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印象
文章來源: work&family2020-05-31 12:10:07

一個空氣清新、陽光明媚的冬日早晨,我走在洛杉磯郊區San Gabriel的Valley Blvd大街上,去康康小美吃早飯。

快到168超市時,見到電線杆上的四個中文大字: 中國萬歲。猜測是國內來的年輕人寫的吧,身在美國 ,心在中國 ,愛國但不愛護公物。

下圖是168超市和旁邊商店。孩子曾經問,為什麽洛杉磯的商店都建得跟城堡似的?

經過一個Chase銀行,吃驚於建築和門上圖案的富麗堂皇,不像銀行,倒像個宮殿。

康康小美還是那樣敞著大門,牆上的菜單也和幾年前一樣。鹹豆漿並不像上海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肉鬆有點多,整體帶甜味。鮮肉月餅不錯,油條吃不下了。一共$9。

回去的路上換了一條線路,經過住宅區。有個敞開的大門裏傳出中文的呼聲,“大力,有肉,快點回來!”然後就看見一條狗搖著尾巴顛兒顛兒地往家跑。加州的狗會不會都是雙語人才?

經過另外一個小區,室外的植物都剪成各種幾何形體,連這棵爬藤植物也修剪得循規蹈矩,加州的園丁好像特別用心。

第一次見到把石榴樹修剪成籬笆,上麵掛滿了紅燈籠一樣的小石榴:

小女兒到 洛杉磯 來會好朋友,住在小朋友家。

我也來會好朋友,中午在聚福樓吃飯,茄子太甜,水煮魚不辣,比較失望。

朋友是 洛杉磯 土生土長的,他提到常在中國城吃飯和晚上要去參加教堂的聖誕活動,我們本來就沒有計劃,聖誕節好多景點也不開,幹脆就踏著他的步伐吧。

下午先去了小東京 。

步行街上,串串燈籠,遊人熙熙攘攘。店裏從各種日常用品到流行卡通,不能不讓人感慨日本這麽小的國家,怎麽能在科技、飲食、生活、娛樂各界產生的影響這麽大?

廣場中心有個殘疾人在演唱,一位大媽徑直走到他麵前,細細欣賞。

我在旁邊的 日本 菜場買了一小盒冰淇淩,心裏擔心到哪裏去找個勺子吃冰淇淋呢。誰知付款時工作人員主動給了我一把勺子和幾張餐巾紙,服務太周到了。

然後又去了 中國城。

和小 東京 對比太鮮明了,雖然牌樓完整、建築五彩六色,但是一點沒有人氣。

上麵是Bruce Lee 的雕塑。

諾大的廣場空空蕩蕩,好可惜。

中國 城的一角,有幾個人在外麵下象棋,好悠閑。

晚上去參加First Congregational Church的聖誕夜家庭活動,教堂裏裝飾得很美:

這兩天兩個孩子一直開玩笑地詢問,“名人在哪裏?”似乎 洛杉磯 應該遍地是 好萊塢 明星。我回答,在他們的豪宅裏啊,難道他們會出來在冷風中走路?結果,在教堂裏女兒激動地說,我看到一個Netflix上的演員了,她就坐在我們左邊前兩排。

活動結束後,室外有熱蘋果汁和甜點給大家:

教堂外和朋友的一家見麵。老爹86歲了,三個孩子還年年聖誕節攜家帶口回來參加大家庭的聚會, 美國人這種保持傳統的精神和凝聚力令人佩服。趕緊檢討一下自己沒有培養起一個家庭傳統,一失足成千古恨。

晚上和女兒在錦江吃了生煎包和油麵筋塞肉。比前一天晚上洞庭春太鹹太辣的菜好吃。

第二天早晨,開車出去逛逛。

看看這個三層樓建築,平淡無奇,像個汽車旅館不?

其實這是加州理工學院,建築很不起眼。橢圓形的果子像牛油果那麽大,有的果子爆開來裏麵是棉花一樣的質地。不知道這是什麽植物?

學生宿舍,門口就是遊戲機:

加州理工的路邊停著一輛汽車,掃雨刷下麵已經壓了好幾張罰單,裏麵的掛牌是Caltech Commuter Parking,這輛貌似拋棄的車後麵是怎樣一個故事呢?

上午去了附近的老教堂San Gabriel Mission,這是很多年前西班牙人建的羅馬天主教教堂。工作人員正在整理節日花束。

這是旁邊新一點的教堂,彌撒之後,神父和信眾在親切交談。神父也會說一兩句中文,因為這裏華人太多了。

然後去了Venice海灘。

很可惜沙灘上住了不少無家可歸者,棧橋上也有垃圾。這些人都很年輕,看上去不像為生活所迫,更像是選擇了沙灘上住帳篷這種生活方式。

孩子們看到大海總是很興奮,我們在海邊流連了好久。

有個女子把手機插在沙子裏,然後對著手機拍錄像。孩子們猜測她在拍抖音,現在很流行。

然後開車去UCLA附近吃川味餐館錦城裏,排隊良久,米粉肉做得很好。

這次在華人多的地方租了一個 Airbnb 房子,比旅館空間大多了,住起來比較方便舒適。

華人多的街區很有意思,這家門口掛一個“照妖鏡”,還設立了一個小平台上麵供著花、水杯、還有一個帶佛字的圓壇,不知道是什麽講究?

鄉下孩子說,來了一趟 洛杉磯 ,我終於理解網上經常提到的St Barbara, Venice Beach這些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