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國華裔老人的憂國憂民之心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個美國華裔老人的憂國憂民之心

     最近,我在網絡上認識了一個年屆古稀的華裔老人。他長期患有高血壓,五年前又被確疹為腸癌三期。     

     但是禍不單行,去年10月初的一天早晨,他起床之後脖頸僵硬,翻身就頭疼,原以為是昨晚上失枕所致,並沒太在意。可是,頭痛愈演愈烈 ,並伴隨著惡心、咳嗽、幹嘔等症狀。  他從周三撐到周五,分分秒秒,咬緊牙關,臉色蒼白,身心俱疲。到了周六晚上,他的病狀更加明顯。體溫達華氏102度。

     妻子勸說他到醫院治療。

     可是今天是周末,醫院休息,隻能去看急診。立即,他的腦海中浮現出紐約市搶救新冠病人慘烈的畫麵 :醫院人滿為患,一床難求,急救室亂著一團,到處是插著呼吸機的患者,氧氣罐嘶嘶的聲音、患者急促的喘氣聲、和“快來救救我吧!”撕心裂肺的呼救聲。所有的醫生護士,有的在不停地為重症病人拔出氣管導管、有的在切開患者氣管進行手術.....醫院的停屍房已經滿載,紐約貝爾維尤醫院裏已經搭起了幾個帳篷,用作臨時停屍房。市政府巳經啟用冷藏車存放屍體。而上一次紐約采取類似的措施是在911事件發生後。

     他情係疫情的時候,妻子正在給醫院急症部打電話。值班醫生根椐症狀,懷疑他患有急性腦膜炎。

    刻不容遲,妻子開車送他到醫院之後,驗血、驗尿、胸片、CT檢查結果正常。排除新冠病毒感染的好消息,讓他終於放下了怕染疫會讓妻女全家傳染的擔心。然而,發燒原因仍然不明,無法確診病情。主治醫生當即果斷決定:施行取脊錐尾液的手術。他被送去住院部實施手術。  

     他是個關心政治的老人,即使在這樣病重的時候,仍然在憂國憂民。他知道,因為我們個體生命是如此短暫,在疫情之下,美國人的政治熱情空前高漲,政治已經成為籠罩在每一個人頭上的大山。所以,隻要活著,他就會時刻關注國家大事。

     躺在病床上的他,打開手機,都是焦點時政新聞,:一位49歲的患者在急症室外等待床位的時候死 了。什麽時候死的?死之前說了什麽?沒有人知道。紐約一名臨時搬屍工透露,因為運屍袋短缺,不得不用床單裹屍體,一車會裝上百具遺體。紐約有一所醫院,醫護人員的感染人數甚至超過了住院的新冠病人。更可怕的是疫情帶來的心理創傷卻已經出現。急診科主任參加抗擊新冠病毒疫情,多日後選擇自殺。在和父親最後一次對話中,這名醫生告訴父親:不斷看著患者死亡實在 太痛苦......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盡管疫情越來越嚴重,美國各州卻都出現了此起彼伏的、反對“居家隔離令”的大遊行。在密歇根州,數千名抗議者認為州長嚴格的“居家隔離令”危害了他們的自由和當地經濟,開車圍堵市中心。甚至有人持槍抗議,圖謀綁架州長惠特默。他們還要求炒掉傳染病專家福奇。即使美國?迎來日死1503人的最慘的秋季,卻絲毫不影響加州人?成群結隊聚集到沙灘曬太陽。這一切,使得美國防疫陣線崩潰,疫情愈演愈烈。疫情期間,?眾對新冠肺炎的恐懼和焦慮,甚至每天都可能是最後一天的絕望 ,沒有選擇的選擇......一切都在悄無聲息地發生。

     他想:天災本身就帶來了破壞性的毀滅,加上人禍更加劇災難帶給人的創傷。世界如此荒誕, 到底是病毒殘忍,還是人殘忍呢?...  

    一個年屆古稀的華裔老人,在病床上是如此的憂國憂民,讓我感動萬分。慶幸的是,他在做核磁共振(MRI)之後,排除急性腦膜炎的預測,確診是脊髓神經受損,對症下藥,使他疼痛逐漸減輕,脫離苦海。

     他現在出院了,身體狀況不如以前,但仍然在頑強地生活。他常常寫文章投稿,歌頌時代的英雄,揭露各種社會的問題。他身體軟弱,卻有強大的心髒,健康的心靈,他的生命,每一天都在放光放熱。

     寫完這篇文章之後,我把初稿讓他看,他說:“ 借用麥帥一句話:老兵永不死,隻是漸凋零!我自小崇尚範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這番話,感人肺腑,讓我自愧不如!我想:在國家為難的時候,每個人都是一個釘子,要釘在國家的框架上。

    他的經曆,見證了一個重病在身的美國華裔老人的憂國憂民之心,令人敬佩。

最近博文:?
小姬到哪裏去了?
買菜不必放冰箱而且更保鮮
小便還要享受毛毛雨
發生在重症病房裏的怪事
女怕嫁錯郎
車庫進水之後
生病、看病和吃藥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關心時政的人讓人敬畏
Zzyx 發表評論於
謝謝告知,多謝!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zyx' 的評論 : 文章中的老人是腸癌三期的幸存者,這樣想你就知道不是我自己了。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zyx' 的評論 : 最近在編輯一些征文來稿,把其中的一些零零碎碎的感受寫成短文發表在這裏。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zyx' 的評論 : 謝謝你的提醒,我不會寫太勞累的,以前我一天寫一篇,現在2天1篇
,很輕鬆的。
Zzyx 發表評論於
感覺作者在寫他自己,碼那麽多字,要注意休息哦!
Zzyx 發表評論於
感覺作者在寫他自己,碼那麽多字,要注意休息哦!
恩朵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吳友明' 的評論 : 回複 '恩朵' 的評論 : 謝謝留言點讚!喜歡你們家的故事
.................
友明大哥,我們家的故事我幾乎不敢觸碰,隻是在朋友的回複裏涉及到了,我會說一說。
有人說,我是在蜜罐中長大,可是一顆子彈,不是流彈,卻在我的右耳上方飛過,我那個才子舅舅彎著腰從我的旁邊走過看了我一眼沒多久死於獄中時年27歲。還有....還有爸爸和大哥哥的關係到爸爸死都沒有和解,盡管大哥哥在他40多歲的時候,為了滿足父親入了黨,但也失去了某市委副市長的資
格,因為人家要一個非黨派人士,雖然哥哥不介意,但他老婆有點介意,因為就會換一套小別墅。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山草地' 的評論 : 是啊!正如我文章中所寫:在國家為難的時候,每個人都是一個釘子,要釘在國家的框架上。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個沒有驚豔的老樹' 的評論 : 謝謝!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恩朵' 的評論 : 謝謝留言點讚!喜歡你們家的故事。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也祝賀你天天快樂!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號螞蟻' 的評論 : 病死餓死二選一。怕病死的人寧可讓別人餓死。
~~~~~~~~~~~~~~~~~~~~~~~~~~~~~
是不是打不打疫苗的區別?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ikecwu' 的評論 : 不是!是從網絡給他看,他家離我家近200英裏。
mikecwu 發表評論於
"寫完這篇文章之後,我把初稿讓他看," 這位老先生和博主是是同一家人嗎?
雪山草地 發表評論於
好文。社會需要這樣的人,大家都關心時政,這個政體才能正常運作。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病死餓死二選一。怕病死的人寧可讓別人餓死。
一個沒有驚豔的老樹 發表評論於
加油!
恩朵 發表評論於
理解,俺的大哥哥從沒有成年就開始了談論時政之旅
仍然記得這麽一個鏡頭:那一年他17歲,我6歲,他背著簡單的行囊離家了,走著走著他回頭了,我正看他呢
學校沒人了,他被分配恩到外省市參加工作了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aopika' 的評論 : 哈哈。

吳兄好文,願疫情早點過去。

感恩節快樂!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aopika' 的評論 : 我認識的華裔老人中,像他那樣關心時政大有人在。一談時政,就滔滔不絕。
laopika 發表評論於
這位老人似乎有點齊人無事憂天傾的感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