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朝聖 - 拿撒勒,迦拿婚筵
文章來源: 天嬰2019-05-13 14:01:42

拿撒勒 (Nazareth)

拿撒勒是以色列北部最大的以巴勒斯坦穆斯林為主的城市。聖經記載,耶穌出生後就隨馬利亞,約瑟回到馬利亞的故鄉拿撒勒。耶穌居住在這裏一直到長大成人。所以,耶穌也被稱為拿撒勒人耶穌。

Mt. Precipice (or Mount of the Leap of the Lord)

這個場景記載在【路加福音】中。在一個安息日,耶穌進到猶太人的會堂裏,讀【以賽亞書】中關於他自己的預言後,會堂裏的人惱怒耶穌對他們的指責,他們把耶穌攆出城,把他帶到這個山崖,要把耶穌推下去。

這可能是耶穌在上十字架之前最後一次回到自己的家鄉。

Basilica of the Annunciation (聖母領報堂)

這間教堂不但是以色列最大的基督教堂,也是中東地區最大的基督教堂。

這個教堂是在House of Mary的遺址上建的,最早的建堂在公元四世紀,由君士坦丁大帝的母親根據聖經地理所建。這個祭壇是建在馬利亞童年的家的故居上麵。

公元七世紀,教堂被征服拿撒勒的穆斯林摧毀。公元十一世紀初,十字軍奪回拿撒勒後重建。1260年,教堂遭到埃及國王拜巴爾一世的軍隊毀滅性的摧殘。直到1291年基督徒被徹底趕出以色列之前,一直是天主教方濟會的修士們維護和堅守在殘缺不全的教堂裏。1620年,方濟會終於獲準重回以色列,並於1730年獲準重建教堂。從1877年開始,教堂經過重建,擴建,裝修,最終在1969年完工。

今天,Basilica of the Annunciation 每年要接待成千上萬前來世界各地來朝聖的基督徒,現已成為以色列非常重要的宗教曆史聖址。

那天,我靜靜地坐在祭壇對麵的石階上,想象著當天使加百列(Gabriel) 出現在剛許配給約瑟的童女馬利亞麵前的情景。想象著當天使告訴馬利亞她將要懷孕生子,她的兒子將是以色利的聖者,是永生上帝的兒子時,馬利亞的驚慌,害怕,不解。

前來朝拜的人從我身邊一一走過,我心裏不禁唱起我熟悉的馬利亞的詩歌 ——“我的心尊主為大,我的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

迦拿 (Cana, Kafr Kanna)

聖經記載,耶穌在這裏的婚筵上行了第一個神跡——變水為酒。這裏也是耶穌的十二門徒之一巴多羅買(Bartholomew the Apostle)的故鄉。

Wedding Church at Cana 迦拿婚禮教堂

迦拿婚禮教堂1881年由天主教方濟會建於四世紀猶太會堂和拜占庭時代墓園的遺址上,後來經過擴建和多次裝修,最終於1999年竣工。現在,有很多基督徒專門來這裏舉行婚禮。

在迦納拿婚禮教堂,雖然沒有碰見婚禮,卻和朝聖的人一起參加了更大的主耶穌的筵席——彌撒。
我站在後麵,看著神父手裏舉起的杯,感歎:人生本身是苦杯,隻有上帝能將它變為福杯。
 
彌撒結束,我走進副堂,一個人也沒有,隻有《迦拿婚筵》的油畫帶我又重新回到耶穌變水為酒的婚筵。那天,看見耶穌變水為酒的人們,在此之前都經曆了缺乏的驚慌,不足的尷尬,未知的恐懼,以及對“無”和“有”的重新認識。
 
進入五十歲,我人生其實也進入了各種恐慌和等待。加拿大統計局數據指出加拿大人的平均壽命是82歲,其中男性是80歲,女性是84歲。這麽一看,總的來說,一個五十歲的人前麵也就30年的時間,其中可圈可點的自在日子更是短之又短。
走在迦拿的街上,想著自己的五十歲,透過行色匆匆的人的眼,看見自己將要走進的是一天比一天衰老,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無休止的和各種疾病搏鬥共存的等待,以及死亡的降臨。。。。。。
 
主耶穌,你曾在這裏變水為酒,求你把我的無奈,恐懼,不確定,變成滿杯的盼望,即使我離開,它依然醇香永溢。
 
 

我的五十歲生日- 去以色列朝聖

以色列朝聖—古城雅法和世界末日決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