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麵櫃驚詫論

筆名竹心, 分享心靈世界(均為原創, 謝絕轉載.)
打印 (被閱讀 次)

曾與朋友談論童年往事,從故鄉小吃,聊到當初的粗細糧供應,自然而然地便聊到了麵櫃。朋友睜大眼睛好奇地問麵櫃是什麽,我則瞪圓了眼睛回答麵櫃就是放麵粉的櫃子呀!朋友繼續睜大眼睛說為什麽叫麵櫃而不叫麵缸。我解釋因為麵粉是放在櫃子裏不是缸裏呀。那天,兩個分別來自於南北方的友人,瞪大眼睛一問一答,真實演繹了一番麵櫃米缸驚詫論。

朋友的家鄉缸裏放大米,我的故鄉麵櫃儲麵粉。一日與母親電話聊天,談論起與友人麵櫃米缸驚詫論。母親說麵櫃幹燥、通風好,防潮防蟲,適宜存放麵粉。北方麵櫃、南方米缸,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各方的米麵自有各方的儲存之道。

記憶裏的麵櫃為長方體。六麵均由薄薄的木板打造而成。麵櫃的蓋子分為前後兩部分,後麵的一部分大概是整個麵積的三分之一,是固定的。前麵一部分約三分之二與後半部分用合頁相連,可以打開。我們家最大的一隻麵櫃長約三尺、寬二尺,高不到尺。母親把麵櫃的外部漆成深黃色,又把麵櫃裏麵的底部、側麵和上部均用雪白的紙張糊上,平平整整、幹幹淨淨。記得家裏有好幾隻麵櫃,大小不等,一溜排開。分別存放各類糧食,最常見的是白麵粉、高粱麵粉、玉米麵粉、蓧麵粉、蕎麥麵粉、還有小米等。

上世紀七十年代的生活清苦,按戶按人按比例憑票供應,而且粗糧所占比例極大。家鄉的粗糧主要是高粱麵和玉米麵,但是家人都喜歡吃高粱麵。因為高粱麵可蒸可煮可煎可幹可稀,可蒸茭殼兒或魚兒,包餡變成蒸餃;也可和麵做成各類湯麵,麵條貓耳朵麵疙瘩皆宜, 配上豆腐、白菜、粉條等各類菜肴;還可攤煎餅,卷酸菜,吃起來也是津津有味。所以家裏最大的麵櫃裏總是裝滿了高粱麵。父親隔一段時間去糧店買麵,自行車後座上堆放兩袋高粱麵,拆開一袋,倒進麵櫃,再拆開一袋,再倒進麵櫃。我最喜歡看父親往麵櫃裏倒麵粉,把整袋麵粉的一端支靠在一側麵櫃上,撕開口子,袋子逐漸傾斜,麵粉緩慢流進麵櫃。到了最後父親把袋子口朝下兜開,使勁抖落幾下,麵粉紛紛揚揚地落下,又紛紛揚揚地飛起。飛揚的麵粉,在陽光的照耀下成為一道流動的光影。待麵粉落定,父親喜歡抓一把麵粉在手裏,放到陽光下,眯起眼睛仔細查看高粱麵的色澤。如果顏色發白,父親便滿心歡喜,笑容浮上麵頰。如果色澤發紅,父親會歎一口氣。最後,父親蓋上麵櫃,再壓上幾隻厚重的瓷盆,以防老鼠溜進去。

    待到做飯之際,母親拿一隻麵盆走進儲藏間,打開麵櫃,用一隻碗挖出兩碗麵粉,回到灶間,和麵做飯。待麵粉見底前,父親會再次拿著糧本騎車去糧店買麵。如此反複,周而複始,年少時的日子就在父親買麵、倒麵、觀察麵的色澤和母親挖麵、和麵,全家人一起吃麵的循環裏悄然流逝。

到了七十年代最後兩年,突然間,父親每每馱回家的麵粉由高粱麵換成了白麵粉。唯一不變的,是父親依舊在關上麵櫃之前抓一把麵粉出來,放到陽光下觀察麵粉的色澤深淺。記得一日好奇地問父親為何現在全部買白麵了。父親回答糧食政策全然放開。可以用糧本供應的兩斤粗糧買一斤細糧。而我們家的糧本上積聚了很多沒有吃完的粗糧。記得從那時起,家裏的主食換成了以白麵粉為主,高粱麵等雜糧隻是偶爾吃吃,嚐個新鮮。再後來,粗糧成了稀罕物,托人找關係才可以從鄉下買一些高粱麵回來解饞。

八十年代中期搬進父親單位的家屬樓以後,新樓房配備新櫥櫃,老舊的麵櫃留在了老平房,變成了雜物儲藏櫃。麵櫃便從日常生活裏消失了。

光影流年裏,父親離開了我們,母親也已風燭殘年,老屋不再有人居住。隻有裝滿舊雜物的麵櫃,依舊靜靜地守候在那裏。如果說人生是一場場在不同場景演繹的戲,那麽麵櫃就是年少歲月舞台上的一個道具。而我呢,老屋裏的戲份演完了,場景換到了新居,新城,新國家,擁有了新舞台,新道具。麵櫃漸漸被遺忘。今晨的陽光下,回首往昔,想起那隻承載了年少時光和情感記憶的麵櫃。仿佛看見父親手捧一把麵粉,眯起眼睛查看色澤,而我還是那個仰頭看父親的小女孩。等疫情結束,可以回家時,一定要走進老房子看看那隻麵櫃,為它拍照留影。

又是周五了,祝福來訪的眾親周末快樂!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隻知道有裝衣服的櫃子,還第一次聽說有放麵的櫃子。” 也有同感。第一次聽說家裏還有麵櫃,感覺很有意思。很喜歡看杜鵑的回憶故事,就像看電影一樣。祝闔家幸福安康!
魏薇 發表評論於
隻知道有裝衣服的櫃子,還第一次聽說有放麵的櫃子:)杜娟非常擅寫回憶文,問好!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我不知道這次王府活動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謝謝茶親,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謝謝梅華,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韭菜' 的評論 :
韭菜周末快樂!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濃濃的思情,溫馨的回憶!寫的真好。
不由得想起了我姥姥家的米缸,和我父母親的樟木箱。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濃濃的思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好文分享了,周末吉祥如意!!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麵櫃還真是第一次聽說!問好杜鵑,祝周末愉快!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歲月沈香' 的評論 :
謝謝親,再祝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鬆鬆,應該早已失傳,八十年代中後期開始就不用了。現在已經走進曆史博物館了:)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xi' 的評論 :
抱抱西西,你見過麵櫃的呀,看來是俺們山西特色的民俗了:)周末快樂!
歲月沈香 發表評論於
沈香才讀到杜鵑母親節寫母親的文章,好文!沈香留言了。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我還真是沒見過麵櫃,但看描述這種帶合頁蓋子的麵櫃倒真是適合放麵粉。不知以後會不會失傳啊。杜鵑好文,溫馨的時光,舊時的用具都被文字記錄下來。
xiaxi 發表評論於
我在山西親戚家見過麵櫃,但不知為什麽要把麵放櫃子裏。現在在杜鵑這裏得到答案,長見識了!
杜鵑的文親情滿滿,鄉味濃濃!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歲月沈香' 的評論 :
抱抱沈香,不知什麽時候可以回國?真是愁啊!周末快樂!
歲月沈香 發表評論於
杜鵑寫麵櫃,寫出了濃濃的懷舊感、寫出了對父親的深切懷念之情,很感人。我是南方人,從來沒有見過麵櫃,期待以後杜鵑回家拍照片。謝謝杜鵑好文分享!喜歡這篇。杜鵑周末愉快!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俺是山西人。說的是,沒有拍照,現在回不了國,盡懷舊了,才想起來麵櫃,:)鹿蔥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中之城' 的評論 :
報告朦朧,阿拉剛剛擼起袖子蒸了花卷:)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緊衣衛' 的評論 :
記得我爸爸看麵粉色澤的樣子,後來來美國探親,發現我蒸饅頭的麵黑,因為加了whole wheat. 很擔心的樣子:)
鋼絲麵隻吃過一次,76年,我姨夫帶我去在我表姐插廠的農場,很好吃。不知為什麽,家裏從來不做。
冒昧問一句,你也是俺們老西兒?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小仙女說得對,我現在也特別喜歡這些民風民俗的東西,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謝謝暖冬一頓海誇:)周末快樂,親!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這個是西北用的嗎?聽說過,沒見過,上個圖就好啦
心中之城 發表評論於
溫馨回憶。。杜鵑周末擼起袖子準備做饅頭了嗎? 嗬嗬!
緊衣衛 發表評論於
本是粗糧、紅麵、但這白就是讓人待見,權當吃白麵。渾身皆白、可又差一點不太白、就讓人指指點點啦。

你家的麵櫃實際就是一個微型糧店,說明你爹娘仔細、會過日子。

國人勤勞、智慧能吃苦,會粗糧細作。鋼絲麵可否領教過?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讚杜鵑美文!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米缸麵櫃演繹著不同風格的人生和鄉情。周末快樂!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杜鵑寫得真好啊,我一字一句讀完,感動,你的文字好,情感深,最後一段尤其,絕對是範文級的。讀你的文章是一種享受,一種學習! 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還有新朋友來訪,看來或許麵櫃是我們家特有:)疑惑中,有機會問問我們那裏的人,是否記得家裏有麵櫃。這個話題很有意思,謝謝你的分享。你形容的那種矮胖的缸 也很有趣。
零不是數 發表評論於
坐標天津,米麵都是在布袋裏,然後放進一個大缸裏。不是水缸,是直徑和高度相似,矮胖的缸。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弄弄好,對的,記得我爸就是一次買一袋,一袋50斤。或許那會兒人多,現在一次隻買幾磅。2020年疫情之初,我家就沒麵了:)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說明你媽現代,我爸最喜歡儲藏糧食,從小就記得總是念叨麵櫃要充足:)2020年3月份,我家幾乎斷糧,記起了我爸的儲存。。。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哈哈哈,兒時舞台上的道具,我也忘的七零八落了,而且我的記憶特別專注一個畫麵,很孤獨的畫麵,特別清楚,至於與之相關的其它 則一片模糊。你描述的漏鬥倒米的情節也很有趣,我好像沒去過糧店,一點印象都沒有。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估計菲兒最近在讀舊約吧:)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我們那裏隻吃高粱麵,我沒吃過高粱米飯和高粱米粥,還別說,根本就沒見過磨成麵粉之前的高粱是什麽樣子? 領導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看來麵櫃一說還真是隻有我們那裏有了:)小c,你怎麽沒參加這次王府活動?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迪兒好,好久沒見了。問好。現在回不了國,便在記憶裏使勁挖掘過去的往事;)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緊衣衛' 的評論 :
還有專門的麵口袋嗎? 我怎麽記得我爸每次回來,麵粉正好一整袋。把麵粉倒進麵櫃後,麵口袋如何處理還真沒印象了。哪天打電話問問我媽。謝謝留言,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謝謝京妞,周末快樂!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平等性' 的評論 :
謝謝平等,周末快樂!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麵櫃寫的好!我記得小時候我爸用麵口袋買麵,一次40-50斤。現在想起來真多。現在我每次買1公斤,放小玻璃瓶裏。我的中國鄰居還是買20-40公斤,我都不知道他們怎麽吃,這麽熱的天,很快就長蟲啊:)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杜鵑好文!我家沒有麵櫃,也沒有麵缸,大概是因為我媽不會過日子,不知道儲藏東西。:)
水沫 發表評論於
杜鵑記憶力真好,我現在就記得小時候南方買米是有個漏鬥的,把口袋撐在漏鬥口,米就落口袋裏的。哈哈,應該這也是“年少歲月舞台上的一個道具”了,問好杜鵑,周末愉快~~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麵櫃,差一點看成約櫃。“因為高粱麵可蒸可煮可煎可幹可稀,可蒸茭殼兒或魚兒,包餡變成蒸餃;也可和麵做成各類湯麵,麵條貓耳朵麵疙瘩皆宜, 配上豆腐、白菜、粉條等各類菜肴;還可攤煎餅,卷酸菜,吃起來也是津津有味。”,杜鵑作家太會寫了,饞死。幸好今天吃到了小籠包子。:)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我還真沒吃過高粱麵,高粱米飯,粥是忘不掉的記憶。
cxyz 發表評論於
我好像小時候沒有見過麵櫃, 坐標河北鄉下。 記得麵是裝麵袋子裏? 再想不起其他的盛具了……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問好杜鵑。
充滿親情和回憶,我也生活在北方,但第一次聽說麵櫃,對背後的曆史和淵源挺感興趣的。可惜想知道的東西太多了,學不過來。
緊衣衛 發表評論於
民間煙火、千姿百態;王府生活,大同小異:)。
那年頭、專門買糧用的麵口袋也是個稀罕物件。城裏的雙職工家庭大概就是從有了額外的麵口袋(存糧的、買糧的)小康起來的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沒見過。 但很理解。 就是放米麵的箱子吧? 杜鵑寫得好生動,賦予了麵櫃情感。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好文章,寫得真細膩!謝謝杜鵑分享,祝周末愉快!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混跡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評論 :
是啊,以前可以隨便回去的時候,每當回事,現在隻能在夢中回味了。今天的灰姑娘是你嗎?:)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麥子好,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周末快樂!
混跡花草中的灰蘑菇 發表評論於
溫馨的回憶,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期待杜鵑上麵櫃片片,那意味著我們都能回國內看家人了,期待那一天。杜鵑周末愉快!
麥姐 發表評論於
杜鵑文字真好,溫馨的回憶。我家有米缸,盡管生活在北方,但我媽保持了南方人的習慣。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請娘娘坐沙發喝茶,那可能隻有我們老家七十年代有,到了八十年代慢慢消失了。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北方還真沒有麵櫃,但對這名字不陌生,我正想在哪兒聽到過這說法?杜鵑好文,家鄉的味道濃濃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