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巴爾幹】櫸樹之鄉布科維納(上):歎為觀止的彩繪修道院
文章來源: aranjuez2020-05-28 09:36:33

相比巴爾幹一些熱門旅遊國家,來羅馬尼亞旅遊的人不多,而大部分遊客的行程都局限在首都布加勒斯特和特蘭斯瓦尼亞幾個薩克森殖民城鎮。其實,羅馬尼亞是巴爾幹地區麵積最大的國家,旅遊資源豐富,比如相對冷門的北部山區,風景秀麗,民風淳樸,更有像世遺木教堂和彩繪教堂那樣獨具地方特色的曆史文化景觀,雖然交通相對不太發達,但其獨特的風情魅力,絕對值得專程探訪。特別是摩爾達維亞北部的布科維納地區,山川秀美,人傑地靈,恬靜的鄉村田園和豐富的曆史文化古跡,處處散發著濃鬱的風情,堪稱我們此次羅馬尼亞乃至整個巴爾幹之行最為精彩最值得回味的一站。

羅馬尼亞作為一個統一的國家,是十九世紀以後的事情。中世紀的羅馬尼亞,由三個獨立的小國三足鼎立,分別是南部的瓦拉幾亞公國、西部的特蘭斯瓦尼亞公國和東北部的摩爾達維亞公國。這三個小國,有點像我們的三國時代:南部的瓦拉幾亞好比是曹魏,地盤最大,包括後來羅馬尼亞的首都政治中心布加勒斯特;特蘭斯瓦尼亞相當於孫吳,由於地理位置靠近中歐,曆史上曾長期附屬於匈牙利,是三個公國中經濟文化最發達的;而摩爾達維亞是這三個公國裏最為弱小、最欠發達的,好似偏安一隅的蜀漢。

其實,摩爾達維亞曆史上,也曾有過一段輝煌,在斯特凡大公時代,曾以一小國之力,抵抗過奧斯曼帝國的征服。記得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在國內上映過的一部羅馬尼亞影片《斯特凡大公》,這次準備行程時特意找來學習了。在摩爾達維亞曆史上,斯特凡絕對是秦皇漢武級別的君主,一生幾乎戰無不勝,全盛時期摩爾達維亞的疆域比現在現在的摩爾達維亞大很多,包括今天的摩爾多瓦共和國和烏克蘭南部,在後世的羅馬尼亞人心目中,更是維護國家獨立,抵禦外族入侵的民族英雄。

斯特凡大公有個奇特的慶功習慣,每次勝利之後,都要修建一座教堂或者修道院,以答謝上帝的護佑。從斯特凡大公起,前後一百多年間,幾代摩爾達維亞君主建造了上百座教堂和修道院,這些建築造型奇特,特別是裝飾內外牆壁的彩繪壁畫,實屬罕見,體現了摩爾達維亞建築藝術的獨特風格和傑出成就。其中最為精華的傑作,差不多都集中在布科維納地區。其中的八座教堂修道院建築,以其色彩絢麗的壁畫,代表了摩爾達維亞建築藝術的巔峰之作,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是我們此行所要探訪的主要目的地。

布科維納(Bukovina),斯拉夫語裏的意思是“櫸樹之鄉”,地處巴爾幹與東歐交匯處,位於喀爾巴阡山脈和德涅斯特河之間,曆史上曾是一個地區,現實中分屬羅馬尼亞和烏克蘭兩個國家。中世紀時,布科維納是摩爾達維亞公國的核心區域,首府蘇恰瓦(Suceava)在十四至十六世紀曾是摩爾達維亞公國的首都。十八世紀末,被奧匈帝國吞並,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才被重新劃歸羅馬尼亞王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該地區的北部被蘇聯占領,蘇聯解體後歸屬烏克蘭。這裏我們所說的布科維納,指的是在羅馬尼亞的部分,也就是今天蘇恰瓦縣所在的區域。

布科維納的鄉村。

列入世遺的這八座東正教堂修道院,都在蘇恰瓦縣境內,分別是:

  •   沃洛內茨修道院(Vorone? Monastery)
  •   摩爾多維查修道院(Moldovi?a Monastery)
  •   胡默爾修道院(Humor Monastery)
  •   普羅博塔修道院(Probota Monastery)
  •   珀特勒烏齊聖十字教堂(P?tr?u?i Church of the Holy Cross)
  •   阿爾博雷教堂(Arbore Church)
  •   蘇切維察修道院(Sucevi?a Monastery)
  •   蘇恰瓦新聖約翰修道院(Saint John the New Monastery)

除去這八座教堂修道院,我們還參觀了以下兩處:

  •   普特納修道院(Putna Monastery)
  •   德拉戈米爾內修道院(Dragomirna Monastery)

這兩處雖不是世遺,但重要性不亞於那八個地方。

另外,布科維納還是愛明內斯庫和波隆貝斯庫的家鄉。前者是羅馬尼亞十九世紀著名詩人,羅語文學詩歌的奠基人。後者是羅馬尼亞作曲家,看過電影《奇普裏安·波隆貝斯庫》的人應該不少吧。我們借此機會,專程去了波隆貝斯庫的家鄉,拜謁了音樂家的故居和墓地。

在布科維納,三個晚上兩個整天,我們以蘇恰瓦為基地,走訪周圍的景點。這樣做雖然有些繞路,但是好處是不用每天換旅館。另外蘇恰瓦是這一帶最大的城市,旅館條件自然比附近的小鎮要好很多。

第一天的行程如下:

  蘇恰瓦 —— 沃洛內茨修道院 —— 摩爾多維查修道院 —— 胡默爾修道院 —— 奇普裏安波隆貝斯庫村 —— 普羅博塔修道院 —— 蘇恰瓦

第一天行程圖

第二天的行程如下:

 蘇恰瓦 —— 珀特勒烏齊聖十字教堂 —— 阿爾博雷教堂 —— 蘇切維察修道院 —— 普特納修道院 —— 德拉戈米爾內修道院 —— 蘇恰瓦新聖約翰修道院 —— 蘇恰瓦

第二天行程圖。

 

這十座教堂修道院,各自有著不同的曆史背景,建築特色,每一座都可以單獨成篇,詳細介紹。本篇隻想簡單扼要的介紹一下這幾座修道院,如果有興趣深入了解,可以關注以後的博文。

八座世遺教堂修道院,按照修建年代,分列如下:

珀特勒烏齊聖十字教堂,是斯特凡大公於1487年修建的。雖然這座教堂在規模上無法與後來修建的教堂相比,但是它已經具備了摩爾達維亞風格東正教堂的基本元素,標誌著他在任內後期大規模興建摩爾達維亞教堂群的開端。

沃洛內茨修道院,是斯特凡大公為紀念瓦斯盧伊戰役的勝利,於1488年修建的。1547年,教堂的外壁裝飾了壁畫。這些精美的壁畫,色澤鮮豔,造型生動,被譽為“東方西斯廷”。特別是所用的藍色顏料,十分獨特,被稱為“沃洛內茨藍”。沃洛內茨修道院,是這八座世遺教堂最為典範的一座。

阿爾博雷教堂,建於1502年,建造者是斯特凡大公手下的一位貴族阿爾博雷(Luca Arbore,?- 1523)。外牆的壁畫成於1541年,由雅西(Ia?i,摩爾達維亞城市)的畫家Dragosin所繪,其獨特的綠色,被稱為“阿爾博雷綠”。

蘇恰瓦新聖約翰修道院,建成於1522年,修建者為斯特凡大公的兒子和繼承人博格丹三世。

胡默爾修道院,建於1530年,修建者為當時摩爾達維亞大公彼得魯·拉列什的一位大臣托阿德爾·布布依奧格(Toader Bubuiog)。胡默爾教堂外牆的壁畫,繪於1535年,由宮廷畫匠托馬完成,主色調是暖紅褐色,被稱為“胡默爾紅”。

普羅博塔修道院建於1530年,修建者是摩爾達維亞大公彼得魯·拉列什(Petru Rare?,1483 - 1546),他是斯特凡大公的私生子。和他的父親斯特凡大公一樣,彼得魯·拉列什也熱衷於建造修道院。獨特的摩爾達維亞修道院建築風格,始於斯特凡大公,成熟於拉列什,其獨特的外牆壁畫裝飾藝術,就是從拉列什時期開始的。

摩爾多維查修道院建於1532年,修建者是摩爾達維亞大公彼得魯·拉列什(Petru Rare?,1483 - 1546)。摩爾多維查的壁畫,繪於1537年,也出自宮廷畫匠托馬之手,以黃色、土紅色和綠色著稱,特別是黃色,被稱為“摩爾多維查黃”。

蘇切維察修道院,建於1584年,修建者是當時摩爾達維亞主教喬治·莫維拉(Gheorghe Movil?)和他的兩個兄弟耶裏米亞(Ieremia Movil?,1555 - 1606)與西米安(Simion Movil?, ?- 1607)。蘇切維察的壁畫,以其獨特的紅綠雙色以及天梯圖著稱。

這八座教堂修道院,前七座都是在十六世紀上半葉之前修建,在1993年首先被列入世遺。最後一座建於十六世紀末,標誌著摩爾達維亞彩繪教堂黃金時代的終結,是2010年才入選世遺的。

普特納修道院,是斯特凡大公為紀念基利亞戰役的勝利而修建的,1470年正式啟用。但是原建築沒有保存下來,目前的這座教堂是1662年重建的,年代較晚,所以未列入世遺。但是這座教堂在摩爾達維亞曆史上的意義和宗教地位,卻是其它世遺教堂所不能比擬的,因為它不但是摩爾達維亞民族英雄斯特凡大公所創立,而且也是大公和他的家人安葬的地方,在摩爾達維亞乃至羅馬尼亞人心中是一個地位崇高的朝聖地,被譽為羅馬尼亞人的耶路撒冷。

德拉戈米爾內修道院,建於1609年,由當時的宮廷大臣Lupu Stroici和Simion Stroici兄弟出資、摩爾達維亞都主教克裏姆卡(Anastasie Crimca,1550 - 1629)主持修建的。

這些摩爾達維亞風格的教堂,規模雖不盡相同,但是基本建築結構都遵循著斯特凡大公開創的先例。首先,它們的外形均呈長方形,遵循拜占庭東正教堂的建築規則,長軸沿東西方向伸展。教堂的最東端是半圓形後殿(apse),聖壇(altar),居中的是中殿(naos),中殿的西邊連接前殿(narthex),教堂的正門通常開在前殿的西牆,有些教堂,在前殿正門外,在加修一座開放式門廊(porch)或封閉式的外前殿(exonarthex)。絕大部分教堂,在中殿的南北兩側,也各建有一座半圓形後殿,於是圍繞聖壇和中殿,共有三座向外凸出的半圓形後殿,這種結構,使教堂的水平截麵呈一十字架形,被稱為三重後殿或三瓣式結構(triconch)。有些教堂,會在前殿和中殿之間,加修一座墓葬室(burial chamber),作為出資修建者的陵寢。

三重後殿結構平麵圖。

這些教堂另一個特征是寬大而突出的屋簷,好像戴著一頂頂巨大的草帽。這是羅馬尼亞/摩爾達維亞教堂不同於巴爾幹地區其它東正教堂的獨特建築風格之一,與東方建築的大屋頂倒有幾分相似。這些寬大屋簷的作用除了裝飾,顯然是為了替外牆上的壁畫遮光擋雨。

另一個與傳統拜占庭式東正教堂的不同之處是教堂頂上不是半球形的穹頂,而是一座的圓錐形尖塔樓,好像巫師頭上的高帽子。另外隻有大公修建的教堂,才可以有這樣的尖頂塔樓,所以胡默爾和阿爾博雷的教堂頂上,都沒有這樣的圓頂。

這些摩爾達維亞風格的教堂,最引人注目的特征是它們的壁畫,特別是外牆的壁畫,與眾不同,獨一無二,是它們入選世遺最關鍵點因素。這些壁畫,飽含濃鬱的地方特色,是巴爾幹地區拜占庭與摩爾達維亞藝術的巧妙結合,體現了高超的藝術水準。壁畫的題材,大部分出自聖經,比如常見的“基督受難”、“聖母事跡”、“末日審判”,也有如“圍攻君士坦丁堡”,“天堂之梯”等不尋常的主題。每座教堂的壁畫,有自己獨特的色調,比如“沃洛內茨藍”、“胡默爾紅”、“阿爾博雷綠”、“摩爾多維查黃”和蘇切維察的的紅綠,各有千秋。

 

先來看外牆的壁畫。

常見主題之一,”耶西樹“。耶西樹,也稱耶西之本(Tree of Jesse)。耶西是大衛王的父親,被認為是耶穌的先祖。圖中央最下方躺著的就是耶西,從他的肚子裏向上長出一棵樹,樹幹樹枝上都是他的後代——耶穌的祖先和先知們,而耶穌基督被畫在樹的頂端。

沃洛內茨修道院教堂南牆的”耶西樹“。

蘇切維察修道院教堂南牆的耶西樹(局部):根部躺著的耶西。

常見主題之二,”末日審判“。這是摩爾達維亞東正教堂一個不可或缺的壁畫主題,通常畫在朝向西方的牆壁上。

沃洛內茨修道院教堂西牆的”末日審判“。壁畫從上至下分為五層:最上麵的三層分別以上帝(聖父)、基督(聖子)和空王座上的白鴿(聖靈)為中心,象征三位一體。沿著這些中心,從上到下劃一條線,將壁畫分成左右兩部分,左半部分是天堂,右半部分是地獄。

阿爾博雷教堂的”末日審判“(局部)。

 

常見主題之三,”眾聖朝拜基督“,無一例外,都是畫在教堂東端的半圓形後殿的外牆上。

摩爾多維查修道院教堂東端後殿中央的細長窗正上方的兩幅象征基督的壁畫:上帝的羔羊和懷抱聖嬰的聖母。

胡默爾修道院教堂後殿:外牆上畫滿了聖徒,有的單獨,有的兩三個一組,都朝向基督的方向(中後殿窗子的正上方)祈禱。

常見主題之四,“聖母讚”(akathistos hymn)。摩爾多維查修道院教堂南牆。

其中有一幅君士坦丁堡之圍,是整個布科維納地區所有修道院中同一題材保存最為完好的一幅。壁畫描繪的是公元626年,波斯薩珊帝國軍隊圍攻君士坦丁堡的事件。據說是因為聖母顯靈保佑,君士坦丁堡才免遭淪陷。

胡默爾教堂南牆壁畫聖尼古拉的事跡,也是常見主題之一。

蘇切維察修道院教堂獨有的”天堂之梯“壁畫。

接著來看看教堂內部。這些教堂的入口一般都在西端,通常是經過一座開放式的門廊或者封閉式的外前殿。

摩爾多維查修道院教堂的西端就是一個開放式的門廊。

普羅博塔修道院教堂則是一座封閉的外前殿。

典型的外前殿壁畫,稱為教會年曆(Menologion),每一幅對應一年中的一天,描繪與那一天相關聯的聖徒、殉道者事跡,或者宗教節日慶典。此為沃洛內茨修道院教堂外前殿。

外前殿之內的空間成為前殿。一般教堂前殿為一座穹頂,上繪聖母聖子的壁畫。普羅博塔修道院教堂的這間前殿比較特殊,東西各有一座圓形拱頂。兩座穹頂上的壁畫分別是:聖安妮和瑪利亞母女;聖瑪利亞和耶穌母子。

前殿壁畫的一個主題也是教會年曆,通常與外前殿一起,構成一個年度。此為胡默爾修道院教堂前殿。

前殿壁畫的另一個主題,是基督教的前七次大公會議(seven ecumenical councils),畫在前殿四麵牆上半部的半月形區域內。圖為摩爾多維查修道院教堂前殿壁畫,第一次基督教大會。

前殿之內通常是教堂的中殿,這是一個四方形的區域,是舉行主要宗教儀式的場所。圖為沃洛內茨修道院教堂的中殿。

中殿和正後方的後殿之間是聖壇和聖幛。圖為蘇恰瓦新聖約翰修道院教堂的中殿和聖幛。

中殿上方的塔樓和穹頂。圖為摩爾多維查修道院教堂。

大部分摩爾達維亞教堂都采用三重後殿式結構,在中殿的南北兩側,也各有一座半圓形的後殿。圖為德拉戈米爾內修道院教堂的後殿。

中殿和後殿牆上的壁畫通常為以下主題:”耶穌傳道“、”耶穌受難“,|聖母永眠”,以及聖徒事跡。圖為沃洛內茨修道院教堂中殿壁畫”耶穌受難“。

蘇切維察修道院教堂中殿壁畫“聖母永眠”。

每座教堂中殿西牆的南側,照例都是一幅奉獻圖壁畫,畫著出資建造修道院教堂的王公大臣。圖為沃洛內茨修道院教堂的奉獻圖:斯特凡大公和妻兒,在聖喬治的引導下,將手中的教堂模型奉獻給寶座上的耶穌基督。

摩爾多維查修道院教堂奉獻圖:彼得魯·拉列什和他的妻子艾琳娜,兩個兒子伊利亞什和斯特凡,在聖母引導下,向基督奉獻這座教堂。

蘇切維察修道院教堂奉獻圖:大公耶利米亞·莫維拉帶領家人將教堂奉獻給基督。

摩爾達維亞的大公貴族們修建這些修道院教堂,除了表達對上帝的虔誠,有些還有另外一個功用,就是作為自己和家人的陵寢。比如,斯特凡大公和他的家人,就葬在普特納修道院。彼得魯·拉列什和他的家人,葬在普羅博塔修道院。這幾座修道院的教堂,在前殿與中殿之間,加修了一座墓葬室,作為主人的埋葬之處。

普特納修道院教堂內斯特凡大公的墓龕。

普羅博塔修道院教堂墓葬室內彼得魯·拉列什大公墓。

除了教堂,有些修道院還附設了博物館。其中以普特納修道院和德拉戈米爾內修道院的博物館的展品最為出眾。

普特納修道院博物館的珍品之一,胡默爾修道院福音書(The Four Gospels of Humor)。1473年,普特納修道院修士尼科德摩斯(Nicodemus)繕寫的《四福音書》,共278頁羊皮紙。書成之後,由斯特凡大公贈給老胡默爾修道院(現存修道院的前身),故而得名。

博物館另一件珍貴的藏品:瑪利亞·曼穀普的棺帷(1477年),紅緞製成,上麵用銀絲線刺繡著一幅拜占庭服飾的瑪利亞·曼穀普肖像。四邊的銘文為:此為摩爾達維亞君主斯特凡大公之妻,信仰正義、熱愛基督的上帝之仆瑪利亞之棺帷。歿於教曆6985年(公元1477年)12月19日,星期五,五時。

德拉戈米爾內修道院博物館展品:克裏姆卡主教親筆抄畫的彌撒經書中殿插圖,1610年奉獻給德拉戈米爾內修道院,作為他亡故父母安魂紀念。插圖中跪在聖約翰腳下的是克裏姆卡主教本人。

在中世紀,由於經常遭到外敵的入侵,這些修道院的周圍都築起了堅固的防護圍牆和高高的塔樓。這種堡壘式的教堂修道院在羅馬尼亞非常普遍,它們既是人民信賴的精神支柱,也是抵禦外敵入侵的有力屏障。

德拉戈米爾內修道院的圍牆和角上的塔樓。

從介紹中了解到,布科維納地區的這些修道院,在奧匈帝國占領期間,除了蘇切維察、普特納和德拉戈米爾內三座修道院,其餘一律被強行關閉,多年來年久失修。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羅馬尼亞政府開始對這些修道院教堂進行維修,而真正大規模係統性的修複,則是在這些修道院列入世遺之後,在國際組織的援助下進行的。

自1991年起,宗教活動逐步恢複,目前每座修道院都有一定數量的修士修女。我們在這裏遇到的修士和修女,絕大部分都非常友善,有些還主動為我們介紹情況。通常這些修道院的教堂內部都不允許拍照,但是經過溝通,得知我們遠道而來之後,那裏的修士修女都很通情達理,特許我們拍照。而最讓我們難忘的,是在沃洛內茨修道院遇到的那位天使般的修女。

那天參觀完沃洛內茨修道院,在小賣部裏買了一本介紹布科維納地區彩繪教堂的小冊子,帶回來做參考。而今每當翻閱這本圖冊的時候,眼前就會浮現出那位修女當時的樣子,她一身黑衣,頭上也裹著黑色的頭巾,隻露出一張的臉,年輕、美麗、端莊、嫻靜,完全就是我們以前在書中讀到的、在電影裏看到的、心目中想象的修女的樣子。見到我們挑選了這本畫冊,她好心地提醒我們,這本畫冊的價錢相當於十個歐元,問我們是否考慮其它較為便宜的畫冊,還是確定要買這本。令人驚奇的是她的英語說的非常標準,但是更讓人難忘的是她說話聲音的那種輕柔和語氣的那份平和,輕聲曼語之間卻又讓人感受到她的關切。

得到肯定的答複之後,她從櫃台裏麵拿出一本沒有開封的畫冊,交給我們。付過錢,就和她聊了起來。得知我們來自大洋彼岸,便問我們為什麽千裏迢迢來到這麽偏僻的地方。我們說是為了這裏獨一無二的彩繪教堂。這是我們參觀的第一座教堂,就已經被它的美麗震撼了。我們真羨慕她,每天都活在這種美當中,真是太幸福了。

聽到這話,她臉上浮出微微的笑容,說話語氣仍然是那麽平和,她輕聲說謝謝我們,很多來訪的遊客也這麽對她說。她覺得自己真的非常幸運,每天身在其中,無時無刻不感受到這些美,便更能體會到創造這些美的造物主的偉大。她說願我們能把這些美留在記憶裏,帶回去,上帝就會時時與我們同在。

從她說話的語氣和神情,我們能真切的感受到她信仰的那種虔誠,和她內心的那種祥和寧靜,即便不是教徒,也不由得被深深觸動。願上帝保佑她,保佑這座美麗的教堂,保佑布科維納。

布科維納地區的修道院,是摩爾達維亞建築藝術的絕世瑰寶,也是布科維納滄桑曆史的見證,值得專程探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