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一線抗疫 & 後續紀實及感謝!
文章來源: 小聲音2020-03-24 14:07:42

  女兒一線抗疫,我們的擔心與無奈!

  女兒是實習醫生,最近輪轉到“介入科”,目前是奮戰在抗疫第一線,北加州疫情不容樂觀,他們醫院也有被感染者,女兒每天的工作時間更長,工作量更大,更辛苦了,讓我們心疼不已!

  女兒是屬於能吃苦的,對工作特別認真負責,如果說隻是辛苦勞累,我們沒有任何顧慮,可現在醫院一線的醫護人員防護物資短缺,連N95口罩都不能保證,防護服就更不用說了,隻提供外科醫生使用的口罩和手術服,不能起到防病毒的作用,實在是令人擔心!

  在這種情況下,我跟女兒說,既然沒有防護服,你能不能請假不去,還沒等我話音落下,女兒立馬堅定地說:“No,那不可能,這時候就好比上戰場,醫生就是戰士,不可能不去,不去就是戰場上的逃兵!”,一句話回得我無話可說,是啊,救死扶傷,是醫生的職責,這個時候,女兒的選擇是肯定和必然的。

  不禁想起女兒成長中的二、三事:

  *** 女兒上中學時,一次搞活動,學校募捐物資幫助貧困地區的孩子,那天正好下雨,女兒說,就捐雨傘吧,這是他們現在最需要的東西。可我們家每人一把傘,並沒有多餘的,於是我說,還是捐別的吧,雨傘我們正要使用,捐了我們自己就得淋雨。女兒說我們進出可以開車呀,而貧困地區的孩子沒有車,所以他們比我們更需要傘。女兒就是這樣,經常熱心真誠的幫助別人,哪怕犧牲自己的利益。這件事成了我們家的經典小插曲,有時候與女兒回首往事,我會開玩笑說,是的,在下雨時我們要捐出我們的雨傘!

  *** 女兒小時候很有“理想”和“使命”感,經常參加一些公益活動,到社區醫院為病人服務,到市內為無家可歸者分發食物,每周兩次到我們家附近的老人院當義工…………等等,在與她討論將來上什麽大學?學什麽專業時?女兒說想要當一名社會工作者,要幫助弱勢群體,我說社會工作者很辛苦,到處跑,還不掙錢,她回答說不需要掙很多錢,隻要自己夠基本生活,多餘的錢都要支援貧困地區的人,我趕快說,你爸媽就是貧困的人,你有多餘的錢就支援你爸媽吧,女兒回答:“no,你們不屬於貧困階層!”,我無語,沒辦法,這就是好女兒:)

  我又說,你要想幫助更多的窮人,首先你自己要強大,要有更多的錢,才有能力幫助更多的人,比如你有100美元,你就是90%都幫助窮人,也微不足道,但如果你有100萬,1000萬,甚至更多,你的90%就可以幹一番事業,幫助更多的人,就有本質的不同。嗯,感覺這話她聽進去一點。

  *** 女兒從小學習不費勁,所以用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參加各種社會活動,而且美國長大的孩子都很有主見,雖然我們經常在一起討論一些問題,給她一些建議,但不論做什麽,最後我們都是尊重她自己的選擇與決定。上大學後,開始選擇社會學,後來感覺脫離不了政治,不像自己當初想象的那麽簡單,不想被政治左右,又轉學法律,希望能幫窮人打官司,後來發現律師行業也不對勁(這裏不去多評論),考慮來考慮去,認為還是當醫生,才能不受政治影響,救死扶傷真正幫助他人,所以最後決定學醫了,好在女兒不笨,隻要選定了方向,沒有什麽難得住她,大學畢業後順利考上了加州的醫學院。

    ………………

  回首往事感慨,是啊,這麽多年的教育,醫學院的醫德教育,當醫生的希波克拉底誓詞等等,早已潛移默化在她的身上,疫情當前,她是一定會選擇全力投入治病救人的抗疫工作中去的。

  這個時候我們做父母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所有的N95口罩都給她帶去,囑咐她:“你自己一定要多多保重啊!”,但是,我們心裏都明白,在沒有有效的防護措施情況下,這句話顯得是多麽的蒼白無力又無奈,孩子們拿什麽去保護自己?!記得心雨說的,就好比讓戰士上戰場,卻不給他槍和子彈,這不是勇敢,是敢死!無奈,這個時候,醫護人員冒著風險隻能上,唯有期盼著能早日解決醫護人員的防護物資供應。

  讓我們默默的祈禱,為所有奮戰的一線的醫護人員及我們的孩子們祈禱,祝願他們平安健康,早日戰勝疫情,凱旋而歸!

 

 

更新 後續紀實:(3月27日)

在我發表此帖後,收到許多朋友的關心與問候,真誠感謝!

更有朋友立馬聯係我,並在當地的華人社區奔走相告,為女兒及她們醫院醫護人員募集防護用品,第二天就把一箱醫用口罩送到醫院,朋友們的關心、愛心與無私奉獻令我們感動,感激,感謝!

女兒留下幾個口罩,大部分分發給了她的同事們,可以緩解燃眉之急!

女兒也很感動,專門發了短信給我的朋友表示真誠的感謝,我把女兒感謝信的截屏保存在這裏,記錄一下,讓我們不要忘記曾經!

下麵是我的好朋友收到女兒寫給她們的感謝信,然後轉給我的微信截屏:

下麵兩個截屏是一些朋友對捐贈的點讚!

真情永在,真情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