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性愛
文章來源: 骰子的博客2018-12-12 21:45:05

完美的性愛

原創作者 骰子

       送樣品的最後一站,是位於9街拐角處一家歐式店麵,此處顯眼地不是琳琅滿目的小家電,而是窗口的SEB(TEFAL)廣告,沒別的意思,無非是提示看客,此處和法蘭西有點兒關係。

       按慣例買家都是去公司看貨樣,可這家主事的偏偏是個單身少婦,小商圈裏王老五沒什麽人稀罕,但落單的少婦門前斷不會少了是非,我不認為自己是好色之徒,可還是動了惻隱之心,甘願送貨上門。唉!對客戶一視同仁這句話根本就是扯淡,人情世故中哪個不是看人下菜碟,更何況我也落單,無牽無掛捎帶著做點好事理由正當,還可以賺個好人緣,幹嘛不上杆子呢!再說了,她這裏打烊後活脫脫一個可人的驛站,點幾個外賣對付晚餐可真稱得上是快意時光。說到底,主要是我倆初見蠻有感覺,像久別重逢的發小,這不,很快就混了個臉熟、心暖。

       瞅著略顯憔悴的S,本想說別太辛苦了,可話一出口卻變了味:又不是嫁不出去的半老徐娘,何必一個人苦熬,那麽多人盯著你,難道就沒有值得納入囊中的貨色,你跟男人有仇啊!S背身對著我,不緊不慢地回了一句:我想嫁的人,情商智商雙高,但風流成性,你說我是嫁、還是不嫁?

       我明白她的話意有所指。從開始的互看對眼,到半年多的生意往來,她早已把我當好哥們兒,和我無話不說,我也蠻欣賞她精幹灑脫,外柔內剛的個性。接過她的話茬,我和往常一樣,不懷好意地調侃了一句:我欲風流你不騷,忍看金枝變蓬蒿!

       話音落下,S 轉過身來有點異樣地掃了我一眼,也就幾秒功夫,她突然衝我吼了一嗓子:少在我麵前賣弄你那點兒小情調,我能不能騷你心裏有數,要麽娶我,要麽繼續當我的哥兒們,別總想著兩頭牟利,如果把我弄到床上再甩了我,看我不把你閹了!

       打從第一次從我那裏訂貨,從未看到S如此凶悍。眼前這個妹子我是真心喜歡,尤其喜歡她那恰到好處地接人待物之道。客人刁蠻,她以柔克剛。推銷的難纏,她知道怎樣四兩撥千斤讓對方知難而退。談得來的,趁機了解一下對方的背景。話不多的,她也能揣摩出對方的秉性,出口必讓人覺得舒心。可不知為什麽,在男女之情上就是對她不來電,也許是早期就把她放錯了位置,沒有作為目標考量,接下去自然就不會發生什麽了。至於她對我有沒有想法,時間久了我當然門清,但S 並不會輕易表露什麽,打她主意的男人多了,卻看不出她對誰意有所屬。我們之間的問題是我這人常常給人錯覺,行事及語言風格讓異性分不清我是喜歡還是愛慕。可我知道她每次看到我時都挺開心,原因蠻有意思,我們的對話要麽語中帶刺,要麽褒中有貶、稍不留神就容易被下套,可我們倆誰都不想讓對方占上風,所以話到嘴邊往往改口變了味,有時話趕話會惹得對方想罵人,可那也不是真的要出口成髒,這何嚐不是男女相處的另一種樂趣呢。其實我們倆最怕地反而是一本正經聊天,過來的單身男女最不願觸碰的敏感話題就是過去的感情傷痛,這種事要麽點到為止,要麽幹脆避談,因為撫慰和同情拿捏不當,反而會成為一種危險的試煉,一旦逾越,又未做好施或受的準備,可能讓雙方的關係要麽陷於尷尬,要麽失控而一發不可收拾。我們倆一個快熱,一個悶騷,快熱的男人好對付,悶騷的女人卻讓人難以捉摸。口無遮攔當然很爽,但人都有軟肋,感情方麵的事,尤其是女人,總有一些不能觸碰的傷口。如果你沒有撫平女人傷痛的能力和意願,最好不要招惹她們,更不能藉此想占什麽便宜,這次是我點火失誤,活該被她修理。

       這個六如亭邊長大的妹子偶爾會讓我想起東坡先生的侍妾朝雲,但S卻很難讓我回溯出那個迷倒大學士的雛鸞,她太像鄰家待人體貼周到的小媳婦,時尚,但算不上前衛,有點小情調,淺嚐輒止而已。不過我倒是想知道六如亭的風水是否曾滋養出類似朝雲這般的女子。有一次當我有意挑起這個話題時,S卻告訴我,她的一個閨蜜的確有點朝雲的風範。經她這麽一說,不免激起我幾分興趣,看到我那副頗為認真地表情, S 意味深長地丟下一句話:此人現在法蘭西,當年似水柔情的麗人已經物是人非,人家現在是集法國時尚和中國古典於一身的雙麵嬌娃,你有興趣會會嗎?望塵莫及的滋味有點不好受吧,嗬嗬!

       這雙麵嬌娃既是S的閨蜜,也是發小。說來頗為有趣,這對麗人同一天結婚也就罷了,連離婚都一個時辰辦了,大有點既求同年同月婚,也求同年同月離的架勢。閨蜜這個詞在我的詞典裏基本是貶義,多少鐵磁的閨蜜在關鍵時刻不是衝動誤判,就是敗事有餘,可她們卻有點另類,再重要地決定總是默契天成,唯一一次不同步,是離婚後S 堅持赴美,X 卻無意遠走它鄉。

       春潮不是三月的桃紅柳綠,而是眼前的誘人話題。法蘭西的浪漫人盡皆知,很難想象風流於香榭麗舍大道的弄潮兒,怎麽可能和朝雲扯上關係。看著S店前窗口的幾束插花,似乎預示著人間四月芳菲已盡,而我的心潮,卻泛起了自己多年前在六如亭上萬千感慨的題詩:朝雲緩緩趨東坡,雛鸞溢彩向天歌... 我的詩句中有多少古意盎然的情懷無處抒發:弱冠未必不多情,豆蔻總盼春心至。當年12歲的朝雲,曾幾何時,是我夢寐以求的正旦青衣啊……

       何為浪漫?這倆字從古到今渲染了多少無端銜接的情懷和一廂情願的愛意。風流總被風流誤,多情常為多情惱。過往的女友中沒有一個不曾對浪漫抱有超出我負荷的企求,有的甚至並不清楚浪漫到底該以何種方式存續於兩性關係之中,隻是一味地期待和設局所謂地浪漫段子,給人的感覺好像浪漫就是盛宴中不斷呈上的各色佳肴,即使撐死,也絕不放過任何一道菜式,哪怕這菜入口後覺得難以下咽,甚至讓人後悔。

       X 12歲隨家人移民法蘭西,無拘無束地她像一隻雛燕在自由的國度中歡快成長。一邊是溫室裏中國傳統文化的浸潤,一邊是陽光下法蘭西浪漫情懷的熏陶,少女心雖在物欲橫流的世界沸騰,但浪漫卻是豆蔻年華的不變追求,更何況巴黎經年累月不斷演繹地曠世情調,讓多少來自東方的少男少女暈眩、悵惘。即使心緒中仍存有中式小女生的矜持和高傲,但法蘭西自由奔放地交友習俗,毫不留情地衝擊著她曾經嫻靜的心房。15歲情竇初開,在想象和試探中豐滿了身體,充盈了欲望。17歲那年,她終於和一個同樣青澀的華裔男孩,第一次綻放了春之蓓蕾,而她對這場經曆的描述,卻給了我難以言狀的感覺:“所有的恐懼,被慌亂和疼痛粉碎,所有關於性的美妙,也在幾分鍾內化為泡影。”

       從那以後,有一段時間她對性接觸相當抗拒,可恨地是周圍的好友仍然在不斷地把性描述的那般美妙誘人。伴隨著身體的柔韌和思維的成熟,學哥學姐們要麽卿卿我我,要麽肆無忌憚的雙人秀,又激活了她朦朧的想象和期盼。無數個夜晚,甚至白天的某個時段,她開始拚命回憶第一次性愛的場景,但無論怎樣努力,那個繚繞盤旋的畫麵,似一層薄紗霧影,始終難以清晰,難以成像。漸漸地,她終於無法克製貫穿脊髓地情色欲望,產生了看A片的衝動。

       在自己的小屋裏,她帶上耳機,閉門封窗,反複揣摩那些讓人臉紅心跳的纏鬥。終於有一次,她忍不住開始撕扯起自己的粉色底褲,慌亂中甚至忘記該如何褪去最後一層遮掩,反而不斷提拉那片遮羞的屏障。可這些無序動作引發的摩擦更加強化了生理刺激,各種不知所措對身體的觸碰、摩挲,接踵而來,將她從頭腦發熱引發的躁動,漫延到腹腔內吸吮般的溫度升高,她下意識地感覺到體內需要一種強有力的進入衝擊,那薄薄的絲綿內衣濕滑潮熱,移位扭曲的底褲終於被她徹底解除。她再一次低頭麵對那片似是而非、灼熱突起的三角叢林時,突然被喚起一股擊穿撕裂它的狂暴欲念。當自己的手無意中觸碰到那個清洗中無數次撫弄過的敏感部位時,連續地搓動和按壓,手指不停地移位和攪動,竟讓她興奮的渾身戰栗,無法自持。當這種震顫式的高潮在十幾秒鍾後逐漸平複時,她突然覺得身體空蕩蕩的,心房像被抽幹了血液的膠囊一樣萎縮無力,整個人仿佛失去了生命中唯一的依附。最讓她懊惱地是,這種前所未有的,騰雲駕霧般的快感,為什麽之前從未嚐試體驗過,而它的獲取竟然如此簡潔易行。她不由得長歎了一口氣,覺得以往的自己怎麽這般愚蠢和不開竅!

       想象中的浪漫和現實環境下的真實體驗,常會給人以錯覺和落差,也會有遺憾和悵然。青春萌動中對異性的感知及迷戀由書籍導引,逐漸延伸到具體形態的追念,它是少女成長的焦慮,也是自身難以平撫的煎熬,但反映在異性的關注中,這又恰恰是最令男性著迷和欲罷不能的美妙狀態,觸摸她們的胴體,感受她們的惶恐,刺激她們的感官,渴望進入的衝動,那種令人陶醉的體驗曾是多少男人一生都難以忘懷的魔幻經曆。男性對肢體互動的感應直接而強烈,不預留任何空間,不存在任何適應期,而女性對肢體糾纏的向往和期待,往往須經過相對漫長地試探及體驗過程。

       戀愛讓她逐漸開釋了肉體中最令人激賞的元素,情感語境在不同文化中的回旋和激蕩,卻給了她思考兩性關係相處之道的浩大空間。兩種文化的碰撞迷惑了她的試煉,同時也給了她玩轉不同對手的利器,她越來越清晰的發現,自己不需要適應或刻意討好誰,隻要適當地遊走或交融在兩種不同文化帶來的心緒體驗中,被異性青睞的機會反而會大增。

       法國男人對女人的熱戀和疼惜,體現在激情四溢的愛潮下,東方女性並不缺失浪漫情懷,但浪漫的基調卻和法國女性有著心緒感知的內在差異,不同於西方女子被強烈吸引下的即時任意、任【性】,東方女子的欲火,多燃自情感抒發過程中語言的強化及軟性動作的升溫,而性能量的釋放,也多顯像於厚積薄發,少見於觸點爆燃。東方女子的生理反應,似乎來自骨子裏濃縮的綿綿情意,這種情愫和傳統文化的熏陶有著不可分割的牽連。西方男子的持續狂熱也許並不適合東方女子的偶爾熾烈,異國情調的可為往往是表象多於內涵,新鮮多於慣性,有時甚至是生理期待多於心理認同。當婚姻賦予的情愛顯得越來越膚淺和沒有新意、當高質量的感性語言無法適時穿插在情愛的旋律之中,當性單純到僅僅為泄欲時,對琴瑟和鳴越來越強烈地重新喚起,終於迫使她選擇結束這段沒有任何外力幹擾的婚姻。

       五月的南加州風馨日暖,幹燥無雨的氣候曾讓多少受夠了梅雨季節折磨的亞裔趨之若鶩。X無預警地告知閨蜜S ,她取消了計劃好的返鄉之旅,決定到洛杉磯和她廝混一段時間。可這說話的口氣,在同性戀肆虐的加州,怎麽聽起來有點怪怪地呢?

       在有伴侶的歲月中,男人的沉潛大都出於某種無奈或不情願。而無數個落單的日子裏,孤獨和寂寞會讓多少資優女性倍感挫折和沮喪。男人大都習慣於主動出擊,不願放過周圍任何有價值的目標,可讓女性忿忿不平地是,男人四麵出擊沒人詬病,女人遍地開花卻萬萬不行。對我來說,身邊的女人再好,要麽名花有主,要麽沒有眼緣,這也罷了。可眼前縱有姹紫嫣紅,卻總是難及我心深處,夢裏百轉千回,閱人無數,還是落得個“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男人玩夠了才會想起婚姻,女人想結了婚再好好享受生活。多少令人難忘的蜜月,不過是男人最後的狂歡,可無數讓人留戀的新婚之旅,卻是女人新生的開始。

       一次有預謀地設局,要的就是讓入局者措手不及,當S看到我如約來到她的地盤時,臉上露出詭譎的笑容,那表情似乎像是在等著觀賞一部期待已久的好戲,而她身邊一位氣質不俗的陌生女性,正目光灼灼的盯著我。此時的S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意味深長地打量著我。我突然覺得,這位從未謀麵的女性,似曾相識,對!法蘭西,巴黎,雙麵嬌娃,我終於明白,她出現了。

       S用這樣的方式介紹我給她來自法國的發小:X,你真正的對手出現了,這個人才是你一直想過招的家夥。在我還未反應過來怎麽回事時,X先開口了:按S的早期描述,我好像是你一直想見的人,真不知我這個發小怎麽給你洗的腦,什麽古典和現代的交織的產物,什麽浪漫和靜雅合成的清流,就差沒把我放到炭火上燒烤了。好吧!她說什麽已經不重要,當下我隻想問你,能不能先對我做一個初次亮相的坦率評價,你不會怯場吧!

       坦率未必吐心意,直言何嚐不真情。是時尚還是古典,是美豔還是優雅,你讓我說什麽好呢?X用直抵心扉的發問,斷了我客套的表達之思。

       描述女性,而且是當即描述直麵的女性,是對男人情商和智商的雙重挑戰。X:我知道你可能說什麽,但我想聽的,是此時此刻你心裏真正想吐露的,或雅或俗… 哪怕是:這小娘們還不錯… 隻要是真話…

       恕我直言,X 的相貌初看絕非令人驚豔,但她趨於黃金分割的身材卻好到讓你不由得讚歎!東亞女子曲線真正經得起推敲的並不多見,可X非常懂得如何利用她的天體,將自己呼之欲出的胸部和流線優美的三角區包裝遮掩的恰到好處,讓男人幾乎無法抗拒地想觸碰那些部位。在看到她玲瓏有致的背影後,我甚至感到第一眼直視她的前身是個美麗的錯誤,否則當我360度無死角過目她的全貌後,印象分必然會反向提升。現實生活中多少先入為主的形象,敗給了後發製人的衝擊。如果說性感首先取自拂麵而來的春意,而背影的魅力,有時會讓你產生“我言秋色勝春潮”的感歎。這些已經夠讓我欲罷不能了,關鍵是她麵對你說話時的狀態,流露出一種張弛有度的天然魅力,讓你不斷地產生想更進一步親近她的感覺,可現實又迫使你不得不與她保持相對安全的距離。

       我壓根就不想回應她,她應該能從我的情態中感覺到什麽。突然間,我短暫麻痹的大腦催生了這樣一句話:如果你不反對,在我開始回答你的問題之前,可以像老朋友那樣給我一個擁抱嗎?話音落地,她直視我的眼睛,未見遲疑,嘴角微揚著說道,當然可以,但你必須告訴我原因。

       X琥珀色的眼睛,眸盈秋水,清朗中藏著幾絲羞澀,豐潤的臉龐,如酒酣微醒般色調嬌豔,惹人疼惜,那一刻,讓我恍惚如對視載歌載舞的朝雲。

       原因,還需要知道原因嗎!如果這個擁抱不能如願以償,我無法開始和你進行正常的交流,你難道希望我失控嗎?

       人的聰明有限度,可人的悟性是沒有邊界的。她已經知道,不必等我說什麽了。她也很清楚,一場高質量的交流不能在起始時就亂了方寸,否則,所有的美妙和高潮都會付諸東流,我隻有接受你,才會讓你有勇氣釋放才情,她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已經進入狀況,而且也做好了接受詰難的準備,他不過是藉此舒緩一下自己緊繃的神經,好讓下一步的行動不至於進退失守,她當然想讓他全然釋放才情,答應他,自然是順理成章。

       X並未遲疑,張開雙臂給了我一個大尺度的擁抱,接觸她身體的瞬間,好似有電熱效應,也讓彼此感受到了某種暗示,於是,禮節性的擁抱被任意延長,而克製產生地默契,也讓我們適時優雅地恢複了常態。

       我的身體以特有的律動回答了X的問題,她也反饋了一個心知肚明的迷人微笑。X進而說到,就算我的閨蜜不止一次說起過你,我仍然不期待會有什麽奇跡發生。實在對不起,坦率地說我是有備而來,這對你似乎不太公平,我的問題早就準備好了,挑一個最喜歡的法國女作家,告訴我她的特點,尤其是她對性的理解和觀念,我想知道,一個對兩性關係頗有見地的華裔男子,會怎樣看待法蘭西女人的浪漫和隨性。

       是喬治•桑?還是柯萊特?還有那個一直和薩特廝混的波伏娃。

       其實這種挑戰對我來說並不是第一次,但她的口氣中明顯有一種性挑逗的意味,一般情況下男人對性暗示常常會做出錯誤的理解和判斷,而我的經驗和思維慣性告訴我,女人的性暗示在某種情形下並不意味著她準備接受你,有時不過是奚落你的短劇開始預演,她們想看到你釋放地是高質精美的情色秀,還是不自量力地吹噓和炫耀,這也是一些富有才情的女子常玩的把戲,也是她們真正快意的時刻,而多少男人錯誤地運用了這種看似沒有底線的挑逗,還以為自己的魅力瞬間爆發。

       我從不認為浪漫專屬法蘭西王國,當低級動物向高級動物進化時,所謂浪漫始終圍繞在兩性相交的動作形態上,並未涉及任何思考和想象的成分,而當文明開始顯現時,人類逐漸給兩性關係賦予了前所未有的附加含義。並在走向文明的過程中不斷精致和細化了浪漫的手段。然而,不幸地是物質給了浪漫太多的泡沫和毫無創意的重複,使得浪漫的實質已經或多或少脫離了它的本相和天然意涵。

       X:你的意思是今天人們期待地所謂浪漫,已經不再具有傳統意義上的實質內容,甚至它的表現形式,也與它的本質意涵相去甚遠?

       相對以往人們注重精神食糧的萃取以及偏重心靈的交集,如今浪漫的實質內容,往往顯得輕浮,並且更重物質的表象。

       X:你不覺得,無論浪漫的過程是偏重精神還是傾向物質,如果沒有這種能相互吸引的形態存在,愛情及至性愛的質量會趨於弱化,甚至可能大打折扣嗎?

       難道你真的留戀唐詩宋詞中相酬唱和式的浪漫嗎?中國人傳統的浪漫曾經充滿詩意,但也因為它包含太多的隱忍和缺少人性的習俗,給不少人帶來遺憾和傷痛。即使中式浪漫仍在延續它的形態,而今的成色,也多來自於物質的厚重,必定少了精神加持。

       X:巴黎式的浪漫,絢爛而短促,激情燃盡後,常常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我骨子裏積澱的情愫,絕非為狂熱而生,我最終想要保留的,不是愛情的烈火,而是兩情相悅的靜水流深,它隻在需要時激蕩出狂流,而不是基於任性,演化成浮在表麵的浪花朵朵。

       對我來說,即使不愛一個女人,我照樣可以讓她感覺到滿滿地愛意,那是我的身體需求賦予我的本能,性在百分之百互愛的過程中得到滿足的概率短暫而稀有,多數行為過程是單向操作,人們隻是不願承認而已。性可以通過愛獲取,也可以通過被愛滿足。

       那幾個出色的法國女作家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喬治•桑換情人如換美食餐廳,柯萊特連繼子都不放過,波伏娃一邊糾纏著薩特,一邊毫無束縛地和別的情人鬼混,但我不會因這類經曆而將她們視為另類。人欲是人性的一部分,人性完整的核心元素是人欲的滿足,至少能達到相對滿足。愛如果沒有床笫之歡的曆練,那就如同空想社會主義。需要不同的愛沒有錯,如果不能從一個人身上得到全部的愛,沒有理由阻止她的其它追求,完美的人性並不存在,人們向往榜樣,但有誰知道榜樣的悲情和無奈。誰不想追求完美,而一個本身就不完美的人有什麽資格和底氣要求對方完美呢!

       聽到我的這番敘述,X用質疑的眼神看著我:難道想象中的美感和期待對你毫無意義?難道追求理想的愛情是妄想?難道愛情隻是短暫的歡愉,不可能長久保鮮?

       無論是婚內,還是婚外,法國女人一生都在追尋、體驗愛情。法蘭西同情失戀的女人,但不會憐憫一個不懂得戀愛的女人。而無論是婚前,還是婚後,中國女人一生大都在等待被愛。不同之處在於,前者的愛情始終存在於過程之中,而後者,始終認定在結局之下。法國女人任【性】,中國女人感【性】。性是法國女人追索的烈酒,性卻是中國女人待品的佳釀。

       沒有愛,正常。得不到愛,也正常。最不正常的是裝,裝淑女,裝愛情美滿。中國女性太在乎愛的表象,而疏於,或很少敢於追求真正的愛,她們要麽被愛認可,要麽被愛傷害,似乎沒有中間道路可走,她們很少想到享受愛的過程,總是迫不及待地企求愛的結果。

       對話過程中,我的眼睛數次掠過她的前胸,偶爾也會以極快地速率,假裝低頭思考,實則窺探她那飽滿而極盡魅惑的三角區。平均6秒鍾喚起一次的性欲(據統計)是男人的短板,而我在掩飾什麽,其實她再清楚不過。

       X:涉獵古典文學的經曆,讓我始終擺脫不了對感情的常態渴望。穿插在漢語文化和西方文學作品中,讓我的視野開放出一片嶄新的天地。法國人的感情熱烈奔放,極具誘惑,可來的急、去的也快。我當然渴望愛的暴風驟雨,但每次狂熱過後,法國男人的溫存仍然讓我覺得缺了點什麽。我慢慢知道,雖然我仍難以舍棄愛的狂熱,但我發自內心渴望的,原來是那涓涓細流般愛的清冽,而不是幹邑葡萄酒上頭後的不管不顧。回想少女時代的情思戀語,男人、性始終糾纏不休地在書籍和影視中如影隨形,但最終真正讓我難以忘懷的,卻是東坡先生和侍妾朝雲的相處之道。

       我們突然發現,S不見了,正當我們準備尋找她時,手裏拎著兩大包外賣的S走了進來。

       S:這段自由發揮的時間,你們倆是變成仇人了,還是發展成情人了。一句話讓我們都熟悉的那個小女子,在我們忍俊不禁的笑聲中即刻變得無比可愛。

       原來店裏已經打烊了,透過寬大的玻璃窗,華燈初上的街景突然讓我有一種大隱隱於市的感覺。X打開快餐包裝,優雅地攤開各類食品。特別懂得體貼人的S對閨蜜和我的胃口自然了如指掌,因為我不光看到了我垂涎的美食,還聽到了X間歇的叫聲。

       沒經過你們同意,也知道你們都對去餐館吃正餐沒興趣。所以點了一些你們喜歡的小吃,主要是不想打擾談性正濃的一對璧人,S不懷好意的修飾著我和X的關係。

       聞罷此言,我和X對看了一眼,居然沒羞沒臊的大笑起來。

       來點葡萄酒吧,S問我們,X看了我一眼,擺了擺手,我隨口說了一句:還沒到借酒催情的當口,免了吧。

       此刻,X提高嗓門喊了一句,對不起,我等不及啦,緊接著不顧禮節開始大快朵頤,這倒是我希望看到的情形,也許,也許她已經把我看作熟人故舊了。

       看著眼前兩位頗具風韻的少婦,不知為何讓我突然覺得有點忐忑和羞澀,因為我並不清楚她們想怎樣對付我,也不知道S讓我和X獨處意欲如何。如果S想讓我和X有點什麽,她完全可以設置另一種方式讓我們交往,問題是我很清楚S對我的想法,拱手相讓?喜歡得不到,那就肥水不落外人田?想到這些,我不免又有點惶恐不安!

       同題的談話延續到飯局,不同之處是S進入了她的角色。

       S:哥們,X和我想知道,青少年時期的大量閱讀,尤其是帶有大量情色描述的文學作品,怎樣影響了你的審美情趣和感情生活。

       少年時代對情色的渴望一度讓我陷入絕望,中國古典,西方近現代文學作品的一個個傳奇故事,一次次讓我的心緒從巔峰墜入穀底,也讓我的憧憬和渴望一次次從穀底攀向巔峰。如果說年少時的閱讀曾經讓我對異性的渴望欲罷不能,如今的文學鑒賞,已經全然是一種海闊天空般的隨性和欣然。在萬千經典作品中徜徉,我隻對瞬間呈現的彩虹稍作停留,所有慣常地星移月走,不會再讓我流連忘返。年輕時,性是美食,是花前月下的美酒,而如今,性不再是饑渴時的甘泉,它已經沉澱為生活中的瓊漿玉液,須細品,須回味,須釀之。

       我接著說道:如果你們現在看著我,從眼睛到身體全方位看著我,在討論這類話題的當口,能想象我的心理活動和生理狀態處於什麽情形中嗎?如果我告訴你欲望此刻正在我的周身彌漫,你們認為這是人性的常態還是獸性的動態,而你們之中的任何一位,會有何種心理和生理變化,甚至做好了交手的準備嗎?

       S有點兒吃驚地後仰了一下身體,X臉色微微泛紅,但並沒有慌亂,她開口說道:沒想到你如此直白地說出自身的感覺,但無論是真是假,是試探還是索求,我要說,我欣賞你的勇氣和坦率!

       這和勇氣沒有什麽關係,男人此時的勇氣常常是一種不明就裏地魯莽,而坦率,有時實際上是用虛張聲勢掩飾內心的劇烈波動,我的衝動即使和性有關,但它的實際運用也要取決於雙方感應的強烈程度是否同步,否則,它的所有美好和最終效果都會大打折扣。我不喜歡試探,但我更不會盲目坦誠,你可能因對方的優質膨脹自己,但你首先要確認你有沒有能力膨脹對方。

       看來 S 此前對你的描述沒錯,你的語言不僅色彩豐富,而且張力十足,有點詭異地是,你總能用不斷爆發的意象,讓聽者無法揣測你的真實動機,不了解你的人會認為你在嘩眾取寵,但我想知道你是如何敢於不加掩飾地直擊人性的想象底線。

       我無意中發現,此時,S注視我的眼神突然變得迷茫,這種眼神在我們的交往中偶爾出現過,但這次看起來更像是少女初戀時常見的困惑和憂慮之情。我知道她心裏在想什麽,她的這種狀態,讓我的心底無端泛起了愧疚和罪惡感。

       補充X對我的描述是對S憂鬱之情的有效回避,我繼續說道,人類進化最愚蠢的行為之一,就是兩性交歡前的無聊預演,諸如千篇一律的花之物語、精心安排的浪漫餐聚等,而我,對這種人為的鋪墊並無好感和期待。如果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甚至已經陷入難以割舍的身心感應中,為什麽不立即盡情享受魚水之歡,體內能量完全釋放後的輕鬆和快意,才能讓你真正體會到法國葡萄酒激越出來的浪漫情懷,在煎熬中等待最後所謂神聖的一刻,是不是有點像聞到肉香的濃烈,卻無法啖之的非洲雄獅。人們不是在欲望最強烈的時候去做最能令人滿足的事情,反而裝模作樣、虛情假意地掩飾自己的行為和目的。難道華麗的預演僅僅是為了標示某種尊重和好感,卻要在猜測和試探中小心翼翼地走向目的地。

       情愛是性愛的序曲,性愛是情愛的間奏。情愛是彩雲當空,性愛是陽光普照。彩雲久聚而生雷電,雷電象征著能量爆發,預示著高潮到來,而雷電過後又將是新的光明再現。情愛和性愛的演繹,不就是自然現象的完美呈現嗎?

       X:多少年了,我聽到、看到太多男人麵對女人的各種預演、表演,儒雅的,坦率的,霸氣的,自視甚高的,無論過程看起來多麽地相對完美,可我一眼就看穿他們的終極目的。是的,他們賣弄也好,嗬護也罷,不過是要看到床上的我是否真的符合他們的期待,迄今為止,還沒有一個人在我麵前如此坦誠地談情愛、談性愛,談兩性交往的心機、心性,心路曆程。

       對人性的感悟,加之情場的曆練,讓我有了如此認知,性是男人的目的,但不是女人的目標,女人要的是由性引發的心靈美感,要的是性愛過程中洋溢出的明媚和絢麗,身體是性的載體,但不是性愛被激發的本源。如果性是不得已,是勉強,是責任、是義務,那這種性不會有美感,更無法釀出真愛與深情的呼喚。我承認,我的經曆中有相當一部分的性生活缺乏愛的投入,那不是我不想,而是沒有受到有效的激發,或者說不值,結果就變成了純粹地生理性活動。實際上,男人的性活動大都是動物本能,而女人的性活動,也多為愉悅男人。對絕大多數人來說,真正被強烈地愛慕激發出的雙向情愛和性愛,在人的生命中少得可憐,但我卻從未放棄過這種追求和意願,盡管它幾乎不可能實現。

       回望四周,進退得體的S已不見蹤影,我留給X的最後一句話是:這是我的電話和住址,我不確定你是否用得上!但我確定你不會輕易放棄。

       我突然發現X的眼睛看起來有些模糊,眸中似有淚光盈動。

       隔天,S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問我還記得她家嗎?我說當然記得,並且隨時準備應召,S罵了一句髒話,接著問我,還晨跑嗎?我說是啊,生命在於運動,感情在於互動,愛情在於衝動,S喊了一嗓子,有完沒有!我趕緊問了一句,法國妹妹還好吧?S回道,不好,我聽了一愣,病了?S說道,對,心病,真後悔讓她見你!還沒等我說什麽,S喊了一聲,我掛電話了。

       S家我去過一次,讓人意想不到地是,她讓我瀏覽了全貌後,卻以出去吃飯為由把我即刻帶離了她的香閨。我開始有點意外,本來她可以在家展示一下她精湛地粵菜廚藝,這也是她的嗜好之一,卻在那天急急棄之。但我馬上明白了她的心思和用意,她不想在我停留時出現什麽失控的場麵,她並不擔心我,她害怕的是她自己。

       一個星期過去了,這中間S來過一次電話,告訴我X去了舊金山,至於為什麽去,我沒問,S也沒說。

       X之於我,未見之前是S常提起的話題,她從小就心大,成熟的早。心野,然而行為保守。對愛情有完美的理論,付諸行動時卻謹慎緩行。她知道自己要什麽,可憐地是疏於判斷別人對自己的感受。她話不多,但精準到位,不遮不掩,尤其是和別人互動時的肢體語言,令人賞心悅目,惹得多少男人癡迷於此。靜態美是東方女性的特色,而她卻以動態美取勝,這也是她讓東西方男性都能欣賞的特色之一。

       這些天,X在我心中一直是個變數,她的出現,給我帶來了某種前所未有的衝擊,我不確定能做什麽,可以做什麽,但想接近她的欲望,卻難以克製。是覬覦她完美的形體,還是迷戀和她互動時近乎沒有底線的坦誠,應該都有吧!

       不知是我多心,還是真實地感應的確存在,這幾天晨跑時總覺得有人在跟蹤我,掃視周圍,並未發現異象,也許是我多心了?

       幾天後一個晴朗周末,晨跑後的我剛回家,還沒坐穩便聽到了屋外傳來的門鈴聲,我走出大門,看到了一身運動裝的 X ,她的臉像三月晨露中的桃花,帶著一股溫潤的暖氣,微微顫動的前胸性感逼人,正如她所言:我不會約你,但我會以我認為理想的方式讓你接受挑戰,她做到了!

       我刹那間明白,這些天在我身後較遠處那個戴墨鏡的女子,原來是X如假包換的真身,她為什麽要這樣做呢?

       進門後的X仍在微喘,我給她遞上毛巾,她接過來並沒有擦拭汗水,而是讓我給她拿一瓶礦泉水,喝了幾口,在我想說要不要洗個澡之前,她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把礦泉水瓶對在我的嘴上。突然輕聲柔語的在我耳邊說道:在門口聞到你的汗香時,我的心中一陣狂喜,它正是我期待的那種味道,嗅感好極了,我們為什麽要沐浴呢?難道你沒有感覺到現在的我們,我們的體香,我們被汗水浸潤過的肌膚,還有我們的整個體態,不正是我們最渴望的存在嗎?

       她的話讓我意亂情迷到了極點,一個沒有任何多餘語言和人為預設的性愛瘋狂啟動,這種體驗是我們都未曾經曆過的互動,那種感覺,美不勝收;那種魅惑,難以忘懷,什麽美式、中式,法式的情愛和性愛,讓它們見鬼去吧!

       ......玉山雙峰遙相呼應,峰頂一對紅寶石傲然挺立,山下的平川似原白色的錦緞,延伸出一片神秘的三角叢林,它是男人冥想世界的伊甸園,更是女人夢中精心培育的聖地,自然是互動中令人賞心悅目的姿態,天然是肢體交會中至情至性的狀態,一個千呼疾馳,一個萬喚待發,當乳白色的溫泉微漾出粉紅色的褶皺出口時,那是一個女人,欲海情天中最溫柔、最熱切的綻放...

       欲海並不都是放縱的浪花翻飛,總有一種悸動會讓我們感受到至美的深情...

       在對的時間做那一刻最令人激賞的事,而不是刻意製造所謂的浪漫,卻在渴望和焦慮中損耗了最豐富的能量和最好的狀態。所以,不要讓想象空耗你充足的養分,選擇在最棒的節點,出擊!

       別讓回憶釀成一杯杯苦酒,生活中不是缺少愛,而是缺少發現愛的智慧。

       一個千般不舍,一個萬般無奈,返回巴黎的X留下贈言:帶著一顆中國心,走遍天涯海角,我會盡餘生之力,找回東方的愛神……

 

草書於洛杉磯

August. 2014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