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下女人欺負城裏男人(下)
文章來源: 我生活著2017-08-23 06:49:45

第一次跟老公鬧別扭是婚後的一天從他大哥家吃過晚飯後回來,是因為他父母哥嫂和他在房間竊竊私語,把我一個人晾在客廳。幾年以後我才知道真相,他婚前的所有收入都給了他大哥搞投資,到他來英國讀書需要錢希望他大哥幫忙的時候才給了七千港幣,老公隻好白天上學晚上打工,一年後我陪讀打工為他賺學費。

他大哥的理想很大想成為第二個李嘉誠,九幾年就開始跟人合作開公司,公司開始盈利的時候卻被人踢出局;拉上他的三弟再成立公司,後來因為意見不合而分公司股份,我老公之前投入的錢也算作股份,因為同情三哥把股份送給了他,讓他有決策權繼續經營;之後他大哥把所有的錢投入一個工廠,結果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所有的本錢虧空以後消停了一段時間,後來老倆口聽說他兒子要借高利貸重新開始創業,隻好把省吃儉用攢下的養老錢借給他,從此才開始慢慢起步。這些年看著他慢慢地步入正軌,也讓女兒在美國順利地完成了大學教育,是應該考慮安享下半生寧靜的生活了,沒想到五十多歲的人了再次上了傳銷的當。每次回國總要跟他小弟單獨訓話洗腦幾個小時,他從來就沒有意識到我們的反感情緒。情商不高,不會及時捕捉對方反饋的信息,是他坎坷人生的硬傷。

我佩服他百折不撓屢敗屢戰的精神,但從心裏瞧不起他的自以為是誇誇其談好為人師的作風,我也從來沒有感受到他作為大哥所起的榜樣以及對我們的關愛。我們剛結婚的時候他就吹噓著很快要去美國了,到時我們可以住他的房子,現在反而是他住著我們的房子。反觀我自己的大哥大嫂,榜樣無處不在。以前大哥大嫂在省城,我的同學我細哥的同學經常去蹭飯,大嫂總是熱情接待;二姐夫生病住院,大哥考慮到二姐家經濟比較困難還沒等二姐開口已經開始了資助行動;大姐的兒子留學剛回國,大哥通過他的關係網已經幫他落實了工作;隻要我回家鄉,大哥安排兄弟姐妹全部一起回。這份親情和溫暖在我老公大哥那是無法感受到的,於是我這個非常感性和真實的人無法開口跟著我老公叫他一聲“大哥”,因為“大哥”代表的是榜樣和責任,我不忍心褻瀆。

我們因為他大哥幾次三番地鬧矛盾,事實擺在麵前我也不是無理取鬧,慢慢地老公也理解釋懷了,我們的婚姻隻跟我倆有關,因為別人而影響彼此的感情不值。老公甚至還自我安慰,說我比誰誰誰的老婆強多了,起碼沒有把門鎖換掉把家公家婆關在門外。為著老公的這份體諒和包容我不會由著性子亂來,畢竟也是四十好幾的人了,這點修養和沉澱一定要有的。

有比較才有區別,老公送走我細哥一家接來他爸媽大哥大嫂也有幾天了,我少說多做,老公會用眼看用心體會。隻要他們在家我就精心為他們準備飯菜,我細嫂在這裏她會幫我洗碗收拾,那大嫂永遠隻會說“你辛苦了”,然後挽挽袖子“我幫你”,期待著聽到“不用了”,最後洗洗手把地板弄濕走人了。這個大嫂也是奇葩一朵中學英語老師,自費去澳洲留學回來競然被學校安排搞後勤雜務。

昨天老公陪他們逛超市,那大嫂提著十多瓶橄欖油回來,老公買了一大桶腰果,我納悶家裏還有半桶腰果呢。老公終於受不了向我投訴,說他大嫂為了顯示她英文好在超市見人就問這問那,她抱了3、4包腰果,他於是買了一大桶,反正店裏也用得著。一路上大哥大嫂吵個不停,大哥嫌大嫂貪心見什麽買什麽,大嫂認為這裏的東西便宜,西梅、藍莓、櫻桃、牛油果、獼猴桃都買回來了。我以小人之心暗暗地度量那大嫂不買白不買,反正不用她出錢,他們負責父母的機票,到英國後的一切費用我們負責。在安排行程之初,兩口子的意見出入很大,大哥以陪爸媽探親為目的,計劃以我家為中心到周邊景點走走看看就可以;大嫂認為好不容易來一次英國,倫敦、蘇格蘭一定要去看看。老公左右為難征求我的意見,我讚同大嫂的意見,並叫老公轉達我的意思:英國的費用全部由我們負責。

他們從超市回來後小睡了一會兒,我為他們準備飯菜。飯還沒有吃完又開始吵起來了,起因是大嫂先吃好了,剩我老公還在喝酒,她就開始收拾碗筷,我說:“不急,他還沒吃好呢。”家婆家公大哥就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圍攻她教育她。一般情況下我不參與他們的話題,但這一次在我家裏,實在也看不慣大哥高高在上地訓斥他老婆,於是我說:“大嫂也不是孩子,為什麽不能尊重她?她也一樣工作賺錢,想買什麽還不能自己決定嗎?”大嫂沒想到我會給她撐腰,於是滿肚子委屈的她爆發了,邊哭邊訴說哭得稀裏嘩啦一塌糊塗。可憐的女人,一生沒穿過像樣的衣服,從思想到行動都被男人牢牢控製,還死心塌地地附和著他。

每次聚會家公都喜歡召集大家開會談感想,大哥大嫂全力支持甚至喧賓奪主搶占家長的話語權。他的大孫子曾經調侃他爺爺和大伯是語言的巨人行動的矮子。這次家公說起到英國的感想,多年前別人笑話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今天終於吃到了。大哥聽到這個笑話就來勁了,說他老婆嫁給他是癩蛤蟆吃上了天鵝肉。好刺耳的話,以前我從不屑於多看他一眼,不屑於接他的話茬,今天第一次正視這個大哥的眼神:“是嗎?你覺得自己很優秀嗎?我怎麽不覺得?你太自戀了吧?”這一連串的質問稍微地壓了壓他狂妄的氣焰,緊接著我指著桌麵上水果皮對他說:“你看,大家隨手就把果皮放盤裏了,為什麽你要放桌麵呢?其實我們都不完美,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習慣,不要想著教訓別人改變別人,先做好自己。你教訓大嫂幾十年了,結果呢?”

他大哥一直想接近我向我推薦他那半路撿來的高大上的創業理論和養生之道,今天反而被我將了一軍。我老公一直害怕我跟他大哥撕破臉,所以我一直不跟他正麵接觸。今天我這個鄉下女人欺負了一下城裏男人,竟然找到了一點點自家人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