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皮工作的收入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很想每年年底好好的總結一篇,但是廚師長一直敲打我用腦過度。這令我的確不敢多寫多費神,況且我越發隨著年紀上漲發現自己不知悔改,多寫多錯是常有的。

我寫這篇,對自己的要求是隨意,不求寫好。

2021年,工作之餘,讀了二十八本書,英文十本。《JANE EYRE》是最後一本,最後幾頁,是拖到今年元旦完成的。為寫方便,我下麵就以簡愛代之。

我在上海的玻璃櫃裏有一本上海譯文版的簡愛,中英文對照,字是細小,那時我不用戴近視眼鏡。我1993年買的,在淮海中路上的三聯,那時我也是一枚簡單的書釘。可是我一貫沒有上進心,讀了中文,沒有讀完英文。

這次我讀的是企鵝版,對照手機裏找到的中文版讀完。這說明我的英文程度,那些單詞幾乎是邊查邊忘記的狀態,卻仍然愚婆移山。這座小山是可愛的,愚婆借此沾點小山上春意或秋嵐的煙水氣。

簡是可愛有生機的女子,再讀仍然覺得。相反,我隔了二十八年仍然沒有喜歡上羅切斯特,參照對簡愛的喜歡。

如果簡在路途中遇到的是另外一個男子,她會不會因此喜歡呢?我讀他們相遇這幕戲覺得是女孩子生理反應占據上風。之後,以簡愛的孤兒院長大受基督教教育背景,她是克製了情感。

我喜歡簡關於自尊的短句— “I care for myself.”之後有一句,按照中文字麵解讀—越是孤獨,越是沒有朋友,越是了解自我,越要自尊。我想她傳遞的是,當你什麽也沒有時,不要丟掉自尊。

簡與羅切斯特相比,她高尚。後者第一次婚姻是看中對方有錢是不爭的事實,雖後來覺得被對方的遺傳性精神病蒙騙。

之外呢。羅切斯特書裏提到一句看不起愛爾蘭,他不去愛爾蘭。有意思的是序言裏介紹夏洛特勃朗寧原來是有愛爾蘭口音被歧視的。

另一點,羅切斯特等級觀念強,談論幾個前情婦時,流露鄙視的態度。他收養Adele ,是好心,卻不是真心去盡責。幾處語句裏是鄙視小姑娘的出身。是簡真心愛惜Adele,最後Adele受到良好的教育。

比起簡入住過的豪宅,書裏真正讓簡第一次愛慕的是原來舅舅家看護她的女傭Bessie婚後住的Gateshead大門邊的小房子。那兩段寫得好溫馨。是簡回去看即將離世的舅媽,先到達的是Bessie家,寫小房子的潔淨,Bessie如何給她愜茶讓座壁爐邊。我讀時,不舍得翻過這頁。

所以,簡之後一直是喜歡小房子的。特別是當她成為Morton鎮的鄉村女教師,寫她的下麵是廚房上麵是臥室的小房子,仔仔細細。我抄下,用芝麻大小的字,為了致敬簡的“小”。

放大後的摘抄

我本來想把書裏的“Small”,大大地詳細寫出來。簡愛裏的“Small”對照簡受過的苦難是像她用過的“atom ”-“that was an atom of sweet in much bitter.”

我不寫她的“小”。因為,當你僅有麵包皮-Crust般的收入時,你為什麽去尋找大呢。你所能珍惜的是Crumb 麵包屑。我在書裏讀到“Crumb”是驚喜,讀到收入低微是“Crust”,要發抖了。簡說家庭女教師的工作是麵包皮,她想獨立自主能有麵包皮的收入也知足。簡走投無路乞討時,連有一塊麵包皮也是好的。

簡的麵包皮收入是最初的留校年薪十五磅,家庭教師三十磅,鄉村教師三十磅。

但後來強要與簡結婚拉她去印度傳教的表哥Mr. Rivers 是“crusty people ”。做人就不要做麵包皮樣的硬。

馬克思當年與倫敦的女工一樣,讀簡愛。我在書中眉批幾句馬克思會中意的句子,關於貧窮,關於奴隸。

我不知道夏奈爾小姐看過簡愛沒有。讀到羅切斯特在簡離開之後,戴著簡留下的珍珠項鏈。原來簡隻有一枚小小的珍珠胸針。

書裏有一個極為重要的詞““margin ”,頁邊空白。簡的表哥牧師是悄悄撕去簡畫筆塗寫的紙邊,才查出她就是簡愛表妹,而不是改姓的簡·艾略特。

我讀《LOLITA》時,前麵序言長篇是英國作家寫的,他說讀了八九遍才寫評論,而在書的“margin”寫滿前前後後的感想。

我很慚愧自己如此隨意寫這篇。特別是躺平之時,沒有把原著放在床頭。

2021年,我的收入也是麵包皮般的。

Amy熱愛生活 發表評論於
覺曉,多保重身體。為你高興有家人和良朋對你的關心。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閑人。我記憶力是很差的,隻是記得一些無關緊要的。比如讀到簡表哥的描寫,臉部的希臘式特征,讓我想到徐誌摩的好兄弟邵洵美引以自美的希臘式鼻子。是的,朗讀版本吃掉了不是書麵文字,這大概是我仍然以閱讀為快的原因。因為閱讀可以慢,可以翻書頁,這些都是自小帶來的,像沒有被年歲割裂而保存完好的情節。
林下閑人 發表評論於
覺曉,我上油管聽完了那個三個多小時的版本,聽了幾章才意識到那是個簡寫版,但還我還是繼續聽完。聽的過程中不斷地憶起《蝴蝶夢》,兩個古堡壓抑的氣氛很相似。又想起最近看過的兩部電影,一部是講孤兒院裏的故事,另一部的名字叫 “the tender bar” .愛讀書的孩子能從書中吸足營養,不被貪窮壓倒,有足夠的精神力量對抗人生的困境。然後在網上找到了英文原著,是一共38章。覺曉的記性真是了得,第一次見麵確實有對Mr. Rochester 額頭的描述,我也注意到了gazing, gazed… 英文原著我的水平還是不好對付,有中文對照就享受多了!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候於手。知道我就此隔離在家。好吃懶做了吧。不過讀到《南渡北歸》陳寅恪被困在香港讀史那節,二十分鍾後,我接到電話~~

就此,不敢與你握手。不出門呢,宅。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花大姐。我是少小不努力,現在不敢浪費時間。祝新年快樂!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東村山人。細想簡,會另我感到勇氣的可貴。羅切斯特最後醒悟,真正有悔改。可以說是被簡改造了靈魂。
息於目-好於心-候於手 發表評論於
曉曉中“彩”了呀?要好好調養,安心休息,曙光就在前麵!
息於目-好於心-候於手 發表評論於
欽佩曉曉,隨意讀讀就能寫下那麽多,,,那俺連“屑”都不如,隻能是塵埃!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讀了那麽讀書,一年讀了那麽多書,還說“麵包皮”,我就是讀了“麵粉末兒”。佩服
東村山人 發表評論於
覺曉寫得真好!我也非常喜歡〈簡愛〉。讀過兩遍了。仍然喜歡。
有機會會再讀。覺曉“不舍得翻過”的那頁也印象深刻。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白釘。歡迎不同看法。我以為年輕時沒有喜歡上羅切斯特因為對大二十歲的男人感冒。所以這次先否定這個主觀因素。然,羅切斯特為什麽不把瘋妻送人精神病院,或許是為了可憐她。但是,按照法律,他與簡結婚是重婚罪。他應該知道的。
況且,他也明明白白知道簡有多愛他。這樣的不表白清楚,害得簡逃走後差點送命。在荒野裏被雨淋,是呼叫上帝。
我想,如果換做意誌不堅強的女孩子,才十八歲啊,或許精神不正常了。比如卡密爾愛羅丹的結局。
羅切斯特能夠救瘋婆子,難道不是紳士精神嗎?這是他的品質。
我記得有一段,簡在婚禮被打斷得知真相後與羅切斯特對談。說如果她發瘋,羅切斯特說他會照顧她什麽什麽。簡聽後,並沒有被打動,而是選擇離開。我讀時,真的歎服簡的冷靜與理智。是呀,如果簡變成瘋女人,真的能夠相信羅切斯特的保證嗎?簡雖然沒有豐富閱曆,可是,她絕對有自己的見解。
況且,隻不過是Thornfield失火。羅切斯特並不是一無所有。他不是搬去Ferndean莊園,他還有其他田產。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西安遊子。你頭像上的花很漂亮。是的,我喜歡手寫,日記或摘抄,一年總有上萬字。
白釘 發表評論於
羅切斯特有什麽不好,為了救那個瘋婆子差點把命都送了。簡愛這時卻回來了,回到了這個一無所有的可憐的男人身邊,她看到了真愛。
西安遊子 發表評論於
喜歡手抄痕跡。確實很喜歡很感動情況下才會抄寫原著段落。這習慣多是少女時有。憶起多年前幾個女同事共同回憶自己抄錄過的情詩佳作。很溫馨的回憶。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老皮卡。新年好!讀經典總有不少感歎。書裏有律師出場,包括後麵財產分配也是。英國十九世紀法律可見一斑。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弄弄。我現在大概弄明白以前班主任老師說讀書要細嚼慢咽。不過今晚吃飯沒有細嚼慢咽。
讀這本是地鐵上,工作中,家裏燈下。有一晚加班是小孩子睡覺後,在她的衛生間,密室閱讀。
laopika 發表評論於
很好的讀書筆記,房子是否溫馨與大小其實無關,關鍵是看裏麵住的人,和諧的家庭哪怕是再小的房子照樣非常令人向往。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我也想這樣看書,記下要記住的。可我懶,每次看書我都是躺著,懶得坐起來寫。看完了,過去就忘,想往回找也找不到,那時候就特想當初要是記筆記多好:)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cowwoman 。我去翻書,寫她父親是ulsterman,網上查是北愛爾蘭人。那時整個愛爾蘭是英國的。可見夏洛特的確是有愛爾蘭血液的。寫她十五歲在第二個寄宿學校因愛爾蘭口音太重而不能參與遊戲。
書裏有簡引用愛爾蘭詩人Thomas Moore 的詩句“sitting in sunshine, calm and sweet ”。我喜歡。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覺曉太細膩了,我看書都是看個大概。簡愛這故事編的永不過時。勃朗特三姐妹是愛爾蘭人嗎?
覺曉 發表評論於
又,我這篇是粗枝大葉。如果再讀時,留意一下對羅切斯特額頭的描寫,第一次見麵時,與第一次要舉行婚禮時。我記得都有。
還有,夏洛特也是“gaze ”的愛好者,我在後半部統計過,這是她很喜歡的一個詞語。
另外,注意一下幾次對“chimney”煙囪的幾次描寫,另我對這個詞語有了新的感覺。
覺曉 發表評論於
謝謝閑人。我想我們二十左右讀此書,記住的恐怕就是關於孤兒院的苦與簡的愛情宣言。我都忘記了她最後得到表哥表姐。如果你再讀,注意一下版本,我這版有38章,全。網絡油管裏的有聲版,少了不少細節。我聽過一遍。
林下閑人 發表評論於
太好了,又讀到覺曉的麵包篇,你這句:“ 我讀時,不舍得翻過這頁。” 我也有這樣的時刻,但我寫不出來。覺曉細膩的文字總是讓人很有共鳴。《簡愛》我是在十九、二十歲的時候讀,囫圇吞棗般的,沒有足夠的人生經曆去理解,現在再看覺曉的這篇隨筆,勾起了回憶,有很多不同與之前的感悟。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