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靈魂之漁人

打印 (被閱讀 次)

上周在碼頭垂釣 Monterey pier,釣了好一會兒,沒有魚呀,盡管旁邊的釣魚友們都說他們最近釣到大魚,不過我覺得魚們今天可能穿州過省外遊玩去了。魚墜垂入水中,關照老謬也替我看著我的魚杆,第一次來這釣魚,我自己就碼頭周圍溜溜逛逛了。

碼頭上風景秀麗,碼頭下魚騰鳥躍。全身烏黑但鴨掌亮紅的紅腳鴨不知道為什麽一次一次的往碼頭底下的鋼結構架上飛。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架勢,沒站穩就又馬上插水往下跳,鴨子八字腳的趴著腳丫往下跳,這副模樣挺好笑的,看了一會兒我還是沒看明白它們到底在幹什麽。而且,不是一隻紅腳鴨這樣幹,碼頭上見到至少三、四擋這樣的表演,做個比喻,它們就是三文魚衝水壩的姿態,雄心壯誌。

忽然,一隻海狸進入我的視線,潛水,上浮。。。然後仰著肚皮躺在水麵上啃它剛剛撈出來的海底螺貝,挺逗的姿勢呢。我自己一個人正樂著,一扭頭,旁邊來了一位挎著相機拍攝的。他在追蹤海狸,相機哢嚓哢嚓的一輪狂拍。海狸又一個猛子紮下海捕魚去了,這時候老爺子放下相機,轉向我,給我打招呼,然後問我哪裏來的,我告訴了他。他說,我太太今天也去了三藩市,住她朋友家裏,“Baseball game in the city today',他說。

我好奇了,哦,你不看球嗎?

老爺子說,well, she's an American, you know.

我?我不know 啊。

我更好奇了。問,你呢,你哪裏人?老爺子說,我是德國人,接著說了一個地方名字,可能是一個大城市的名字,我沒明白。不過我明白他的態度,“我不是美國人”,you know.

嗯,好吧。

於是乎嘛,我自作聰明,打趣道,哦,那你隻看你的足球囉。

這會兒海狸又浮出水麵了,老爺子急忙又端起了相機,相機後麵的頭哦,正色道,不,我不看球賽,我喜歡藝術,我是藝術家!

"I am not much of a sports fan, so for me it is a waste of time!" 最後,他轉過頭來認真地給我重申了一句。

哦。。。

很無聊的,我踱回來我的魚杆邊,埋頭釣魚吧,腦袋裏麵還是在搗漿糊,夫妻倆你玩你的,我玩我的,這不是問題。問題是,老爺子鄙薄太太喜愛的體育呢。。。琢磨琢磨著,忽然聽到一句吆喝,“You've a bite!" 我立馬清醒過來,魚?! 急忙查看我的魚杆,沒有動靜啊,這時候身後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哈哈,"Just kidding...." 扭頭一看,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士正滿麵笑容的向我走來,走到我跟前的時候他停下腳步,問我今天運氣如何了,計劃釣什麽魚嗎?我們歡天喜地的聊了好一會。。。哦,原來他是準備買泊車票的,哈哈,好歡樂的家夥。

這個碼頭還有野生鮑魚出售,有價有市。

 我們買了三個小時的泊車時間,今天沒釣到魚,準備打道回府了,就順手將我們剩下的魚餌送給旁邊的釣魚友,誰知道他們竟然給我們回贈一套魚鈎,也有意思。


海底的Sand dab? 正中下懷,它們是我釣到的魚之中,最好吃的一種海魚。

 

登錄後才可評論.