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別拿“都是中國人”來說事
文章來源: 致青春2014-11-28 13:06:57

 

最近有點憋,忍不住上來冒一泡。

 

 

因為那位小姑娘的治療及神奇康複的故事產生的轟動效應,除了大老板經常國內國外飛,實驗室不時有電視台來錄製節目,近一年多實驗室的規模也擴大很多。今年來了幾個新同事,這不,我們小組兩個多月前也增加了一位新成員。他是一位北方人,比我小幾歲,南方某大學拿的MD,北方某大學拿的PhD。之所以又招了一位中國人是因為老板Sarah對中國人的印象比較好,她以前在加州待過幾年,有些中國人朋友,她覺得中國來(除外其他打工仔)的大都受過良好的教育,而且很勤奮。我的到來,也加深了她的這一印象,她也曾為她的英明決定幾次得意地對我說:我當時一看到你,就決定你就是我要找的。

 

 

該新同事來的第一天,就在我麵前抱怨他老婆這不好,那不好。後來,又在其他同事(老美)麵前抱怨。第二周的星期二中午吃午飯時,他問一位老美(比我大幾歲,對我特好,我們總是以 girl friend 互稱),有沒有家?是男朋友還是丈夫?當時我也在場,還有另外一位老美,我在旁一聽這問題,感到非常尷尬,臉都漲紅了,立刻叫到”X, I wouldn’t ask this question. X, I wouldn’t ask this question!”。可他還是繼續說”I am frank. In China, we all say like this.” 我立刻反駁過去” No, we don’t talk like this. May be you northern people say so. but not us.” 可他還繼續,感覺實在待不下去了,蔥蔥結束吃飯,走人。那位同事盡管很不情願,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但是,同事們就覺得這人怎麽這樣?加之他總是問些愚蠢的問題,都不愛理他了。他還覺得很委屈,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麽?

他來的第二天吃午飯時(是我將他帶到我們吃飯的“群組”的),那位韓裔美國女孩也在,他說現在的韓國泡菜買得很貴,問她知不知道怎麽做,那女孩當然不知道了。我說我很久以前做過,很簡單,幾個料一加,混在一起,放兩天就好了。下午,我在看電腦,他來要做韓國泡菜的recipe,我說我是十幾年前做過,不記得每種料的具體量了。另外,心想:吃飯時我已告訴你了,可他還站在那裏不走,我隻好又重複一遍中午說過的方法。等他走後想起來可以上網搜,於是,從youtube上搜到兩個視頻發給他。第二天也未收到他的回複,盡管知道他肯定收到了,還是問他收到沒,他隻是樂嗬嗬地說收到了,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


第一次給他一個protocol的複印件,並一邊講解時一邊在上麵寫下一些補充內容,然後,將複印件交給他,並說他可以自己重新再type一遍,完後他把那複印件又退還給我 。因給他買的工具還未到,我就把我的給他用,叫他用後洗幹淨,然後用paper towel弄幹,放回工具盒,結果,他把paper towel和工具一塊放回那小盒裏,讓我很無語。

 

 

他來美十年了,到現在,除了”what does it mean?”,好像就沒有聽到過一句完整的英語。按照他的簡曆,十年實驗室工作經曆,善長做克隆,他的技能應該很棒,可他問的問題經常把俺驚呆了。而且,他又總是那麽好奇,總是有那麽多的問題。一天,他在旁邊看我殺老鼠,腿一個勁地抖(我從玻璃的反光看到的),搞得我心裏很發緊,心裏的火騰地往上冒,扭頭瞅了他一眼,他還繼續抖,我冒火地說,”Could you please stop shaking your legs。他臉漲紅問我”Why?”。

 

 

平時,他對老板及其他同事(老美)的要求畢恭畢敬。他的初及動物實驗技能由MK培訓,該同事跟大老板最久,負責飼養提供給各個小組實驗所需的老鼠。因事情不多,資格又老,MK總是晚來早走,每次他都耐心等待別人有空再帶他到動物房去培訓。有次,Sarah說要去看他的培訓進展,他馬上說我先下去等你,除了尊重的考慮,他也知道他的動作慢。然而,跟我他就要講“理”了。

 

 

因為要培訓他,不得不跟他一起工作。我們那管理很嚴,在進入動物房之前,都要在更衣室先換上scrub,再穿戴(gown, cap, mask, gloves, shoe covers)。第一次,他先我幾個人去換scrub,可我換上scrub到了另一個房間穿戴了,他才從更衣室出來,我耐著性子等他,崔他。到了我們的動物房,給他介紹時,我說這,他問那。我走路快,做事快,先該幹嘛就幹嘛,痛快地先做完事情,然後才是想幹嘛再幹嘛。第二次,要帶他去看我如何image老鼠,大概差十分九點,他來了,我告訴他我正在準備細胞,大概九點走。他說行,我九點十分把細胞準備好了正要走,他才慢悠悠地回來(上廁所了,其實,他知道動物房裏啥都有: 廁所,洗澡間,我們常在那順便解決),並叫我先去,等我把一切(機器預熱要十五分鍾)準備好了,已開始給老鼠打藥,他才姍姍來遲,我又不得不給他講如何起動機器。我每天比他早半小時到實驗室,周二下午告訴他,等你獨立工作了,他怎麽按排時間我不管,但是,他現在得順應我的時間安排,明早我們九點到動物房(因為我簽署了那段時間用機器)。第二天早上他差五分九點到實驗室,我說我們九點出發,九點過了六,七分,還未見到他人,我那火又騰起來,出去找,但見他悠悠然從廁所方向過來(我們實驗室在大樓的這頭,廁所在大樓的那頭。後來我明知故問地問他知不知道動物房有廁所?他笑嘻嘻地說知道。)。等他走近,我很不高興地看了一下手表說,我們該出發了。他晃著大腦袋,狠狠地盯著我說”you are tough.”。我說”if you think I am tough, go and talk to Sarah.” 他狠狠地說“You want to make a trouble? 我曾告訴過你,你先去,我馬上就來。你為什麽要找麻煩?都是中國人,何必呢?” 氣得我,馬上想去找Sarah,後來想起她已休假。而且,也覺得節前為這小事去打攪她,影響她的心情很不好。又折回實驗室,在其他同事麵前氣憤地對他說”I don’t want to make any trouble, OK!”。然後,我們一塊走,走了一小半路,想起來忘了帶試劑,叫他先去,我馬上就到。結果,我到了動物房,準備工作做完已開始了,他才到。

 

 

後來,在動物房給他培訓時,感覺盡管他已在JR的培訓下練習了近兩月,可基本技能還有待提高,才能完全獨立工作。在等待過程中,跟他講”I am not a tough person. We all have our own personality. But we need to try to fit ourselves into our group. As to language, I wouldn’t talk chinese in the lab(因有同事說他有時和另外一個中國人說中文)。他試探地問我,”我們之間應該不會有利害衝突吧?”我說,”當然沒有,我們隻是同事,我的任務就是盡快讓他能獨立工作。” 他說希望就咱倆在時,我能說中文。我斷然地說”No. Because I need to improve my bad English.”。還算好,整個一天,對他過多的問題要麽說No,要麽保持沉默,培訓還算順利。最後,我說I am not a tough person. I am not a bad person. I am easy going. I just want to kick you out as soon as possible. Do you understand? To have you run on your own. I walk fast. you walk slow. I work fast. You work slow. Of course, I do not hold the door and wait for you. I have my schedule, my work. 就差沒說I have been upset, frustrated by your stupid questions all the time。他大概也有點意識到(希望如此),說我就愛問些問題,因為我總是在想問題。最後,他說,感恩節快樂!可我的心把涼把涼,真不知給他的培訓何時能結束?

 

 

其實,他能到我們實驗室來,我還幫了點忙,就因為“都是中國人”。他麵試後,老板要我陪他聊一會,看看他有沒有什麽問題?我隻好耐著性子,聽他海扯了一個小時,他很能聊,走時還叫幫幫忙。於是,我在老板麵前說他的好話,同時,告訴他老板的顧慮(他申請工作的郵件,老板曾轉發給我,故有他的郵箱地址。),建議他去信說明一下。

 

 

唉!

 

 

有感而發,總覺得我們既然在美國(國外)生活工作,別總把自己排除於所處的群體之外,別總用“都是中國人” 自己劃地為牢,更不要一口一個“都是中國人” ,自己卻在老外麵前一副奴才相,而在”自己人”麵前卻硬著脖子講條件,甚至無理取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