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Consequentialist及Categorical這兩種moral reasoning的看法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個人道德層麵,我是大部分categorical少部分consequentialist的。我有所為有所不為,這是categorical。但我反對一個很優秀對社會可以有很多貢獻的人冒自身危險跳下水去救一個比較不優秀對社會能有的貢獻比較少的人,也就是我反對舍己救人的觀念,人人在不侵害別人的範圍內追求私利才能促使社會和經濟進步,如同Adam Smith所說的。在這些層麵我是consequentialist / utilitarian的。

在domestic policy層麵我是categorical的,因為如果在domestic policy層麵如果不堅守categorical,會掉進slippery slope,沒完沒了後患無窮。這就是為什麽我們需要憲法第十四修正案。但在domestic policy上堅守categorical則是考慮到consequences,所以最根本的考慮還是consequentialist / utilitarian 的,隻是不止考慮immediate consequences,並且考慮second order consequences。

在美國境外的policy我是主張consequentialist / utilitarian的,一切以美國的國家利益為依歸。美國在世界的領導地位不能失去也不能被弱化,否則整個世界將陷入黑暗。在這個前提下,一切要以鞏固美國的領導地位為依歸。

 

 

 

zhirui 發表評論於
在美國境外的policy我是主張consequentialist / utilitarian的,一切以美國的國家利益為依歸。美國在世界的領導地位不能失去也不能被弱化,否則整個世界將陷入黑暗。在這個前提下,一切要以鞏固美國的領導地位為依歸。


I cannot agree with you more for this good point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