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平自傳(10):讀研期間的一段情感經曆

打印 (被閱讀 次)

89年入讀碩士研究生前,我還有幸參加了幾次學術會議。一次是代表寶鋼自動化部去成都參加了冶金自動化學會年會。寶鋼去了三位代表,還有一位是生產部的小周,另一位是寶鋼自動化部部長虞孟起。那時候虞還兼任總廠廠長助理,虞在會議上解讀了美鋼聯為寶鋼做的信息係統戰略規劃,我則介紹了寶鋼利用3+網開發冷軋合同轉換係統的經驗。那時候我不會寫論文,因為大學裏沒教過怎麽寫論文。所以北京鋼鐵研究所(現在叫鋼鐵研究總院)的顧炎所長(正廳級)對我寫的論文很不滿意。這是虞部長告訴我的,但是虞部長則不這樣認為,他認為我的論文是幹貨寫得不錯,我的文章就是回顧了開發過程,真的在格式上都算不上論文。好在顧所長雖然位高權重,不是我的上司。

那時候讓你去開會,就是一種獎賞。在成都,我和虞部長還有小周一起遊覽了武侯祠和青城山,我和小周還去了峨眉山。在成都還見了同學劉軍,當時他在成都一家軍工企業工作。開完會,虞坐飛機回滬,我和小周則坐火車到重慶,然後買了船票,坐船順流而下。小周在重慶還買了一對竹躺椅,我們就把竹躺椅放在輪船的甲板上,一路欣賞沿途風光,沿途經曆了著名的三峽,那時候葛洲壩還沒建成,所以還沒實現毛主席的“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的遺願。因此我們還可以領略到三峽的險要和自然風光。船在中途停靠了幾座四川,湖北,安徽,江蘇等省市的沿江主要城市,在武漢換了航班,到達上海,那是一次很難忘的旅遊經曆。

還有一次學術會議是在新疆,我遊覽了天池等名勝風景。在上海工業大學讀研期間,則去黃山參加了全國管理信息學術會議,隻記得一起吃飯時候有一個叫楊學山的,是北京國家信息中心的一個處長,知道我是寶鋼出來,他很願意和我交流。那時候沒有互聯網和微信,回去以後就中斷了交流,後來楊學山擔任了工信部副部長。

我在上海工業大學讀研的導師是張吉鋒,張老師也是南下幹部,調幹生,原來在交大,後來調到上海工業大學,他做學問有點吃力,但很努力,終於在離休前拿到了正教授職位。張老師人很不錯,我的另一個導師就是寶鋼自動化部的虞部長,他是正教授高工。

在上海工業大學的學習比較平淡,可以回憶的不多。一件事是我原來省常中的學弟沈堅,他比我低兩屆,但在省常中時第一年住一個集體宿舍,所以我們就像兄弟一樣。他是複旦高分子化學畢業,中山大學讀的碩士研究生。那時候他在某個外資企業工作,不知道何事到上海,估計應該不是公出,因為他借住了我的宿舍幾天。我見到沈堅很高興,因為自從他離開複旦,已經有好幾年不見了。他在複旦的時候還到寶鋼來找我玩,我們一起隨寶鋼鋼管站組織的旅遊去了蘇州西山,我也去複旦看過他幾次,沈堅擅長篆刻,給我刻過一枚印章。他去中山大學讀研前,我還給了他100元人民幣。沈堅後來擔任殼牌潤滑油中國區總經理職務,現在是中國和殼牌合資企業的副總裁。我在新加坡工作的時候回國住在北京的一個賓館裏,他還專門去賓館看我,那時候他已經殼牌潤滑油的大中華區總經理了。

還有值得回憶的是一段情感經曆。我們碩士班上那時隻有一位女生,長得很漂亮,我就動心了,總是找機會和她聊天。那是第一個學期快結束的時候,要放寒假了,她準備在回家之前燙下頭發。她就問我哪裏可以燙頭發,我說我知道,我陪你去吧。她燙了一種那種類似非洲女人那樣蓬鬆的頭發,特別好看。等她燙好頭發,我一下驚呆了愣在那裏好幾秒,忍不住就讚美了一下,說你真漂亮。她則對我報以微微一笑。我看得出來,她似乎對我也很有好感。但是我們那時也隻是到此為止。沒過幾天她就回杭州了,我則回到了常州。

回到常州後,我對她是日思夜想。過了兩天,我就對我爸我媽說,我要去一趟杭州,也許今年不回家過年。我就買了一張去杭州的火車票,一路上想象著見到她會怎樣呢,她會不會拒絕我?如果拒絕我我該怎麽辦?那心情就像在心中有一萬匹野馬飛過,亂糟糟的。想來想去,一路心神不寧地到了杭州。到杭州已經是晚上,我有她家的電話,就在公用電話上打了一個電話給她。正好是她接的,我就說你好嗎?她說很好啊,你呢?我說我不好,我現在在杭州火車站。她說你來杭州了?我說是的,我是太想你了,但不知道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突兀。她說不會的,那你住哪呢?我說找個旅館吧。她就說不用,你等下,我給你安排一下,然後我來接你。沒想到她很快就到了火車站來接我,她說她有點意外,但她很高興,她就喜歡我這樣有個性敢想敢幹的男生。那時候我就親吻了她。

她就把我接到了一個招待所住下,她說招待所比較幹淨。我要去付款,招待所的阿姨說不需要,而且招待所的阿姨對我特別友好,這時候她說她要告訴一下她家裏的情況,她爸爸是浙江省某某廳的正廳長,她媽媽也是處級幹部,這是她爸爸廳裏的招待所,所以我就免費住了。我聽完一下子就傻了,覺得有些意外,另外我覺得我家沒有啥地位,有點高攀不起了。我說你爸爸會不會不喜歡啊我,她說不會的,明天她爸邀請我去她家裏吃飯。原來她已經和她爸爸媽媽說是她的新男朋友要來看她,還給他們看了我的照片。她父母就說先見一下一起吃個飯。

第二天我懷著七上八下的心情到了她家,隻覺得她家特別大,好幾個大房間。她有一個妹妹,她爸爸媽媽還沒回來,妹妹在家裏。她帶我參觀她的家,唯獨她爸爸的辦公室不讓我進,他爸爸居然在家還要辦公?我心想那也太忙了吧。不一會她爸爸媽媽回來了,我很禮貌地叫了叔叔和阿姨,他們去買了一些熟菜,晚上一家人加上我一起吃飯。她爸爸問了我大學在哪念的,家裏有誰,知道我在寶鋼工作,他說可惜哦,鋼鐵企業他不認識人,我能看到他還在那裏腦子飛快地想了一下。我聽言外之意,似乎他對我還比較滿意,我就慢慢寬下心來。

吃完飯,她爸爸對我說,過年了春節期間家裏會有很多客人來,讓我住家裏不方便,所以讓我住在招待所。他說你玩兩天就回去和你爸爸媽媽一起過年,畢竟他們也很想你。我就點頭說是是。她陪我玩了杭州西湖等地。玩的時候,我就問她你爸爸覺得我怎樣啊,她說我爸爸媽媽很喜歡你,覺得你有禮貌,人也長得帥。在杭州呆了幾天,我在大年夜又回到了常州。回到家後我爸爸媽媽看我很高興,他們也很高興,並沒有過多問我的事情。

開學後,我們就像一般的情人一樣去看電影,一起吃飯,一起學習。突然有一天,我看到她臉色很不好,我就問她怎麽了,她說有件事情沒告訴你,我以前有個男朋友的,他是我們的前班主任。原來那時候她大學才一年級,這位前班主任就在某次帶同學去外灘遊玩的時候,趁大家走散了,隻剩了她和班主任兩個人,班主任就突然表白並說我覺得你也是崇拜我喜歡我的。

那個班主任曾經做過一次瘋狂的舉動,發起了一起上海工業大學學生騎自行車從上海出發到西雙版納慰問老山前線解放軍的活動,這次活動給他帶來了很多榮譽,她是騎車團的一員。這位班主任知道她爸爸是廳長,所以他的行為很可疑。這班主任後來又辭職開起了電腦公司,她和這位前班主任的關係在我介入前已經亮起了紅燈,原因就是因為女方的家長不認可,因為她爸爸特別討厭這個班主任利用慰問解放軍來給自己掙名利,而不顧學生們的安危。他們騎車到達西雙版納,還是她爸爸給西雙版納她姨夫到了電話安排接待並慰問解放軍的。因為她姨夫當時是西雙版納地方上的政協主席。

這些事也都是因為後來事情鬧大了,這個前班主任雇了黑社會來打我,她的媽媽就趕到上海來處理告訴我的。她媽媽帶了她爸爸的話給我,讓我暫時回寶鋼冷靜一點時間,他們會給我一個公道。可是事情的發展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位前班主任托另一個他的男學生和我講,她早就是他的人了,而且在她身上已經花了幾十萬。90年不要說幾十萬,就是一萬都算萬元戶了。我聽了當時如雷轟頂,不知所措。在寶鋼冷靜了我一個月後,回到市裏,我決定和她和平分手。

她一年後去了日本,後來還是和這位前班主任結婚了,但是一直沒有小孩。後來她又回到上海在學校裏做軟件,我還帶了我兒子去看過她一次,她看到我兒子的模樣好喜歡。我看著她,那時候我已經沒有了怨言,剩下的隻有祝福。後來聽說他們去了新西蘭移民了。她男人比她大9歲。

我分享這段生活經曆就是告訴讀者,人生中的感情經曆往往充滿曲折和變化,有時候我們會麵對意想不到的轉變和挑戰。我的故事展現了青澀時光的美好和曲折,以及在感情中經曆的成長和祝福。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曲折,但這些經曆也塑造了我們今天的樣子。在麵對挫折和痛苦時,能夠堅強地走過,尋找自己的幸福和平靜,是一種很大的成就。

祝願各位在人生的旅途中找到更多的歡樂和滿足。

美國1號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ushihandyman' 的評論 : 是的現在國內大學都要博士學位
bushihandyman 發表評論於
是的,沒投產,然後送去鞍鋼武鋼實習
老上不來 發表評論於 2024-02-12 12:05:48
82年初去的寶鋼,第一屆分進去的大學生。那時還是個大工地。
老上不來 發表評論於
82年初去的寶鋼,第一屆分進去的大學生。那時還是個大工地。
bushihandyman 發表評論於
班主任大概率是工農兵學員出身,那個年代已經不吃香了
美國1號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草' 的評論 : 好的。我有空修改一下。加上引號等。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挺好的女生,可惜了。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不凡的經曆
邊草 發表評論於
從上海騎自行車道西雙版納?不可思議的事情。
作者敘述過程中,主語變換,讓人讀起來比較累。
bushihandyman 發表評論於
性格使然,如果有人威脅我,我是不會放棄的。
美國1號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hanechen' 的評論 : 還好您沒去。那時候要離開真的很難
美國1號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ushihandyman' 的評論 : 是社會複雜性。她藕斷絲連
bushihandyman 發表評論於
那個年代的人很在乎是不是處女,可惜了
Shanechen 發表評論於
本來說好俺們班82年一畢業便整齊排隊入寶鋼,後來又變掛了,全班各奔東西,如若去了命運該改寫了。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