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林奇案錄第一部之雲南山茶花:第十三節

在下山的路上,享受著上山的樂趣。
打印 (被閱讀 次)

雙林奇案錄第一部之雲南山茶花

作者: 八峰

 

第十三節

 

“你既然不肯說,那我就來講一個故事,看看能不能解釋你作案的動機,”周源索性在病床上坐了下來。

“在雲南西部靠近中緬邊境的騰衝高原,有一片美麗神奇的土地——高黎貢山的香格裏拉。文革後期,那裏接納了雲南生產建設兵團的大批下放知識青年。一九七三年到騰衝縣芒棒公社下鄉插隊的有十二名來自四川成都的知青,其中包括了張紅軍和姚建國;還有一個叫謝文娟的女知青、也就是你的親姐姐。文革之後、張紅軍和姚建國都返城回到了成都,而謝文娟則永久留在了大山之中、她於一九七五年八月十一日‘意外死亡’——當時的檔案記錄中說她是‘下工後返回村寨時不慎跌下山岩摔死’,而報案人正是與謝文娟編在同一勞動小組的知青張紅軍和姚建國;謝文娟的屍體被找到後沒有經過任何檢驗就被草草地掩埋了。這是我們從雲南省公安廳獲取的相關資料,包括當時的事故報告記錄、謝文絹下鄉時在騰衝縣原知青辦留下的登記表和她‘意外死亡’後由生產隊、公社與縣知青辦填寫的表格,”周源一邊說一邊從一個黑包裏拿出來一遝紙張來。

看著周源拿出的那些紙張,女醫生的臉色變得蒼白,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靠在了病房裏的一個櫃子上。

“然而謝文娟的死並不是那麽簡單、更不是什麽‘意外’——她是被兩個惡棍強暴後推下山崖摔死的,成為了一樁殘忍可怕的罪行的犧牲品!可惜在那個顛倒是非、動亂不堪的年代裏,她的真正死因就那麽輕易地被遮掩過去了。”周源歎息了一聲,而一旁的謝文靜也終於忍不住淚如泉湧、她身體發抖,幾乎就要倒下,定國連忙扶著她在一張椅子裏坐下。

“通過雲南省公安廳的同事了解到這些情況後,我查到謝文娟有一個妹妹、就是你、謝文靜。當年由於你姐姐下了鄉,你得以留城,文革後恢複高考、你又去讀了醫學院。一九八一年,你利用畢業前的暑假去了趟雲南騰衝,找到了你姐姐當年插隊的芒棒山寨,還到你姐姐墳前祭奠;這時、有人找到了你、告訴你了當年那件事情的可怕真相,於是你發誓要為姐姐報仇!返回成都後,你花費了近一年的時間打聽到了兩個惡棍的下落,其中一人是張紅軍,而另一人正是姚建國。於是你便精心策劃了謀殺計劃。九月七日上午,你從醫院附近的大悲巷公用電話亭給張紅軍打了電話,告訴他你知道一九七五年秋天那個傍晚發生在雲南騰衝芒棒山寨附近山坡土崖上的可拍事件的真相、要張紅軍帶上現金一萬元於九月七日夜裏十二點到城東十陵鎮土地廟見麵,否則你將向公安局告發他當年犯下的罪行;張紅軍又驚又怕,他以為你隻是想利用此事來敲詐他的錢財,於是當晚便拿著一萬元錢騎自行車來到東郊十陵鎮,在破廟中與你見麵,你的那個身高力大的同夥先打倒了他,又將他手腳捆起,你向張紅軍亮明了身份,說明了報複緣由,然後拿出一把手術刀,迅速精準地割斷了他脖頸左側的動脈血管,令他當場大量出血而亡;”

“你很熟悉這種花瓣吧?”周源停頓了一下,從一個小證物袋裏拿出幾朵枯萎的花瓣遞到謝文靜麵前:”這是我們在張紅軍被害現場找到的、灑在他屍體上;而在黃仙鎮繡屏山峰頂的五角亭麵臨懸崖一邊的地上、以及姚建國摔落在懸崖下麵的屍體領口裏,我們也發現了這種枯萎的山茶花瓣;經過四川大學生物係植物研究所的方教授鑒定,這是生長在雲南高黎貢山香格裏拉一帶叢林裏的雲南山茶花樹的花瓣,與其他地方的茶花不同,雲南山茶花粉色的花瓣上會生出由花芯向外輻射的深紅色帶紋,謝文絹生前最喜歡的就是這種山茶花,所以你選擇了在殺死仇人之後把雲南山茶花瓣灑在其屍體上的方式來祭奠你的姐姐——”

“行了!你不要說了!”女醫生尖聲叫了起來,她神情激動、淚如雨下。

“沒錯,就是我殺了這兩個壞蛋!他們罪有應得!”謝文靜擦了一把眼淚、把長長的秀發甩到身後,神情變得坦然起來:“我絕不後悔——我總算親手把這兩個壞蛋殺死了!為姐姐報了血海深仇!”

周源看著年輕的女醫生歎息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麽,吳茂森走上前來給謝文靜戴上了手銬。

“對了,你的那個同夥岩光,就是剛才在外麵給你望風的,也被我們逮捕了。”周源對謝文靜說道。

“沒有他什麽事,殺掉這兩個壞蛋的整個計劃都是我做的,也是我親手動手殺的,岩光隻是聽從我的差遣,你們不要為難他!”女醫生坦然地說道。

“我知道,就是他在一九八一年你去芒棒山寨祭奠你姐姐時,把當年親眼目睹的情況告訴了你,而他參與此事的主要目的也許是為了錢——你們敲詐張紅軍和姚建國的幾萬塊錢應該都被他拿去了。”周源說道。

“哈哈,”謝文靜仰起頭發出一聲慘笑,“張紅軍和姚建國這兩個壞蛋,自以為他們幹的壞事能夠被遮掩得天衣無縫,誰知道蒼天有眼!他們倆強暴我姐姐的時候,岩光正好打柴返回山寨,就躲在離他們幾十米遠的樹林裏,親眼看到了兩個壞蛋的惡行和他們把我姐姐推下山崖摔死的情景。”

謝文靜眼眶裏又湧出了熱淚,“岩光那時隻有十四歲,在村子裏也經常被張姚這兩個惡棍欺負,他不敢報告,一直等到文革後我第一次去騰衝芒棒山寨祭奠姐姐的墳墓時,他才偷偷找到我、告訴了我當年他親眼目睹的實情,而且表示願意幫助我複仇雪恨。他來自邊疆少數民族,自幼窮困,需要錢是自然的,隻要能夠幫我報仇,那也是他應得的報酬!”

“你既然知道了你姐姐慘死的真相,為什麽不向公安機關提出申訴,要求立案調查呢?”定國帶著有些惋惜的口氣問道。

“哼,時隔多年,屍體都已經腐爛了,就算申訴了,你們還能查出什麽結果?僅憑著岩光的一麵之詞,能夠把這兩個壞蛋定罪嗎?”謝文靜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眼睛裏又燃起了怒火:“再說,那樣做豈不是太便宜了這兩個壞蛋!我一定要親手殺死他們,才能替我姐姐報仇!”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