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擇優錄取”的謊言
文章來源: 笨狼2019-01-11 11:45:52
“擇優錄取”是自私貪婪的藏身處、絆腳石。藏身處用以掩蓋自己的懦弱,絆腳石拿來阻止他人侵犯自己的利益。
 
我常常自問,如果我自己一個人被扔在荒蕪的大草原,或秘而不見天日的森林(當然,理性判斷是死定了),我會有勇氣活下去,選一個方向往前走嗎?
 
想了又想,覺得如果不是被馬上嚇死,即使運用了理性(叫用了腦子),也是隻有悲觀的感覺,最後不是餓死,而是在恐懼中消亡。
 
其實人類在茫茫宇宙之中尋求生存,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中走過來的。對於一個現代社會的人來說怎麽辦呢?給自己造個神話。
 
如果你生活在北美,給你舉個例子。在城市待得久了,大家都向往“村野生活”,“回歸自然”,為了“證明”自己的意誌、毅力,你可以跑到大峽穀,下去,下到底,又重新爬上來。這是普通人極限了,一天來回,不是鬧著玩的,過了四十的就別想了。可是如果你真的走了一圈,即使累得快虛脫了,過後的喜悅感一定湧出來。對你來說,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不是要給大家為難,這是現代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社會的特有,卻是常見的現象,就是人為製造德行。
 
美國升學的“擇優錄取”的演變從曆史來看是個進步的轉變,戰後才開始(參見:藤校整個浪費表情。“擇優錄取”,“量才而用”之前,是白人的裙帶關係,基本是白人占據了教育,進而政府、商界的主宰地位。最近老布什去逝,全世界一片追悼,多麽偉大的一個政治家。其實老布什就是白人世族的得益者,在公平開放進步的幌子下,你不是圈子裏的,壓根兒進不去(參見:你恨平權法,還沒恨到點子上,是個無形的等級種族界限,比中國的關係圈厲害多了,應當是跟中國古代封建社會次序差不多。
 
再大點的,曆史上,擇優錄取,任人唯才,任人唯賢是進步的社會製度,任人唯才,打破了封建世襲的血統製,第一讓國家,進而社會,得到人才,增加了國家治理階層的能力;第二給社會帶來的活力,給下層老百姓帶來的希望(現代社會學稱之為social mobility),社會地位的改變通常帶來經濟地位的改變。這樣統治階層的政府和社會的整體老百姓都得到了共同的利益(無疑隻有極少數人能擠上去)。
 
可是當一種新的規矩被社會接收後,隻要幾代,人們就會進化,一代適應這一新規矩的人就會出現,他們成了新環境下的得益者,成為新製度的捍衛者,會把這一製度進一步發展,在發揮其潛在優勢給社會帶來利益的同時,也會把進入這一圈子的門檻生得越來越高,以便自己的階層壟斷這一地位。曆史上此類的例子數不勝數,如幫會、行會,牌照、行業執照(美國最有代表的,律師、醫生,最荒謬的,是理發師(美容師),很多州有嚴格的規矩。鴉片止疼藥(opioid )難道不都得執照才能開嗎?),整個過程的代價巨大,一個人一旦付出如此的代價,你會用盡一切手段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也難怪這些人非常願意給維護自己利益的政客捐款,他們的投票意向通常也可以猜到(共和黨,總統提名人是聖人還是混蛋都無關緊要)。
 
在美國這種做法是常套,我再給你舉幾個例子。美國高等法院是世界最重要的法院,能給大法官當學徒(clerk),是極其難得的榮譽和機會,當了大法官的學徒,前途無量。大法官到哪兒條人呢?哈佛耶魯。他們說,人太多了,忙不過來,哈佛耶魯基本把人篩選了一遍,基本都是合格的,何必費事?這個似乎無關緊要的行為基本把要在法律界有極大野心的人的晉升的途徑限製死了:非哈佛耶魯不可。看到大法官都是哈佛耶魯畢業的,你也大概有個概念。
 
商業高管。大家第一首選是哈佛商學院。如果我是哈佛商學院畢業的,要招人,想都不用想,哈佛商學院的就實行,省事,招了完了,再差,能差到哪兒去?
 
近十年來不少大學都意識到哈佛商學院的壟斷,紛紛建立自己的關係網,對此學校很賣力,首先跟企業拉關係,推銷自己的實力和生源,其次建立一個龐大的校友會,拉攏已經事業有所作為的畢業生給在讀學生接觸世界,找實習機會,讓畢業生利用關係找工作。這一來,大家都形成了自己的勢力網,可是除了幾所一流大學,其它哪有戲呢?
 
升學是第一個門檻,升學,就是為了進入一個被精挑細選,障礙重重的利益圈。“擇優錄取”不是擇優,而是設立的門檻。我給你舉個例子。
 
美國中學大學預科課程(AP)數學權威的課本是《升騰》(Calculus: Early Transcendentals, James Stewart),內容之多,覆蓋量之淺,令人讚歎。
 
https://www.cengage.com/covers/imageServlet?image_type=LRGFC&catalog=cengage&epi=50738653540946736312871678861137872308
 
看看第16章:
 
 
這些內容,我是大學二年級才學的。也許我笨,比不過現在的尖子,但我學了,是記下來了,現在雖然難免有點癡呆,過了六十多年還記得。在美國,一千個尖子學生學了這,考完試,隻有一個還會還記得住(那些奧數、奧物的)。可以說,設立此類教學內容不是為了教育,而是為了把大部分學生排擠在外。
 
這些課程,華裔子弟最拿手,也難怪他們理直氣壯拿著高分嚇唬別人;白人嘛,反正家裏有錢,補習補習也過去了【注1】。其實,智商高,考試好,成才、有所作為的機會大,但其相關係數是不高的。
 
如果你有能力,被“擇優錄取”,指責那是“掩蓋自己的懦弱藏身處”,“阻止他人侵犯自己的利益絆腳石”是否極端?問題是如上所述,這裏體現的“優”跟最終對社會的貢獻的相關性不大,因此它反而奪走了其他有能力,但考試不及的人的機會,擇優並非不公平其實是不公平。對此抨擊最甚的是個人自由主義精神最大的宣傳者海耶克(Hayek)。海耶克反對擇優錄取的理由很簡單,誰來定什麽是“優”?製定這一標準的人和團體其實定的就是維護自己利益的標準,是個主觀的決定。另外一點,對社會有利、貢獻大往往不僅僅在於能力,也在於人品、道德觀,這單一的“優”根本不能體現一個人的道德觀念,不足以衡量一個人的對社會的總的價值。這一點和純粹的儒家精神是一致的,傳統儒家是反對科舉的。
 
“擇優錄取”是個神話;神話成了規矩,也就成了謊言。
 
 
【注】
【1】顯然這不是針對華裔的。美國的“擇優錄取”不是華人設的,整套教育製度完全是白人多數選擇的結果,“精英政治”(meritocracy)裏的精英也壓倒性的都是白人,華裔隻是比例與總人口比例差了不少,成了大家關注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