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同行 - 瑞士有多小

Life is too important to be taken seriously.
打印 (被閱讀 次)

【9/7/2015】

還記得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的第一個外國廣告。畫麵上,神秘的藍光裏,一隻銀色的雷達表,躺在晶瑩的冰雪上麵。畫外,是渾厚的男中音:“瑞士,人傑地靈…”

這個人傑地靈的地方,國土麵積隻有41284平方公裏,不到湖北省的四分之一,也不到華盛頓州的四分之一。乘火車可以在5小時內就穿越這個國家。今天,娘兒仨就是要坐著火車穿越大半個瑞士,沿途逛逛主要城市,一直去到最北邊。

瑞士有多小,就有多精準。早上睡眼惺忪地告別小木屋,憑著這幾日在瑞士搭乘各種公共交通而建立起來的,對乘車時刻表的絕對信任,踩著點兒趕上了一係列如瑞士鍾表一樣精準的纜車、汽車、火車,一點時間沒耽誤地開始北上。

一路看著雪峰高山下綠毯似的草甸,和點綴在上麵的可愛小村莊,很想能再待幾天。又有哪裏還能這樣子,在現代科技的舒適便利中,過著童話裏的古老生活呢?

瑞士有多小,就有多精致。內陸高地的純淨陽光和空氣,讓所有的顏色都分外亮麗。高山雪嶺險而不惡,草甸森林茂而不野,村莊恬靜而不懶散,城市興榮而不浮躁… 也許是因為人類恰如其分地融入在這大自然裏麵,現代也恰如其分地與曆史和傳統共存,他們彼此相互給與了靈氣,使這個地方既嶄新又古老,既整潔又天然。

在首都伯爾尼(Bern)下了車。把背包存到投幣的寄存櫃裏,輕裝上路。

火車站在伯爾尼老城的最西邊,沿著主道向東走,一下子就置身於一個迷人的中世紀老城裏。老城已有800多年的曆史,最初是木質結構的建築,在幾場大火中燒盡後,便全部改用石料建成。之後數百年來一直保存完好。在二戰中作為永久中立國的首都而安然無恙。

鵝卵石鋪成的街道被歲月打磨得光滑發亮,其間還藏著電車軌道。兩旁的古老建築是整潔的紅瓦白牆,底層的門前,都有中世紀獨特的拱柱門廊,一道道彼此相連,形成數公裏長的拱廊,別具風情。拱廊下有最前沿的時裝店、珠寶店、鍾表店、巧克力店、咖啡館,… 高聳的哥特式大教堂尖頂,和有著令人驚歎的精湛機械工藝的中世紀鍾塔,在一片綠樹紅瓦之上遙遙相望。

每過一兩條街,就會看到街心的彩柱噴泉。每個泉柱上都有色彩華麗的雕塑,講述著瑞士的故事。據說伯爾尼全城有100多個噴泉。老城街心的這11座十六世紀的噴泉最具文化意蘊,栩栩如生地展示給人們這裏的曆史、文化、和理念。

也許是因為最容易看明白,印象最深的噴泉,是正義街的“正義泉”(Gerechtigkeitsbrunnen)。泉柱上方立著正義女神。這位女神完全不像古希臘羅馬風格的女神們那樣風情萬種,而是個正義淩然的壯實大姐。她一手持著代表判決權的正義寶劍,一手提著象征公正的天平。很特別的是,她的雙眼是被蒙著的。大概是表示要遵從內心的原則,不受外界因素左右的意思。她的腳邊,伏著頭戴皇冠的主教、皇帝、蘇丹等統治者。他們都閉著眼睛聽從評判。這是“正義高於一切”的宣言。

另一座很另類的,是康浩斯廣場(Kornhausplatz)上的“食童泉”(Kindlifresserbrunnen)。那是一個麵目凶邪,呲牙咧嘴的食童者,正抓著個光屁股小娃娃往嘴裏塞。他的袋子裏還裝著好幾個哇哇大哭的白胖娃娃。

弟弟壞笑地說,這個噴泉,一定是瑞士的娃媽娃爸們要求建的,好用來嚇唬不聽話亂跑的小娃娃們。

老城的三麵都被阿勒河(Aare)圍繞著。穿城而過,一直走到最東邊,便是阿勒河的彎曲處。過了橋,去看這個城市名字的來源 -- 熊。

伯爾尼在德語裏就是熊的意思。傳說,中世紀瑞士的統治者紮靈根公爵要在這塊被阿勒河環繞的寶地上建一個城市。他決定以打獵中捕獲的第一隻獵物,來給這個新城市命名。結果一頭熊中了頭名,貢獻了這個名字。熊從此就成了這座城市的象征。阿勒河彎道的東岸邊,有一個已經有500多年曆史的“熊坑”,那裏麵住著伯爾尼人的公共寵物,一家子熊。

隻是,此時熊的家卻空空如也。高高圍牆下的大草坡,石級,橫七豎八的原木樹幹,還有從阿勒河分流出來的一段戲水池,在夏日陽光下顯得十分寂寥。大門口豎了牌子,寫著“秋天再見”。原來,一家老小的熊們全都避暑去了。

走到高坡上的玫瑰園附近去乘有軌電車回火車站。回頭,望見鬱鬱蔥蔥的綠樹中紅瓦白牆的老城,被碧綠的阿勒河悠然環繞,童話般靜謐迷人。

接著乘下一趟火車去蘇黎世。因是中途上的車,已經找不到有三個空位的卡座了。一格卡座裏,有一對老夫婦。老先生兀自看著報紙。老夫人手裏玩著老先生的帽子,一副好無聊的樣子,見到娘兒仨東張西望找座位,連忙熱情招呼哥倆坐進他們的卡座裏。娃媽便坐到過道另一邊的同排座位上。

哥哥和老先生坐同一邊。老少倆都好像對方不存在一樣,垂著眼互不理睬。而對麵,老夫人已經開始眉飛色舞地跟身旁的弟弟聊開了天。她身子瘦高挺直,合體的小西服領子裏伸出細長的脖子,上麵考究地係著塊空姐式小絲巾。臉也是狹長,一說一笑便跑出來一堆豎褶子。弟弟尷尬地仰頭看著她,好像在說,明明一句也聽不懂啊,為什麽還一直講?

趕緊探過頭去解救。隔著過道和弟弟,用英語問老夫人:“您講的是德語嗎?”暗示俺們隻懂英語呢。那邊連忙向惜字如金的老先生谘詢了幾句,才費力地用英文回答:“是荷蘭語。”

好吧,一個荷蘭老太太在瑞士的火車上對著個亞洲小男孩,能不求回應地聊得這麽歡,這是得多久沒跟人聊天了?

下了車存了包,沿著利馬特河(Limmat)西岸,向南走。

蘇黎世是全歐洲最富有的城市,譽稱“歐洲億萬富翁都市”,因為這裏集中了全球120多家銀行的總部,是世界上最發達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而火車站以南,利馬特河西岸,是蘇黎世的老城中心。它的主街,班霍夫大街(Bahnhofstrasse St)就是銀行最集中的一條金融街。人說在那裏走著,不定腳底下就踩著哪個富豪家的金庫。這條班霍夫大街還是著名的奢侈品購物街,是世界名牌追求者的朝聖地。老城的小街曲巷裏,也藏著不少時尚精品小店、珠寶店、古董店、是購物族的寶藏。

走在這個全歐洲最富有的地方,卻完全沒有豪華堂皇之感。更像是走在一個懷舊電影裏麵,滿眼濃濃的舊歐洲風格。整齊的十九世紀老建築群,主街不寬,小巷很窄,但都維護得很好,整潔如新。唯一礙眼的,是頭頂上的繞來繞去的電線。和伯爾尼一樣,這裏主要的公交是有軌電車。街上空氣清新,完全聞不到汽車尾氣的臭味。

哥倆對逛店看櫥窗沒有興趣,隻進了一個專賣各式古玩咕咕鍾(cuckoo clock)的小店。然後,就沿著河岸走,一路看女子教堂(Fraumünster)秀氣的薄荷綠尖頂、聖彼得大教堂(St Peterskirche Church)的貓頭鷹眼睛似的圓鍾盤、格羅斯大教堂(Grossmunster Church)的蘇黎世標誌性的雙子塔,一一倒映在平靜的河水中。偶爾停下來撩撩天鵝,或是過橋,到河東岸走一段,再過下一個橋回到西岸。

在橋上的路邊攤買了烤三明治和果汁做午餐,吃呀吃,走呀走,一直來到最南端的蘇黎世湖前麵的大橫街邊。之前已經算好了一班從湖邊回火車站的有軌電車,眼看著乘車時間就要到了。索性就站在過街天橋上,高高地望一望蘇黎世湖吧。

晴空萬裏。碧藍寬廣的湖麵上,有大船小艇拖著白色長尾巴。一群白天鵝在近岸的湖水裏四散漂浮。湖濱公園的步道上,三三兩兩地有人在慢跑或散步。

忽然發現,湖邊那一對瘦瘦高高的身影,正是火車上遇到的荷蘭老夫婦。老先生戴著那頂深藍色窄簷帽,和夫人的天藍小絲巾很是搭配。紳士淑女悠閑地挽著手臂,慢慢,大概也是默默,在大太陽底下走著。

即使不多講話,能夠默默陪伴一起坐火車遠行,願意默默攜手相隨走過平淡的午後,那也是夠浪漫的人生吧。

再坐40多分鍾的火車,終於來到了瑞士北端與德國毗鄰的邊界城市,沙夫豪森(Schaffhausen)。也回到了迷人的萊茵河畔。

火車站似乎總是挨著老城區。沙夫豪森有近千年曆史的老城,也保留著濃厚的中世紀和文藝複興時期的痕跡。城堡,教堂,鍾樓,都古意盎然。每隔一段時間,城裏就飄起清悠的鍾聲。

在背包客旅店,原本定好的,是的雙人房裏再加張床,因為隻有雙人房才自帶專屬浴室。結果,房間太小,如何也再多放不下一張小床。

老板娘披著米黃色西服,齊耳短發黑邊眼鏡,活像哥哥學校的某個英文老師。咬著圓珠筆頭打量了娘兒仨片刻,便豪爽地給免費升級到一個空的六人集體宿舍。這下子,哥倆為了選哪張床睡覺而費了半天腦筋。更闊氣的是,三人還有兩間男生女生分開的專用浴室。設施雖然簡單,但處處一塵不染。

放下背包,跟老板娘打聽好了路線,就出發了。穿過集市,穿過公路,順利來到萊茵河邊的步道。沿著河一直走,大概45分鍾,就會走到目的地:萊茵河大瀑布。

河邊的綠蔭小徑涼爽幽靜,沿途有一片片綠盈盈的牽牛花藤,上麵開著紫色白色的漂亮喇叭,好像在唱著無聲的歌。河邊人家的後院,也盛開著玫瑰雛菊等夏日花草。沒有院牆沒有籬笆,簡潔的白色矮柵欄,象征性地作為界限。

瑞士境內的萊茵河是它的上遊,由阿爾卑斯的冰雪消融而成,水質純淨清澈。不遠處的人行小橋上,有對兒年輕人從那兒跳進碧綠的河水裏遊泳,嬉笑陣陣。想起Trip Advisor上一遊客曾說,在萊茵河裏遊泳,就像泡在香檳酒裏一樣。好想體驗一下那是怎樣醉人的感覺。

河水一路溫潤如玉,直到聽得見瀑布的轟隆聲了,才急促起來。很快,就看到遠處白花花的一大片。

萊茵瀑布落差並不算高,但寬度有大約150米,水量充沛,水流湍急,氣勢磅礴。一片白水滔滔中間,有一個烏龜形狀的巨石小島,把瀑布劈開。這個全歐洲水量最大的瀑布,也是萊茵河上唯一的一個瀑布,已經奔流了大約1.5萬年。

坐上最後一班小船,穿過瀑布濺起的巨大水霧,來到大烏龜腳下。順著窄窄的梯子,一直爬到烏龜殼頂上,在震耳的轟鳴聲中,看兩邊萬馬奔騰的洶湧。

回到岸上,原本就不多的遊人已散去。饑腸轆轆的哥倆在一家餐館前麵停下來,不挪步了。整個景區隻有這唯一一家餐館,寬大的露台正朝著對麵的大瀑布,風景獨好。

之前研究過,知道這家餐館菜式普通,但價格按瑞士的標準也是很宰人的。於是勸哥倆再忍忍,回去老城吃大集市,可以嚐到各種的當地小吃呢… 還沒說完,被穿著黑西服的服務員大叔看見了。遠遠打量著娘兒仨,大叔拿著本厚厚的菜單走過來說:“你們是要吃晚飯嗎?要不先看看菜單,喜歡的話,我再領你們進來吧。”便走開了。

打開菜單,果然價格不菲。“以貌取人”的大叔其實蠻實誠的。人家是想說,在門口先看看,反正沒人盯著。如果嫌貴的話,就擱下菜單走人。否則若是先進去坐下了,再看到價格後悔,豈不是很尷尬。

小人兒們自然不明白其中奧妙。哥哥一如既往,立馬相中了個大肉硬菜。一向選擇困難的弟弟,聽到了媽媽小聲的一句嘀咕“真貴”,便貼心地挑了最便宜的一道開胃菜。好吧,窮家富路。在瑞士的這幾天,還沒正經坐下來吃頓晚餐呢。每人再來一盤比肉還貴的新鮮蔬菜沙拉,一道甜點,就齊活了。

其實,自打出門,就一直沒有在一家正兒八經的餐館裏麵吃過飯,連美食之都巴黎都基本被放棄了。主要原因,是怕交流不通點錯菜,或誰毛手毛腳打翻了水杯,哥哥的小炸彈會炸;加上弟弟這個爆破小能手,專挑不合適的時候引爆… 總之,怕在餐館裏發生什麽意外情況,打擾到其他的客人。

不過,總是要開個頭,要試一試的。這家餐館位置偏僻,地方大,客人少,正好。

領著哥倆走進去,闊闊氣氣地坐到大瀑布的正前。兩隻小餓狼專心致誌地埋頭用食,規規矩矩,全程無事。

菜食確實是很一般。結賬的時候,忽然意識到,真的隻有在付錢時,才會想起來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這裏,城市像鄉村一樣低調,鄉村像城市一樣便利;人像自然一樣平實,自然像人一樣親近。

瑞士有多小,就濃縮了多少“大”。有大山,大湖,大瀑布,地形崎嶇。有對多元民族文化的大包容,講德、法、意大利和羅曼什4種官方語言,民間還通用英語。有26個小州組成的大聯邦,全民直接參與各級政策的倡議和製定,是世界上最接近“直接民主”的國家。它更是一個世界經濟大國。

也許是因為有限的自然條件,使得瑞士人勤勞求精,保守求實。對大自然的熱愛,對和平與民主共同的堅守,使這個多元社會能長期和睦繁榮。

用瑞士人自己的話說:“瑞士之所以成為瑞士,是因為有些德意誌人不願做德國人;有些法蘭西人不願做法國人;有些意大利人不願做意國人。於是,這些人一起成了瑞士人。”

全球戰略 發表評論於
點讚!一個美麗又奇妙的小國!瑞士朋友告訴我:瑞士人有多勤勞?比一周工作35小時的法國人多幹10個小時!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