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女人付錢的白人男子們

遠離喧囂的塵世,走進密林深處。一邊做著深呼吸,一邊聽著鳥的議論、樹的低語。不期然,與鹿撞個滿懷,從她清澈、純靜的瞳孔裏,猛然地,
打印 (被閱讀 次)

     前些日子在網上看見一則消息,國內禁止娘炮。查了一下,才知道娘炮的意思。這令我想起,我每次打開微博,首先看到的就是廣告,不管你愛看不愛看。畫麵上經常跳出一個明明是男孩可看上去像女孩的孩子。我對女孩像男孩不反感,對男孩像女孩實在不敢恭維,我用最快的速度消滅那個頁麵。我清楚,一定有很多很多人欣賞女孩似的男孩,不然這些女孩模樣的男孩就不會這麽頻繁地出現在微博的廣告頁麵上。但我不明白,國內怎麽會有那麽多像女孩的男孩。

     我出國的年頭太多,不清楚國內的價值取向,不想對我不了解的事情說三道四。

     既然說起了國內像女孩的男孩,我就說說國外不像男人的男人。

     不知道國內現在的男人怎麽做,27年前,買東西付款時,中國男人是絕不會讓同行的女伴交錢的。寧可第二天餓肚子,也不能丟這個麵子。我不認為隻有中國男人這樣做,也不想說男人就應該這樣做。我想說,付款時,往後退的男人要比往後退的女人更叫人瞧不起。

     近年來,在左派思潮的影響下,婦女解放運動解放了一大批沒出息的男人,女權運動使很多孱弱的男人理直氣壯地轉換了自己的身份,由撐起一片藍天的男人變成扯著女人的衣襟過活的人。雖然他們長得不像女人,胡子拉碴的,但他們心安理得,沒準兒是幸災樂禍地開始扮演起隻有男耕女織時代才有的女人角色。

     我的櫃台前,每天都上演著男人躲在女人身後,沒有絲毫羞恥感地讓女人付錢的現代生活劇。大多數情況下,跟在女人後麵的男人會默默無語地看著女人付錢,然後默默無語地跟著女人走出店門,那副窩囊相就別提了。那些還殘留點兒羞恥感的男人更令我不齒。他們會站在女人的背後抱怨價格,這個太貴了,那個太貴了,好像他們的抱怨會在某種程度上給他們挽回點兒顏麵。人要是沒出息,處處都表現出沒出息,一點兒心理學都不懂。很多次,交錢的女人會大氣地說,沒關係,旅遊區的價格就是這樣的。不知趣的男人還喋喋不休地跟在女人後麵抱怨著,女人不與理睬。我真想對那些男人說,我有辦法不讓你抱怨我們的價格,那就是,你來付款。

     這些沒出息的男人一般以40歲以下為多。

     一天,雨下得很大。一對30多歲的男女進來買苫布。交錢時,男人快速與女人拉開距離,幾步就竄到店門口,隨時準備閃身而去。女人遞給我50加元,我遞還12加元,女人搖搖頭,示意不要找錢了。在這個地老天荒的地方,能買到急需的苫布,遮蓋漏雨的帳篷或旅行車,花100加元都值!女人高興地走了。她高興,我也高興。沒過多久,男人推門進來,對我說,把該找的錢給他。我愣了一下,居然有這麽不要臉的男人,真是長見識了。我快速地把12加元遞給他。男人高興地走了。

    我心裏明白,他是背著女人進來要錢的。他不會告訴女人,他把12加元小費要回去了,因為他要把12加元放進自己的錢包。買苫布,他不但沒花錢,還賺了12加元。

     我對這種男人的蔑視竟然如此強烈,居然不屑與之有任何言語交往,毫不猶豫地把錢遞給他,隻求他可以盡快出離我的視線。過後,我覺得我太不仁義了,怎麽可以這樣蔑視一個人,即便是不露聲色的心底蔑視呢?好歹他也是一個身高一米九胡子拉碴的男人。我應該對他說,“Sir,真不好意思讓你這麽辛苦地冒雨走一趟,累壞了身體怎麽辦?你還是請剛才付錢買苫布的那位女士來吧。等她冒雨把苫布蓋在漏雨的帳篷上,你再讓她來。我把錢給她,她再把錢給你。你還是歇著吧!” 如果我那樣善解人意地處理這件事,我肯定可以留住12加元,買一打啤酒什麽的。可轉念又一想,還是不妥。我不應該讓那個身高一米九、胡子拉碴、讓女人付錢、還要賺一筆的男人受挫,太不政治正確了!所以,一如既往,最初的受直覺支配的決定還是最正確的決定。

再講一個故事:初夏的一天,一個我很在乎的別墅女主人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個年齡顯然比她小、又高又壯的男子。這個女人心地善良,一臉平和,凡事總是替別人著想。她買東西也買得痛快,是我的好顧客。我發現,女主人臉上的平和被別的情緒蓋住了。興奮、激情、癡迷,忘我。不用猜就知道,她是墜入愛河了。又高又壯的男子有一張娃娃臉,圓圓胖胖的,走路行事也像個娃娃,很不成熟,雖然他應該30出頭了。女主人給她的小男友買了一盒最貴的香煙,小男友說聲謝謝,把香煙放進口袋。這以後,他們經常來,每一次,女主人都為小男友買一盒最貴的香煙。交錢時,小男友還會加上一個打火機,一個煙盒或者別的什麽給他自己的東西。夏末的一天,他們又來了。像往常一樣,女主人要了那種最貴的香煙,不過,她沒付錢,而是往後退了一步。她對小男友說,你自己買吧。小男友疑惑地看著女主人,不知所措。女主人有點兒不自在了,小聲說,我們說好了的。小男友把目光從女主人臉上移到櫃台上的香煙,大腦袋裏的小大腦尋思了一會兒,抬腿就衝出了店門,生氣了。女主人不好意思地朝我點點頭,也出去了。我心裏想,你終於想明白了。過了一會兒,小男友自己回來,用現金買了香煙,不知那是誰的錢,他的還是她的。那次事件之後,女主人依舊給小男友買香煙,不過,她臉上的幸福笑容漸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憔悴。小男友還是以前的小男友,隻要可以抽最貴的香煙,高興。

第二年夏天,女主人一個人來到店裏,小男友不見了。她的嘴角又綻放出平和的微笑,像夏日的陽光般明亮。

    娘炮也好,讓女人付錢的男人也好,真正的男子漢就真的漸漸成為曆史了嗎?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林中漫步先生,

我剛發現這裏有如此惡劣,下流的人生攻擊的評論留言。如果您不刪除,那就擺在這裏,看為什麽有這樣的下流的人。謝謝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京花茶' 的評論 : 最貴的香煙有Martinee 和 Benson&Hedges, 20多加元一盒。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美中老牛' 的評論 : 我覺得,談戀愛初期,男孩子應該支付費用。關係明朗化之後,AA製。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最高境界!理想的男女關係!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而且按照中國男人的判斷標準,我可能又醜又老又又胖又黑:)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我至今都是先生為我上下車時開門,和走進商場時,他為搶先幾步,為我拉開門。

錢上,他在結婚前,無論什麽歺廳都是他買單,婚後他的態度是我的就是你的,男人就是應該養家的,女人出去工作是你的興趣。

他是白人:)
郵政編碼279 發表評論於
鄧麗君在歐洲中餐館的故事也聽過幾個,死時臉上的掌印也知小白男對她有多怨恨,不過並不比普通華女被受過高等教育的白丈夫當著3歲兒子的臉扔下高樓,更說明金錢與性關係的厲害。
美中老牛 發表評論於
我90年代在國內,談女朋友的時候都是男人支付一起費用的。
dengzc1971 發表評論於
據說鄧麗君吃完飯先走,法國小男友會跑回去把桌上的高額小費拿走換成小錢。外人看看熱鬧吧,本人之間樂意就好。
北京花茶 發表評論於
那盒最貴的香煙是啥牌子,有多貴。我在美國,沒見過特別貴的香煙。
不見不怪 發表評論於
作者是大男子主義的老古董,不知世界已經進入了一個多性平等的社會。這是一個全方位的平等。不僅僅是權力,而且義務也包括在內。人,包括男人,都不是傻子。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唉,能舍下臉的哪還有骨氣之說
西溫哥華 發表評論於
物以稀為貴,人也是一樣。河南農村一個適齡女青年起碼賣個10萬8萬。放到多倫多一個子都賣不了。搞不好還砸手裏。就是男女比例在作祟。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世事滄桑' 的評論 : 我也不明白。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說得真好!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酥酥' 的評論 : 全球新趨勢,到頭來,倒黴的還是女人。
世事滄桑 發表評論於
實在不明白這兩位看起來還很不錯的女士幹嘛要和這種男人在一起
-------
你隻看見白天沒看見夜裏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謝謝你! 也喜歡你寫的東西。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錢橋' 的評論 : 真希望這樣的男人是少數。
雲淡風更輕 發表評論於
千奇百怪的社會!實在不明白這兩位看起來還很不錯的女士幹嘛要和這種男人在一起,發現這德行還不快給踹了,別浪費時間和精力。人可以不富有,但不能沒有最基本的品德。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今天我去CVS打flu疫苗,5人排隊,三張椅子坐滿了。一名50多歲的白人男子一見到我,立即站起來,讓座給我,我沒有接受,但感謝了他一番。這樣有紳士風度的男人確實越來越少見了,不過在美國還是能經常遇到的,比如在地鐵裏,我經常看到,當一個座位空出來時,旁邊站有男人和女人,男人一般都不會跟女人搶座位的。很多年輕男子從頭到尾地站著,有座位也不坐,我猜他們是懶得讓座吧,幹脆全程站著。

不管其他種族如何行事,我們華裔要教育兒子們,和女孩子出去玩兒要男人花錢,要養家,這是傳統,更是德行。
風酥酥 發表評論於
不光是白男,亞裔也有。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好故事,社會百態
錢橋 發表評論於
美國男的也是這樣的。很多老美離婚就是因為男的在錢上麵不肯吃一點點的虧, 還要女人做家務和生孩子。
Redstone 發表評論於
世道變了,怪事無奇不有。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郵政編碼279' 的評論 : 歐洲,很多地方令人失望。
林中散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秒秒' 的評論 : 肯定不是傻,隻能說是平等。
郵政編碼279 發表評論於
你所說的這種男人在歐洲真是太常見了。 我最早見識這種男人竟是在瑞士這種富裕的國家,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後來多去了幾個歐洲國家, 就見怪不怪了。再後來發現起碼70%的男人,以占婦人的便宜為理所當然。當《哈利波特》的作者在寒夜被做記者的葡萄牙男人連2歲的女兒一起趕出家門,流離失所,歐洲的人大都覺得再正常不過。
秒秒 發表評論於
想問一個問題。大家有給男同事開門的經曆嗎?我剛出國的時候。總是被男3同事恭敬的開門。覺得好男女不平等啊。就有時搶著去給男同事們開門。是不是很傻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