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ta疫情中,小鎮帕拉阿圖的一天

我們從哪裏來? 我們是誰? 我們往哪裏去?
打印 (被閱讀 次)

又是一個美國西海岸陽光燦爛的日子,在其它地方這也許讓人心情愉悅,但在北加州,在帕拉阿圖這個科技重鎮,夏日的豔陽幾乎一點兒不受歡迎,反而,清晨的烏雲和前一天晚上的陣雨才讓人激動不已。對小鎮帕拉阿圖的大多數居民來說,這不是一種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賣乖,而是越來越真實的"沙漠"心結。近幾年夏季連綿的山火,幾乎讓過去習以為常的潔淨空氣在這個季節成了一種奢侈。 


帕拉阿圖市政廳前的一個前衛雕塑,當藝術和科學運用到極致時,魔幻就出現了。(圖片來自網絡)

出於疫情的原因,三年來第一次去帕拉阿圖的診所看家庭醫生,是幾周前約好的。那之前收到了他們的"通牒",如果再不來看醫生就將被除名,之後門診預約一律按新病人對待(重新注冊)。算他們狠,還真得吃他們這一套,這才抄起電話恢複預約年度體檢,大不了三年做一次不就得了。

去診所要走灣區半島上的埃爾卡米諾皇馬大道(El Camino Real),在這條道上開過無數次,原來街名翻成中文如此動聽,上網查了一下它還有一個更響亮的意思"The King's Highway,隻可惜,"昔人已乘皇馬去,此地空餘皇馬道",一切早已成為曆史(加州西海岸"古"時候是墨西哥/西班牙王國的地盤),昔日裏奔跑的皇家馬車早已被普通人的汽車和電動車取代。豔陽高照,大道上與往日一樣車水馬龍。全電驅動的特斯拉S在我右腳的輕重緩急"長袖善舞"之下,隨著車流輕快地向斯坦福大學附近的診所開去。這輛"鋁馬"跟隨我已經整整六年了(Tesla車身是輕質鋁材衝壓而成),它的一大優勢是燃油車上很多必須由機器完成的功能可以由車載電腦完美代替(像前進與倒退擋)。隨著軟件的不斷更新,它給駕車人帶來的樂趣與日俱增。其它的先不說,在駕車安全方麵除了重心低,特斯拉的追尾預警係統讓人受益匪淺,往往在你還沒有覺察到危險的時候,它已預先采取行動,警報聲大作,使你有足夠的反應時間避免災難。另外一個實用的功能是遇到高速公路擁堵停停走走時可以啟用輔助駕駛(注意,車行的推銷員往往將其誇大成"自動駕駛")。這一功能打開後車上的AI係統可以讓汽車隨著車流自行向前,把駕車人的手,腳,和雙眼從原來的強迫體位中解放出來。它還有一個可以讓人津津樂道的小"技巧",當你遇到紅燈踩下刹車時,車上的電傳係統可以為你保持刹車狀態(Electronic Hold),右腳可以不用一直踩在刹車上,等綠燈一亮,隻要踩油門即可。當不得不換開燃油車時,你第一個想念的就是這個小技巧。

汽車開過以小鎮命名的高中,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學校出了一位當今好萊塢的明星和電影製作人,詹姆斯·弗蘭科(James Franco),他曾因電影"127小時"而被提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說不定你看過這部電影。從帕拉阿圖高中過一個十字路口,到下一個紅綠燈右轉就進了診所的地下車庫。 我停好車戴上口罩,乘電梯上二樓就來到診所內科的前台。一眼望去,大廳裏隻有區區數人坐在沙發上候診。

"早上好!我和xxxx醫生有預約。" 我徑直走到前台,朝剛從電腦屏幕上抬起頭的女士說到。

"是xxxx xxxx先生吧?" 她把我的拚音名字念的磕磕巴巴。這也難怪,那拚音確實與英文的叫法很不一樣,當初剛到美國時沒少糾正別人對他的發音,而自己也把一些地名想當然地念錯,比如向別人問路時把"山河嫂"(San Jose)念成"三舅嬸",讓對方一頭霧水,後來才知道英文字母"J"在這裏來了個"我將無我",發"荷"的音了。

看來前台的這位女士已經知道我是誰了,這一點不奇怪,因為我手機上有診所的App,當病人走進診所的Wi-Fi範圍,它的網絡就和身上的手機"勾搭"上了,並把相關信息推送到護士的電腦上。

"出生日期?"她問到,按程序得用這組數字進行核對。我於是把自己的"生辰八字"按月日年的順序念出來讓她驗明正身。

一陣霹靂啪啦的鍵盤敲打之後,她遞過來一塑料板,上麵夾有幾頁問卷,要我在等醫生的時候將其填好。這玩意兒幾乎每次都填,合在一起恐怕要裝釘成一本書了。看完醫生,定好第二天抽血化驗,順便打了一針流感疫苗,就匆匆離開了。

出了診所,太陽依然高照,已是中午時分,得找個地方吃午飯。雖然北加州,尤其是舊金山灣區的疫情沒有其它地方嚴重,但Delta變種病毒的威脅仍然讓居民小心謹慎。實際上除了大家戴口罩和自覺保持社交距離之外,覺得與疫情前沒什麽兩樣,商場迎客,停車場爆滿,影院開放,員工上班,學生上課,餐館照開。在這個小鎮上,有很多各具特色的餐館,美墨意中越泰應有盡有,但我此時偏好卻是好家居(Ikea) 店裏的半自助餐,菜單上的瑞典肉丸(Swidish Meatballs)是本人的最愛,澆上果醬,調味醬和土豆泥後,配上一杯濃鬱的咖啡,是一道百吃不厭的美味。
 
瑞典肉丸餐(Swidish Meatballs)(圖片來自網絡)

 
雖然是一家店中店,看上去與星級餐廳別無二致。二樓的就餐區窗明幾淨,朝外看去,小鎮消失在茫茫綠色之中。帕拉阿圖是一個鬧中取靜的知名城鎮,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學者在此學習,科研,和創新,是當今高科技的主要發源地。吸引著全世界最聰明的頭腦和最有眼光實力的風險投資者。

作為小鎮的居民,一天裏想去鍛煉身體的地方也有很多,無論是沿海灣的小徑,斯坦福山丘,有塑膠跑道的斯坦福大學體育場,幾乎完全被林蔭覆蓋的山景城奎斯塔公園,還是隔壁鎮上一個農場的山間步道,都可以讓你變著花樣去健身。眼下的現實中,Delta變種病毒仍在肆虐,雖然人們感到疫情正在遠離我們而去,但警惕性仍高,很多在戶外仍戴著口罩就是明證。也許在我們感歎"山重水複疑無路"的時候,說不定很快就會有"柳暗花明" 的那一天。

 
加州的天是明朗的天,加州的花兒好紅豔。

 
 
"在那曇花一現的地方" - 後院的曇花今年已經開了三輪了,白天開放更屬少見。第四輪的花蕾已經出來。

 
從空中鳥瞰帕拉阿圖,近處的紅房區是斯坦福大學校園。禁不住還要寫一下以前嘮叨過的,就是近三十年來,這塊地方沒有起一座高樓,胡佛塔仍是遠近的最高建築,環境保護力度可見一瞥。那個水塘叫拉古尼塔湖(Lake Lagunita),一年中大多時候是幹涸的,隻有在雨季才積水成湖。(圖片來自網絡)

 
風卷殘雲越山丘 - 斯坦福山丘 (Stanford Hill)

世界在變化,適者生存,它的翻板還可以稱為適者歡樂。讓我們擁抱每一天,讓開心成為信條,讓健康成為追求,讓明天更為美好!

 

電影《普羅米修斯》- 神話,科幻與現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