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葬花”與“寶釵戲蝶”

我似高飛雁,家鄉傍牟山。先賢名列子,才俊數潘安。
打印 (被閱讀 次)

 

“黛玉葬花”是《紅樓夢》中廣為人知的片段,而“寶釵戲蝶”則鮮為人知。但在出現於同一回中的兩個片段裏,作者均以富有典型意義的細節描寫,對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孩進行了惟妙惟肖的工筆刻畫,展示了曹雪芹過人的藝術造詣。

“黛玉葬花”的起頭是黛玉去怡紅院找寶玉,晴雯以為是別院的丫頭,賭氣不開門。若換做別人,可能會一笑置之,並不介懷。但這卻引起林黛玉一連串獨特的舉動。她先是高聲責問,“逗起氣來”;但又一轉念,卻想,“雖說舅母家如同自己家一樣,到底是客邊。如今父母雙亡,無依無靠,現在他家依棲,若是真慪氣,也覺沒趣。”顯然,敏感的黛玉把自己受冷落錯怪在寶玉身上了。她雖未曾吵鬧起來,卻暗暗使起了“小性兒”。

而恰在這時,又見寶玉陪著寶釵從裏麵出來,這使黛玉愈發傷心起來。回到房中,“好似木雕泥塑的一般,直坐到二更多天,方才睡了。”這舉動也是林黛玉特有的。此時的黛玉,與寶玉尚未“定情”,雖然寶玉也幾次向她表露愛情,但謹慎持重的黛玉並不知他是不是真心。而且,人人皆知的“金玉”之說,使寶釵成了她心目中對自己愛情的最現實的威脅;寶玉“見了姐姐就忘了妹妹”的舉動更使她心神不寧。因而寶釵的突然出現,使多疑的黛玉感到了極端壓抑的痛苦,她止不住黯然神傷。“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這正是一個熱戀中的少女因嫉妒、多疑而又對情人捉摸不定而產生的痛苦心情的形象寫照。

更具典型意義的是黛玉第二天對寶玉的態度。當寶玉一片熱誠來看她時,她竟理也不理,支使完丫頭之後,轉身就出去了。哪管這位多情公子曾“懸了一夜的心”!這表現了黛玉性格的另一側麵----心性的高傲和脾氣的倔強。這個孤苦的少女從不把別人的憐憫當作自己的幸福,她不乞憐於任何人,包括她深深愛著的寶玉,而且愈是在不幸的境遇中愈是強烈地要求保持自己的人格和自尊。這樣,她對寶玉的愛以一種被異化了的形式表現出來:內心一團火,外麵一塊冰。

然而黛玉畢竟是一個感傷的少女。當大觀園中的女孩兒們興高采烈喜度芒種節之時,黛玉卻麵對韶光,無情無緖。她一個人來到曾和寶玉一起葬花的地方,“把些殘花落瓣去掩埋”;並麵對花塚、愴然而泣,吟出了如泣如訴、哀婉欲絕、自傷自悼的《葬花吟》。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是將“黛玉葬花”與“寶釵戲蝶”放在一回中來描寫的。

在敘寫黛玉生氣之後,作者沒有立刻就寫葬花,而是嵌入了大觀園的女孩們“打扮的桃羞杏讓、燕妒鶯慚”,一起為退位花神餞行的一段快樂的插曲。這無疑是一種反襯,是古典詩詞中“以樂景寫哀”手法的借用。

但在那快樂的背景上最為昡人眼目的是薛寶釵。當眾女在園中玩耍時,“獨不見黛玉”。於是寶釵說:“你們等著,等我去鬧了他來。”一個“鬧”字,顯示出這位少女熱情活潑的性格。路上,寶釵忽見一雙玉色蝴蝶,便來追趕,直累得滿身香汗、嬌喘不息。活潑的個性、歡樂的心靈,與大自然是這樣和諧地結合在一起,顯現出這個滿口封建規條的少女壓抑在內心深處的追求美、熱愛生活的真正天性。

不僅如此,在複雜的人際關係網中,寶釵顯得也那麽和諧從容。她開始是去瀟湘館的,見寶玉進去了,她怕引起寶玉的不便和待遇的嫌疑,抽身而去;路遇一雙玉蝶,便欲撲來玩耍;不料又無意中聽了兩個丫頭的私房話。但她靈機一動,隨即使了個“金蟬脫殼”之計,擺脫了自身可能引起的麻煩。

正是在“黛玉葬花”與“寶釵戲蝶”的對比襯托之中,待遇和寶釵的性格得到了十分充分的表現: 一個是那麽的敏感、持重,另一個卻如此活潑、爛漫;一個是那麽多愁、善感,另一個卻如此快樂、歡欣;一個與環境是那麽別扭、格格不入,另一個則與周圍的一切如此和諧、如魚得水。

然而連個情節的結合並無斧鑿痕跡,而是渾然成為一體。它像生活一樣逼真、一樣動人,也像生活一樣自然。在此,我們不能不佩服天才藝術家曹雪芹那出神入化的卓越藝術造詣,為之發出由衷讚歎。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石榴花' 的評論 : 多謝石榴仙子妙評。周末快樂!
紅石榴花 發表評論於
教授選的例子非常經典,一個敏感多疑的悲情女,一個心思縝密的綠茶婊,歎性格決定命運!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aopika' 的評論 : laopika高見,沒錯。周末快樂!
laopika 發表評論於
我一直有種感覺,黛玉是位多愁善感的女子,其坎坷的家庭經曆和寄人籬下的環境,決定她喜怒無常的性格,所以男人隻能欣賞而不能娶回家的:)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深度思考' 的評論 : 應該會吧。不是有人說,讀張愛玲的小說,怎麽讀都是粗枝大葉嗎?周末愉快!
深度思考 發表評論於
牟老師好文。好書需要細讀,但是大家都沒有時間。不知道如果紅樓夢現在寫出來,放在網上,有沒有人能這樣細品。:)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xi' 的評論 : xiaxi過謙了。周末愉快!
xiaxi 發表評論於
聽行家侃紅樓,唯有靜聽學習,插不上嘴。
問好!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9' 的評論 : 是的,許多名著都是值得琢磨的,不是一眼就能看透。西方有所謂說不盡的莎士比亞,我們有說不盡的《紅樓夢》。不同讀者自然會有不同理解,即使對一些細枝末節亦如此。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再當然,一個字也可能有不同理解,比如賢襲人的賢,是真心稱讚,還是略帶嘲諷?脂評理所當然地認為是前者,而現代人恐怕傾向於後者。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當然,因為時代不同,讀者感受與作者意圖出現偏差也不能說是錯。但是搞清楚作者的原始意圖還是有意義的。雖然作者一般不直接評價人物,但也不絕對,例如作者常常在回目中用一個字來形容某個人物,大家熟悉的有勇晴雯,敏探春,賢襲人,等。對於寶釵,作者用了一個“時”字,比較難理解一些,究竟是讚?是彈?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確實,紅樓夢的一個特點就是,作者一般不直接告訴你人物的真實想法,也不明確地評價人物,需要讀者自己體會。這樣不同的讀者就會有不同的感受,但是多數還是有一定的傾向,這裏麵恐怕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也許這就是作者的意圖。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讀者會不會誤解作者的描寫,也是需要仔細分析的。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紅米是細心人,觀察細致入微,值得佩服。你似乎不大讚成嫁禍一說,但你的觀察卻好像為之背書。如霧裏看花,也許這正是《紅樓夢》的迷人之處?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多謝麥姐品評。周末快樂!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嫁禍一說似乎過於穿鑿,不過這一段描寫裏,還有其它地方容易引起讀者對寶釵的反感。例如偶然聽到別人秘密談話,不但不立即避開,卻反而“煞住腳往裏細聽”;又例如,僅憑聲音就大概知道是寶玉屋裏的丫頭紅玉,可見平日留心。作者這樣寫,若說完全無心褒貶,似乎也不大說得過去。
麥姐 發表評論於
讚教授美文。黛玉孤傲敏感,可能不好相處,但她是本真;人都說寶釵情商高,但若高情商時不時地用於算計別人,這種人就太可怕了,這樣的朋友不要也罷。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黛二的柳葉刀' 的評論 : 歡迎柳葉刀參與品評!看來對寶釵是有心嫁禍黛玉,還是無意為之,看法各有不同。如果說不叫他人單叫黛玉,是故意陷害情敵,似乎也不難理解。倉促間順口叫了“顰兒”出來,自然也是可能的。見仁見智,就看讀者怎麽理解了。
黛二的柳葉刀 發表評論於
個人認為,如果把寶釵叫黛玉而避免了尷尬的場麵稱作嫁禍黛玉,那就是把紅樓夢當作瓊瑤劇狗血劇看了。。。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眸影搖紅' 的評論 : 多謝謬獎、妙評。問好川妹搖紅!
眸影搖紅 發表評論於
精彩!這文筆比女孩子更細膩柔軟,把黛釵倆的個性及心理剖析的入木三分。。厲害!黛是精神貴族;不過論平常相處,可能很多人寧願要寶釵做閨蜜。。嗬嗬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歲月沈香' 的評論 : 是的,情商很高。問候沉香!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igerlily66' 的評論 : 多謝光臨。Tigerlily 好!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梔子花開2020' 的評論 : 問梔子花好!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多謝品評,京妞吉祥!
歲月沈香 發表評論於
問候牟山雁!謝謝牟山雁好文分享!薛寶釵按現在的語來說就是情商很高的人。
Tigerlily66 發表評論於
我也想寶黛二人中和一下:)牟老師好文!
梔子花開2020 發表評論於
我喜歡真性情的人,哪怕會有很多不足,看書的時候我就是黛粉,後來看了電視劇,加上演黛玉的陳曉旭離去,黛玉的樣子在腦子裏就定格成了那個樣子,幾十年如一日從來也沒有再改變過。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開壇不講紅樓夢, 飽讀詩書也枉然。 葬花和戲蝶是兩個令人評之不厭的情節。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向田' 的評論 : 很多地方都淹了,水齊腰深。就像去年休斯頓一樣。多謝林兄關心。
林向田 發表評論於
看到很多河南暴雨的消息,你的家鄉怎麽樣?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中之城' 的評論 : 多謝光臨!謬獎不敢當。管窺蠡測而已。
心中之城 發表評論於
山雁兄不愧是紅學的大家啊!學習了!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多謝王妃光臨。尊師想象力挺豐富。:)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多謝菲兒品評及謬獎。釵黛合一,很有意思的想法。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寶釵就可愛了這麽一次,我們老師那時候說:撲蝶出了汗說明寶釵胖,豐滿,性感:)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籬翁' 的評論 : +1多謝山雁兄的評析,絲絲入扣。:)

“高階人格,愛情潔癖;心比天高,命比紙薄”,把王妃當上一篇的點評拿過來,覺得黛玉和寶釵中和一下就好了,哈哈哈。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籬翁' 的評論 : 多謝東籬翁光臨。酒量可好?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非常同意一凡的分析。寶釵很有心計,黛玉在這方麵不是對手。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梅華過獎了。你近來的博文很勁爆啊。
東籬翁 發表評論於
好文章,分析到位!學習了!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給菲兒上茶!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倒數第二行起頭“連個”應為“兩個”。對不起!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黛玉太清高了,處事不易。寶釵在很多的時候都是很討喜的。寶釵聽了兩個丫頭的私房話,故意放重了腳步,笑著叫道:“顰兒,我看你往那裏藏!” ,的確是很好的金蟬脫殼之計,但一直以為此舉是禍水東引,栽贓黛玉,人品打了折扣,牟教授怎麽看?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跟著大師學習了!祝開心安康,快樂吉祥!!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沙發先坐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