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桶搋子zt
文章來源: 相對強度2019-08-12 22:19:51

我第1次注意到這對夫妻,是半年前的一個夜晚。

那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在這個小區裏巡邏,做好我物業保安的職責。我發現一個30多歲的婦女在小區的草坪上腿劈開,擺出了一個大字。

我巡邏了10分鍾,發現她保持同樣的姿勢不動。

我禁不住好奇,以為她身體不舒服,過去問她需不需要幫忙,她說不需要,我在竭力保持身材。

做保安這麽多年,什麽奇葩的人都見過,這位婦女同誌還不算最奇葩呢,所以我就沒當回事兒,繼續巡邏。

結果一會兒發現他旁邊多了一位光頭的中年男人。他筆直的站著,一動不動,盯著每一個經過的人,然後口中吐出『上等人』『中等人』『下等人』的詞匯。

我走過去問他,這位先生你在做什麽。他說正在給小區裏的人分類。

他看了我一眼,鄙夷的說,你連下等人都算不上,你是屌絲。

我已經習慣別人這樣了,並不會覺得有什麽,我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其實我們也在給這個小區的住戶分類,我們分成了500萬,1000萬,2000萬,5000萬,1億,2億,10億,100億等不同的區間。

其實這個小區裏的房價都差不多,但是我們分成這樣,是因為有的人以為在上海買了房就高人一等。說起話來也很衝。這個光頭男人動不動就說,我們買的可是2000萬的房。其實這還不算最裝逼的,有人還說自己買的是100億的房。這個光頭男看不起2000萬以下的房,其實買100億的也看不起他們。

而我一個月工資2300元,住在500塊一個月租來的房子裏,做好自己的工作,保衛著這群裝逼的人。

這幾天上海下雨,我打著傘巡邏,突然發現那位30歲的婦女,蹲在樓下曾經腿劈開擺過大字的草地上痛哭。

我怕她著涼,過去問她怎麽了,她45度角抬起頭,憂傷的看著我。問我:

這個世界上有人是開心的嗎?到底奮鬥到什麽份上才能開心?

我知道她又犯病了。但是我要安撫好病人的情緒。我說先扶您起來,到屋子下避雨吧。

她突然驚恐的看著我,對我說,不要碰我!我一句話都不想說!我全身傷口都在疼。

我也怔住了,不知道該怎麽辦,我看她外表也沒什麽傷痕,於是問她,說你身上哪兒傷了?

她說,你不要問我,如果真的想幫我,就幫我去30樓把床搬下來。因為我現在隻想躺在床上靜靜的等。

我知道他發病越來越嚴重了,這個時候不能讓他太激動,必須順著他的話說,我就問她,在等什麽。

她說,我在等一個馬桶搋子。

我正想問她拿這個馬桶搋子來幹什麽用,我看見暴雨裏一個光頭的男人跑過來,由於頭實在太光亮,雨點打在他的頭上飛濺出去,就像是一個行走的地球儀。

原來是她老公。她老公一邊跑一邊哭著喊著,說老婆我對不起你,馬桶搋子買不到。

兩個人失神落魄,在樓下抱著頭痛哭。

我說買不到也不要著急。

光頭老公說你不懂。我們的婚姻可能要因此破裂了。

我說怎麽會呢,不就是一個馬桶搋子嗎?

光頭老公說婚後我做的並沒有很好,經常到處跑來跑去,跑來跑去,跑來跑去。我由於很喜歡跑來跑去,經常在運動狀態裏,就不能停下來陪伴她。隻有看見馬桶搋子能安靜下來。

本來我老婆的病都快好了,但是今天突然下雨,他又點不了外賣,馬桶搋子又買不到。這大大刺激了他的神經,因為我的老婆最喜歡在暴雨天一方麵竭力保持身材,一方麵點外賣,一方麵在網上下載一部高清電影看,一方麵玩馬桶搋子。這4個事情必須同時做,缺一不可,否則她的精神就會崩潰。

光頭老公正在和我聊天,他老婆本來一直安靜,突然聽見他說這段話,他老婆立刻發瘋了,在草坪上滾來滾去,雙手徐徐擺動。

我們追著正在翻滾的他老婆,但是怎麽都追不住,因為她竭力保持身材,非常靈敏。

一邊滾一邊跟我們說。我也受過高等教育,我懂人情世故,我理解別人的難處。我仔細垃圾分類,我不是包辦婚姻,我跟他是自由戀愛。但是風雨來了,我卻沒有自己的馬桶搋子?就這麽一點小小的要求,都辦不到嗎?

我和她老公滿小區的追著正在翻滾的她,這時候保安隊長出現在他前麵,右手抄起了一個條狀物,踹進她的嘴裏,他老婆立刻安靜了下來。

我一看,原來就是他老婆朝思暮想的馬桶搋子。

光頭老公感激的對著保安隊長說謝謝。保安隊長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特地去地鐵洗手間給你老婆取來的。

光頭的老婆滿意的聞著馬桶搋子的味道,她說對,就是這個味兒,就是這個地鐵的味道。她滿臉都寫著兩個字,幸福。

光頭老公帶著他老婆上樓了,我在後麵看著。我說這家人真有意思,保安隊長說是的,這個小區裏Top5的人都這樣。動不動就發瘋。習慣就好。

我看見他們這副傻逼的模樣,其實突然內心深處的憐憫。原來上等人跟下等人都是一樣的,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最難的隻有人與人之間的理解和愛。

所以,雖然他們倆是傻逼,但我愛他們。

我也愛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