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竿,紅蜻蜓 (雜文)
文章來源: 清雲2005-06-07 14:57:51

 

今年春天,我在小小的後花園內種了三棵玉蜀黍。它們一字幾排開,很快長得有半個人高,碧碧綠綠的,真惹人愛。加州灣區有時風很大,我怕它們被吹倒,就豎了三根約四英尺長的青竹竿在傍,分別用繩子和每棵玉蜀黍綁在一起,作為支撐。

昨天,當我在後花園漫步的時候,突然飛來一隻大約兩英寸長的紅蜻蜓。長久在城市居住,好些年沒有見到蜻蜓了,心裏有點興奮。隻見那紅蜻蜓繞著玉蜀黍飛來飛去,過了一會兒,停在中間的青竹竿頂端,一動也不動。一陣清風吹來,青竹竿,紅蜻蜓和玉蜀黍便微微地迎風曳搖。有時風比較緊,紅蜻蜓被吹得離開了青竹竿,但它在空中努力逆風向前飛,又停在原來的位置。

紅蜻蜓在青竹竿上,鄰著綠油油的玉蜀黍嫩葉,背後是一長排盛開著像小碗大的,紅、白、粉紅和黃色花的玫瑰花叢,美極了,我不禁多看了這景象幾眼。

今天早上,陽光豔照。我把餐廳的落地窗簾拉到一邊,就開始進早餐,麵對著後花園。出乎我意外,昨天那紅蜻蜓又飛來了。象見到舊相識,我很高興。更令我驚詫的是它飛了一陣後,又依舊停在中間的青竹竿上。

我相信人和動物,都有慣性。例如我們去餐館吃飯,或在辦公時去會議室參加(不是主持)工作會議,多數是坐同一個桌子或座位,除非是被別人先占了,或是那位置不佳(如近空調的冷氣出口處,近廚房等等),才考慮換地方。

延伸到政治,保守黨派對現實大體上滿意,已經占有不錯的位置,不大想改變,就象那停在同一地方的紅蜻蜓。改革或革命黨派對現實不滿,要為大多數民眾謀福利,自身又沒有好的地位,所以要變革。這要克服頑固的慣性,比保守黨派艱難許多。可惜是變革後,成為有杈力和崇高地位的階層,慣性又回來,不想繼續變革,使社會變得更好;總是強調慢慢來和穩定,搖身一變,成為新的保守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