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240.到處玩女人,甚至耍流氓

本人近期完成了曆史記實故事,以我家四代為中心,在中國從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甚至世界所發生的真實故事。希望讓後人知到也可作為曆史的側影,供寫這段曆史的人參考。也是一為老人在離開世界之前想說出的話。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埃及

飛到開羅,下了飛機,找到領隊一個很有經驗的近五十歲埃及人。和我們同時到達的還有幾個人。帶大家到旅館,由於司眼不好,總讓別人先行。待我們準備乘電梯時,一個美國男士低聲詢問領隊,這裏提供性服務嗎?領隊說他們不做這個業務,如果自己找,他不管。並說在旅館、船上、靠岸景點等都可找到。

我和司都聽到了,看來這美國男人剛到旅館就想著性和司一樣。

旅遊計劃安排很緊,這是第一次來,什麽都沒看過,司每天認真參觀,沒有急著找妓女。我希望這次旅行可以不找。

坐上尼羅河的旅遊船後,開始一兩天,都跟著大家下船。參觀幾千年的遺址,看壁畫、古象形文字,極有興趣地提著問題。我當時把他想成喜歡曆史,求知欲強。第三天就不上岸了,我已經習慣,這難得的旅遊我一定好好參觀訪問。晚上回到船上,他得意地拿出一個純棉的長桌布、一個圓桌布給我看。我明白下過船找過妓女,這東西也許是妓女給的回扣、也許帶她去買的。總之這是家裏不需要的東西。回國後他不再提此桌布,我把它鋪到餐桌上,換掉其母美麗的鉤針製品。不久他還是覺得母親做的好,這兩條就變成每年請客時使用,他可用此吹噓到過埃及。

在遊輪

舒適的遊輪

2002年秋第一次坐遊輪是哈瑞建議坐同一條船,慶祝玖荌生日。在邁阿密上船,一到入口,就被拉著照相,我倆都很激動,照了像。後來才知道這是要付錢的,我看照得不錯就買了。否則他們掛在過道上讓人欣賞,實際就是逼人去買。後來再坐遊輪一定不照,因為我們有相機,不用如此匆忙地照像。

在船上,最豐富的就是吃,除有24小時自助大餐廳外,還有特殊風味小餐廳,或有晚宴正式大廳。在泳池邊上有食物雕刻,有水果供應。有時還有巧克力展覽。每次坐船,怎樣控製都要長五磅,有人說會長30磅。

每天晚上有百老匯劇場演出、還有很多在小演出廳演不同的小節目。最後還有舞會。

露天和室內的遊泳是我倆最愛,但在船上他遊得並不多。在停靠處如有海灘,他也不去遊。

船上有許多鋼琴,我一定保證自己練琴一小時,最愛彈的地方是清早五點到六點在自助餐廳的鋼琴上,那時沒有什麽客人用餐,是工作人員在準備,這時可以彈給他們聽,他們非常高興。有時我沒去,還會問我怎麽不來彈了。

有時可到小演出廳彈,這些小房間早上非常安靜。沒有什麽人坐在裏麵。但也遇到特殊情況。一次我彈琴,一個中年男士過來,讓我買他的書,這本書專門講彈鋼琴大指的動作,和訓練方法。我問他是專門演奏鋼琴的?他說業餘,但有心得,就寫出來。他還說一個怪論,學琴就是從肖邦練習曲開始。我說手指不會動、五線譜不認識怎能彈?至少要有四、五年基本練習才能彈,他很反對彈車爾尼練習曲。

還有一次,我正在彈,一個老婦人走來告訴我,他丈夫是鋼琴家,我走過去請他來彈,他不彈,讓他指導也不說。不知真假。是否用這種方法不讓我彈?

第一次坐遊輪,開始我倆總在一起,因為十多層的大船,司眼不好我怕他走丟。所以我都是在他沒起床去彈琴的,然後我們整天都在一起。第一件事遊泳,大家都去吃早飯,池裏沒有人,很好遊,然後淋浴、早餐。白天有時去找哈瑞和玖荌聊天,有時看人家下棋、打牌,有時到甲板上投籃、打老人門球等。每次停靠,我們都下船去逛,

快結束了,我以為船上活動豐富,可以不去玩妓女了。一天我們坐在大廳聽音樂,我回房間上廁所,走前我告訴他馬上回來,不要離開。

等我回來,他沒有了。會上什麽地方?我去找哈瑞,他們沒見。我突然想船上有按摩店,是否去那裏了,查了登記薄,沒有他的名字。一個個活動地方,如圖書室,大小休息室,所有公共場所我都仔細找遍,包括能站人的每個小拐角。我確認沒有。當時沒想到如此昂貴船票的地方有妓女,她們能撈回本嗎?

如果找旅客中的女人,大家都看見我每天挎著他的胳膊,特別是晚宴時,我穿著時裝,帶著戒指、項鏈、耳環,光彩奪目,很引入注意。說明他是帶著妻子或女友的,誰還會要他?

一直到我回房間找他吃晚飯,他才回來,這幾個小時上哪了?他說就是在那個大廳睡覺,我知道這是假話,因為在那個大廳我來回走了不知多少遍,每個角落都找了。既然他這樣說瞎話,就給他台階說,我沒注意到。

這次旅遊後他說真不知坐遊輪這樣好。從此我們常去坐遊輪,而且他的臊事暴露無遺,簡直讓我看到他是個老流氓。

在船上玩妓女

有一次剛進房間放下行李,我建議休息後,一起去認識這條船。他說他不舒服,讓我自己去,然後回來找他,我真信了。為看每層的設施。就乘中間玻璃電梯下樓。

下到大廳,突然看見司在辦公室窗口說話,他是用其他電梯下樓比我還快。也明白他已經預定了妓女,所以來後馬上聯係。

我走到窗口拍了他的肩膀,譏笑地問不是不舒服嗎?來這裏找什麽?那個工作人員看了我倆一眼,大概心想這老頭真花,帶女人來,還來找妓女。

第一天的晚宴是船長對遊客歡迎的雞尾酒會,然後是大晚宴,我像往常一樣打扮得非常出眾,挎著丈夫,得意地從高台階,下到餐廳,到座位上。這一路引起很多人回頭看我幾眼。我就是要大家知道他是我丈夫。

第二天靠岸,他不下船,很多人詢問老先生不下船?我隻是笑笑,不答,以後沒人問了。我猜他們看見他有妓女了。有的單身男士主動為我照相,陪我走一段,表示對我的同情,對他玩女人的不滿。

有一次在午餐自助餐廳,我去給他拿飯,一個黑女人坐到他的旁邊親熱地說話,我端著飯隻能坐到對麵。我明確告訴這個妓女我是他的妻子,她還不知羞恥地拉著我先生的胳膊,我先生馬上把頭扭到另一端說不需要她。

這次讓我看到船上有這種散戶妓女。不屬於辦公室管理的。後來這黑妓女,找到了一個白男士,處處掛在他的胳膊上,這樣可以和這男士住同房間,全陪,掙大錢。她可真賺了。完全不會賠本。大多負責臥室的清潔工就是妓女。

一個清潔工給司“灌”了迷魂藥。每天從早到晚喊著她的名字。一天早上我們剛準備去吃早餐,這個清潔工路過,他馬上忘了去吃早飯,追著她跑,她看我在後麵,馬上進入隔壁房間把司關在門外。司這才清醒,我逗司,這樣著迷!司說又不會把她帶回家。過了兩天告訴我她生日,要送她錢,我明白要算賬了。

為了這個清潔工,他放棄了去看巴達馬運河。本來坐這條船就是為看貫通大西洋太平洋運河的。到了這裏,被女人迷得丟了魂。

還有一次在船上遇見一個盲女士,第一次是坐著聊天,他知道女士看不見,女士不知道他,他自我介紹,兩人同病相憐,我和這女士丈夫,看著他們聊天。第二天到餐廳司就去找她,要和她一起吃。我和她的丈夫沒管。幾次之後,他們倆坐在一起吃飯時,情人般親昵地握著放在桌上雙手。那位男士不高興了,說了他們倆,從此我再也不許他吃飯時去找那個女士。我說人家丈夫不高興了。司又是同一句話:不會把她帶回家。

有一次剛坐完這條船,一個月後又坐該船,同航線。我問司這不是重複嗎?他頂我說不想去就不去。我明白被這船的妓女迷上了。

這次在船上,任何停靠他都不下船,白天不知去什麽地方。可能這個妓女有自己獨立的房間,但最後司病得不輕,船上的藥不管用,停靠之後,我馬上去找藥店,語言不通,人生地不熟,太困難了,買了抗生素,算控製住。回紐約後,我說馬上去醫院,他說好了,拖了一個禮拜,我覺得咳到支氣管,不能再拖了,這才去,是肺炎,醫生說老年人最怕得肺炎會死人的,讓他住院,一周後才出院。是否在船上與妓女躲在寒冷地方做愛,著涼轉肺炎了。玩女人不要命。

他不願承認玩妓女造成重病。後來再也沒上過這條船。

在船上耍流氓

在船上他隻在演出後陪我去跳舞,晚飯後演出前這段時間,在劇場外麵有舞會,他不想參加,就到劇場站位子。

一次我在開演前進去找他,隻見他和坐旁邊的女士頭緊靠在一起低著頭,像情人一樣握著手,我看見他拿著女的手,在褲外去撫摸他的陰莖,簡直忘了這是公眾場合,我用手指彈了他的頭,坐在他們後麵的人都驚奇地看著我,因為大家都認為他們在談情說愛,怎麽會出現我這個女人,我毫不客氣地讓那女人坐過去,我坐在他們中間告訴這女人我是他的太太。這女人說不知道,這才坐得遠了一點。後來也沒見他們公開在一起。

我猜這個女人正在高興找到了男友,不知他是個到處找女人的騙子。

還有一次我們吃完飯晚了,演出大廳燈已熄滅,很難找到兩個相鄰的位子。我看到在側麵一排,第一位子空,然後一女一男,裏麵有個空的,我讓司坐在第一個位子,旁邊是個女人,我坐在裏麵。開演後就聽這女士大喊,“不許摸、不許摸”,並對旁邊的男士說他在耍流氓,要告保安去。我一聽,不好了,不要把事情鬧大。馬上說他以為我坐旁邊。這時女士同意和我換位子。我想這樣多年在一起,從沒看到他會這樣耍流氓。

我這才認識到他對我沒有任何流氓動作,還是尊重的。對其他女人,是極不尊重,要痛快地玩弄,包括妓女。人不可貌相,平時看他眼睛不好,傻傻的,顯得很斯文,實際上是個大流氓!

terrylin1234 發表評論於
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無完人
DoraDora200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eoInSJ' 的評論 : 佩妮的確是司的正牌夫人,隻是給了司性自由。但是佩妮還是希望司能陪伴自己,而不是去找性伴,所以氣惱臆想。一對原配幾十年的夫妻,到老性不匹配了,女的容許男的出去嫖妓也是有的。因為不想離婚毀掉一個幾十年的家啊。
LeoInSJ 發表評論於
感謝佩妮把她的人生經曆記錄下來與我們分享。我不同意有些讀者批評佩妮臆想造假。要真造假,何不編個讓人感動羨慕的故事,而是這麽難堪尷尬的醜事?在這裏為佩妮的勇氣喝彩。

不過我也對佩妮的應對有些不認可。她和司的婚姻從頭到尾都是sham marriage,兩人為了各自利益湊在一起。司對她無多大性趣,性事也不和諧。佩妮既不是司的愛人,更不是情人,就是佩妮自己承認的保姆角色。佩妮不知怎的,時間久了對這個sham marriage投入了真感情,以正堂夫人自居,處處約束司找性伴,還站在道德至高地對司的性亂大肆抨擊。司的性癮又不是新鮮事,佩妮不能吸引他,又不能性滿足他,還要把他的幾乎唯一樂趣掐死。不知後麵還要鬧騰出啥事,我看就這點兩人散夥是遲早的事。
格利 發表評論於
司動物性強,性欲過盛。
非常時期2021 發表評論於
白垃圾們就是這麽過日子的。
littlerabbit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佩尼燕京人penny' 的評論 :
” 有的單身男士主動為我照相,陪我走一段,表示對我的同情,對他玩女人的不滿”,這大概想多了,不管司是什麽樣,別人也很難知道,別人為你照相隻是禮貌,對哪個單身出遊的都會做的,不至於出於同情。另外說郵船辦公室有這項服務就太過了,我不排除有個別人做這種事,不可能在郵船辦公室提供。
goodmum 發表評論於
感謝佩妮的真實描述,加深讀者對生活的領悟理解,拓寬大家的視野。

如有的讀者評論,覺得司未必是精力旺盛,而是一種嗜好。

古人言:富貴不能淫。說明淫是富貴的副產品之一,隻有潔身自好有高尚追求、情操和理想的君主才能遠離。

古人的淫,未必是性,而是欺壓別人,用自己的優勢,比如地位、金錢。從這點來說,司也不完全是性欲旺盛,而是用這種方式占人便宜。
佩尼燕京人penny 發表評論於
歡迎評論發表你的高見。請耐心看完本書,自己會得出符合事實的結論,這裏不再解釋。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北美老瓦說的好。生活有很多不堪,真實的表達很了不起。作者寫書的意圖可能和讀者的有差距,所以很多人看了失望,喪氣。
heidi876 發表評論於
這個她的這個故事我是相信的,我見過這樣的中國人,我的同學的父親。他是一個退伍軍人,在那個年代有著很好的出身,是一個單位的領導,他與單位的清潔工,任何人他都能勾搭上。他媽媽是高級知識分子,成天有人來告狀。他家有電視,女鄰居到家裏來看,他突如其來的就從後麵抱住人家。她們都不在家,過節了,她媽的弟媳來家裏拜訪,他上去就抱住了人家,氣得對方回家之後,立即寫信給我同學的母親。她母親的女學生多年之後來家裏看望老師,幾天之後她母親接到學生的電話他去人家單位去找人家了。我們同學當時都被提醒,和她們不在家,不要去她家,可是我們不理解,就有同學去找她,剛進門坐沙發上等了一會兒就被他上來抱住了,二十歲左右的女孩子,嚇死了。他現在已經近乎九十歲了,還健在。有高工資,所以那個年代,還需要他的工資養家。
秒秒 發表評論於
嗬嗬。給你一個真實的西方人生大多數禮教仁義人士也不敢相信。這些人寧願相信她是祥林嫂第二。
竹野 發表評論於
感覺作者活在臆想中
北美老瓦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還是態度問題,不想付出的代價就是如此。剛移民時一個朋友在超市找到買魚蝦的工作,結果八年以後人家成了店長。天上永遠不會掉餡餅的。
leo-不再沉默 發表評論於
請注意,司可以性欲旺盛,但到處都是兼職妓女就太匪夷所思了,甚至連醫院的護士也是妓女,還和男同事分成 。我們也生活在美國,周圍也是美國同事,難道佩尼的美國和我們的完全不一樣?
春暖花開2016 發表評論於
偏執,狹隘,臆想,博主心理有問題。
要做手腳滴 發表評論於
司玩了這麽多次的妓女都沒有一次實證或捉奸在床,都是博主“臆測”出來的,所有的女服務員,女清潔工都是嫌疑的潛在妓女,博主活的的真累!
朝花秋葉 發表評論於
不覺得有什麽離奇的。碰到特殊的人就會經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佩妮是從她的當事人角度來記錄,她記錄了她自己真實的想法。大家作為讀者,可以有自己的判斷,自己的理解。
前麵說的是的,有些人就是性欲過旺。知道一些男性,很聰明,有精力,到了快70還跟原配離婚(因為原配性功能不好,這個還是中國人),另一個美國人,又找了小姑娘。
所以大家要理解,人跟人的差異真的很大。我們在中國感覺不出來,因為我覺得我們從建國到文化大革命,讓我們人之間的差異變小。但是美國,各種各樣,所以大家還是要放寬眼睛去讀。
順序是否有要求 發表評論於
作者是以天馬行空的編司的玩女人的事而吸引讀者,作者根本沒有親眼看見一次司在遊輪上的性交易,完全是憑 空捏造司在船上招妓。 在遊輪上買性和賣性是非法,很容易被抓, 那這個遊輪公司會被暴光, 罰款
leo-不再沉默 發表評論於
看了大家的評論,我也覺得你的經曆太離奇了。司那麽大歲數了,又幾乎全盲,每次都能順利找到性伴,那些房間清潔工和服務員就那麽不挑食嗎?給錢就幹,這麽簡單?說的好像這些人都是兼職妓女似的
白風 發表評論於
這個不能算真正的婚姻。佩妮婚前就知道男方的不檢點,還有結婚。婚後如此,還不離婚。這是因為得到了物質交換。既然這樣,應該把自己看成是男方的保姆或私人助理。現在”雇主“已逝,口下留德吧。我更關心的是佩妮如何得到身份,在逆境中生存,在異國紮根。不如多謝謝這方麵的事情。
SINEAD4273 發表評論於
That's called SICK

Sorry to say.
eagleinflight 發表評論於
既然你寫出來了我就問一下:你丈夫跟你出遊的時候公開找女人亂搞,周圍人都看到眼裏,你卻打扮出眾挎著你丈夫招搖,讓人家都知道這是你丈夫,你從來沒怕過別人會在背後笑話你嗎?
地主不好當 發表評論於
你是臆想症還是沒有自尊啊?真的給女人丟臉。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司的性生活真夠亂的
竹風_如火 發表評論於
聽起來,很是不堪。怎麽都讓你遇上了。能夠在那裏買到抗生素?藥店裏?沒有處方誰賣給你!真的有病,船上有醫生,隻是貴一點罷了。如果隻是你淘來點抗生素,船上的藥不管用,好笑了。
俺也坐過很多此船,沒見過你老公那麽不堪的事。沒見過船上的妓女。
很多船,晚上的時候要求正裝,花枝招展的女人們多了,還有長裙拖地的呢,你就特別引人注目了。很多西人,喜歡誇講人,特別是對女人,一定是誇講,那隻是出於禮貌,出於對女人的尊重,把這些想成,誰誰愛你,當了真,就荒唐了。太自戀了。
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在船上?如果是真事,你早該代他去看病,這是病太。

不知道你是為了吸引人眼球,還是編故事,越來越離譜了。
ialord 發表評論於
如果一個妻子明確表示不喜歡性生活,就不要阻止丈夫有婚外性行為。又要馬兒不吃草,又要馬兒對你好,不現實也不人道。
螺絲螺帽 發表評論於
繼續跟讀, 覺得司就是個動物, 嗬嗬!
GoBucks! 發表評論於
哈哈,佩這警察做的可真累啊。經濟上不獨立隻能這樣了。此外,司如果住養老院,女人恐怕不是問題,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就怕體力不支。
cwang28 發表評論於
夫妻兩的性差異確實太大太大了 一個是天上。一個是海底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佩妮好, 感覺你其實就是司的一個高級貼身保姆,還兼帶點夫妻的名份,在司亂搞時你還是有點吃醋和維護你的妻權的。 不知除了性你不能也不大想控製他外,其它方麵你是否有話語權,比如家庭裏各種決定和開銷,好像也是司說得算。

你的經曆的確很特別,是我們這裏大多數人未曾聽過的,其中有很多無奈,為了生存和過上好一點的物質生活想來不少外來移民也許也和你一樣不得不委曲求全地做交換,甚至不得不先把自己的尊嚴放一邊。 生活的艱辛和殘酷被你真實地寫出來了,希望你今日的晚年一切安好。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是不是荷爾蒙過於旺了哦,,,男女其實都有這類人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