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待成追憶--蝴蝶(上)《哭著樂》動物係列-2

性情中人,分享真性情。看似古舊書,說的是千秋話。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少年時正趕上中國的動亂時期,被發去熱帶邊疆手“再教育”。在橡膠農場割膠,相對不太苦;去墾荒則更艱苦:荒山野嶺,山高路險,毒蛇潛地,毒蟲飛天。身上常年膿血四溢,螞蝗吸盤常常附體、血流不止,但能拔毒且治愈膿瘡。

高山蝴蝶樹

那一日,我在一人多高的熱帶雨荒草中,手持長柄砍刀,披荊斬棘,爬上了一座尚未開發的高山。我又熱又累,衣服被汗濕透,平躺在地上休息片刻,聽到天上有沉鬱的嗡嗡聲,透過頭上的茅草間隙,看到“黑螰蜂”毒蜂群正在上方飛過,也看到有條漂亮的毒蛇盤在樹枝上。我卻累得“躺平”不想動…。

視線茫然平移中,突然仰看到旁邊有棵大樹,樹枝垂下,枝上樹葉五彩斑斕。正在想這是什麽樹,突然看見一片樹葉衝天而起,可當時並沒有一絲風。我好奇心起,再靠近一點,才看清,那一樹都是超大的蝴蝶,頭尾銜接地掛在樹幹和樹枝上,從樹頂施施然垂下無數繽紛絢麗的花朵。可惜當時買不起照相機,這幅美景就隻能被印在腦子裏,一輩子忘不了。  

電影經典《五朵金花》

這也讓我想起電影《五朵金花》中的“蝴蝶泉邊”那一幕。阿鵬和金花(楊麗坤)在白族的傳統節日“三月街”相逢,阿鵬是賽馬冠軍,遇見金花頓時陷入情網。年輕的金花是合作社長,每天忙於許多重要的事情。但金花也愛阿鵬,於是二人相約,第二年蝴蝶泉邊再相見。第二年阿鵬來到大理,隻知道自己喜歡的姑娘叫金花,卻沒有更多詳細資料,於是他彈著弦唱著歌到處找金花。陰差陽錯,阿鵬前後遇見了五個叫金花的姑娘……,當然最後皆大歡喜。這部片子不但是當時少有的彩色片子,而且中間有許多插曲,是由雷振邦先生作曲,其中那段經典的對唱“蝴蝶泉邊”,應該已成絕唱。

  

據說這部電影和另外一部戲曲片《楊門女將》,曾經轟動當年的港澳和東南亞。有人看了百次之多,還有人專門從海外去大理旅遊,尋找金花。

蝴蝶成絕唱

1994年底,我與當年的插友一起回農場。目力所及處,已經看不到原始山林。原來鬱鬱蔥蔥的層巒疊翠,變成了瘡疤處處的灰色土山。老工人說他們不再用費力去荒山砍草,隻噴灑除草劑、除蟲劑,草就自己枯萎了。隻是原來肥沃的黑土,被化學藥劑汙染,已經灰白板結。當年的蝴蝶盛會,或許已經改飛到越南去了。

從農場返回時,我們專門去了大理,想去蝴蝶泉看那棵著名的蝴蝶樹。在《五朵金花》中,蝴蝶泉水倒映著一樹蝴蝶的浪漫,作曲家雷振邦先生的插曲旋律,加上最美女演員楊麗坤的樸實倩影,都是我心中的最愛。

沒想到,我和朋友坐著旅遊專業戶、“阿鵬老哥”的小馬車,興衝衝地去到蝴蝶泉。眼前隻有一幅頹敗的景色,蝴蝶樹枝幹葉殘,半死不活,樹上沒有一隻蝴蝶也沒有一隻小鳥。

蒼山洱海依然美麗,隻是不斷有小孩子,追扯著賣小商品。孩子那麽小,在馬車後麵連跑帶喊,我心中不忍,就買了一些銀手鐲、項圈什麽的。回京後小女兒很喜歡,沒想到,剛戴上一、兩天就皮膚紅腫甚至潰爛,趕緊去看醫生塗藥。也不知道在裝飾品表麵,用了什麽有毒的化學塗料。

2019年底再次去大理,管理改善了很多。想再去蝴蝶泉,可導遊說蝴蝶泉已被裝修成旅遊打卡點,仍然一隻蝴蝶也不來。我隻能把美好夢想留在記憶中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