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暗戀拆散的姻緣
文章來源: 多倫多橄欖樹2019-04-23 07:17:18

上大學的時候,班上有個女生,和我的關係很好,我們相處得像閨蜜一般,她有什麽秘密都會跟我講,我也對她很坦誠。

她有一個男朋友,已經談了兩年多了,他們倆一直挺好,男孩很希望畢業後就跟她結婚,但是她好像並沒有接受,兩個人隻是戀人般相處著。

大三的時候,在學校的一次周末舞會上,來了另外一所大學的幾個男生,為首的那位很帥氣,舞也跳得特棒。他的第一支舞就邀請了我的朋友。兩個人在第一支舞裏,就熟悉了,後來,這個男生的每支舞都邀請我的朋友跳,那天,她的男朋友正好沒在。

舞會結束後,我的朋友告訴我說,那個男生是另一所大學的團支書,她說的時候,表情特美,那時候的我,雖然沒有什麽戀愛經驗,也看得出,她對那個男生很有好感。

果不其然,團支書對她發起了強大的追求攻勢。她開始和自己原先的男友淡了,但是沒有徹底分手。漸漸地,她在周末常常去那個團支書所在的學校跳舞,聽說,有一次,她原先的男友也去了那個學校,和那個團支書在舞會上大打出手。

她隨後做了選擇,和那位團支書好了。

但是不久,她就哭著來告訴我,那個團支書劈腿了。

我有些吃驚,你們才好了沒有多久啊!

有天下午,我正在學校的小樹林裏背書,她突然來了,哭得很厲害,說是打算和那個團支書分手,我腦子裏立刻閃現出她原來男友的形象,她好像知道我要說什麽,就告訴我,她原來的男友,已經有新女朋友了,那個女孩是他的中學同學,在同一個城市另一所高校讀書,暗戀了他兩年多,他一直沒有搭理那女生,但是他們分手後,那個女孩立即就填補了他心中的空缺。

我忽然想起,那個男生最近很少見到,周末都不知道去哪裏了,原來是這樣。

我安慰著她,問她什麽緣由,她這才告訴我,那個團支書身邊有太多曖昧女孩了,團支書和他們都眉來眼去的,她有些受不了了。她感覺團支書曾經的山盟海誓,僅僅停留在了語言上。

團支書起初解釋是不忍心傷害那幾個暗戀他的女生,特別是要組織活動的時候,他需要這幾個女生多支持和多參與,所以不能得罪她們,隻好這麽粘糊著。很明顯,他跟她們熱絡點,她們就積極性很高昂,但是團支書跟我的好友解釋,他從來沒有向她們表露過一絲愛意,更不要說是海誓山盟了。

原來,團支書也沒有真正劈腿。

好友正哭訴著,團支書追來了,好友立即跑開了,並對他喊,不要追過來了。然後一溜煙就跑得沒了影子。

團支書的麵前隻剩下了我,他竟然一臉的委屈,顯然他也有一肚子話憋著。

他還沒有說話,眼淚先掉下來了。竟然像個無助的孩子,而我立即處在一種必需安慰他的位置上了。

我看的愛情小說很多,我知道這一類型的安慰最好不要發生在異性之間,因為我是女生,大家都在這樣的青春年華,這麽帥氣這麽無助的男生,突然孩子一樣在我麵前掉眼淚,我要怎麽辦,我的心也不是木頭做的。

聽好友說過,他極有才華,天哪!

當時天空飄起了小雨,氣氛十分浪漫,他開始傾訴,言語間充滿了對好友的愧疚和愛慕,我感覺他是真的喜歡我的朋友,我就問他,為什麽不和那些女生保持距離,他偏說,是我的朋友太愛吃醋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繼續我和他的談話,我從感情上來講,站在我的好友那一邊。如此英俊瀟灑的團支書,和我說了一個下午的話,對我有種奇怪的信任,他的談吐很有吸引力。

說穿了,他這個魅力男,不願意徹底冷談那幾個暗戀他的女孩,那我的好友心裏肯定不是滋味。我隻能對他說,“去吧,招呼好暗戀你的女生”。

好友和他最後還是分開了,因為那些暗戀者最後瘋狂到肆無忌憚。好像她這個女友吃點醋,反而不應當了,有的人還幫著那些暗戀者說話,好像不拆散人家心不甘。女友的性格接受不了這個。其實我覺得,那個男生很傻,這麽粘糊著,自己能找到一份忠實的愛戀麽?誰敢把心徹底放到他身上去呢?!

人一輩子,可能不隻愛一個人,或者被一個人愛,特別是很有魅力的人,總是會有很多情感上的事情發生,越有魅力越是多。這沒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但是感情畢竟是比較嚴肅的事情,不能沒有節製,任其發展。

我的朋友離開團支書以後,那些暗戀團支書的女孩子,也都各自成家了,當時她們都那麽不依不饒的,有的還當眾找我朋友的麻煩,不明白我朋友離開了,她們為何不去爭取嫁給他。既然不打算和他有一輩子的情份,為何當初非要爭一份虛榮,把人家的好姻緣拆散了呢。

我的朋友也單了好久,但是沒有辦法回頭,到底,她的心被傷過了,一顆愛他的心,就是這麽傷不起。

後來老同學聚會,各自成家的他們見麵了,而且做了親密朋友,大家都人到中年後,感情的事情看得很透了,反而能做朋友了。

我隻是感覺到他們之間的友好,從來沒有問過好友他們的私事,作為旁觀者,我就希望他們快樂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