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雅情緣 (5) ------ 我的舅舅

普通海漂一族,尋常幸福人家。
打印 (被閱讀 次)

                             湘雅情緣 (5) ------ 我的舅舅

 

 

   我的父輩中也有幾位湘雅人,舅舅江功成先生就是其中非常傑出的一位。他坎坷曲折的生經曆,執著忘我的工作態度,無私奉獻的崇品德和積極向上的精神信念,令肅然起敬。                                                                   

        

    舅舅於1958年考湖南醫學院醫療係,學習兩年後隨師生下放到湖南西南部的東安縣,參與除害滅病,健康普查,巡迴醫療,防治當時流行的水腫病,因而延誤了學業,這屆醫學生推遲至19649月才畢業。在校期間,舅舅品學兼優,畢業時外公已為他聯係好了去湖南省常德市民醫院的工作機會。因為是常德人,舅舅家中四個兄弟姐妹,大姨於解放初期參軍去了遙遠的北方;大舅已從南京航空學院畢業,被分配到偏僻的湖北鄂西遠安?區的軍工基地,從事航空航天技術研究;母親畢業於湖南大學化學係,也已被分配到了偏遠的湘北湖區華容縣的鄉鎮,擔任中學化學老師。外公多麽希望舅舅能留在離家近,條件稍好點的單位作。而舅舅聽從醫學院黨委的動員,立誌要到最需要最艱苦的地方——湖南的邊彊湘西去。他積極響應號召,帶頭寫了支邊申請。畢業典禮上,他成為被分配去湘西的25位同學中的員,他們胸佩?紅花,坐在大禮堂的第一排,心情無比激動,倍感榮光。

   

    後排右二是舅舅

 

     舅舅跟同學們一道從長沙坐汽車出發,他們中有四位湘西本人,還有兩位華僑和好幾位廣東籍的同學,其他都是來自全省各地。經過整整兩天的長途顛簸,他們終於抵達目的地——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府吉首。根據當年的中央指示,要求50%的大學畢業生勞動實習一年後再安排具體工作崗位。這25位去湘西的同學中,有13人被挑選到當地的農村進行一年農業生產,要求他們與當地的農同吃、同住、同勞動。舅舅成為其中一員,被分配到城郊吉首公社白菓坪隊第一產隊,安排在戶苗族農民家,同他們起生活,起幹農活。舅舅從就喜歡勞動,非常勤勞肯幹,最能吃苦耐勞,上大學時還是醫學院校舉重隊的運動員。他力氣足,幹起活來好像有使不完的勁。他每天都早起下田幹活,最後一個收,回去後再幫戶主挑水擔柴做家務,深受他們的喜愛。那年頭湘西偏遠少數民族的農村常清貧,常年幾乎吃不到葷菜,苗族人會利用農間休息或收工時,在田坎坡邊的草叢中撲捉種指頭小的硬殼蟲,在鍋裏焙炒熟後當美食吃。舅舅試著嚐了一次,可怎麽也咽不下去。

        舅舅從上小學起就有常年洗冷水澡的習慣,冬天也不例外。插隊勞動鍛煉時每天收工後,他會到河溪裏洗個冷水澡。196411月的一天,他突發高燒,全身酸痛,痰中帶血,同學們連夜將他背到城裏州人民醫院就診。照胸片後被診斷為粟粒性肺結核,經抗癆及合並青黴素抗感染治療45天後痊愈,出院後他被提前分配到自治州大庸縣(後更名為張家界市)。19651月舅舅被安排在庸縣人民醫院工作,當時醫學院畢業的醫?分配到邊遠山區很稀罕,他算是個全能醫師,內、外、婦、兒各科的病都看,還經常下鄉出診巡迴醫療,農忙時還要下鄉支援雙搶。這年10月的一天晚上,縣醫院突然接到緊急通知,溫塘地區衛生院有一產婦分娩時出血,需要立即派前去搶救。該院位於距離縣城40多公裏的山區,舅舅和另一位外科醫生一同即刻步行前往。他們晚8點多鍾出發,連夜跋涉,在崎嶇的道上走,累得即使一邊走一邊打瞌睡也不停頓,次日淩晨約5點趕到溫塘衛生院。到達後他們立刻投入急救,該院醫療條件差,設備簡陋,產婦已處於嚴重的失血性休克狀況,必須盡快輸血,舅舅是O型血,他毫不猶豫地卷起衣袖,立即給產婦獻了300毫升鮮血。遺憾的是,雖然經過全力搶救,最終並未能挽回產婦的生命,大家都很難過。但家屬仍然對趕來搶救病人的醫們表示非常感謝,並煮荷包蛋給他們吃。停留一晚後,舅舅和他的同事又啟程徒步趕回縣醫院上班。

 

    1966年年9月,舅舅被派往大庸縣大型水利工程指揮部醫療室工作。工地場麵大,日夜施工不停,他每天要到工地巡診,白天忙個不不停,夜晚也要時常出診,為廣大民工治病療傷。有一天,發電站工地一位民工不慎跌入河裏溺身亡,屍體被河水衝到了對岸的河灘。隔岸觀望的人很多,們都很害怕,當時湘西的民眾封建迷信思想嚴重,普遍有著對死人的恐懼,都不願接近屍體。舅舅自告奮勇,決定過河去把那位不幸罹難的工的遺體背過來。到達河流彼岸,需要跨過一條激流滾滾的泄洪渠道,渠道上麵隻有一根獨木橋。舅舅過到河對岸,足勇克服己的心理畏懼,隻身將死者的遺體背了起來。他走在獨木橋上,感到背上的屍身特別沉重,屍體的雙臂搭在舅舅的肩上,垂在胸前不停的擺動。舅舅小翼翼,一步一步地踏穩腳步,終於將遺體背過了河。現場所有的都佩服舅舅的勇氣,他在工地的突出表現, 受到廣大民眾和領導的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