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太帥,不是她的菜
文章來源: 我生活著2020-05-31 06:29:33


因為調動工作要麵試和筆試,五月份王齡去鵬城的一間中學上了一堂公開課,接受考評老師的打分,這個屬於麵試。

上公開課前有兩天的時間備課準備,王齡吃住在大學校友小爽的宿舍。這個小爽正是當年與王齡住在同一層樓隔壁宿舍的校友,她讀政史係。王齡的一個老鄉張良與小爽同班,張良常來找小爽,順便也來王齡的宿舍坐坐。

畢業後各奔東西,王齡知道張良的近況,因為偶爾能收到他的來信。

住在小爽宿舍的第二個晚上,晚飯後王齡與小爽在校園裏散步,小爽突然問了一句:“你跟張良發展得怎麽樣了?”

王齡被問傻了,“我跟張良?從來也沒有開始過哦,你怎麽會這樣問呢?應該我問你跟他發展得如何?”

王齡一臉的傻樣說明她沒有騙人,小爽長舒了一口氣釋然了,但還是疑惑,“在教育學院的時候,張良不是經常跑去你的宿舍看你嗎?我還以為他在追你。”

“他跟你同班同學,我還以為你們是戀愛關係呢。”王齡記得有幾次張良來宿舍時,小爽不在隔壁宿舍,但張良還是聊了很久才離去。

大學時代王齡幸運地結交了一個無話不說的閨蜜,她給了王齡前所未有的情感體驗,她倆一起逛書店一起晚自習,手拉手一起去飯堂吃飯,一起在夕陽下的校園裏散步,看一樣的書,互不相讓地討論尖銳的問題。她倆也吃醋也賭氣也和解,她倆給予對方愛的靈感,成就了彼此大學美好的時光。

因為有了好閨蜜,大學期間王齡的目光從來沒有留意過異性。如今小爽的問話,王齡才猛然意識到也許她真的錯過了一個像兄長一樣默默關心她的人。

“我跟張良不合適,身高相差懸殊,他太帥,不是我的菜。你跟他倒是很登對,所以他每次來,我都認為他是來找你的,順便來看看我這個老鄉。”王齡誠懇地對小爽說。

小爽感慨地說:“張良是招女生喜歡,偉岸挺拔的身軀,棱角分明的五官,那雙深邃炯炯的眼睛偶爾流露出來的傲氣,特別吸引人。可是能入他眼的人不多,他經常在我麵前說到你,記得你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引起很大的反響,當時張良也與我討論了這個話題,從此我知道他對你的愛慕。”

王齡想起在大三時參加了一次全校教師節征文活動,獲得了第一名。她以《新星》命題,寫了一對相戀了兩年的戀人畢業時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女孩為了改變家鄉的教育事業不顧城裏男友的挽留,毅然決然地走上了回鄉的路。三年後,她所教的班級學生都順順利利地進了更好的學校,教師節前收到一個個美好的祝福,她為自己的付出而驕傲,心甘情願地在家鄉做一顆最明亮的新星。

王齡沒想到小爽對她有這樣深的印象,她不好意思地自嘲:“瞧我這農村人的土氣樣,誰會瞧得上我?我也有自知之明,對高大上的男人不敢有非分之想。”

小爽被王齡逗樂了,微笑著打量著王齡,她雖然身材比較矮小,但五官精致勻稱,眼睛清澈有神,特別是那張小嘴,抿著的時候倔強中也不失性感,笑起來那兩個小酒窩更是讓人疼愛。張良就喜歡王齡身上這幹淨清爽的氣質。

兩個女孩聊著同一個男人,決定搭車去看張良。

張良的學校離小爽的學校隻有半小時的車程,突然的相見,意外的驚喜,這是張良沒想到的。三個人在張良的房間閑聊了一個多小時,第二天王齡還要上公開課,便匆匆地告辭了。

小爽親眼目睹了王齡對張良的眼神和態度,證實了王齡確實對他沒有非分之想,但小爽還是沒有得到她想要的愛情。

王齡欣賞張良,他倆都是比較清高安分的人,在一起有共同的話題,但王齡隻把他當作兄長。

一次張良組織老鄉聚會去東湖燒烤,早上有單車的男生都在校門口等著,王齡沒有借到單車,她沒有猶豫地就坐上了張良的單車後座。後來王齡的閨蜜在東湖燒烤的一張照片上讀出了張良對王齡的愛意,還取笑王齡說那脈脈含情的專注不僅僅是兄長的關愛。

畢業前的一個晚上,宿舍裏隻有王齡一個人在打包行李,張良拿來了兩個紙箱,他坐在一邊接過王齡遞過來的書一本一本地放進紙箱裏。

離別的氣氛有點沉重,王齡有些傷感,兩個人很少話語。收拾得差不多了,還剩一些比較私密的物件,王齡不想讓張良看見,幸好這時閨蜜也回來了。

這是張良留給王齡最深的記憶。有些人很優秀,對自己也很好,但落花有意 流水無情,王齡自卑又自尊,認定不是自己的菜,再好也與己無關,而且沒有自尊、平等的兩性關係不會幸福和持久。

上一篇:這真的很丟臉,為什麽還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