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去了嗅覺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個夏天太熱了!熱的我失去了嗅覺。是嗎?真的是因為熱的頭腦發昏導致失去嗅覺的嗎?不,絕對不是,我中招了。

周六,7/30/2022,去市中心領著孩子去看棒球比賽。是安德魯的媽媽一早打電話邀請我們去的。我早在放假前就和她打過招呼,說暑假可以帶孩子去市中心看棒球,去水族館,去湖邊。七月份我們去迪斯尼,回來自動隔離一個禮拜,七月底就可以和她家孩子一起玩兒。

她是西方人,做事兒很扒實,他們也懂棒球,買的票是個熱門賽。她和她老公帶著安德魯和坐嬰兒車的小妹妹和我們一起去了市中心。

我們是做火車去的,車廂裏滿滿都是人,周六不僅僅有棒球賽,還有著名的加勒比海狂歡節。車裏幾乎沒人帶口罩。敢去人多地方的人,根本不怕病毒。

從美國回來後,我這個慫人經過測試也徹底放開了,去超市也不帶口罩,去餐館也不是拿了就走,也敢進去堂吃了。我在路上,還和安德魯的媽說,我認為新冠已經終結,我回來這麽久,都沒感染。在美國,根本沒人帶口罩,我去了迪斯尼,人擠人,也沒事兒。

叫我嘴賤!

禮拜天早起,覺得嗓子有點幹。我安慰自己,禮拜六在棒球看台被曬壞了,中暑了。嗓子和肺SuperDry。到了中午,有點體力不支,然後打起寒戰。用不接觸的紅外線溫度計一側,腦袋不燒,但肚皮,脖子和腋下都三十九度。傍晚給我媽打電話還說,我中暑發燒了。我嗓子不疼,鼻子也通氣,肯定不是感冒。就是昨天曬到了,頭疼,不舒服,有點缺水發燒。我媽說不是新冠就好。

第二天,我睡一覺燒也退了,隻是輕微頭疼,我覺得還是曬的。我精神恢複了,除了覺得呼吸幹燥,頭疼,還是啥症狀沒有。到了晚上,又給我媽打電話,我媽問我,好了嗎?我說,好了,除了頭疼,啥事兒沒有。說著,說著,我突然覺得一個鼻子堵一點點,還留了清水。和我媽放下電話後,我懶洋洋的想,鼻子不舒服了,可能要糟糕,就想做一個測試。家裏一堆快速測試盒子。測完,傻眼了,二道杠。趕快上蓮花清瘟!然後給安德魯媽發短信。我昨天發燒了,今天檢測,新冠陽性,下周五去水族館取消了吧。對不起發這個壞消息。

知道自己陽了後,我十分懊惱。這肯定不會是火車感染上的,一定帶毒很久了,被這麽一曬,一折騰,體力不夠,讓新冠鑽了空子開始發威。也怪自己,從美國回來後,警戒心沒了,到處窮嘚瑟。孩子爹冷嘲熱諷,看看你,一直這麽小心,最後不堅持,咱家你第一個得新冠!你真有本事。然後就不讓我和孩子們接觸了。

禮拜二在家上班,跟老板說周三,周四不去公司了,新冠了。老板問我感覺如何,我說發燒已經好了,症狀輕微,除了頭疼,呼吸幹燥,沒啥大事兒。

禮拜二晚上,發病第三天,在我們家微信群裏又嘚瑟,我沒事兒,除了頭疼,呼吸幹,稍微咳嗽,什麽問題也沒有。病毒已經弱化。

我又嘴賤!

第四天中午,我失去了嗅覺,咳嗽已經止不住了。還好,我不不停測血氧,都是97/100以上。當我失去嗅覺後,我的聲音也失去了,才發覺肺部和嗓子,被新冠不知不覺中吃了一個大洞,空空的。除了幹燥還是幹燥。

今天,給家人打電話說。不要主動去感染新冠,能避開盡量避開,這新冠確實詭異,和以前的感冒病毒發作是反的。它是悄悄進入你身體,等你知道它來了,它已經破壞你很久了。之前款式直接入肺搞破壞,現在這款悄悄進來讓你發燒,疲憊,然後在呼上吸道慢慢作妖,威力到了四,五天才看出來。等你察覺不對後,破壞力已經不小了。症狀跟冬天常得的重感冒很像,比流感要威力弱點。我最沮喪的是嗅覺徹底沒了,嘴是苦的。因為這個,我認為要千萬小心,能不得不要得。

我的辦公桌不在我隔離的臥室,為了防止孩子感染,我每天下班都給辦公桌消毒。新冠爆發後,咱美國親人給訂購的醫用紫外線消毒燈,裏麵配杜邦的cover all還有頭盔,眼鏡還有手套。兩年多,沒拆過。這次,我搬出來,每天給辦公室消毒,然後回自己臥室。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有打過疫苗嗎?
Yu-Yuan17 發表評論於
我也中招了。味覺嗅覺失靈,但還有點。咳嗽多。有點氣短。
覺曉 發表評論於
我也曾經感覺嗅覺不靈,丁香花開時,後來覺得還是好了,薰衣草聞得到。等你徹底恢複,不要太急。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抱抱。 症狀很像感冒,但失去嗅覺是 Covid 特點。 你孩子怎樣? 你這套設備很專業啊。 保重。祝早日康複。
遊海兒 發表評論於
Touch wood
ahniu 發表評論於
大驚小怪。
zhige 發表評論於
“在美國,根本沒人帶口罩。。。”,----- 一直有人戴口罩哈,特別是室內,最近看到戴的人多了。去露天的農貿市場,也有人戴,特別是老年人。一些機構如醫院、寵物醫院等等,工作人員必戴口罩不說,並要求來訪者都要戴。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