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有錢人——為誰心動
文章來源: 多倫多橄欖樹2018-03-05 06:00:55

不要責怪一個女孩子在感情這件事上的虛榮,真是因為愛,便可以理解。這是上帝造女人時,故意製造的破綻,這個世界,沒有了女人的喜怒哀樂,它就隻是荒草一片,枯樹一棵,沒有花香,沒有鳥鳴。男人需要女人的美好,就不得不忍受女人給他們帶來的折磨。愛,有時候就是一種關在蜜罐子的糾結與折磨,不然,就不算轟轟烈烈了。

程國功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罩在小瞬的頭上,雨已經淋濕了他們,一輛出租路過,程國功招了下來。對小瞬說:“去我那裏吧!”小瞬吹眠般被帶進了車裏。這段日子,她堅持的太累了,留在心頭的那份在乎,讓她的尊嚴終於敗給了愛情。

夜,雨一直不停,程國功落在她心頭的那滴淚,瓦解了一個女孩子最後的防線。

既然是愛,何懼付出!?

終於找回了小瞬的笑容,程國功的心情靚麗了很多。有了好心情,他也開始考慮怎麽安排秋嫂回來以後的工作。另外,他決定要公開他和小瞬的關係,哪怕再招個人來搞財務,兩個人同時做,就不怕別人說什麽。但這事情,讓他很傷腦筋,秋嫂的事情剛弄出來,他不敢輕易向老廠長開口。在一個空閑的傍晚,他找到了小欣,希望她能給他出點好主意。

坐在小茶樓,程國功剛剛表露了自己的來意,小欣就閃開了眼睛,從小包裏拿出了一根女士煙,優雅地給自己點上。程國功有點不習慣,不習慣一個女孩子叼著個香煙的樣子。小欣有一張很搶眼的漂亮臉蛋。因為有了小瞬,他並沒有太仔細地看過她。今天,發現她居然抽煙,就自然而然地研究起她來。

不知道是工作太忙,還是她抽煙太多,她皮膚狀況很不好,到處都是小痘痘。程國功給她要了一杯檸檬茶,說:“女孩子,不要抽煙了吧,多喝點檸檬茶,對皮膚好,小瞬她可注意保養了,什麽時候,你們互相切磋一下?”

小欣更深更深的吸了兩口煙,“不用管我,你們倆和好了?”小欣說話的樣子很輕鬆。“那我能幫上什麽忙?你好好待她就好了。”

小欣抽完了一根又拿出一根點起來。

“你什麽時候嗜煙如癮了,給我斷了!” 程國功覺得自己既象是在命令下屬,又象是在教育一個孩子。小欣焉然一笑,有幾分嬌橫地說:“我願意,不用你管。”

小欣目前是他手下業務最好的銷售代表,而且,由於她的幫助,夏叔的業績也上去了,所以夏叔對她頗有幾分敬意和好感,這也是為何,出了事,由她出麵,夏叔就不敢多說什麽的主要原因。

整個閑聊中,小欣就東繞西繞,就是不切正題,程國功覺得她滑得象條小魚兒,跟本捉不住她。直到大家要起身的時候,程國功開著玩笑說:“你把煙戒了,我再給你加一層工資,怎麽樣?”

小欣低著頭笑了:“我抽煙,就這麽不招人待見?。。。對了,我聽夏叔說,廠裏最近可能要融資呢,你去問問老廠長,可別說是我講的啊!”

程國功心裏一亮,要融資,要融多少,他這段日子忙著買地談戀愛,居然疏忽了廠裏的財政狀況。

程國功正要興奮地離去,一轉身看見吧台裏有戒煙糖買,就抓了盒最精致的叫住了已經走出幾步遠的小欣:“嘿,接著,下次談話,隻帶著你自己,別再沾那玩藝了,好嗎?”然後,就把戒煙糖對著小欣扔過去。

小欣下意識地抬手接著,那握在手心裏的戒煙糖,像是一顆既溫雅又蓬勃的男人心,又是一份刺心的愛情。程國功看見霓虹燈下的她,顯出幾分不常見的柔媚和惆悵,程國功思忖著,是什麽讓小欣看似粗枝大葉的性情裏,增添了一種令男人心疼的憂鬱,程國功覺得自己的心突然被什麽東西觸動了一下,那一刻,在屬於他和小欣的時空裏,有一種異常又意外的情愫在迅速地滋長,纏綿的藤蔓很快裹住了他們兩個人,而他卻不能允許他那顆已經許給了小瞬的心,抽離出去。

程國功忍不住質問自己, “我是個對感情這麽不認真的人麽,我有了小瞬的愛情,為何還會對其他女人動心思,我真的同時愛上了兩個女孩,這是人們所說的多情,還是一種見異思遷?明明心裏依然深愛小瞬,怎麽還有空間讓小欣鑽了進來,程國功對自己的心打了一千個問號,卻無法在此刻找到一個合適的答案。。。

程國功躲開了小欣投射到自己身邊的影子,迅速轉身離去,卻沒有去想,他身後那被他不經意間捉住的女孩子,將如何去麵對這不期而至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