟般的聲音引得我駐足聆聽

 

出了教堂忽聞廣場上傳來歡快的樂曲聲,循著聲音望去原來是慶祝節日的載歌載舞的人們,小孩子們都跳得像模像樣,讓我們這些幸運兒一飽眼福。

 

十九世紀初,獨立戰爭在南美洲各地暴發,可秘魯統治者仍堅定地保持對西班牙王室的效忠,使得秘魯成為西班牙在南美的最後一個堡壘。 領導阿根廷的獨立運動的將軍 San Martin 翻越安第斯山,先幫助智利打敗西班牙殖民軍取得獨立,之後在來自北方委內瑞拉的Simon Bolivar 的幫助下攻克利馬。

武器廣場,一派節日的祥和的氣氛。1821年聖馬丁將軍在此宣布秘魯獨立,人民軍隊活捉了西班牙秘魯總督,最終結束了西班牙殖民統治。

 

至於說南美獨立戰爭正義性隻能嗬嗬了,南美的獨立戰爭無非是在殖民地出生的殖民者的後代與歐洲宗國之間為爭奪南美資源所進行的對抗,隨著這些冒險家和他們的後代漸漸成為南美這塊土地的主人,他們不再想和歐洲宗國共享南美豐富的資源,也不願再被出身高貴的歐洲宮廷貴族所歧視,趁著拿破侖在歐洲橫掃日落西山的西班牙對殖民地無暇顧及抓住時機鬧起了獨立,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法國是他們獨立的大功臣啊。秘魯獨立後當地印第安人的境遇並未因此改善,仍處在社會的底層。南美洲甚至整個美洲的獨立從來沒實現過原著民的獨立,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從來都是曆史進程中的悲哀的常態。

 

聖弗朗西斯科修道院(San Francisco Monastery)在廣場的不遠處,修道院裏有個著名的的圖書館,藏有兩萬五千本古老的書卷。然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卻是它的地下墓穴,據估計最多時埋藏了近兩萬五千具信徒的屍骨。 還從來沒見過這麽多人骨堆放在一起,好在隨著導遊和一群人一起參觀,並未覺得陰森。(裏麵不讓拍照)。

人們留步利馬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她的美食,世界排名前50名的餐館那裏就有3家,可惜聖誕期間那三家米其林飯店全部關門。 於是去了人們推薦的 La Mar,果然拍著長長的隊,饑腸轆轆地等了四十分鍾才坐下,說實話有些失望,花了一百多美金也沒覺得怎麽個好法,不過他們家的 pisco sour 雞尾酒 和 chicha 紫玉米汁兒卻是我這一路喝到的最正宗的。

 

Travel Tips:

1. 利馬接機送機我用的是這家 https://taxidatum.com/online-taxi-reservation/, 20 美金一趟,司機很準點。

2. 酒店一般都是下午才能入住,如果提早到達可以要求 early check in, 需要交半天的房費。 不過我在利馬訂的兩居室的房間一晚不到一百美金,提早入住後還可以去吃他們的早餐,也不錯。

3. 秘魯的出租車基本上是不打表的,我一般是以Uber的要價來付出租司機。 利馬和庫斯科都有Uber,有時要等的時間久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