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程工作第七周 - 返工在即
文章來源: 天涼好秋2020-05-02 18:21:25

一轉眼已經在家工作七個星期了,真是難以想象。多年之後回想起這段日子,不知留在腦海裏的會是溫馨,是茫然,是焦慮,是恐懼,是躲避,還是懶散?

為了活躍氣氛,提高凝聚力,我們部門星期五下午開完網上例會,又專門組織了“快樂一小時”ZOOM聊天活動,自願參加。我一向不擅長social,況且手頭也有工作需要處理,不太想參加,但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點開了那個鏈接,進入網上聊天室。

部門30來人,有10幾個人參加。看到一張張熟悉的臉還是挺高興的。有兩位年輕媽媽把孩子抱過來跟大家問好。七八位養狗的同事把他們的小狗狗舉到屏幕前讓大家看,最小的狗狗才15周大。每次看到狗狗我都有養狗的衝動,但一直也下不了決心,怕自己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耐心。大家試著讓狗狗們互相問好,可惜它們對電腦屏幕裏看到的同類好象沒什麽感覺!

一陣歡聲笑語之後,心裏暖和,輕鬆了很多,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這次聊天機會。

有時候想,這次COVID-19來的也挺是時候,網絡如此發達,各種社交軟件(Facebook, WeChat, Instagram, Twitter, etc.)可以分享照片,心得,音樂,嘮家常,開玩笑;聊天軟件(Skype, Zoom, Team)可以和想念的人麵對麵交流,和同事,客戶開會,談工作;視頻網站YouTube可以隨時搜索觀看來自世界各地的自己喜歡的各種官方或自媒體節目;網上看電影有NetFlix和各種大小在線影院;想提升事業,建立人脈,貼簡曆,上網課有LinkedIn;找工作有Indeed, Monster,Glassdoor; 在家辦公已經是Office365雲係統時代, 可以和同事分享文件,共同完成需要的項目;想發表中文博客,以文會友可以來我們的文學城;網上還可以購物,談戀愛... ... 我們真的無須出門似乎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但為什麽幾個星期的隔離,會讓我們有失落感,如此想念人與人近距離的交往?因為那種麵對麵真心的微笑,握手,擁抱,撫摸這些小小的動作傳遞的溫暖和愛是互聯網永遠無法替代的。

這星期,反對封城的呼聲越來越高漲。美國在確診病例上百萬,死亡人數已超過5萬的情況下,很多州的人民群眾竟然大規模上街遊行請願,要求解封。川普總統已經正式宣布各州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開始解封。加拿大疫情感染最嚴重的魁北克省也在本周做出大膽決定,宣布從周一,五月四日起逐漸解封。同樣受疫情感染比較嚴重的安大略省采取保守的解封方案,製定了三步走計劃,但何時開始實施還沒有確定。不過即使病毒感染人數還是在以同樣的速度上升,上周六和本周六都有民眾在省議會前抗議示威,要求省政府盡快做出返工決定。有人高舉著牌子"Isolate if you want; Freedom is my choice"表示政府可以讓大家隔離,但公民有選擇自由的權利。有人打出基本訴求,“I want to go back to work." "I want a haircut."要求政府歸還大家工作,理發等做人的基本權利。有抗議者把自己的孩子們帶出來讓他們聚在一起盡情地玩耍。還有人打出"Fear is virus"的標語,呼籲恐懼才是病毒。

這周更有一些抗議者倒舉著加拿大國旗,表示對政府的絕望。

我雖然還是選擇相信醫生和專家的意見,相信政府正在盡力研究決定最可行的複工時機,但也覺得抗議者的聲音不無道理。病毒演變了一代又一代,我們人類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和病毒的鬥爭,這一次我們采取的措施是否有點過了呢?加拿大政府已經投入巨資,采取了一係列緊急措施來救助失業者,學生以及受到疫情影響的小型企業。民眾仍然抗議的原因除了對未來經濟的擔憂,對社交自由的渴望應該也占一大部分吧?

在家憋了一星期,周六一大早吃完早飯,我和LG就又迫不及待地開車出城。安大略湖邊已經去了好幾個地方,這次決定往北開,到Lake Simcoe去看看。

Lake Simcoe是湖身完全位於安大略省內的第四大湖,湖的名字在十七世紀還是Ouentironk (土著語意為"Beautiful Water",美麗的水)。後來安大略省的第一位省督John Graves Simcoe為紀念他的父親, 皇家海軍上尉John Simcoe而把湖的名字改為Simcoe。Lake Simcoe周圍有好幾個省立公園,風景秀麗,可以遠足,打獵,釣魚,冬天還是冰釣的好去處。

遺憾的是,由於疫情省立公園,森林,還有很多公共場所都被政府關閉。我們幸運地找到了這個位於Lake Simcoe西端Barrie市的湖灘公園Centennial Park,仍然對市民開放。公園占地麵積很大,非常開闊,有木製的步行棧道,停船碼頭。沿著水邊棧道走了將近一個小時,湖邊的行人絡繹不絕,看樣子當地的居民比較多,大家保持著恰到好處的距離,全程沒見到一個人戴口罩,這正是我喜歡的。對口罩,我一直都比較抵觸,一直都沒有戴。一個月前從Amazon上定了一箱迄今都還沒有收到正好也是借口。

公園位於Lake Simcoe延伸出來的一個水灣Kempenfelt Bay ,湖麵非常安靜,陰雨的天氣讓它看起來有些仙氣。水清澈透明,不知是向來如此,還是最近的疫情減少了人為的汙染。看到海鷗,加拿大鵝,還有平時很少見到的幾種水鳥,都是一副快樂,自由,氣定神閑的樣子。停船碼頭的水裏遊著一大群一大群的小魚苗,有如此充足的食物來源,難怪這些鳥兒都這麽開心!

看到一個站在水中捕魚的人。

公園的盡頭有一個大型的水鳥樣的不鏽鋼動感雕塑,隨著風會前後緩緩搖擺。由多倫多藝術家Ron Barid於1986年為溫哥華的世博會製造完成,後來遷到這裏。雕塑的名稱是Spirit Catcher,覺得很符合眼前Lake Simcoe的靈氣。

在湖邊還碰到這三隻逗人開心的小恐龍,過往的行人可以和它們擁抱合影。它們主動跟我們說話,原來是三位女生!沒有細問她們來自哪裏,猜想是三位母女自願扮作恐龍在這過分安靜的日子裏給大家送來笑聲。為她們的愛心感動!

回家的400號高速公路旁,是一大片一大片犁得整整齊齊的黑油油的地壟,有的土地已冒出成片的青苗,一派春耕的景象。

不管多麽依戀在家工作的舒適,返回辦公室工作的日子應該是不遠了。很矛盾的心理。好好珍惜最後在家工作的時光吧。

【截止發文時間,加拿大累計確診病例55,572,死亡人數3,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